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刘大伟的复仇之路

  草民刘大伟的复仇之路

  一、飞来横祸 "好再来"餐厅的小老板刘大伟就要做新郎了,新娘雪儿是本市一家大企业的会计,是人见人爱的"厂花".谁知,婚礼前一天,雪儿竟住院了。 刘大伟赶紧来到市医院,见往日面色红润的未婚妻,竟变得脸色蜡黄,憔悴得如同遭了霜打的凋零的鲜花。 在床边暗自垂泪的雪儿妈,忍悲含愤向刘大伟诉说了事情的原委。刘大伟一听就蒙了,雪儿在昨夜回家的路上,被人强暴了。 刘大伟的眼珠都要迸裂了:"我一定要找到那个家伙,把他千刀万剐了!" 刘大伟是个倔脾气,认准了的事就定要一条道走到底。为此,他生意也不做了,每天领着雪儿在大街小巷的茫茫人海中逡巡,希望雪儿能在熙来攘往的人群中,蓦地看见那个摧花杀手。 这日,刘大伟骑着摩托带着雪儿又上了街,他决定在罪犯最容易出没的地方去"守株待兔".听雪儿说,那歹徒在发泄完兽欲后,是骑摩托逃离现场的,那辆摩托就藏在作案现场旁的一堵断墙后面。并且,雪儿借着月光还看到了那人的脸。 既有摩托,就必然要常到加油站去加油,那么,各加油站不正是守株待兔的理想之地吗? 对于城里城外的加油站,刘大伟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座中等规模的城市,加油站也就那么十几个,其中规模最大、油种最全、油质最优、价格最廉的,是国有的市石油公司加油站。 在石油公司加油站对面守候了一个上午,"目标"没有出现。刘大伟和雪儿正欲打道回府,一辆红色的"雅马哈"摩托驶到了加油站门前,车手摘掉头盔,冲正忙碌着的加油站工人喊道:"师傅,有进口汽油吗?" 工人头也不抬地答道:"才卖完,过两天再来吧。" 那车手咕哝了一句,催动着"坐骑"又轰轰隆隆地上路了。 就在他适才摘下头盔的一刹那,雪儿一把攥住了刘大伟的胳膊,面色苍白地说:"就是他" 刘大伟见"雅马哈"已驶出一段路,抬脚轰着了自己铃木王的油门,对雪儿说:"待在这儿别动!"就一溜烟地追了上去。 那辆"雅马哈"在一家装饰得很豪华的名叫"夏露"的酒楼外戛然停下,骑车的男子跳了下来。 这是位三十五六岁的男人,身材像健美运动员一样厚实,他的面部线条却很柔和,带有几分书卷气,甚至还流露出些许艺术家的气质。 这是家很上档次的酒楼,厅堂不甚轩敞,但装饰得富丽堂皇;服务小姐个个明眸皓齿,燕子般在一张张餐台前轻盈地往来穿梭。 刘大伟在一个幽静的餐台边坐下,要了两样凉菜、一听啤酒慢慢呷着。 他佯作漫不经心地问上菜的服务小姐:"你们老板姓啥?" 小姐说:"姓赵,赵宇飞。" 刘大伟踱出"夏露"时,见餐厅的一位服务生正往门口的墙上贴一张大红纸,那上面"招聘启事"几个大字分外惹眼,他便细细地看了起来 次日一早,刘大伟就来到"夏露". 他找到赵宇飞,开门见山地说:"贵店招聘厨师,我来应聘。" 赵宇飞上下打量刘大伟一番,慢条斯理地说:"先烧两个菜试试吧。"刘大伟进了厨房。 别看刘大伟生就了一副壮壮实实的粗汉身胚,其实他是个心灵手巧的人。往日他自家开着饭馆,主勺的大厨就是他本人。这会儿他走进厨房,气定神闲地烧了两个菜:"带把肘子"和"葫芦鸡".赵宇飞连声叫好,他当下便拍板了:"行了,夏露的大厨就是你了。明天就来上班吧,月薪暂定3000元,奖金在外。" 二、错失良机 这天晚上,当刘大伟干完手头最后一点活计,抬腕一看表,已经10点多了,店堂里已空无一人。他正想着今天自己走得最晚,身后传来了很亲切的声音:"刘师傅,还没走啊?" 刘大伟回头一看,是赵宇飞,他刚从经理室踱出来。 "经理还没走啊?"刘大伟敷衍地回应了一句。 赵宇飞倦怠地打了个哈欠,"我还不能回去,值夜班的保安老马不知怎么到现在还没来,我只好在这儿顶一阵啦。" 刘大伟忽觉小腹鼓胀,急忙进厕所去方便。方便完,忽听得店堂里乒乒乓乓一阵乱响。 刘大伟忙踅到店堂门边一看,只见里面三条横眉竖目的大汉正围成一圈,下死力踢打着赵宇飞。 这时,一个汉子飞起一脚,狠狠地踢在赵宇飞的腰眼上,赵宇飞惨叫一声,哀声连连:"我、我与你们无、无冤无仇,你们为、为什么下这样的狠、狠手" 踢他的汉子冷笑一声:"你跟我们哥们是无冤无仇,可有人跟你仇深似海,你难道忘了你这经理是怎么当上的吗?有人出钱让我们先警告你一下,不要太得意忘形了!" 赵宇飞闻听此言,顿时脸色惨白。那几个人不再与他多费唇舌,又一阵拳脚雨点般砸在他身上,他哼了一声,头无力地垂到一旁,一宇飞身边,伸手试了试他的鼻息,还在微微出气;又摸了摸他的胸口,心脏还在轻轻地跳动。蓦地,全身的热血似乎都涌到了刘大伟头上:这是个干掉仇人的千载难逢的良机!现场除了自己和昏死过去的赵宇飞外,别无他人,他只须用重物在赵宇飞头上再补砸一记,这歹人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另一个世界报到去了。即使公安局事后追查起来,所有的线索也会被引到那三个神秘的汉子身上 刘大伟双手微微颤抖着,举起一只金属椅子,攒足浑身的力气正欲砸下去,店外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刘大伟心中一惊,忙把椅子扔到一边。他刚刚做完这一切,已经有人推门进来了。原来是店里的保安老马。 刘大伟反应极快,佯作惊恐地对呆若木鸡的老马说:"店里被人打劫了,赵经理被打昏了,我正要打电话报警" 老马忙和刘大伟一起蹲下来,急切地呼唤:"赵经理,赵经理!"老马的眼睛却一直狐疑地觑着刘大伟。 赵宇飞哎哟地轻哼了一声,终于睁开了眼睛。他吃力地望着眼前的两个人,似乎恍悟到了什么,一把攥住了刘大伟的手:"大伟,我明白了,是你打跑了歹徒,救了我的命!" 刘大伟怔了一下,将错就错地点点头。赵宇飞又极为不满地瞪着老马,老马嚅嗫着:"我老婆心脏病犯了,我把她送进医院就赶来了,没想到" 二人把赵宇飞扶到一把椅子上,老马伸手抓起电话:"我马上向公安局报案!" 赵宇飞皱着眉拦住了他:"算了,几个地痞流氓寻衅闹事,没得着什么便宜,店里也没受大的损失,就不要惊动公安局了。" 自从这件事后,赵宇飞便阴差阳错地把刘大伟当成了救命恩人,心中十分感激。没过几天,他就把刘大伟从油腻腻的厨房里调了出来,提升他为经理助理。 赵宇飞已经把刘大伟倚为心腹,对他十分信任,自己不在店里的时候,这儿的一应大小事物都交给刘大伟处理。不仅如此,赵宇飞有时还委托他办一些私事。 渐渐地,刘大伟了解到,赵宇飞至今还是光棍一条,独自一人住在距酒楼不远的一处豪宅里,家中养了四条高大威猛的德国狼犬,为他看家护院。他似乎有三大嗜好:找"江湖高人"为自己看相、打猎和玩摩托车。 又到了周末。星期五晚上下班时,赵宇飞热情邀刘大伟次日与他一起到南山里去打猎。刘大伟听到赵宇飞说只有他们两个人去时,欣然从命。 次日一早,刘大伟骑着摩托来和赵宇飞一起赶往南山。 南山距市区40多公里,他们一个小时就赶到了。 赵宇飞果然是高手,进山不久就嗅到了猎物的藏身之处。正在他猫着腰接近猎物时,没想到自己成了刘大伟的猎物。 刘大伟推弹上膛,将冷森森的枪口对准了赵宇飞那颗不停跃动着的头颅,正要扣动扳机,身后突然响起了严厉的声音:"把枪放下!" 他吓出一身冷汗,手里的猎枪掉到了地下。身后站着两个穿警服的男人,锐利的目光正逼视着他。 "我们是南山自然保护区派出所的,专门抓捕你们这些偷猎者。"其中年纪稍大的警察一字一问地对他说。结果,他们当即被带到了派出所,没收猎枪并写出深刻检查不说,还罚款2000元。 三、再次失手 这天早晨,刘大伟来到店里,赵宇飞没来。昨天他已对刘大伟作了交待,今日他要去南山一座古刹中拜访一位道行高深的老僧,预卜一下他未来的祸福吉凶。 刘大伟忙里忙外地处理完一应杂务,一看表已经11点多了,马上就要到午餐的高峰期了,他必须到前厅里去看看。走出办公室,他瞥见斜对面赵宇飞办公室的门下面有封没有完全塞进去的信,大概是店里管收发的人粗心大意所致。刘大伟四顾无人,俯身飞快地拈出那封信,闪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小心翼翼地拆开信,原来是市摩托车俱乐部寄来的通知,告知赵宇飞俱乐部定于本星期日在南山举行摩托车越野赛,赛程25公里。刘大伟知道赵宇飞是该俱乐部的会员。随信还附有一张详细的赛车线路图。 刘大伟沉吟了很长时间,把通知重新装进了信封,复原如初,从门下边又捅进了赵宇飞的办公室。 星期天上午,赵宇飞准时来到了南山脚下。昨晚,他特意给自己心爱的的坐骑"雅马哈"加满了油,并擦拭得干干净净。他信心十足,此次大赛,自己定能一举夺魁。 比赛的发令枪一响,赵宇飞就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箭一般蹿上了山间土路。约摸过了10分钟,他回头一望,已看不见后面选手的影子了。他心中十分得意。 前面是个很大的陡坡,赵宇飞加大油门冲了上去。 就在这时,他身前的摩托车油箱忽然发出一声爆响,紧接着便喷出一股殷红的火焰,赵宇飞身上立刻变成了一团大火球。 雅马哈被烈火包裹着,失去了控制,像只受伤的野兽摇摇晃晃地向路边的悬崖冲去 刘大伟坚信这回自己定能成功。那是一个只属于他自己的秘密。 半年前,他的"铃木王"出了点毛病,总要费很大的劲才能打着火,他便来到城里一家有名的摩托车修理店。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师傅仔细检查了车子后,取出一个大塑料瓶,往铃木王的油箱里倒了些柴油样的液体,然后一踩油门,车子就轻快地欢唱起来。刘大伟惊奇不已。 老师傅对他说:"其实你的车子没什么毛病,就是你使用的汽油质量不行,加上今年冬天又是百年不遇的严寒天气,车子发动自然很难。我给你用了些‘机动车助动剂’,专门对付低质汽油和高寒天气的,再启动时自然就容易多了。" 刘大伟十分感激,为了以后再出现这种情况时不至于手足无措,临走时他特意向修理店买了一瓶这种助动剂。那老师傅叮嘱他说:"这东西使用时一定要适量,如果过量使用,车子跑不到15公里油箱就会起火,那样是很危险的。你要是使用优质汽油,就千万不要用它,用了不但起不到好的效果,反而会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 刘大伟知道,赵宇飞的摩托向来是使用进口优质汽油的,于是,星期六下午下班之前,他趁赵不备,把自己买而未用的那一瓶助动剂全倒进了赵宇飞雅马哈的油箱里。 星期一,刘大伟早早地就来到了店里。他刚支好自己的摩托,一抬头,不由得目瞪口呆:赵宇飞一只胳膊上吊着绷带,不紧不慢地溜达过来。 听到赵宇飞跟他说话,他才 赵宇飞叹息一声:"唉,妈的别提了!昨天参加摩托大赛,不知怎么我的车油箱突然起火了,连人带车摔下了山崖。要不是下面有潭深水接着,今天我就见不到你小刘了。" 四、另辟蹊径 刘大伟的头脑终于冷静下来。复仇须另辟蹊径。 一天深夜,他不知怎么又梦见了那个"砸店"的恐怖夜晚:三个竖目拧眉来历不明的汉子前来夏露打店,赵宇飞哀号着满地翻滚。 既然那天有人来寻赵宇飞的麻烦,就说明一定有人与他结下了仇怨,那么,赵宇飞的另一个仇家又是谁,现在何处呢? 他利用经理助理的职务之便,查阅了店里的有关资料,结果发现,除了保安老马外,店里现有的员工都是赵宇飞当了夏露的经理后才招聘来的。 这天店里打烊后,刘大伟瞅准赵宇飞回家、老马晚上要守店值夜的时机,特邀老马到他的办公室喝两盅。 刘大伟开了一瓶五粮液,给老马斟了个满杯,做出推心置腹的样子,很快就把老马喝迷糊了。 刘大伟见火候差不多了,就佯装很惋惜的样子说:"老马,现在店里除了赵经理就数你资格老了,以前的老人手就剩你一个了,按说也该往上提一提了,咋能老让你干保安呢?" 一番话触到了老马的痛处,他两眼红红地说:"我、我压根就没、没做这个梦" 刘大伟佯作不解:"这是为什么?" 老马嘿嘿地苦笑几声:"因、因为只有我、我知道他是咋当、当上这经理的" 老马说,赵宇飞把店里原来的员工都辞退了,因为他们都是前任经理招来的,唯独留下了他。其实,赵宇飞原本连他也不想留,老马一不做,二不休,喝了半斤泸州老窖,找到赵宇飞说,如果你想赶我走,我就满世界去宣扬你是如何当上夏露经理的,让你姓赵的顶风臭八百里,让你的酒楼关门大吉。赵宇飞无奈,这才勉强留下了老马。 老马说,以前的老板是个女人,叫王娇蕊,是个人见人爱的大美人。可惜红颜薄命,结婚才三年丈夫就得病死了,她一个女人家孤零零地支撑着这个店。那时赵宇飞实在山穷水尽混不下去了,漂泊途中遇见了打工卖苦力的老马;是老马见他可怜,用自己微薄的收入养活了他,使他不至于饿倒在大街上。当时他对老马感激涕零,视老马为救命恩人。后来,他们结伴来到这座城市闯荡,看到了夏露的招聘启事,便来应聘。王娇蕊见赵宇飞年轻英俊,巧舌如簧,便收他做了服务生;见老马身强力壮,憨厚老实,便留他做了店里的保安。过了几年,赵宇飞和王娇蕊老板的位置忽然莫名其妙地来了个大转换:赵宇飞居然成了夏露的老板,王娇蕊却什么也不是了。 没人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直到有一天老马无意间听到了赵宇飞和王娇蕊的谈话。 那天他找赵宇飞有事,来到经理室外边,听到里面有女人的哭骂声,他听出那是王娇蕊的声音:"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不仅把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给了你,还把酒楼也交给你打理,你却黑了心,把店里所有的财产偷偷转移到你的名下,连法人代表也偷梁换柱变成了你自己!我跟你没完,咱们走着瞧!" 知道王娇蕊现在何处吗?" 老马打了个醉醺醺的酒嗝:"一、一个月前我在小、小东门市、市场上看见她、她开了家服、服装店,叫、叫娇蕊时、时装精品屋" 第二天,刘大伟没费太大的周折,就在小东门市场里找到了"娇蕊时装精品屋". 刘大伟决定不跟这位饱经世故的女人兜圈子:"我叫刘大伟,是夏露酒楼的经理助理。我来找您,是希望我们能联起手来,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赵宇飞。" 王娇蕊不觉一愣,立刻就勃然色变地指着屋门说:"你马上给我出去!我不想再见到夏露的任何人,甚至不想再听到这个名字。" 刘大伟稳稳地坐在椅子上:"因为我是赵宇飞的助理,你对我产生误解是可以理解的。但我要告诉你,我并不是赵宇飞的马仔,和你一样,我也是他的恶行的受害者。" 刘大伟便把自己跟赵宇飞的恩怨情仇告诉了王娇蕊。 王娇蕊仍是半信半疑:"我还是无法完全相信你。要想让我相信你,你必须实实在在为我做一件事,这是规矩。" 刘大伟点了点头。 王娇蕊说:"赵宇飞左手上戴着一枚纯金钻戒,时刻不离手,不知你留意到没有?这戒指可以说是他的命根子,曾有位算命的瞎子告诫他,只有戴着这戒指,他才会财运亨通。我要你做的事,就是设法把这枚钻戒给我取来。" 五、联手复仇 刘大伟发现赵宇飞每天中午都要喝一杯咖啡,这杯咖啡由厨房白案上专做西点的王师傅煮好后,送到赵宇飞办公室去。 这天午饭后,刘大伟巡视到厨房门口,果不出他所料,只有那位专为赵宇飞煮咖啡的王厨师还在里面忙活着。 刘大伟捏着嗓子,模仿女声喊道:"王师傅,前台有你电话!"然后便躲到一边。王师傅只当是哪个女服务员喊他,也未多想就匆匆离开厨房,向前台跑去。稍顷又骂骂咧咧地回了厨房。 就在这一空隙,刘大伟箭一样冲进厨房,掏出早已准备好的一小包药面,倒进了在火上煮得直冒热气的咖啡里。 片刻后,王厨师小心翼翼地捧着咖啡进了对面赵宇飞的经理室,很快又空手离去。良久,刘大伟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轻轻推开了经理室的门,赵宇飞果然已经趴在桌上发出了粗重的鼾声。刘大伟迅速撸下赵宇飞左手上的那枚钻戒。 当刘大伟把那枚金灿灿的钻戒交到王娇蕊手里时,她满意地一笑:"这戒指是当初我给赵宇飞买的,那时他赌咒发誓说要一辈子爱我,我真的相信了他。言犹在耳,他就玩弄了我的感情,又霸占了我苦心经营起来的餐厅。为了日后复仇,我咬咬牙,忍辱负重地活了下来,白手起家又干起了这个时装店。你说的去教训赵宇飞的那三个人,是我江湖上的朋友,那次我只想给他一个严正的警告。" 随即,刘大伟和王娇蕊精心设计好了一个严惩赵宇飞的方案。 这天晚上,刘大伟打电话到赵宇飞家里,告诉他近日城东水陆庵里来了个道行很深的老道,预卜人的祸福吉凶一说一个准。笃信这一套的赵宇飞,一听果然来了精神头。刘大伟故意卖了个关子,说这老道的门槛高得很,每天找他看相的人络绎不绝,富商大贾们都拎着成麻袋的钱去叩他的门;就这,老道一天只看5个人。好在自己有个熟人是本城道教协会的,在那老道跟前能说上话,赵经理想去可以随时安排。刘大伟又很周到地说,他有个哥们有辆高档车,明天一大早可以开过来用用,堂堂夏露的经理不能显得太寒酸了。 赵宇飞在电话这头眉开眼笑,连说大伟你办事我放心,明天我把支票簿带上,那老道要多少钱我给他现填。 次日一早,刘大伟坐着一辆宝马来到了夏露,接赵宇飞上了车。开车的是刘大伟的"哥们",是个与刘大伟年龄相仿的精悍小伙。 坐在飞驰的车里,刘大伟的心绪也摇摆不定,他又想起了昨天雪儿说的那番话。昨晚,他给赵宇飞打过电话后,毫不隐讳地把次日的"行动计划"告诉了雪儿。雪儿劝他还是报警,刘大伟不听,他要让赵宇飞为他的兽行付出代价。 宝马停在一个已被废弃的街区,这里空荡荡地寂无一人。刘大伟冷笑一声:"赵宇飞,到地方了。我想你对这个地方并不陌生吧?"赵宇飞仔细看了看窗外,脸上强挤出一丝夹杂着惊慌的笑容:"大伟,你这是什么意思"位上。赵宇飞拼命挣扎着,声嘶力竭地喊起来:"救命啊"刘大伟用一团破布严严实实地堵住了他的嘴。开车的小伙也跳过来,帮着刘大伟把乱踢乱蹬的赵宇飞拖了出来,向一座废弃旧平房拖去。这里就是赵宇飞强暴雪儿的地方。 赵宇飞被拖进了屋里,嘴里的破布被扯掉了。他看见三条大汉众星捧月般地簇拥着被他始乱终弃的王娇蕊,又很快认出那三条汉子就是那晚闯进夏露"修理"他的冤家对头。王娇蕊咬碎银牙:"赵宇飞,你也有今天!"赵宇飞此时只求保命,带着哭腔哀求道:"娇蕊,我不是人,对不起你,看在咱们过去恩爱一场的分上,你就饶了我吧。"王娇蕊恨声道:"你今天才向我忏悔,不觉得太晚了吗?我不想再跟你啰唆什么,我只想要回我的夏露。" 王娇蕊也不多言,打开赵宇飞随身携带的公文包,取出支票簿,又拿出一支笔递到他跟前:"既然你带着这玩意,一切就简单多了。当初夏露就值50万,加上这些年的利息,怎么着也得80万,你就往上写吧。"赵宇飞极不情愿地签了支票。王娇蕊满意地弹了弹那张纸:"在这张支票兑现之前,先委屈你一下。由你的助理刘大伟在这儿陪着你,你可别耍什么花招!"她一努嘴,那几个汉子取出绳索,捆粽子似的把赵宇飞四马攒蹄地绑了个结结实实,然后随王娇蕊扬长而去。 刘大伟痛陈了一番与赵宇飞之间的恩怨情仇,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匕首。 赵宇飞极度恐惧地大张着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许动,把刀放下!"随着喊声,五六个警察从外面冲进来。刘大伟手中的匕首被夺下,双手被铐了起来。一位年纪稍大的警官严肃地说:"刘大伟,我们以涉嫌非法绑架和非法拘禁罪拘捕你。至于赵宇飞嘛,他将以涉嫌强奸罪被逮捕,等待他的将是法律公正的裁决。你本来可以依靠法律为未婚妻洗雪耻辱,遗憾的是,你没有这样做,却选择了一种非法的个人复仇方式" 在被押上警车的一瞬间,刘大伟看到了站在一旁泪流满面的雪儿;他这才知道,是雪儿报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