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了你

  不能忘了你

  什么恩,让总书记都接见过的英雄母子十年不懈寻找一个小贩?什么怨,让这个小贩见了英雄母子说的第一句话竟是"你卑鄙,你不是人"! 怕什么来什么。那一天,宋妈妈正卖着瓜子,没料到盛国强带着工商所的人从天而降,被抓了"现行".瓜子摊被拽翻了,瓜子洒了一地,盛瓜子的笸箩也被扔到了检查车上。盛国强正准备带人撤了,可就在这时,那个帮妈妈卖瓜子的小男孩竟然给盛国强跪下来,他没哭,只是倔强地对盛国强说:"叔叔,你不能这样!" 盛国强说:"小朋友,无照经营是不允许的呀!" 小男孩说:"我爸病了,在床上不能动。我们一家就靠卖瓜子活了。你不能不让我们活!我得上学!学校都能免我学费,你们就不能高抬贵手吗?" 一阵风吹过,吹得瓜子摊旁的几本书本"沙沙"地翻卷响着。盛国强俯下身,随手翻了翻。他看到那孩子的作业十分工整,小红花一个接一个。一杯瓜子只卖一角钱,利润也就一二分钱。可这区区小钱,可能就是他们一家的救命稻草。盛国强想了一会,对手下挥挥手,默默地走了。 可是,副所长薛明不干了,他拉了一下盛国强,低声说:"老盛,你这是纵容无照经营!" 盛国强对薛明的官场习气一直看不惯,冷冷地说:"出了事儿,我兜着!" 走开了十几步,盛国强又折回来,对那中年妇女轻轻地说:"注意影响!"又朝地上努了努,"把地上搞干净了。" 4.恩将仇报 有一天晚上十一点多,盛国强和几个同事喝完酒,骑车回家,路过电影院时,看到环卫工人已经在扫地了,不由对同事说:"咦,环卫工人怎么这个点儿上班了。"一个同事说:"什么环卫工人,是那个卖瓜子的。"盛国强一看,可不是嘛。他心中一动,下了车,走到那女人身边,看着她认真地扫地。她不仅把自己"范围"内扫了,而且把整个广场全扫了。那女人也发现了盛国强,忙停下来,对他深深鞠了一躬,说:"盛所长,谢谢您!"说着,跑回瓜子摊前,拿了一大包瓜子死活非要送给盛国强吃。盛国强推托不了,只好收下,并要付钱,可那女人死活不要。 时间长了,这卖瓜子的母子成了盛国强的"心病",他时不时地到电影院前转转。从闲聊中,他也学会了炒瓜子。 半年后,盛国强被送到省委党校学习一年。这是干部提拔前的必要过程。谁知学习才三个月不到,纪委找他谈话,说有人举报他有受贿行为。盛国强不服,说凭据呢?纪委干部笑笑,说:举报的事情很多,我们正一件件查证,但有一件是确实的吧。盛国强瞪大眼睛问:哪一件?纪委干部说:瓜子! 盛国强说一点瓜子怎么能说是受贿,而且,当时我就把瓜子给大伙分了,不信你问问。纪委的人笑笑,晃了晃手中的纸,无可奈何地说:"人家举报你不止这一次啊。而且,我这里就有那卖瓜子的证明!人家是主动贿赂你。虽然数量不多,可性质严重。" 盛国强一下子醒悟,说:"这一定是薛明那***搞的鬼!"纪委干部叹了口气,说:"你呀,太不注意了。"盛国强明白了,单位正在进行精简机构,而薛明一直在盯着他的位子。几斤瓜子给了他"口实".上级对他还是"网开一面"的,只是撤了他所长的职。而当盛国强知道是薛明接替他的位子时,他恼怒了,当即提出辞职! 回到家乡,盛国强便白手起家,炒起了瓜子。但是他的心中窝着火,他不明白,人怎么可以恩将仇报。从省里回来后,他去电影院广场找过那女人,他要当面问问她,骂她一声,可是已人去地空…… 5.天地良心 盛国强质问宋妈妈,你心中无鬼,怎么不卖瓜子了?怎么跑了? 宋妈妈悲戚地笑了笑,说:"天地良心,盛所长,我没有干那缺德的事儿!你们的人倒是找过我,要我写材料。我没写!我说:你是好人,大好人!从你身上,我看到人性的善良。也是通过你,我儿子才会发奋读书,考上飞行学院。至于我们怎么走了,那是孩子他爸爸病重,我姐帮我,让我们去南京治病。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但是走之前,我去工商所找过你,你们的人说你不干了,问他们你的地址,谁也不知道。" 盛国强还是将信将疑。说十几年,你们要是找我,怎么也找到了。你那包瓜子害了我半辈子呀。 宋妈妈说:"老天爷在上,我说的句句是实,我们也真的找过你,就是到南京后,我们还给你写了多少封信呢,盼望你回所里时能联系上。"说着,从怀里掏出十几封泛着黄渍的信。盛国强扫了一眼,那些信上都贴着"查无此人,退回!"盛国强摇摇头,感叹:人啊,有时为了自己的利益,怎么什么事都能干出来呀? 这时,那个省里来的干部说话了:"盛国强同志,宋妈妈说得没错。你那个事儿,我们也一直在查。但由于薛明从中作梗,挺难。直至前些天薛明被‘双规’,事情才有了转机。薛明承认对你栽赃陷害了。" 听到这话,盛国强"哇"地哭了。哭得整个楼道都"嗡嗡"回响。这"平反"来得太迟太迟了! 6.峰回路转 宋德虎上前,对盛国强说:"叔,别哭了!都过去了!" 盛国强重新打量起当年那个瘦瘦小小的孩子,摇摇头,又点点头,他拍拍宋德虎的肩头,说:"你,好样的!" 宋德虎说:"那还不是在叔的影响下。说实话,你那年要是真收了我们的摊子,我就得辍学了。因为,我们得吃饭得活呀。叔,你那善举,让我看到了希望!还是好人多啊!" 盛国强转身对宋妈妈说:"大姐,冤枉你了!" 宋妈妈大笑,说:"盛所长,你才是冤屈呢。不过,自古哪个庙里没有屈死鬼呀,对不?想开点啊!身体好是第一!" 刘县长看到峰回路转,放下了心,对盛国强说:"有你这样待客的吗?" 盛国强拍拍脑袋,忙闪开身子,说:"快,请进!请进!" 宋德虎说:"叔,我们这次就不进门了,因为我得马上赶回部队。要不,也不会在这大雨天跑这儿来。我和妈妈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当面对您说声‘谢谢’!此生此世,我们不能忘了您!"说罢,从怀中掏出一枚军功章,给盛国强郑重地戴到胸前,随后,给盛国强敬了一个军礼。 盛国强嘴里一个劲儿念叨着什么。张志海听到了,那是:"值了!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