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不知花开否

  春暖不知花开否

  壹

  桦南镇上最漂亮的风景是春季花树齐齐盛放的时候,而桦南镇最漂亮的姑娘便是念珠。念珠姑娘是个孤儿,被桦南镇的一户人家收养,这才在桦南镇落地生根,才能有幸年年春盛之际看那花树绽放万花的美景。

  最有幸的是,在某一年的花树之下,她遇见了世间最谦谦如玉的公子萧鸣御。萧鸣御不是桦南镇的人,而是慕名而来的书生,来桦南镇只是为了欣赏花树的风姿。却不想,对念珠的一举一动上了心。

  萧鸣御说,初见念珠的时候并没有看清她的样貌,只是看到一个瘦瘦弱弱的小姑娘在河边洗衣服,边洗衣服边将水面飘着的花瓣捞起来放进罐子里,像是收集了珍贵的宝物一般,小心翼翼。

  他便心底一动,忽然想看清她的模样,却不想她已洗好衣服离去。后来萧鸣御发现,她收集的花瓣便是那些花树上的落花,他便一直在花树旁等、河水旁等,他总觉得会再见到她。

  后来,果真见到了。二人互存爱慕之心,萧鸣御进京赶考时,便许诺了待归来时要与念珠天荒地老。

  贰

  念珠所在的人家也是知道萧鸣御的,对二人的相交并未多加干涉,却也并非心存善意。那户人家姓季,在收养念珠后又育有一女一子,那姐弟俩对念珠并不好,时常恶语相向。

  念珠只是一一承受,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每晚却偷偷地在月光下绣嫁衣。听说,桦南镇以外的女子嫁人,除了收男方家里所送的聘禮外,还要自己绣嫁衣,在结婚的那日穿。

  萧鸣御如约而至。一来桦南镇便向季家提亲,聘礼虽不丰厚却也不寒酸。

  因萧鸣御亦是孤儿,婚事便在桦南镇举行。打算婚事过后,便去京城。

  变故,却突如其来。有人说,念珠是妖,只不过伪装甚好,却逃不过道士的照妖镜。

  季家那日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都在看那个老道士将照妖镜照向念珠——镜子里是一条硕大的蜈蚣,张牙舞爪很是丑陋。

  "天啊!好大的蜈蚣!"

  "怪不得那时收养她的时候,在襁褓里还发现有许多的小蜈蚣……"

  念珠只觉得被老道士的剑光束缚住,想解释什么却只能发出破碎的声音。蓦地,她看到萧鸣御冲过人群向她跑来:"住手!她不是妖!"

  老道士便笑吟吟地将照妖镜递给他看,萧鸣御看后,脸色变得惨白。他看着念珠,颤声道:"你不是妖……对不对?"

  念珠说不出话来只是摇头,萧鸣御便一笑道:"好,我信你。"

  老道士复而挥剑指向念珠:"那本道就让你看看她的原形,破!"瞬间,念珠的身子被一条硕大的蜈蚣身子代替,只除了面目为人,却更让人觉得可怖!

  萧鸣御退后了一步,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叁

  "妖孽祸害桦南镇,本道此刻便替天行道!"老道士手中的剑金光闪闪,指向念珠。

  围观的人有的不忍看,有的却义愤填膺,而季家的人亦一副喊打喊杀的模样。剑离念珠越来越近,谁都没有发现萧鸣御冲过人群,将念珠紧紧抱在怀里。

  老道士再收剑已为时已晚,剑刺过萧鸣御,血染尽前襟。他却像是没有知觉般,将念珠的泪拭去,轻声道:"别哭……我在京城见过街上有障眼法的,你一定不是妖……就算你是,那也是最漂亮、最善良的妖……"他轻轻一笑,声音弱了些,胳臂却抱得紧了些,"我还没见过哪个妖……会在水里捞落花呢……"

  老道士显然也知道了萧鸣御的身份,弃了剑便逃。萧鸣御的死令众人惊慌不已,再也顾不得收妖,纷纷逃离。没有人看到,老道士的剑落地的同时,念珠便恢复了人身。她看着不再说话的萧鸣御,只是一味地哭。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七八岁大的小道士走到她跟前:"无量天尊,姑娘无碍否?贫道终究还是来得晚了些。"

  后来,念珠才知道,她根本就不是妖,这一切,都是季家设的小把戏。

  肆

  后来,桦南镇在世间便消失了,却凭空出现了邱灵镇。那儿的花树很美,那儿也有一条满是落花的河,河边有个风姿绰约的姑娘,每日在河边捡落花。

  可是此景却无人能看,因为这儿是妖精住的地方。那个妖精,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凡是闯进来的人,没有出得去的。却除了一个年轻的道士,那道士一进门开口便是"无量天尊".

  "念珠施主,这个小妖就交给你了,贫道实在教化不好……"

  那女妖精伸手接了,右手凭空出现一酒坛,清清淡淡地道:"这是被我调教好了的小妖,你带走吧。"

  年轻的道士便接过来,笑着离开。

  女妖精站起身来,推开窗,滚滚花瓣随风卷来,吹进屋子里,落在她的发间、衣裳上,她伸手接了,转眼间便去了院子外。她望着院子里的那棵花树,满目柔情地问道:"你觉得,我今天漂不漂亮?"

  又是一地落花,她转了眸子,望向小道士离开的背影,不知是在问谁:"那日,他袋子里的妖选了我做主人,我竟也成了妖,不过不是蜈蚣妖精,可却不知原形是什么……他说,只要我能帮他驯服小妖,他就能救活你……你会回来吗?"

  伍

  邱灵镇外。

  年轻的道士笑着打开手中的酒坛,里面躺着一条长着角的小青蛇,嘶嘶地吐着蛇信子凑到道士面前喃喃细语,道士则含笑听着。

  许久,小蛇回到坛子里,道士盖好后回身望着来时的路:"她本不是妖,可我……却是妖,那年本想风风光光地娶她进门,却不想还是害了她。"

  年轻的道士一笑,却夹杂着几分的苦意:"不过也快了,再有百年我便能修得人身,陪她直到互数白发的那一日,实现那年花树下的承诺。我说过,此生不骗她、不负她,小魇蛇,以后还是由你继续帮我魇住这一切吧,让她慢慢释怀,也让桦南镇的花树恢复如初……"

  念珠又在河里捞起许多落花,细细的风吹皱了河面。

  她轻声一笑,嗅了嗅手心的落花,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