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拒绝的吻现代故事7

  曾拒绝的吻

  亲我一下好吗?姑娘嚅动着苍白的嘴唇,柔声说道,眼里流淌着渴望,我却急忙避开她的目光,使劲儿摇着头。

  几十年了,这画面一直定格在我脑海中。

  1976年,唐山突发强烈地震,那时我刚二十岁,当兵还不到两年。

  我随部队从张家口急速赶到唐山。那时的救援没有起吊设备,清理笨重的废墟,全靠战士们的一双手。一天下来,我们的手早已是血肉模糊。

  这是第二天的晚上,天阴沉着。

  我和战友们刚从废墟下救出两个人,又渴又累。连长让大伙儿抓紧时间喝水吃东西,我打着手电爬到一座倒塌楼房的顶层,坐下来,从挎包里掏出一块压缩饼干。突然,我听到脚下隐隐传来呼救声,我急忙俯下身,静静听了一会儿,便大喊起来:这下面有人!战友们拿着工具一下冲了过来。

  倒塌的楼板相互挤压,又相互连着,搬起来相当困难,二十多人清理了好一会儿,只搬走了几块楼板。我心里急,见有个狭窄的缝隙便钻了进去。当手电光照到求救人的身上时,我一下傻了,倒塌的楼板重叠着压在一个女人的下半身上。我试图搬开它们,使出吃奶的劲,它们却纹丝不动。

  我爬出废墟,对连长说明了情况。

  连长大声喊道:同志们加把劲,我们一定尽全力把她救出来。然后又对我说:你去陪她,给她精神上的支持,让她一定坚持到底。我就又回到那女的面前,和她说话,唱歌给她听,沉默久了,我就编个故事。

  太阳出来了,她见了十分兴奋,苍白的脸上挤满了灿烂的笑。她静静地看着,突然说:出去后我要抱住太阳,再亲亲它。

  下午三点多钟,天又下起小雨。我对她说:你很快就能出去了。她点点头,看了看我,说:我脸脏吧,你能帮我擦擦吗?我说行,掏出手帕,把水壶的水倒在上面,轻轻擦着她脸上的污渍。不多会儿,一张清纯、秀气的面孔跃入我眼中。她不过二十岁出头。你真美!我说,发自内心地赞叹。她嫣然一笑,脸上有了羞涩的红晕。你还能帮我梳梳头吗?她吃力地说,声音很弱。我点点头,便解开她的辫子,一下一下,小心翼翼地梳着,然后又帮她编着,却显得十分笨拙。我编好了辫子,长出一口气。她急速扫我一眼,突然说:亲我一下好吗?

  我吓了一跳,那个年代十分保守,亲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姑娘,就是犯作风错误,流氓行为。何况我是名解放军,就更不能我喃喃地说:你这么漂亮,以后有对象了,他会

  她没吭声,挑起眼皮扫我一眼。

  半个小时后,她被救了出来,可她已经停止了呼吸,只是她的眼还睁着,里面残留着内心的遗憾。

  我默默地看着她,心在流泪。突然,我俯下身,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姑娘睁着的眼竟然闭上了。我笑了,心里有了安慰。

  战友们目瞪口呆,连长冲过来狠踹我一脚,我摔在了地上。

  年底,我复员了。离开部队后,我独自去了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