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你进屋

  不让你进屋

  李丹是公司的业务经理,每年有几个月在外地,她的老公陈雷是房产局的二把手,夫妻俩平时工作太忙,虽说最近买了一套二手房,房子很新,结构、采光、通风样样俱佳,可两人都不常在家。这天,李丹从外地回来,刚走到新家门口,就被一个陌生女人拦住了。这女人看上去很年轻,大眼睛,皮肤白皙,穿得也很大方。李丹奇怪地问;"你是谁?想干什么?" 那女人似乎很是委屈,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李丹有些火了,指着房子说:"这是我的家,你干吗拦着我?你到底是谁?"也许是李丹的气势吓住了她,女人往后退了几步。愣了几秒钟后,居然转身跑了。 看到她这样子,李丹皱起了眉头:这女人是谁呀?不会和老公有什么关系吧?陈雷年富力强、实权在握,长得又帅,常听说单位有些女员工总向他献殷勤。想到这里,李丹生起了闷气。 等陈雷回到家里,发现老婆脸色铁青地干坐着,赶紧搂住她,连哄带问。李丹见老公如此,心里的火消了一半,便问起了那个女人。 陈雷一脸无辜地说:"老婆,你可别吓我,你不在家这些日子,咱家从来没进过女的,就连那个收水费的,我都让她在外面等着。" 李丹不信,把刚才的事原原本本一说,陈雷想了片刻,反问:"那个女人是从屋里出来的吗?" 李丹愣了一下,的确,那女人是突然从墙角闪出来挡在她面前的。李丹又问:"你真的不认识她?" 陈雷举起了左手,说:"要不要我发誓?你说的这个女人我从来没见过,你知道我工作很忙,应酬又多,哪天回到家不是十点多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她会不会是小偷?这些天,我好像经常看到有个女的在咱家门口转悠,看到我就躲,可能就是她。" 李丹有些担心:"那赶紧报警呀!" 陈雷摇了摇头,说没有证据,警察是不会随便抓人的。 没过几天,李丹又看到了那个女人,她暗暗留了个心,可接下来的日子,小区里太太平平,什么事也没发生。不过,李丹听到了一个更让她担心的消息,她的邻居跑来告诉她,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其实是个疯子!从此,李丹的神经绷得紧紧的。 这天,陈雷到外地出差,李丹和同事在外面吃过晚饭才回家。到了家门外,李丹一惊,随即躲到了墙后。只见一男一女在门口推推拉拉的,不知道在干什么。其中一个正是那个女人,另一个是陌生的男人,那男人正低声下气地说:"嫂子,我求你别再为难我了好吗?你先让我进屋行不?有什么话咱进屋再说。" 那女人很坚决地说:"不行,这房子你们都不许进去,把你的东西赶紧拿走!" 男人有些无奈,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刘总,他的老婆说什么也不让我进屋,您看这可怎么办?" 不知道电话里的人说了什么,男人一迭声地说了几个"好",然后挂上了电话,对那女人说:"嫂子,我先回去了,我会再来的。" 女人见状,憨憨地笑了笑,说:"我不会让你们进去的,你们也不要再来了。" 李丹诧异地走过去,问那男人:"你找谁?" 男人愣了一下,说谁也不找,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李丹又问那女人:"你到底是谁呀?为什么老出现在这里?" 女人尴尬地摇了摇头:"我、我、我是……不能让他进屋!"说完,她逃似的朝小区外跑去。 李丹越喊她,她跑得越快,很快就没影了。 几天后,陈雷出差回来,一进屋就问最近家里有没有人来,李丹不想让老公担心,就说没有。 这时,陈雷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来电号码就皱起了眉头,拿着手机走进卧室,关上了门。李丹听见陈雷说话时似乎有些激动,隐隐约约听到他说了"不可能""不行"之类的话,这电话足足打了一个多小时。 陈雷出来后脸色很不好,李丹勉强笑了笑,说:"不要把工作带到家里啊,这可是咱俩约定好的。" 陈雷歉意地笑笑:"好的,下次一定改。从现在起我把手机关了,谁找我都不理。下周就是十一长假了,你去银行取些钱,我们去北京玩几天。" 李丹高兴地点了点头,他俩已经好久没一起出去了。 周六这天,李丹准备去银行,出门时特意背了一个大包,她想取完钱后,再去买一些出门用的东西。 银行就在小区附近,李丹没走多少路,很快就到了,她正要推门进去,突然有人一把抢过她的大包,转身就跑。李丹顿时傻了——抢包的正是那个不让她进屋的奇怪女人! 李丹气愤极了:你果真是小偷!她立刻追上去,但奇怪的是,那抢包的女人竟然跑进了李丹住的小区,在小区门口,女人摔倒了,李丹跑上去抢回了自己的包,然后报了警。 十分钟后,李丹和那女人被带到了派出所,那女人刚才摔得不轻,胳膊破了一大片,正往外渗着血,看着她现在的样子。李丹心里竟有些不忍了。 警察问了情况后,说:"你误会她了,她不是真的要抢你的包,她是怕你去银行存赃款。" 李丹不解地问:"赃款?什么意思?" 警察告诉李丹,她现在住的地方,原先是这个女人的家,她的丈夫曾经是工商局的副局长,因为贪污被判了无期,这套房子也被拍卖了。女人因此受了严重的刺激,每天重复着一句话:"不应该让他进屋。"意思就是当初不应该让那些送钱的人进屋,不然她丈夫也不至于犯这样的罪。后来家人把她送到精神病院治疗了一段时间,出院后她还是经常回到小区,在原先自己住的屋外拦着陌生人,不让他们进屋。前一个住户就是因为受不了,才把房子又转卖给了李丹的老公。因为她丈夫当初贪污的钱,大部分都以亲戚朋友的名义存进了银行,所以那女人见李丹去银行,以为也是去存赃款的,便抢了李丹的包。 李丹出了派出所,心里一直沉沉的,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个女人无助的样子。她回到家里,见老公也在家,一想不对呀,他今天应该在单位值班的! 李丹正在奇怪,陈雷气愤地说,单位里出事了。最近他们准备上一个大项目,一家公司为了得到这个项目,出手非常大方,要给他五十万元酬劳,被他拒绝了。这几天,对方天天找他,他手机都不敢开,更不敢出门。他单位的吴副局长也拒绝了这笔钱,可这帮人竟然把钱送到他家,还录了像,吴副局长只得收下,没想到的是,这件事昨天被人给捅出去了,接受贿赂的几个领导全都停了职。那个送礼的人交待:陈雷家他们也来了几次,都被陈雷的妻子拦在门外! 说完,陈雷后怕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幸好你没让他们进屋,否则我的下场就和吴副局长一样了!" 李丹听了,想起那天那女人拦着一个陌生男人的情景,说:"不是我拦的,是那个女人,是她救了我们……" 李丹说完,拉着陈雷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