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上的牡丹闹春天呀,难忘阿哥情意长现代故事7

  草原上的牡丹闹春天呀,难忘阿哥情意长

  八年过去,在生死边缘挣扎的马德圆突然在一个月夜听到了高亢的花儿。风雨飘摇中。故人风摆杨柳般婀娜而来

  咕噜雁落在了草滩

  拔草的尕妹妹坐耶塄坎

  活像似才开的牡丹

  兰州的花儿是值得仔细去品味的。

  在兰州小西湖一带,你会发现,大街上,南来北往的人中,有回族、藏族、土族、东乡族、保安族、撒拉族,在装束上已不大容易分辨。

  就像陕北人都爱唱信天游一样,西北的很多少数民族都爱唱花儿。无论在田间耕作,山野放牧,外出打工或路途赶车,只要有闲暇时间,都要漫上几句悠扬的花儿。可以说,人人都有一副唱花儿、漫少年的金嗓子。西北农民唱起花儿,村里的张秀花、王富贵们就会泪水涟涟。

  生于1972年的兰州姑娘王莉从小就喜欢唱花儿,她聪慧漂亮,在兰州市第四高中读书时,就以花儿公主著称。同班还有个男生名叫马德圆,身高一米八四,浓眉大眼,也喜欢唱花儿。两个少男少女常在一起唱花儿,一来二去的,两人就相爱了。

  这是1989年。马德圆坐在学校操场跑道边边上,对着王莉教室的窗口唱:咕噜雁落在了草滩,拔草的尕妹妹坐(耶)塄坎,活像似才开的牡丹牡丹是西北人心中的花中之王,心爱的姑娘就像娇艳的牡丹,多纯洁,多美好。

  这一年,正上高二的王莉参加了兰州市音乐协会举办的花儿演唱大奖赛,一举获得第三名。她唱的花儿意境深远,高亢嘹亮,有独特的韵味,当年被誉为花儿歌后。

  获奖后,一家歌舞团想招收王莉为民歌歌唱演员。听说王莉要去当演员,不甘示弱的马德圆也做出了决定,到新疆去当兵。王莉觉得他太不可思议了,跟他大吵了一架。两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分手。王莉进入歌舞团,成为专门演唱花儿的民歌手。而马德圆则远走新疆当兵。

  三更里梦见的好睡了梦

  不见的阿哥哈见了

  猛着嘛惊醒是不见个你

  清眼泪泡塌个炕了

  在歌舞团工作了两年后,王莉觉得自己不太适应那里的生活,又想考大学。她执意辞去了工作,回到学校复习。然而,毕竟离开学校两年了,她再也难以跟上高考的节奏。1992年高考失利后,王莉遇到了一位追求她的男子,是兰州一家企业的人事科科长,便很快就同意下嫁。但婚后不几天,她就发现丈夫有严重的虐待倾向,动不动就打得她鼻青脸肿。儿子半岁时,王莉与丈夫离了婚。

  1993年8月,马德圆从新疆复员回到兰州,进入甘肃铝厂当了铸造工。给他介绍女友的人很多。可马德圆一直对王莉念念不忘,他托同学朋友多方打听,等来的消息却令他大为震惊:王莉结婚又离婚,带着半岁的儿子军军单独生活。

  马德圆马上去找王莉。看到心爱的女孩一脸憔悴地摇着小床上的婴儿,马德圆心疼不已:都是我不好,我再也不放开你,再也不会让你受苦了。王莉放声大哭:我们不可能了,我配不上你了

  王莉的哭声惊醒了小家伙,马德圆走上去抱起小军军,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只有6个月大的小男孩。

  1998年10月,马德圆正式向王莉求婚,他动情地说:我一定要让你们母子有一个完整的家。王莉喜极而泣。

  幸福的日子里,他俩常常一起到黄河边上,唱那首他们最喜爱的《花儿与少年》:花儿里为王的红牡丹,人中间英俊的是少年;少年是人间的春天。草原上的牡丹闹春天呀,春天的牡丹惹了少年。少年人看上了红牡丹呀,红牡丹爱上了少年。

  然而在准备婚礼时,两个人却发生了争执。王莉坚持用她的房子结婚,是奶奶过世时留给她的楼房,而马德圆则坚持住在自己在郊区依山而建的土房里。用他的话说,打死也不住女人的房子。两人为此大吵了一架,一连几天,马德圆没有理睬王莉。王莉也赌着一口气,她觉得他太大男子主义了,一定要好好整治一下。她不知道的是,马德圆的命运就在这几天里发生了巨大的变故!

  10月31日,马德圆和好朋友杨成站在自家的土房边聊天,商量着怎么改建。正赶上公安机关在他家附近的土房进行缉毒大搜捕。大规模的搜捕行动开始了,完全不知情的马德圆躲避不及,被一名公安人员不慎用枪击中腰部,被送往兰州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抢救。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坐不起来了,两条腿就像两块巨大的橡胶棒子坠在他身上,毫无知觉。医生告诉他,因为子弹的震动和灼伤,他的胸椎13处、腰椎1处神经受损,导致下肢瘫痪。他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撕心裂肺地叫喊起来,又痛苦得一头栽倒在床上

  一个星期过去,马德圆从最初的狂躁到心如死水。想到心爱的王莉。他更是泪流不止。痛苦地想了两天后,他让杨成把他背到医院的电话亭旁边,忍住悲痛,调整好情绪,给王莉打了最后一个电话:自从决定和你结婚,身边的人给了我很大的压力。我认真考虑了,我不能娶一个带着儿子的女人。王莉痛苦地叫骂着:马德圆,你混蛋!马德圆颓然地挂掉电话,任泪水肆意流淌。

  王莉心有不甘,去马德圆家找他。可是吃了闭门羹;给他的单位打电话,同事说他请了长假。她找到杨成,可马德圆已经请求身边的朋友帮忙,隐瞒他瘫痪的消息。杨成看着王莉苍白的脸色,虽心有不忍,也只好撒谎说已有人给马德圆介绍了新女友,让她死了心。

  第二天,马德圆从呼机上看到王莉的留言:我走了,去另外一个世界,期待我们能在那里白头偕老。

  马德圆慌神了,连忙叫杨成去看望王莉。原来。痛苦的王莉吞服大量安眠药自杀,已被家人送到医院抢救。看着王莉被洗胃折磨得呕吐痛苦的样子,听着她的家人痛骂马德圆的无情和虚伪,杨成百口莫辩。

  马德圆处在地狱般的煎熬中。女友的自杀未遂更让他决定要离开这个世界。

  一个月后,马德圆的身体渐趋稳定,回到家中继续输液。11月的一天。他趁母亲去市场捡菜叶的空当,把针头上的引流管拔了下来,静脉里的鲜血顺着针头缓缓往外流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满脑子都是王莉温柔的笑:少年人看上了红牡丹呀,红牡丹爱上了少年母亲好像预感到了什么,匆匆赶回家来。见儿子奄奄一息躺在床上,地上全是鲜血。母亲立刻跑到门外大声呼救

  看着可怜的母亲,马德圆暂时打消了自杀的念头。

  大马骑上了过呀雪山

  尕马儿走了个四川

  一晚夕想你者三更了天

  肋巴骨扳成了算盘

  2003年4月,母亲不舍地抛下儿子怆然离世,马德圆的苦难雪上加霜。他整整三天不吃不喝,手里握着写给王莉的厚厚的一沓信,渐渐进入昏迷状态。

  天无绝人之路。得知好友病危,杨成赶了过来,他用力踹开了门,用米汤救活了他。醒来后的马德圆哭着问朋友:像我这样的人,还有活下去的理由吗?两个大男人抱头痛哭。

  就在人生的最低谷,马德圆的生活终于有了一丝转机。2004年元月,他与公安机关达成协议:一次性补偿他5万元,同时每月支付给他300元的生活费,从2004年元月领到2014年12月共计领取10年。

  既然上天不绝自己,马德圆开始自救。他买了一辆残疾人电动摩托车,拉街坊邻居上街外出,还开了一家租碟店。

  但身体的痛苦却难以忍受。他的右腿虽然没有知觉,但在天冷时却会致命地疼。2005年冬天,这条右腿就像上了酷刑一样疼得他死去活来。医生解释说,因为腿骨内部的神经痛觉传到大脑皮层,人就会感觉到疼。建议他在腰椎上安装一个麻醉泵,把开关留在体外,把剂量定好,当疼痛发作时自己按动开关,麻醉剂释放到脊髓里就可以缓解疼痛了。手术费要12万,马德圆只能死了心。疼到最厉害时,他哭着请求大夫把那条腿截肢,但遭到拒绝。

  痛苦绝望中,马德圆更加思念王莉,她应该结婚了,说不定又当上了妈妈

  在百无聊赖中,马德圆想起王莉爱唱花儿,他想自己应该为她做些事情,等自己真的离开人世了,她也能知道自己的一片真情。他托朋友找来一大堆花儿的书籍,天天坐在床上剪贴抄写。闲来无事时,他也会随口漫上几句花儿,在悠扬的歌声中,他仿佛看见王莉秀美的脸。

  青铜的灯盏是十八的转

  降龙木刻下的底盘

  等上个千年者心不呀变

  五百年修下的婚缘

  2006年春节前的一天晚上,杨成来到马德圆家,执意要推着他到黄河边去玩玩。这天月亮很亮,黄河像一条银带,静静流淌。马德圆坐着,突然听到有人漫起了花儿:莲花山的蚰延路,太阳上来火炼呢;你像牡丹打骨朵,我像黄花扯蔓呢;二天不见想糊涂,心从口里扯断呢

  他惊得用手捂住了嘴巴: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这是王莉啊!他的泪水潸然而下,王莉突然站在了他的面前。

  原来王莉离开马德圆后,带着儿子远走敦煌。虽然生活清苦,但她始终独自打工挣钱抚养儿子。2005年12月,王莉带着儿子回到兰州。杨成特意去看望她。得知她还是孤身一人,他再也忍不住,把马德圆因为受伤拒绝她的真相和盘托出。

  虽然是晚上,但王莉清楚地看到,马德圆胡子没刮,头发又乱又脏,因为营养不良身材极度消瘦,下肢已经出现肌肉萎缩,两只裤管空荡荡的王莉愣了半天,心疼地哭起来。这个傻男人,大难来临却一心想着不要拖累她,还想方设法欺骗和隐瞒,不惜让她恨他,她能说什么好?

  感伤过后,马德圆愤怒地冲着杨成大吼:谁让你把她带来的!你还是我的朋友吗?

  看到马德圆的反应,王莉知道他敏感而脆弱,要他面对自己还需要点时间。所以她只简单地问了他现在的生活状况,就聊起了儿子军军。马德圆平静下来,听说军军学习成绩很好,又乖巧又懂事,他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不知道,因为王莉的到来,他的生活将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二天杨成来看马德圆,笑着对他说,天气不错,我推你去外面走走

  等马德圆再回到家时,被家里的变化惊呆了:凌乱的家被收拾得整整齐齐,堆在地上的衣裤也洗好晾晒起来,破旧的茶几上还摆了一盆水仙,而厨房里正有饭菜的香味飘来,王莉正在快乐地忙碌着狗窝一样凄凉的家突然间有了生气,有了生活的味道。

  这顿饭他们吃得很开心,喝酒喝到高兴处,王莉唱了花儿,马德圆和杨成听着,热泪盈眶。

  吃完饭后,马德圆又恢复了阴沉的脸,对王莉说:你明天再别来了,让你爱人知道了不太好,我不想影响你的家庭。王莉忍不住哭起来。她坐到马德圆身边,向他讲述了这些年独自带着军军生活的经历。马德圆一把抱住王莉痛苦地说:跟你分手是想让你幸福,谁让你继续当单亲妈妈的?

  马德圆的臂膀还是那么有力,一如过去那样给了她力量和安全感。王莉哭着说:你以为赶走我我就能幸福?我心里忘不掉你,嫁给谁都不会幸福的。现在我决定了,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你,再也不浪费时间了!马德圆痛苦地问她:我现在这个样子,你回到我身边有什么意义呢?王莉说:当然有意义,我们可以组成一个幸福的家,互相依赖互相照顾啊!然而,不管王莉如何解释,马德圆仍顾虑重重。

  第二天,王莉把儿子军军也带了过来。马德圆吃惊不小,那个当年缠着他让他抱的小男孩,竟然长得比妈妈还高!马德圆问他:你还记得我不?军军高兴地点头:记得!两人高兴地说起了以前的事情。

  饭菜好了,王莉招呼爷俩过来吃饭,两个人玩得正高兴都不理她。王莉笑着嗔怪爷俩,用毛巾给他们各自擦了手,一家三口开始用餐。这在别的家庭本是最寻常的生活场景,却让马德圆的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这才是人过的日子,这才是幸福啊!

  王莉拉着他的手说:有了你,我们母子也有了温暖的家,这是我们都需要的啊!马德圆含泪点了点头。

  2006年5月17日,王莉和马德圆这对历经磨难的情侣举行了婚礼。这次马德圆没有推辞,婚后立刻住进了王莉的房子。不过事前他还是给妻子打了预防针:如果你敢给我使脸色,我就立刻搬回我的狗窝,你求我也不会跟你回去的!王莉笑了:你现在是一家之主,谁敢惹你啊。

  当年他们相爱时,马德圆是班上出名的帅哥。王莉更愿意看到丈夫从前的潇洒样子,她把马德圆的旧衣服都拆开,洗得干干净净的,再按时新样式重新缝纫起来,就是一件漂亮的新衣。虽然没钱买新衣服,但马德圆却穿得整齐漂亮,像从前一样潇洒帅气了。

  在照料丈夫的闲暇时分,王莉就继续完成那本花儿专辑。她把自己多年来唱的花儿歌词都记下来,集成了厚厚一本。她还打算等马德圆的身体好一些的时候,两人一起去青海、甘肃、宁夏,采集花儿歌词。目前,他们已经联系上了漓江出版社,编辑看过他们的手稿后,大加赞赏,正在准备修改出版。

  2009年7月,马德圆的腿部肌肉越来越紧实,可以拄着拐杖硬撑着走几步。王莉满心喜悦,拉着他去甘肃临潭参加莲花山花儿大赛,那是她多年的期待,却一直没有心情前往,如今她要和心爱的人一起去实现愿望。

  马德圆和王莉赶到时,已有汉、回、土各族群众数万人云集莲花山,人们以歌声表达欢乐的爱情,洮州花儿,岷州花儿,临夏花儿,此起彼伏,昼夜不息。最有趣的是当地人以马莲结绳,拦住他们两人对歌,他们必须能够对唱并让当地人满意方可被放行。

  当地歌手先敬酒问候,以酒传情:钢二两米心钢,曲子不好酒不香,水酒一杯表心肠王莉不会喝酒,为难地看着丈夫,但见马德圆笑着用双手从容地接住酒一饮而尽,随口唱出:香香香实在香,亲手敬来味更长,渗在心上永不忘看着丈夫饶有情趣地喝酒对歌,再回首当初他们的凄苦相见,王莉禁不住热泪盈眶。爱真的可以战胜苦难。

  比起先前暗无天日的生活,马德圆和王莉现在的日子充满了希望。每天早上,他们一睁开眼,就要漫上几句嘹亮的花儿。歌声飞扬中他们相信,他们是永远的花儿与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