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离灵魂的最后一层

  剥离灵魂的最后一层

  情感世界里的致命搏杀大牛是个出租车司机,一年前的一个傍晚,他妻子单单刚把三岁的儿子从幼儿园接出来,就遇到了一场车祸,儿子受了重伤,在众人的帮助下,儿子被送进了医院,可是却碰到了一个丧失良知的医生,他置伤者于不顾,捧着电话打个没完没了,硬是错过了挽救一条生命的宝贵时间。那医生叫吴新,事后,他还编出了理由为自己辩解,但最终还是受到了医院的严厉处分,那吴新在医院待不下去,后来就辞职了。儿子死后,大牛极度悲痛,他想儿子,想得发疯;他恨吴新,恨得切齿,他心中暗想,等我有一天见到了那个***,一定要血债血还!真是冤家路窄,这天,大牛送一个客人去城外,空车回来时,在郊区一处僻静的地方,远远看到一个人,一手扶着一个大肚子的孕妇,一手向大牛的车拼命地招手,这个人竟是吴新!大牛是个好司机,从没拒过载,可今天,坐车的是他的仇人!大牛想,我拉谁也不能拉你,要不是有你老婆在,今天我非卸下你一条腿不可!大牛一踩油门,出租车从吴新的面前呼啸而过。这一路上行人不多,再没人截大牛的车,大牛由于出了胸中郁积的恶气,心里舒坦,他就一边开足马力,直向城里奔去,一边打开了收音机。当地广播电台有一档"交通在线"节目,是专门为的哥的姐开办的,节目采取互动的形式,生动活泼,大牛每天都要收听,电台正在播放《祝你平安》,大牛情不自禁地随着广播哼了起来……突然,收音机里的歌声戛然而止,主持人的语调变得严肃而沉重:"各位的哥的姐,下面播报一件令人震惊的事,就在二十五分钟前,在郊区小石桥附近的路边,有一位孕妇即将临产,正巧一辆出租车从这里路过,那孕妇的丈夫就在路边招手截车,可那个司机见是个要生产的孕妇,连速都没减,夺路而去!后来,那孕妇只好在路边把孩子生了下来,有人记住了那辆出租车的牌号,牌号是……"大牛的脑袋"嗡"地响了一下,这说的不正是自己吗?他做梦也没想到事情竟会搞得这样大,当时也只是一时赌气,要是换了别的乘客,别说是孕妇,就是产妇,就是把孩子生在自己的车里,自己也决不会拒载的呀!天哪,这可怎么好啊?大牛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一石激起千重浪,自从那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播出后,打进电台的电话接连不断,那真是一片叫骂声,有的骂道:"那个司机没有一点人性,应该把他从出租车司机的队伍中清除出去!"还有的说:"这个人,踏破了人的良知的底线,天理难容,他会遭到报应的!"紧接着发生的情况更令人瞩目:消息播出之后,在短短的十分钟里,就有32辆出租车主动开到小石桥去接产妇,母子被平安送进了医院……大牛听到这些,大脑里一片空白,他把车开得飞快,要上哪,他不知道;要干什么,他也不知道,大牛精神恍惚,只觉得自己的车不听使唤了,窗外的房屋、树木、行人一晃而过,车子像一匹脱了缰的烈马,突然,他觉得眼前一片火光,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最卑鄙无耻的小人大牛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里,妻子单单一脸木然地坐在身边,他明白出了车祸,叹了一口气,问道:"车呢?""还车呢,如果不是好心人冒着生命危险把你从车里救出来,连你都得和车一起烧成了灰,你呀你……"单单说着,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大牛闭上了眼睛,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难道这就是报应吗?因为大牛开车时系着安全带,所以伤得不是很重,吊了几瓶水就能拄着拐下地了,但他不知怎么向单单说那件事,可又不能不说,纸终究包不住火呀,正当他为难的时候,单单说话了:"大牛,你不是那样的人呀,你怎么能做出那种事情?"大牛问:"你、你说什么呢?"单单不满地说:"你就别瞒我啦,交通大队的人都找过我了……"原来单单已经知道了这事,大牛只好如实说了经过,他说:"单单,你知道那人是谁吗?他是吴新,那个女人是他的老婆,他丧尽良知,让咱们没了儿子,你说,我能让他好受吗?"单单怔了一会,叹了口气说:"不管是谁,你都不该这么做。现在,全城人都在骂你,交通大队要处理你,这一辈子也不许你再开车了,你说你糊涂不糊涂?听我的话,现在咱们就去找人家赔礼道歉,争取主动,也许这样能减轻一点你的罪名。"在妻子的搀扶下,大牛拄着拐,一瘸一拐地走出了病房。他们买了很多礼品,一家一家医院打听,终于在一家医院找到了那个产妇。大牛一见那产妇,"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说:"大嫂,我就是拒载的那个司机,不管你家大哥以前怎么对不起我,我都不该拒载,我错了,是打是骂随你的便。"那个女人强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说:"快起来快起来,这是怎么说的,我压根就没有怨你,谁愿意拉我这样的人,要是把孩子生在车上,那是会给你带来晦气的,嗨,都怪我呀,离预产期还有十天呢,谁知道今天就来了,让你跟着背了个不是……怎么,我们家的那口子得罪过你?"这时,一个农民大哥端着一碗粥进了病房,那产妇虎着脸对他说:"哎,你是什么时候得罪这个兄弟的?"那农民大哥瞅了瞅大牛,又看了看单单,一头雾水,说:"没有哇,我们从不认识呀!"大牛问:"这位大哥是……"产妇说:"他就是我男人呀,你不是说……"大牛急着说:"不对呀,当时扶你截车的那个人不是他呀!"产妇一听,神情变了,她激动了,喃喃地说:"你是说那个人呀,他是路过的,他见我要生了,就扶着我打车,车还没有打到,可我已经不行了,那个人就帮着我在路边把孩子生了下来,给广播电台打电话的人还以为他是我的丈夫呢。他把我们送进了医院,又给交了住院费,之后就走了。他一定是个医生,他可是个最好的人啊,可是,我现在连他的名字还不知道呢!"也是巧了,这时候,一个护士来打针,她听到了这话,就接过话头说:"你是说送你来的那个人呀,我认识,他叫吴新,原来是二医院的大夫,有一回因为打电话耽误了上手术台的时间,患者死在手术台上,被患者家属告了,后来在医院待不下去,就辞职了,嗨,他也真是有点冤哪!"大牛气呼呼地说:"一个医生,玩忽职守,造成重大事故,他即使不辞职,医院也该开除他,有什么可冤的?"护士一边给产妇打针一边说:"理是这个理,可吴大夫当时是在给偏远山区的一个患者家属打电话,那个患者旧病复发,生命垂危,吴大夫是在用电话指导病人家属实施抢救,这才保住了那人的命,可好多人都不相信吴大夫说的是事实……"闻听此言,大牛的心里翻江倒海地折腾起来,他低下了头,深深地忏悔着——他是在拷问自己的灵魂,此时此刻,他真的感到自己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卑鄙、最无耻的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