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命“过山风

  搏命“过山风"

  湘南武陵山腹地有个太平寨村,群山环抱,云雾弥漫,给各类蛇的生长繁殖提供了得天独厚的环境。一天,从山外来了一位刘老板,专门收购各种毒蛇,而且必须是活的,出价非常高,如能捉到超过三米的大"过山风"眼镜王蛇,可按每条1000元收购。 村里自古有捕蛇作药材的传统,但近年山上毒蛇越来越少,也很少有人捕蛇了。村里有个叫李彦军的青年,出生在捕蛇世家,因为办婚事急需用钱,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动了心。他想,凭着自己的祖传绝技,捕到几条大点的毒蛇没什么问题。凑够结婚的钱以后就不干了,久在河边站,没有不湿鞋的。 说干就干,他连着几天进山,很快捉了几条毒蛇,卖给刘老板,得了300元。刘老板看出他身怀绝技,鼓动他捉条大个儿的"过山风",并再三表示一定按每条1000元收购,如超过4米,可加价到2000元,决不食言。"过山风"只有太平崖上最多,李彦军决定冒险上崖,让刘老板在崖下等着接货,刘老板满口应允。 李彦军经过精心准备,攀上了人迹罕至的太平崖。太平崖高四五十米,如刀砍斧劈,直上直下,崖底就是奔腾汹涌的乌江。崖上密布绿森森的箭竹林,密不透风。正因为平时谁也不敢来,聚集的鸟兽就多,一些大毒蛇也都在这里出没。 李彦军小心翼翼地在崖上走着,用长竹竿探着路,渐渐到了峭壁边上,呼啸的江水声听得真切。突然,前方的草丛中"唰啦啦"像平地起了一阵风,随即便传来急促而瘆人的"呼呼"声。 李彦军马上停脚,定睛望去,只见十几米外的杂草乱石之间,赫然盘踞着一条鳞片灰黑发亮的"过山风",足有4米多长,茶杯口粗细。"过山风"也感到有人到了近前,前半身竖起一米多高,鼓得像皮球,蛇芯子火苗般乱抖。李彦军没想到真的遇到了这么大的"过山风",是福是祸就看自己的本事了。 眼镜王蛇是毒蛇中体形最大、最厉害的一种。一般最小的也有3米长短,超过4米的以前比比皆是,但这些年很少见了。它的毒液毒性奇强,咬人一口,若无特效蛇药,不出半袋烟工夫必死无疑。它发起威来,呼呼作响,如同阴风过山,因此山民形象地称之为"过山风".物以稀为贵,所以刘老板才肯出大价钱购买。 李彦军很快克制住了惊慌,此刻害怕一点用处也没有,狭路相逢勇者胜!正思忖间,那"过山风"已怒不可遏,摇头晃尾,喷着毒气,迅速发起攻势,朝他直逼过来。 李彦军迅速掏出背篓里的红布,在身前晃动。这是个对付毒蛇的绝招儿,毒蛇只对移动有温度物体有反应,它以为红布是敌人。待其张嘴咬住红布后,只要用力一抖,嵌进布里的大毒牙便会应声而落。毒牙一掉,毒蛇便与普通蛇无异了,手到擒来。这一招儿说着简单,却需要超人的胆魄和极快的身手。 这时人蛇相距不到4米,"过山风"猛地一蹿,狠狠叼住了红布,毒汁喷了出来。就在这一刹那,李彦军闪电般将红布往怀里一甩,但完全出乎他意料的情形出现了:这条"过山风"似乎早料到了这一手,竟咬紧红布,顺势腾起身子,借李彦军的拉力一下子扑到他身上,蛇身在甩动中急速地缠在了李彦军的身上,大嘴松开红布,向他面部咬来。那两根弯曲的毒牙足有四五厘米长,恰似两根寒光闪闪的钢针! 李彦军大惊失色,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沉重的蛇身压得他打了一个趔趄。他咬牙,奋力稳住身体,头向后摆,气沉丹田,蓦地伸手死死扼住了扑面而至的蛇颈。 这条"过山风"不但庞大而且凶猛异常,粗硬的蛇颈狂躁地扭转着,摆动着,随时可能挣脱。李彦军钢钳般的大手想把它掐死,但蛇颈一鼓一鼓的,韧劲儿十足。 僵持了好一阵儿,李彦军因用力过猛,脚下站立不稳,侧身栽倒在地。他被石头硌得生疼,但不敢稍有放松,双手尽力把蛇头推得远些,并使劲儿往石头上撞。他的腰间有把锋利的匕首,可惜实在无法腾出手去取。他一面与毒蛇搏斗,一面还得防止失身坠下深渊,崖沿离他仅有几米远,此刻,李彦军的处境之凶险,真是危如累卵。 二 正当一人一蛇搏杀得难解难分之际,竹林中突然又传来一阵"沙沙"声,并且越来越近。"过山风"也骤然加紧了攻势,力量又大了三成。李彦军拼尽全力,扭头一望,顿时眼前一黑,险些昏死过去。 原来一条更大更长的"过山风"正急速地游动过来,眼看相距不到二三十米了!很可能它才是真正的"过山风"蛇王!身边这条大约是母蛇。如果雄蛇王冲上来,随便咬上一口,就能让分身乏术的李彦军顷刻毙命。 山崖下传来的江水的轰鸣让李彦军心念一动,他来不及细想,双手死命卡紧母蛇颈,向崖边滚去。坠崖很可能意味着死亡,可待在崖上面公母蛇夹攻却是百分之百的死亡啊…… 李彦军和身上的母"过山风"一起坠入了深渊。在坠落中,他只觉天旋地转,耳边风声呼啸。他的水性极好,在入水的那一刹那,吸足了气,一下扎进去几米深。水的拍击力太大了,李彦军顿觉全身麻酥酥地疼,几乎丧失知觉。 母"过山风"密密麻麻地缠绕在李彦军身上,因而首当其冲,受到的撞击更猛烈,完全晕了。李彦军不敢怠慢,双脚弹荡,迅速浮出了江面。见母蛇不动了,他忙拔掉它的毒牙,塞进背篓。江上白浪翻滚,涛声震天,他竭尽全力与风浪搏斗,半个小时后才爬上江岸。 上了岸,被江风一吹,李彦军冷得牙齿直打架。他头昏脑涨,往乱石滩上一躺,只剩喘气的份儿了。 正在这时,传来了脚步声,抬头看,是刘老板和他的助手。刘老板晃着脑袋说:"真是神人!我都通过望远镜看到了,超出想象,刘某佩服至极!" 李彦军强打精神说:"你看看货吧!"刘老板和助手打开背篓,抓出那条母"过山风",它并没死,又蠕动开了,但没了毒牙,谁也不怕它了。用尺子一量,好家伙,足有4.2米,真正的超大"过山风"!刘老板眼睛直了,吩咐助手把蛇放进布袋,两人转身就走。 "你还没给钱呢!"李彦军急急地喊。 "什么钱?乡巴佬!"刘老板变了颜色,转身骂道。 "你怎么说话不算数,不是说好超过4米给2000元吗?" "傻瓜!你能追上我们就给你钱,哈哈……"刘老板怪笑起来,李彦军明白了这两个家伙见自己现在虚弱,见利忘义,故意赖账,这条蛇可是自己用命换来的,绝不能白白地让他们抢走。他拼命爬起身追,无奈体力严重透支,根本追不上。 刘老板和助手一边跑一边怪笑,李彦军跌跌撞撞在后面追,距离越拉越远。眼看跑出了二三百米,突然跑在前面的助手大叫:"妈呀!老板,好……好大的毒蛇!"李彦军定睛看,果然,那条大得出格的雄"过山风"正从草丛里蹿出来,向刘老板和他的助手冲了过去! 两个家伙觉出不妙,转身就跑,雄"过山风"在后面猛追。年轻助手扔了装蛇的布袋,跑得飞快,刘老板落在了后面。片刻间,雄"过山风"扑上去,在他腿肚子上咬了一口,他发出一声惨叫,在地上打起了滚儿。雄"过山风"没继续咬他,竟扑向那装蛇的布袋,一通厮咬,很快里面的母"过山风"爬出来,它们向草丛中爬去,很快无影无踪。 李彦军不禁目瞪口呆!大"过山风"雄蛇王,竟找到这里来救自己的伴侣了。它们可能用特殊的方式呼应联络。看来禽兽也是很重情重义的。如果那条母蛇真被自己杀死了,蛇王一定饶不了自己。看来是母蛇王此时帮了自己,李彦军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刘老板背信弃义,真是可恶至极,但总不能眼看他死,他跑过去,刘老板已经休克,李彦军立即用刀划开伤口,使劲挤血水,又用嘴吸了几下。接着敷上了祖传的特殊的蛇药粉,又给他口服了药丸,助手见两条蛇已经走了,没危险了,也跑过来帮忙。 李彦军的蛇药真是神奇,不一会儿,刘老板醒过来,得知是李彦军不计前嫌救了自己,羞愧难当,一个劲儿地道谢,并从腰包里取出一大沓钱,塞在李彦军手里,李彦军坚决不要。 最后,刘老板竟跪下来说:"好兄弟,我的命是你给的,你要不收,就是骂我的命不值这些钱!" 李彦军答应收下,搀起刘老板说:"我再给你10天的药回去用,准能治好的。你答应我一件事,以后再也别收蛇了。" 刘老板接过蛇药,连连答应道:"我刘某保证不收蛇了……刚才那都是报应啊!" "我今后也不再捕蛇了。山里没有蛇以及各种野兽,还叫山吗?"李彦军说完,转身朝村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