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现代故事7

  车祸

  女出租车司机江燕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已开车撞死了人,是个背书包的小学生,暗红的血从草绿色的羽绒服里汩汩涌出来,在马路上流淌她半夜惊醒,紧张得浑身哆嗦,摁亮床头灯,摇醒老公。

  老公睡意朦胧中听了,安慰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你上电视节目结了心记,才做这梦,不要紧张,梦都是反的,没事、没事。老公嘴上如是说,心里却在为妻子的安全担忧,大凡妻子是职业司机的丈夫,都会有这种心理阴影。

  真不该上电视!江燕深深后悔了。因江燕形象好,口才好,出租车公司推荐她去电视台,录制了一档关于车祸赔偿费问题的辩论节目。辩论题是:车祸致残的医疗赔偿费该不该高于车祸死亡赔偿金?江燕是反方,站在司机立场辩,不该高于。而现实状况是车祸严重致残的医疗费用远远高于一次性死亡赔偿金。节目播出后反响强烈,江燕接到不少匿名电话,骂她没人性、咒她撞死人,气得她从此不敢再接陌生电话,听见手机铃声响就害怕。

  这噩梦着实让江燕惊恐不小,不祥的预感时时袭上心头,挥之不去。江燕并非担心开车,她的车技好着呢,她担心的是肚子里怀上四个月的孩子,万一有个闪失可不得了。她思虑再三,决定马上歇业,不再开出租,等孩子平安生下后再说。

  说马上,歇业的手续总得办。一早,江燕开车要去公司,一向沉着的老公莫名其妙地胆小起来,从衣柜取出他那件草绿色羽绒衣,铺在地上,执意让老婆开车碾压过去,破了心障,这才放她上路。

  在公司办妥书面手续,因事出突然,一时无接车人,便约定三日后再来交接。听说江燕要走,公司要好的小姐妹都依依不舍,这里喊来聊聊,那里拉去谈谈,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公司领导还要设晚宴欢送,被江燕谢绝。

  江燕开着出租车回家,一路上想起领导的好意挽留,同事的深情惜别,顿觉鼻子酸酸的,心想,待孩子生下后让外婆带,自己仍回出租车公司开车。

  这时老公来电询问,她拿起手机回答手续办妥,正在回家路上。老公不放心地叮嘱:司机、司机,身披血衣,人命关天,安全第一!

  呸、呸!乌鸦嘴,连句吉祥话都不会说,什么‘血衣、人命’,晦气!江燕生气地摁断电话。

  心中虽不悦,却明白,这是老公的好心警告。她将手机丢在座椅上,坐直身子,全神贯注开车,心想,明天起不上班了,千万不能在这最后时刻出事。

  重阳节已过,夜长日短,下午六点天已全黑,江燕打开车灯,汽车驰离干道拐上支线,离家还剩下半小时的路程,她悄悄松了口气。

  支线没有隔离带,只有一条白线将路一分为二,往来车辆很少,路面空荡荡的。她归心似箭,提档加速,车子在公路上飞驰起来。

  江燕看见远处有一辆草绿色的车子亮着车灯驰来,心头别别乱跳,自噩梦后,她对草绿色的东西特别敏感。江燕按规则准备会车,减慢车速,减弱车灯亮度,防止会车时炫花了对方司机的眼,并闪着灯光打招呼。可是并不见对方做出相应的回答。

  江燕警惕起来,鸣一声喇叭,提醒对方。可那车仍然疾驰而来,车速超常,车头似醉汉般扭动着,射来的车灯强光把她的眼都晃炫了。

  司机生涯多少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难道今天会在阴沟里翻船?她又想起了那个噩梦,骤然脊背发凉,心藏紧缩,危险似乎正在袭来,她本能地踩了刹车,拧亮车灯,再次鸣笛,警示对方把稳方向盘,小心会车。可是,这一切都晚了,那辆车蹿过中线,疯牛般撒蹄向她冲来。

  江燕脑子里迅速闪过两个方案:保车,将车开向路边,宁可翻进田沟,也要避免相撞;保命,立刻打开车门,弃车逃命。

  江燕选择了保命逃离,她迅速去掉安全带,打开车门,探出半个身子正要跳车,那辆失控的车已经撞过来了。

  出租车后轮遭到重击,整车撞飞,翻滚的车子把江燕凌空抛起,又重重地摔在马路上,车子弹跳一下,滚落路沟。

  她没看见车子最后摔成了什么样,只是感觉到自已的身体撞在车门上,被抛起,又狠摔在地,这一切来得太快,她竟没来得及叫喊一声。

  她静静地躺在地上,并不觉得疼,神经受到强烈剌激,一时变得麻木。但她的意识很清醒,感到自已的身体在流血,浑身散了架,肢体动弹不得。她知道自已还活着,知道活着,便想到了死亡,伤重吗?影响胎儿吗?自已会死吗?及时抢救可能不会死吧?此刻她急切地盼望有人来救她。

  那辆肇事车也受到了重创,车头瘪了,窗玻璃碎了,侥幸的是撞后被司机刹住了,估计车上人也受会伤。隔了一会,从车里下来两人,一对情侣模样,他俩互相察看伤情。

  江燕想叫喊救命,可是喉咙里似有什么东西堵着,发不出声。江燕瘫在地上,耳朵未受损,清楚地听见他俩在说话。

  女:都是你,叫你少喝点酒,你不听。

  男:怪你,我要找人代驾,你阻拦。

  女:我还不是为你省钱嘛!

  男:小菊,你伤得怎样?

  江燕便记住了那女的叫小菊。

  小菊说:皮肉伤,不要紧。这车撞瘪了还能开吗?

  男:车灯还亮着,马达在转没坏,能开。

  小菊:那还等什么?走呀!趁现在没人看见,阿昌,快上车,我们逃吧。

  小菊是个会计,长得一般,却很精明,她头脑中有一台价值计算器,身边发生任何事情,她都能将其化作数据核算一番,看是否有利可图。同阿昌恋爱她就核算过他的家庭资产状况,他的收入、支出、积余以及发展钱途。眼前情况她简单一算,他们只有一个逃字。

  江燕又知道了那男的肇事司机叫阿昌。她听了小菊的话很气愤,撞了人家,不施救、不报警,却要开车逃离,这要罪加一等!你们知不知道呀?

  江燕很紧张,如果他们真的开车逃了怎办?交通事故现场的照片还未拍,伤者倒地位置和车辆相对位置的粉笔线还未标示,车祸现场图还未画,现场又没有目击证人,逃了就说不清了。冤有头、债有主,肇事人逃了,交警无法认定责任归属,无法给受害者一个公道。

  车号!车号你看清了吗?记牢车号,他就逃不掉。她微微扭动脖子,要去看那车号,可视线被挡住了,看不到。

  江燕又想,记车号干吗?索赔?惩罚?如果他们开车逃了,无人施救,自已非死不可,人死了,还能记车号?人都死了,索赔、惩罚对她来说都没有意义了。

  小菊催着快逃,阿昌犹犹豫豫说:我想知道他死没死?

  小菊问:死怎样?不死又怎样?

  阿昌:没死赶紧送医院,要是死了,马上逃。

  小菊:对,几十万的死亡赔偿金,我们可付不起。

  阿昌:赔光老本,我们就没钱结婚了。

  江燕听了想叫:我没死!快打120叫救护车!却喊不出声。这时听见匆匆过来的脚步声,两个人影站在她面前。

  是个女的,她还活着。小菊眼尖,她眼睛是睁开的。小菊蹲下来看时,江燕见她很年轻,可她的眼睛里只有恐惧,没有同情,只有冷漠,没有怜悯。

  阿昌也蹲下来问:你伤得重吗?能站起来吗!一股酒气直冲过来。

  伤得厉害。江燕试着回答,还好,能开口了,虽不能大喊大叫,却能轻声说话,她心里一阵高兴,一直绷紧着的神经此刻才稍稍松弛下来。江燕开始感觉到痛了,有好几个部位彻骨透心的疼,肩膀、两条腿,还有胸口、背部,而身体内部某个器官的痛又让她想到了死。

  江燕痛苦地呻吟着说:快叫救护车,我快要死了。话一出口,江燕就知道说错了,这让他们有了不救的理由。

  果然,小菊拉起阿昌走到一边悄声说:你听到了吧?她说快死了。

  那就马上打120。阿昌掏出手机,开盖按号。

  小菊一把夺过手机,啪的关上机盖说:叫救护车也来不及了,只会死在半路上。

  阿昌:她能说话呢!我看不会死,还是送医院抢救吧。

  小菊脑中的价值计算器报警了,她叫起来:你犯傻呀!送医院抢救得花多少钱啊!电视上说,重伤的医疗费用比死亡赔偿金还高呢!你一个穷光蛋,赔得起吗?这辈子你不想结婚啦?

  小菊精明却不聪明,聪明的女人头脑中除了一台价值计算器,还应该有一台道德评判仪,随时对自已做的每一件事,作出的每一个决定,进行道德、良心和法律层面上的评估判断。如亮起红灯,计算器里显示的价值再高也不可行!如亮出绿灯,计算器里显示的价值再低甚至是赤字,也得执行。这样的女人才是贤内助,旺夫婆。很可惜,小菊头脑里没有这台道德评判仪,她没人性、无道德、加法盲,她只能是个丧门星,抠门婆。

  缺少主见的阿昌抽了自已一记耳光,沮丧地蹲在地上。

  两人的对话江燕都听见了,想不到他们也看了他的电视辩论节目。死亡赔偿金是死亡补偿费、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最多再加死者亲属慰抚金,几十万一次性了结。而人身损害赔偿确实要高得多,麻烦得多,有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费、营养费、康复费、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后续治疗费、等等,五花八门的费用无穷无尽,没完没了。车祸双方的一辈子都就此交代了,在经济上,全责肇事方更是永世不得翻身。

  在电视辩论中,江燕虽然站在司机立场反对医疗费赔偿高于死亡赔偿金,但不等于不认可医疗费用,可以提高死亡赔偿金额呀!不管怎样,从道义上说,受害者的医疗费用再高,也得赔!你是全责肇事,赔偿理所当然,谁教你开车不负责任,还醉驾呢,活该!

  阿昌一筹莫展,问小菊:怎么办?

  小菊:三十六计走为上,逃呀!

  阿昌:可她还没死

  小菊: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心别人,你自身难保了,快逃吧!

  阿昌:她还没死,我的意思是,她见过我们了,可能还记着我的车牌号。

  小菊怔住了,事情变得有些复杂,沉吟半晌,经过重新算计比较,她柳眉一竖说:她只能死,一不做二不休,压!碾死她再逃。

  江燕一听毛骨悚然,为了逃避医疗费赔偿,他们竟敢谋杀!连做人的起码道德底线都没有,这还算是人吗?一点人气味都没有了呀!

  有道德评判仪而没有价值计算器的女人,是个善良的笨女人,笨得可爱,笨得大智若愚。可是,只有价值计算器没有道德评判仪的女人,一定是个可怕的坏女人。为了一已私利,她可以铤而走险,贩卖人口、走私毒品、杀人越货、抢劫商店银行,为升迁出卖肉体灵魂,为财产将父母扫地出门,总之,世上所有坏事,她都干得出来。

  快要做母亲了,江燕实在不想死,作为一个女人,连母亲都没做就死去,太悲惨了!让我生下孩子再死吧,求求你们了!江燕喊叫不出来,只能低声哀求。此刻她身上在流血,心里也在流血。

  阿昌害怕了:碾压?原来是过失伤害,这是故意犯罪呀!抓住要判重刑的。

  小菊:逃掉不就没事了?

  阿昌:查到怎办?

  小菊:查到就赔三十万,坐六年牢,总比一辈子赔偿医疗费强,我在外面等你。

  看见小菊将阿昌推上车子,江燕哑着嗓子拼命在喊:我不要你们赔偿医疗费了,你们别轧我!我没有看见车牌号,我不认识你们,放过我吧!

  小菊在地面指挥,阿昌驾驶着那辆草绿色的破车,先倒车,然后朝地上的江燕碾压过来。

  阿昌紧张得脸都变了形,他一踩油门,精神失常地狂叫:这辈子我欠你的,下辈子一定还!别怪我心狠!我轧的不是你,我轧的是不合理的赔偿规定,高额医疗赔偿费我付不起啊!别怨我呀!上路吧!

  汽车像头野兽疯狂地向江燕冲扑过来。

  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刻,江燕仿佛听到了腹中孩子的啼哭。母老虎之所以凶悍,母兔惹怒会咬人,母狗逼急能跳墙,这都是神奇无比的母爱正能量在起作用。幻觉中隐隐约约的婴儿啼声剌激着江燕,让她顿时勇气倍增,她忘了疼痛,使尽浑身力气就地一打滚,翻下路面。

  追杀的车子扑了个空,势头过猛收不住,冲出马路,翻落路边田间,四轮朝天,轮子呼呼地急速空转着。压在车底下的阿昌声嘶力歇地急叫:小菊救命!

  小菊惊慌失措地跑来,看见阿昌压在车下已动弹不得,暗红色的鲜血从他的裤腿处汩汩涌出来,流淌到地上。

  阿昌浑身是血,痛苦地叫喊:我的腿压断了,快叫救护车!

  小菊惊魂未定,摸出阿昌那只手机开盖摁号。

  过了一会,手机传出声音:这里是医疗急救中心,有事请留言

  小菊面如土色,头脑里的价值计算器红灯闪烁又在报警,她迟疑地轻声回答:对不起,打错了。随后啪一声盖板关机。

  阿昌疑惑:小菊你 !?

  小菊懊恼自已以前犯了计算大错误,漏计了风险损失,她早该想到司机是个风险很高的职业,如今出了车祸,压人自残。头脑里价值计算器显示出一片赤字,把她吓坏了,再经过一番精确算计,她只有一个撤字。

  小菊冷冷地说:我不想服侍你一辈子,不想苦自已一辈子。 说完捋下订婚戒子,连同手机一起丢在地上,决绝地转身走了,连头都没回一下。

  阿昌命悬一线,只得随她去了,眼前保命第一,伸手想拾手机,却够不着,他绝望而痛苦地呐喊:救命!救命啊!

  江燕听见了呼叫,她强忍着撕心疼痛挪动身体,艰难地一寸一寸向阿昌爬去,向地上的救星手机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