仇二虎杀狗

  仇二虎杀狗

  许大爷退休前是一家钢厂的司炉工,他有个相交几十年的工友,姓段。段师傅的老家在百十里外的山区。那年,段师傅邀请许大爷去山里玩些日子,许大爷临回城的前一天,段师傅不知从哪儿借来两杆土枪,说:许老弟,你们城里人难得有机会能这么撒撒野,今儿咱哥俩去黄河滩上撵兔子。

   其实,段师傅对打猎也是门外汉,他不过是想让远道来的客人玩个痛快。两个年过半百的汉子,在黄河滩忙活了半天,连兔子毛都没有打着一根。看天色暗了,段师傅一指前面的村庄,对许大爷说:今天的晚饭,让仇家庄人给咱备!

   许大爷不解地问:大哥,你有什么亲戚在仇家庄吗?段师傅哈哈大笑,道出了原委。原来,段师傅的女儿处了个对象是仇家庄的,叫仇二虎,家里条件很好,盖起了那年月农村不多见的三层小楼。小伙子人长得精神,又会办事,很讨段师傅喜欢,段师傅准备秋后就让孩子们把婚事定下来。

   两人一进仇家的大门,仇二虎看到未来的岳丈大人来了,慌得忙里忙外,生怕有一点怠慢。

   聊天的工夫,段师傅说起小时侯遇上灾年家里没吃的,爹打死了一条野狗,让全家人好好开了一次荤:狗肉香啊!自从那以后,这一辈子我都觉得狗肉是最好吃的东西。许大爷接着说:可不是吗?我也最稀罕吃狗肉了,可惜好多年没有吃过了。

   听他们这么一说,精明的仇二虎一拍大腿,说:嗨!叔爷们想吃狗肉还不好办吗?咱还怕狗肉不上席面呢!说完,他对着门外叫了一嗓子:大黄!只见一条又肥又壮的大黄狗,蹦跳地窜进了屋,它兴奋地摇着尾巴,绕着仇二虎,又是扑又是舔,十分亲热。仇二虎指着大黄狗,对大家说:今儿个咱就吃它!

   仇二虎话音刚落,大黄好像能听懂人话一样,打了个激灵,一下子愣住了,仿佛不相信似的呆呆看着主人,眼神里布满了惊愕。仇二虎转身取了绳子,做了个活套,大黄恐惧地看着他,浑身筛糠似的打起了哆嗦。仇二虎拿着绳套走向大黄,它‘嗷’地惨叫一声,转身就跑。仇二虎叫骂了两声,笑着对大伙说:这畜生,鬼精鬼精的,八成是见过杀狗,知道要挨宰了。哈!咱庄里人杀狗都是用绳子套,然后吊到树上用水灌死……

   仇二虎说着,把绳子掖到衣服里面出了院子,段师傅和许大爷跟出去看他怎么杀狗,有几个邻居也凑过来看热闹。大黄在仇二虎的召唤下,哆哆嗦嗦地进了院子,躲在墙角不住地狂吠。仇二虎要在未来岳父面前显显能耐,他胸有成竹地喝令大黄过来,并向它摊开双手,证明自己没拿绳子。终于,大黄的情绪渐渐平稳了,不再乱叫了,它委屈地小声呜咽着,慢慢走了过来。仇二虎用手抚摸着大黄,进一步放松它的警惕,突然,他从衣服下面掏出绳子,猛地向大黄的脖子套去。谁知那狗的确聪明,似乎早料到了这一手,反嘴一下咬住了绳子,从仇二虎的手里拽出,跳到院子里的井边,将绳子丢了进去,然后又躲回了墙角。这时候,院子里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了,几个人哈哈大笑着说:二虎啊,这狗快赶上你聪明了,看来你是杀不了它了。

   仇二虎一心想在段师傅面前讨好逞能,他当即恼得脸红脖子粗,段师傅怕他下不了台,赶紧打圆场劝他算了。谁知仇二虎反倒更上劲了,说:你们放心!今儿个叔爷们吃不上狗肉,就吃我的肉!他的话惹得院子里外的小媳妇大婶们都笑了。

   仇二虎真不愧是个机灵鬼,他抬头看了一眼自家的三层小楼,眉头一皱,办法来了。这时大黄已经明白自己大难临头了,无论仇二虎怎么一遍遍地喝令它过来,它还是蹲在墙角一动不动,那黑黑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泪水……终于,在仇二虎的再三命令下,大黄还是小心翼翼地过来了,仇二虎顺着大黄颈背的皮毛,继续稳定着它的情绪。

   等大黄完全放松下来,仇二虎就领着它上了自家的小楼,大黄还以为主人真的放过了自己,它往仇二虎的怀里拱着,一边伸出舌头想去舔主人的手……就这样,在三楼的阳台上,仇二虎一边和大黄嬉戏,一边叫嚷着,让楼下看热闹的人往后退,好腾出地方。趁大黄不备,仇二虎突然一脚踹去,大黄惊叫着掉下了楼,摔得尘土飞扬。等尘土散尽,看热闹的人慢慢围拢过来,只见大黄的口鼻往外淌着血,样子狼狈极了。可过了一会,它竟然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这次它没有叫,只是目光呆滞地看着院子里的人们,仿佛在问,究竟自己做错了什么,才让主人这么三番五次地非要置自己于死地而后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