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拨出的电话现代故事13

  不可能拨出的电话

  今晚属于我们

  莉莉,你肯定你丈夫今晚不回来?阿平有点担心。

  放心吧,他去杭州开会了。今晚是属于我们的。莉莉沐浴之后,换上丝质的半透明睡衣,凹凸毕显,她的头发没吹干,湿漉漉地披在双肩,既妩媚又撩人。阿平一阵心急火燎,按捺不住搂住那诱人的身躯。两个人扑倒在床上,呼吸逐渐加粗。

  这么美丽的身体,却在独守空房,真是浪费啊。阿平开玩笑道。

  哼,他呀!莉莉恨恨地说,整天在外拈花惹草,哪能顾得到家里。

  莉莉舒心地轻叫一声,幸福地闭上眼睛。他们正入佳境,门铃响了。

  门铃响了两次,随后有人开始砸门,莉莉,开门!该死的,睡得像头猪。

  声音清清楚楚地传到二楼卧室,两个人的脸都白了。糟了,是他,莉莉推开阿平,快,躲到衣橱里,把你的衣服收拾好。边说她边打开窗,把烟灰缸里的烟头倒掉,把红酒塞到床底。下楼同时,嘴里喊道:来了来了,吵死人了。

  楼下门前,她丈夫睁着一双醉眼,一张口,酒气扑鼻:开个门怎么这么久?

  人家正睡得香,谁晓得你这么晚回来。莉莉打着哈欠,装作不经意地问道,你不是在杭州开会吗?

  这是我的家,想什么时候回就什么时候回。噢,我明白了,你怕我回家,是不是藏了个小白脸?

  莉莉心虚地说:你喝醉了,我们去厨房沏杯茶醒醒酒。

  她丈夫甩开她的手,哼,想支开我好让小白脸开溜是不是?少来这一套,我现在就把他揪出来。她丈夫斜着脑袋冲进洗手间,随即又冲出来,跌跌撞撞地上楼,一定在楼上。

  莉莉赶紧跟上楼,丈夫在卧室里使劲嗅了几下,跺着脚暴跳如雷:有烟味,该死的。果然在这儿,你给我出来。他环顾房间,直奔衣橱而去。危在须臾,来不及细想。莉莉抓起床头的景泰蓝花瓶砸向丈夫的脑袋,她丈夫双手向空中一阵乱抓,仰天倒下,后脑被床头磕了一个洞。在他死前一刻,衣橱门打开了,阿平赤身坐在里面瑟瑟发抖。

  他们瘫坐在地上,被这变故吓呆了。莉莉丈夫的尸体横躺在中间,血仍不断地从伤口流出,染红地毯。偏偏这时,死者的手机响了。

  计谋

  有电话了,快接电话!童声提示音响起,仿佛鬼魅在催命。他们惊恐地互望,脸色更加惨白。幸好,手机响了几下,停了。

  突然,莉莉脑中冒出了个主意,她从尸体衣袋里掏出手机,问道:阿平,你是演话剧的,男人喝醉了酒说话是不是都是大舌头?阿平神情恍惚,不置可否。莉莉推推他说:起来,我们有救了。www.5aigushi.com

  他们把尸体搬下楼,抬上她丈夫的车。

  莉莉家在市郊,在通往市郊的路上有一段陡坡,十分荒凉,晚上没人敢经过。莉莉把车停在陡坡边缘。阿平把尸体扶上驾驶座,系上安全带,然后拿出死者手机。

  手机未接来电显示的名字是刘秘书,他回拨过去,小刘啊,什么事?阿平含糊着口音问。

  电话那头没有动静,隔了几秒,传来刘秘书甜甜的声音:张总,现在好点了吧,头还痛不痛?

  还好还好,今天喝得太多了,现在我看路灯都是两个灯泡的。

  哟,你还没到家呀。酒后驾车,可要小心。

  谢谢你的莉莉示意言多必失,快把车子推下去。他们站在车尾一起用力,阿平发出一声惨叫,把手机扔到车内,传到电话那头的是汽车坠下陡坡的声音。

  两个人回去,抹掉了现场的所有痕迹。

  不速之客

  阿平走了,莉莉站在窗口目送他远去。忽然意识到整幢楼里只她一人了,潜伏着的恐惧揪住她的心,扑通扑通。

  这时,门铃又响了,格外刺耳,莉莉觉得自己快吓晕了。

  刘秘书?老张不在家。莉莉疑惑又警惕地看着这不速之客。

  我不找张总,是来找你的。刘秘书笑得有些诡异。

  你不认为现在不是访客的时间吗?

  对于特殊的人来讲,现在拜访时机正恰当。怎么,不欢迎?

  莉莉的不欢迎是写在脸上的,她早就听闻这女人与她丈夫有染。但她还是让开了门,开了一盏小灯。刘秘书坐在沙发上,跷起了二郎腿:我是来告诉你,张总出事了。

  哦?他不是在杭州开会么?

  那是骗你的,实际上他一直在本市,和我在一起。

  莉莉语塞,她没想到这人这么恬不知耻,也弄不清楚她的来意,决定以静制动。只听刘秘书说:今天,我们约了朋友吃饭。他喝醉了,突然吵着要回家,说老婆一人在家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