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海的感觉现代故事7

  出海的感觉

  新西兰是一个被海环绕的美丽国度,新西兰人都热爱海。在阳光普照或皎洁月光的照耀下,乘坐游艇或驾驶帆船出海,是新西兰人最喜爱的社交和消遣方式。

  目前,新西兰人均拥有游艇数居世界第二,全国大约有28万艘游艇。在首都奥克兰,就有超过一万艘大小不一的游艇停泊在哈湾码头,每艘游艇每月只需付40纽币的停泊费。此外,这里还泊有超过5万艘辅助用艇拖拽动力艇。哈湾码头有严密的安全措施和不断在周围巡逻的工作人员,以保证游艇的安全。

  新西兰的游艇有许多类型,价钱也不一样。购小型游艇(划艇)只需要6000纽币(3万人民币),购一艘长度为615米的豪华游艇(快艇),则需花上几百万纽币(千万人民币以上)。如果是那些15米以上的大型超豪华级游艇,价格就更昂贵了,一般只有富有的商人才能拥有。一般来说,新西兰的豪华游艇多从美国进口,而新西兰也成功制造过超过30米长的超级帆船。

  在新西兰,许多富商喜欢用快艇在海上兜风比赛,这是有钱人的娱乐。因为为了保持快艇的比赛能力,需要经常更新艇的帆、篷以及传动裝置,这些都要花不少钱。

  一般来说,能购买游艇的人,年收入一般在30万纽币(150万人民币)以上。而那些拥有豪华游艇的人,年收入则需超过80万纽币(400万人民币)以上。

  一些年收入低于8万纽币(40万人民币)但又热爱航海的人,则会去二手的帆船市场买来造船工具自己造船,或者买一艘二手的小帆船。

  游艇拥有者一般一个月出海玩三四次(一般在周末),用于钓鱼、野餐、船上聚会、游泳等。

  因为新西兰是海洋国家,所有的中学(7年级以上)都开设了传统帆船知识以及海洋课程,而且学校会定期举行帆船竞赛。

  我生活在新西兰最大的城市有着帆船之城美誉的奥克兰。我的老师罗丝·玛丽亚一家拥有私人游艇,我有过多次跟随他们出海的体验。

  第一次与老师一家出海是在2008年复活节刚过的第一天。我当时16岁,读12年级,那时是四月天,晴空万里,爽朗怡人。我在老师家的花园里一边采摘准备放在餐台上的新鲜玫瑰,一边等待老师的女儿和她的未婚夫从德国的法兰克福市回奥克兰。

  因为我是老师心爱的学生,是她家的常客,这一次的游艇派对我也被邀请在内。老师的丈夫彼得·让兴致盎然,打算去海上钓鱼,还承诺会教我掌舵。

  老师的女儿和未婚夫终于回到家了,我们几个人驾车前往哈湾码头,她家的游艇就泊在这个码头。游艇取名Catanaran,属于中等级别,价格为45万纽币(225万人民币),是一艘白色的游轮双体船,产自美国,是最流行的玻璃纤维游艇,适合各种天气出海,船速快且稳定。

  哈湾码头停满了大大小小的游艇。码头对着蔚蓝的大海,白帆点点,与万里无云的蓝天,交织成一幅精美的图画。

  Catanaran可以载十名乘客,有四个私人客舱,每个客舱的设施都十分齐备,有淋浴设备(可供冷暖水)、煤气、冰箱、电力,电力既能由艇上的发电机提供,亦可由艇顶上的太阳控制板提供。此外,游艇上还设有滚轴卷帆索、网渔船、吊艇柱、小划艇、自动驾驶仪等设施。

  老师的丈夫彼得·让驾着游艇慢慢驶出码头。我和老师的女儿从橱柜里取出酒杯,她的未婚夫打开一瓶法国香槟,我当时未满18岁,不能喝酒,老师的女儿从冰箱里倒了一杯浓缩的芒果汁递给我。我们一行人坐在甲板上,手捧饮料慢慢品着。宽阔的海面宁静万分,海风柔柔吹来,心里所有的浮躁都被洗褪掉了。

  游艇离岸越来越远,老师的丈夫加快了船速,游艇以奔驰的速度开往Takapuna海滩。

  到了海滩,我们三位女士从游艇上下来,准备在海滩里晒日光浴;两位男士则驶着船离开,到海上去钓鱼。

  这时,老师提议我们该去换裝。那时16岁的我还没有买三点式的泳衣,取而代之换上了吊带背心和超短裤。在我抹防晒油的时候,老师已经换上了白色的比基尼。因为我们长年做运动和晒太阳,都有麦色的皮肤,相视之下不禁哈哈大笑。

  在细腻的白沙上,我们撑开了巨大的太阳伞,铺上了红色的餐布,我们决定用一点下午茶。

  老师打开盒底铺有冰块的沙律餐盒,拿出由新鲜草莓、樱桃和青葡萄组合的水果沙律。我帮忙摆上了果汁酒、雪糕和法式糕。

  我们一边沐浴着海滩的夏日阳光,一边享受着美食,惬意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