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欺负小孩子

  不要欺负小孩子

  山虎就主 从前,有个十四岁的男孩儿叫石娃,聪明伶俐,心灵手巧,编竹筐的手艺比大人还好。他有个比他大三岁的姐姐叫淑芳,长相秀美,擅长刺绣。可怜两个孩子从小没娘,爹石老大不久前又出意外死了,从此姐弟俩相依为命。就靠手艺活儿养活自己。石娃更是在爹坟前发誓,自己是个男子汉,会好好保护姐姐,不让任何人欺负她。 可偏偏村里有个二赖子游手好闲,色胆包天,是个人见人厌的混蛋,半年前,二赖子找个媒人来向石老大提亲,要娶淑芳当老婆,石老大把媒婆骂了个狗血淋头,告诉她让二赖子死了这条心。二赖子气坏了,一次趁淑芳进城回来,堵在路上想把生米做成熟饭,幸亏有人经过救了淑芳,二赖子没能得手。石老大听说此事暴跳如雷,抓住二赖子把他揍了个半死,二赖子被打酥了骨头,经过石家门前都远远地绕开走。 如今见石老大死了,二赖子当然幸灾乐祸,有事没事地就往石娃家探头探脑,想打淑芳的主意。 这天,石娃让姐姐自己小心,他揣上银子,来到村头四禿子家。他站在院外不敢进去,因为四秃子家有条大狗叫山虎,据说是狗跟狼交配后生的。这狗极凶,只听四禿子一个人的话,它曾经咬死一头闯入村里寻食的野猪,还咬伤过好几个村民,村里的人见了这条狗都躲看走。 石娃在门外大喊:"四叔——"四秃子正一个人喝得痛快,闻声慢吞吞地出来,剔着牙缝问石娃有什么事。石娃说:"四叔,求您件事,把山虎卖给我行吗?" 四秃子眼睛睁得老大,打着酒嗝问他为啥要买山虎。石娃回答说,要用山虎看家护院。四秃子连连挥手:"不行不行,村里人都知道山虎是我的命根子,我不卖。" 石娃也不说话,从怀里掏出一堆碎银子:"这些都给你,卖不卖?" 四秃子是个穷酒鬼,挣点钱都喝进肚子里了,见到这么多的银子,眼睛立刻就亮了,乐不可支地说:"卖卖卖,它就是我亲爹,我都卖给你。"说着拍拍山虎的头,"山虎,从今天起。石娃就是你的主人了,跟他去吧。" 石娃取出早就准备好的肉,送到山虎嘴边,山虎大口吃了。山虎通人性,只听四秃子的话,四秃子让它跟石娃走,它就把石娃当主人,于是轻吠了两声,恋恋不舍地跟着石娃走了。 石娃带着山虎急匆匆地往家赶。快到家的时候,借着清亮的月光,他看到一个人正在翻越自家的院墙,他快走几步,认出那人正是二赖子。 二赖子惦记淑芳不是一天两天了,淑芳那漂亮的脸蛋。简直把他的魂都勾走了,他发誓要把淑芳弄到手。可是石老大那顿劈头盖脸的老举,打得他七魂丢了六魄,实在不敢造次,但如今石老大死了,他还有什么顾忌?这天晚上他喝得醉醺醺的,趁着夜色,摸到石娃家,只是喝多了酒,爬了半天才爬上院墙。 石娃暗叫来得好,他一拍山虎脑袋,低喝一声:"咬死他。"山虎得令。也不吠叫,一支箭般无声无息地射了过去,直扑到二赖子脚下,二赖子才蓦然惊觉,吓得手一松,却恰好掉进院里,躲过了山虎的血盆大口。山虎转了个圈,径直爬上墙又扑了进去。二赖子酒也吓醒了,一头钻进旁边的柴房不敢出来,只一个劲地喊:"石娃,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这一喊,村民们纷纷赶过来,得知发生了什么事,都骂二赖子不是人。石娃说:"你还敢不敢欺负我们姐弟俩?今天你不发个毒誓,我就让山虎咬死你。" 二赖子赌咒发誓,说再起坏心,天打五雷轰,生个孩子没屁眼,石娃这才放他走。 调狗离山 二赖子气坏了,想不到石娃这小孩儿竟然想出这么绝的办法。他不甘心,决心弄死山虎,只要山虎死了,石娃和淑芳还不随他摆弄? 二赖子去了趟县城,找了家药店买了砒霜,把牛肉煮得喷香,然后把砒霜下到里面。当晚他悄悄来到石家,院子里静悄悄的,他小心翼翼地探头一看,山虎不在。屋子里的窗纸上,烛光映出淑芳的影子,淑芳正在刺绣,一手执绣盘,另一只手飞快地扯动绣线,动作曼妙,看得二赖于直流口水,突然屋里传来石娃的喝声:"山虎,趴在那。" 原来,石娃把山虎藏在屋里。二赖子恨得牙痒痒,只好等白天找机会下手了。 但是几天之后,二赖子灰了心,因为山虎跟淑芳寸步不离,就像是淑芳的贴身保镖一样,他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二赖子当然不会就这么罢休,他又想出了一条妙计。 他提着两斤酒,一只小鸡,来到四秃子家,四秃子大喜,把小鸡炖好,两人喝了起来。酒过三巡,见四秃子喝得差不多了,二赖子说:"四秃子,今天我不光给你带了酒菜,还给你带来一条财路,只可惜呀,你小子没这财命。" 四秃子精神一振,就问他什么财路。二赖子故作神秘地说:"今天我去县城,县城正举行斗狗比赛,准备选出狗状元,狗状元的赏金一百两纹银,一百两啊。我看了一会儿,他们的狗跟猪一样笨,比你的山虎差远了,山虎如果参赛的话肯定拿状元,不然我二赖子名字倒着写。"二赖子拍着胸脯,又长叹一口气,继续说道,"谁知道你咋那么傻,把一条好好的狗给卖了,现在啊,你没机会了,这一百两银子你没福气得喽。" 四秃子眼睛都直了,后悔得一个劲地打自己嘴巴。二赖于见火候差不多了,凑上去神秘地说:"要想得到这银子,其实也很简单,你把山虎借来,不就可以去参加比赛了吗?到时候赢了钱,可别忘记请我喝酒啊。" 四秃子借着酒意,来到石娃家。石娃听他说明来意后,坚决不肯,说四秃子既然已经把山虎卖给自己了,就跟他再没关系了,再说他也不能让山虎冒险。四秃子死皮赖脸地说,只是借山虎一用,用完了就还给他,但说破了嘴皮,石娃也不同意。四秃子恼羞成怒,呼哨一声,转身就走,山虎爬起来跟了出去。 石娃大怒,叫山虎回来,可山虎回头看了看他,轻吠一声,径直跟旧主人走了。 躲在暗处的二赖于,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得意地笑了,他的计策得逞了。根本没有什么斗狗比赛,他只是想四秃子把山虎弄走,剩下石娃、淑芳,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如今目的达到,但天色尚早,二赖子找个地方一边喝酒,一边眼巴巴地盼着天黑。 恶有恶报 终于天色黑透了,二赖子喷着酒气,摇摇晃晃来到石家,跳进院墙,从他一双醉眼看去,淑芳窗前刺绣的影子朦朦胧胧,仿佛云端仙女一般。他心头痒痒大步上前,突然,一个影子跃上窗子,二赖子一惊,努力睁大眼睛——妈呀,那是一只狗。 山虎不是被四秃子带走了吗?什么时候又回来了?二赖于吓得几乎不会动了,眼睁睁地看着山虎趴在桌上,晃动着脑袋,伸头去咬淑芳的绣盘,还伸出长长的舌头去舔淑芳,逗得淑芳咯咯直笑。 好半天,二赖子才回过神来,现在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动手了,先逃命要紧。他一步步往后退。正在这时,只听石娃说:"姐,外面好像有人。" 山虎的脑袋蓦地转向窗外,警觉 地一动不动。石娃大喝:"山虎,去看看。"山虎的影子倏地不见了。 糟了,山虎要冲出来。二赖子吓得两脚发软,院门锁着,翻墙逃是来不及了,只有上次躲闪的柴房还能救他一命。他一把拉开柴房门冲了进去,却惊叫一声:"啊……" 他掉进了柴房里的一个大洞,一块石头从房顶落下来,狠狠地砸在他的肩上,他痛得差点晕了过去,还没忘了大喊救命。 石娃冲了过来,骂道:"你这个王八蛋,四秃子带走了山虎,是你搞的鬼吧?我早就想到了,挖了坑等你呢。那石头咋没砸死你?不过,你没死也完蛋了。"说着,拿起一个袋子塞进他的怀里。二赖子不明所以,掏出一看,袋子里竟然是一堆白花花的碎银子。他晕头转向地问:"你为啥给我钱呀?" 石娃笑了,却不说话。见山虎没过来,二赖于心下稍定,把银子揣进怀里想往坑上爬,石娃却拿了根棍子戳他,二赖子被戳了几下,不敢爬了。只见石娃抓起块石头,冲二赖子笑了笑,二赖子以为石娃要用石头打他,急忙抱住脑袋,没想到,石娃突然把石头砸在自己头上,鲜血哗哗地流了下来。二赖子愣了:"莫非这小子疯了?" 这时, 一些邻居被惊醒赶来了,石老大的老朋友老锤子也赶到了,石娃捂着脑袋说:"锤子叔,你们都给我做证,二赖子到我家抢钱,还打伤了我,逃跑时掉进了坑里,锤子叔,你帮我去报官吧。" 老锤子气得指着二赖子破,口大骂,骂够了连夜赶去县城。村里的人早就对二赖子恨之入骨,七手八脚地把二赖子拉上来,五花大绑。 二赖子吓坏了,抢劫就是大罪,再加上打伤人的罪名,他可惨了,落到那些官差手里,不死都得扒层皮。他大喊:"别报官,别报官,我没抢劫,我哪里敢干这种事啊?" "你抢了。"石娃大声说,"银子就在你怀里呢,口袋上绣着我爸的名字呢。你还打了我,我脑袋上的伤就是证据。" 二赖子这才知道石娃塞给他银子的用意,众目睽睽之下,现在就算他拿出来还给石娃,也没人会相信啊,而且石娃头上的伤更没法解释,谁能相信石娃自己打自己啊?他绝望了。就在这时,只听得有人问:"咦,石娃,怎么不见你的山虎?" 石娃一边任姐姐淑芳给他包扎伤口,一边若无其事地说:"四秃子把山虎带走了,今天山虎不在家,要不二赖子哪敢来?" 二赖子叫了起来:"山虎不在家?我明明在窗子上看到山虎了,要不是怕他吃了我,我怎么会逃到这儿?怎么会掉进坑里?" 石娃笑了:"是你编的什么斗狗故事,让四秃子把山虎弄走的吧?我就知道是你搞的鬼。知道你在窗纸上看到的是什么吗?"石娃让人把二赖子抬到院子里,然后进了屋。此时夜色正浓,屋子里的烛火把窗纸映出温暖的光亮,石娃进屋后,一只狗的影子灵巧地跃上桌子,摇摇脑袋,忽而张大了嘴,忽而伸出舌头舔自己的爪子,就像刚才二赖子看到的一样。大伙都不懂,这不明明就是山虎吗? 可又过了一会儿,大伙明白了——那只狗晃了一会儿,慢慢地竟然变成了两只手掌。 原来,这一切都是石娃用两只手,利用烛光在窗纸上映出影子,做出狗的形状。石娃的手从小就巧,没事的时候借光线变化,在墙上用手掌比划出各种小动物的形象,惟妙惟肖,令人叹为观止,没想到他就用这个小游戏,竟然骗过了二赖子, 石娃说明这一切,大家不禁啧啧赞叹,直夸石娃聪明。天亮之后,官差来了,如狼似虎地给二赖子戴上镣铐。石娃对二赖子说:"我早就打听过了,你抢了我家这么多钱,又打伤了我,最少要在牢里呆上三年,这三年你死不了的话,出来的时候我就十七了,我就是大人了,那时候你再敢欺负我们,我就像我爹一样狠狠地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