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的女儿

  出轨的女儿

  女儿吴小莉交个男朋友,老家在偏远的农村,穷乡僻壤交通不便,父母都是农民,家庭条件一般,吴大妈觉的门不当户不对,对女儿的这门婚事横加干涉,一百个不愿意,红嘴白牙跟女儿叫阵,逼着女儿跟男朋友李强快刀咱乱麻断了,两条道让女儿挑选,不跟男友断就跟父母断,小莉也和吴大妈较上了劲,这辈子不是李强不嫁。吴大妈没辙了,就让丈夫老吴出面说服女儿,老吴对女儿的婚事所持的观点是顺其自然。

  这天早饭后,老吴去上班,吴大妈喊住老吴,又跟老吴嘚嘚:小莉的事,你究竟还管不管?没心没肺有啥用。吴大妈张口闭口没有新鲜词,一天到晚就是小莉的事,唠唠叨叨没完没了,老吴听的有点儿不耐烦,出门时向吴大妈扔出一句:女儿又不是小孩子了,她自己看着好你就别瞎参合了,这么活着你累不累?咸吃萝卜淡操心,操心不怕老得快。

  老吴一句不中听的话,惹得吴大妈心里更添堵生气,刚想发火,老吴走路脚步快,早咚咚咚地下楼走的没影了,吴大妈憋了一肚子气正没出去发,这时,女儿小莉突然回来了,小莉不知先前发生了什么事,见妈妈脸色不好看,畏畏缩缩的喊了声妈,然后问:你这是怎么啦?是不是身体哪儿不舒服?

  吴大妈气呼呼地说:我身体好着呢,先死不了,怎么这时候回家来了?有事啊?

  我……我找你有事。小莉小声地说。

  说个话还这么吞吞吐吐的费劲,有什么事快说,我还有事马上出去。吴大妈不冷不热地催促着。

  小莉说:我家来拿户口本和李强去领结婚证。

  吴大妈一听,孟良摔葫芦---火啦:你是哪壶不热提那壶,你和你爹合伙想把我气死不成,为什么这么着急要户口本去领结婚证?你和李强的事我还没通过呢。说完,甩腔出门走了。

  小莉没要来户口本,找到男友李强,说自己吃了妈妈的闭门羹,户口本没要来,没有户口本领不了结婚证,两人很无奈,经过沉默之后,李强若有所思地说:我到是有一个办法,用不着户口本也能办结婚证,听说有人就是这么办的,咱也不妨去试一试。

  什么办法?你快说来听听,还磨叽什么?急死我了。小莉亟不可待地问。

  咱去民政局办证大厅,看谁负责主管办理结婚证,看好模样认准了人,下班后,咱在后头跟踪,看看人家在什么地方住,晚上咱登门给送上几千块钱,只要收了钱,有钱能使鬼推磨,不怕不给咱办结婚证,这种事,在他们手里,那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碗。李强信心十足地说。

  小莉的头摇的跟拨浪鼓子似的说:我看这个办法不可行,你也不要报什么希望,这种事要是在前些年还真行,花了钱事就办了,现在不是那时候了,当前反腐反贪风声这么紧,为了区区几千块钱,谁还敢去碰高压线砸自己的饭碗子。

  李强固执地说:现在抓得都是大老虎,这小老虎遍地都是,抓得过来吗?受贿几千块钱比起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这都是毛毛雨。

  不管受贿的钱多钱少,性质是一样的,都是违反党纪国法,一旦败露,难逃惩处。小莉在劝解李强不要去害人。

  这次听我的,就这么办。李强决意一定。

  小莉说服不了李强,也只好顺从了,接下来,李强开始实施自己的行动计划,像一名特工一样,先是去办证大厅认人,然后跟踪,经过几天的确认,负责办证的人叫周小琴,住在什么小区几号楼几单元也弄清楚了,晚上,李强带着钱敲响了周小琴家的门,开打门后,李强见了周小琴,把红包往茶几上一放,满脸陪笑开门见山地说:阿姨,这是一点小意思,请您高抬贵手帮个忙,我的女朋友家里不给户口本,求你给办个结婚证。

  周小琴一听是这事,把红包拿起来塞到李强手里,然后冷冷地下了逐客令:你这是想害我,对不起,办不了,你请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