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发生的车祸

  不该发生的车祸

  李正是市电视台的记者。他们电视台每年都要搞一台3.15晚会,揭露一些产品质量问题。晚会收视率挺高,距晚会还有小半年的时间,台里便忙活开了。台长亲自挂帅成立了晚会节目小组,李正是台里的明星记者,擅长暗访和卧底,自然是小组的重要成员。

   小组成立后,李正就忙上了,到处找线索,可忙了两个月,还没有找到好素材,李正很着急。这天,有个线人爆料,说有些汽车回收公司把回收的报废车又卖了出去。李正觉得这事有新闻价值,弄好了能上3.15晚会。

   第二天一早,李正便开车去汽车回收公司暗访。走了一段路,他发现不对,有一辆捷达车一直跟着自己。李正想了想,把车拐进一个胡同,趁着捷达车没赶上来,李正停好车。他对这里很熟,知道胡同里有一家商场的侧门,就匆匆下了车,从侧门进了商场,然后找了一个合适的地方观察外面的情况。

   很快,捷达车也跟进了胡同,那司机看见李正的车,就停了下来,打开车门下车察看。他一出车门,李正看清了,这个跟梢的人他认识,叫毛直,在市工商局负责宣传工作。

   李正知道毛直为什么跟踪自己,这事得追溯到去年的3.15晚会。去年,李正暗访到一个大新闻,在晚会上曝光了。这新闻牵扯到工商局,让工商局很狼狈。看来今年工商局是提前做准备了,想搞清电视台的动向。李正见不是寻仇的便放了心,他从前门出了商场,打了辆出租车到了汽车回收公司。

   经过一番侦查,李正发现,这里果然和线人说的一样,在销售报废车辆。客户看好哪辆报废车,这车便被拆卸掉发动机和车轮,用拖车运出回收公司。运出去的车在汽车修理店重新组装,再做好假车牌和假证件,原本该回炉的报废车就又改头换面,回到马路上,成了极其危险的马路杀手……

   李正在回收公司偷录了卖车的全过程。回到电视台,李正把这事向台长作了汇报。台长表扬了李正,说这事可以上晚会,又叮嘱他注意保密,继续寻找更有力度的新闻。

   这天,李正一出电视台,就看见毛直的车停在那。毛直看见李正后径直走过来打招呼。李正一笑:哥们,怎么不跟踪了,改明的了?

   毛直脸一红:我知道你发现跟踪了,我也是没办法啊!去年你把我们工商局弄得灰溜溜的,局长今年给我下了死命令,一定要看住你们电视台,千万不能再上3.15了。当然,这重中之重就是看着你了。走,我请你,我们喝点去,算是我赔罪。说着不由分说把李正拉到了饭店。

   两杯酒下肚,毛直进入主题,说:去年你把我们弄得够呛,今年有什么新闻,不会不告诉我们吧?我们可是老朋友了。李正打着哈哈:今年我一条好新闻都没弄到,正着急呢。他当然不会把报废车的事告诉毛直,一告诉他,他们便去查封汽车回收公司,这事就没新闻价值了。

   毛直见李正口风紧,就说:我不会白要你新闻的,我这里有件大事,上3.15晚会太合适了。要不,咱们交换一下信息?

   一听有大新闻,李正兴奋起来,他眼珠滴溜溜转着,合计着如何把毛直的新闻骗到手。于是他软磨硬泡,再三表示,只要一有涉及到工商局的新闻,他立刻告诉毛直,让毛直他们先采取行动。

   毛直架不住李正的百般请求,只好把事情告诉了李正:这是一种汽车节油产品,名字起得挺邪乎,叫‘节油大圣’。厂家说,把这种节油大圣加进汽车油箱,能节油百分之二十。节油不节油很难说,但这种东西很危险,能让发动机突然死火,已经发生了几起事故。最近我们工商局接到了投诉,这节油大圣是网购来的,网店在外地,不归我们管。不过,你们媒体可以报道,这事上3.15,一定是重磅新闻。

   李正听了心里一阵暗喜,他忙问毛直要了相关人员的联系方式,当天晚上便开始调查节油大圣。经过明察暗访,李正发现这所谓的节油大圣,的确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于是李正找到台长汇报,建议立刻进行报道。

   台长沉思片刻后说:先不能报。这个新闻和你之前采访到的报废车,都非常好,拿到3.15晚会上能一炮打响。我们要把这新闻捂住,一定要捂到3.15。

   其实李正对这种捂新闻然后统一上晚会的做法挺反感,这违背了新闻的及时性原则,但领导重视晚会,李正也没有办法。

   这天,李正在网上看到一则微博,说的正是节油大圣的事。博主说,他的车经常死火,去4S店查不出毛病,他怀疑是节油大圣的问题。李正怕别的媒体抢了先机,忙找到台长,想播出新闻。台长却说再看看,并让李正联系发微博的人,给点钱,让他把微博给删了。李正无奈,只得照做。他联系到了微博的主人,亮出记者证,说电视台正在查这产品,为了不打草惊蛇,建议他把微博给删了。那人很通情达理,一听如此,立刻把微博删了。

   转眼到了3月14日,晚会明天就要开播了,李正紧张的神经略微放松下来。不料就在这天中午,有人爆料,高速公路上发生了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辆客车被撞翻了,死了不少人。台里让李正和两个同事去现场采访。李正问清了地点,皱皱眉,赶紧给老婆打电话,电话打不通,李正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原来,今天李正的老婆带着三岁的儿子回娘家,走的正是这条高速公路。李正一推算,老婆坐的车这个时间正好到出事路段,他赶紧和同事开车往出事地点赶去。

   一路上,李正不停地打老婆的手机,可是都打不通。他越来越不安,忙给长途汽车站打电话,根据出发时间查清了老婆乘坐的大客车的车牌号。到了现场,车还没停稳,李正就下了车。一看出事车的车牌号,他当时就傻了,这车正是老婆和儿子坐的车!

   现场一片混乱,只见医护人员正把遇难乘客先放到不远处的路边,用一块块白布盖好。李正一步一步走了过去,在一块白布下,他找到了儿子和老婆。李正一下子晕了过去……

   第二天,同事来看李正,告诉了他车祸的缘由:大客车使用了节油大圣,车开着开着熄火了,速度就慢下来了。大客车后面是一辆小客车,这车本是报废车,刚从回收公司出来。小客车见大客车慢了下来便想刹车,可刹车失灵了,小客车就向大客车撞去,大客车一下子翻到了防护栏的另一侧,又被一辆迎面驶来的大货车重重一撞,大客车里的乘客死伤过半。

   李正听呆了,一语不发。

   当天晚上,3.15晚会隆重开播,第一个镜头就是车祸现场,这是台长安排的。昨天,台长听完李正同事的汇报,一拍桌子,大叫:这场车祸太及时了,太有力度了!让我们的新闻增色不少。于是指示,把车祸作为报废车和节油大圣这两则新闻的题头。当听说李正的儿子老婆都死于这场车祸,他摇摇头:太不幸了。

   晚会的影响很大,但比晚会影响更大的是几条微博,微博是李正发的。他在微博上说:车祸本不该发生,三十多条生命本不该消失。车祸是捂新闻捂出来的,这两条新闻本该早发,这样就会少害几百几千辆车,然而,为了这台3.15晚会,为了这一台形式,这些‘不该’都成了‘已经’……最后,李正告诉大家,他已决定辞职,远走他乡,今生不再从事记者职业,因为他觉得自己不称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