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当孙子要当爷

  不当孙子要当爷

  冤有头,债有主

  周六下午,俞红和丈夫刘大明两口子逛商场,碰见了三个熟人,她们都是俞红昔日的闺中密友,无话不谈,只是现在各自受工作、家庭羁绊,相聚的时间少了,今天能意外相逢,几个姐妹高兴极了。

  寒暄一阵,俞红说:相请不如偶遇,今天都上我家吃晚饭去,咱们好好聚聚。姐妹几个一听,爽快地答应了:就兴男人在外面应酬呀,咱们也该应酬应酬呀!于是各自往家里打电话交待起来,等她们说完,刘大明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看号,赶紧接听:什么事?他听了没两句,脸色顿时黯淡下来,说:我还以为你要还钱呢。一旁的俞红问道:是朱京生吧?刘大明点点头:他说要请我吃饭。俞红哼了一声:钱赖着不还,吃顿饭算怎么回事?不去。

  说起这朱京生,俞红就满肚子气。朱京生跟丈夫是老同学,心眼活,喜欢捣鼓生意,四年前他向刘大明借了六万元钱进货,那可是俞红两口子工作几年的全部积蓄,说好是周转两个月,没想到朱京生生意弄砸了,赖起账来,一拖就是四年。

  事情坏就坏在刘大明把借据弄丢了,借钱头一年,刘大明是大爷,朱京生是孙子,每次见了刘大明都是一副哭相,喊苦叫穷,刘大明还能怎么着?总不能把人往绝路上逼吧?到第二年,朱京生有些耍赖了,总是说:生意不好,没钱,缓过劲再说。到第三年,刘大明抹下脸,把朱京生约到江边谈判,说再不还钱,就到法院起诉。当时,刘大明挺激动的,手举着借条直晃着,没想到这个时候恰好一阵急风刮来,借条一下子脱手刮进了江里,这下,刘大明傻眼了,这无凭无据的还说得清吗?果然,朱京生咧开嘴笑了:愿告就告吧。从那以后,朱京生就成了大爷,刘大明变孙子了!

  到了今年,单位效益越来越差,刘大明也想做点生意,需要本钱,又去找朱京生,没想到朱京生脸皮贼厚,说:我不欠你钱呀!刘大明气得要跟他玩命,朱京生欺负他没胆,口气挺硬地说:有气你就操刀子砍吧,反正我现在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刘大明还真的没这个胆,钱没了,再为朱京生这个无赖泼皮搭上一条命,不值。

  这档子事,那姐仨也都知道,所以,她们一致劝说刘大明去赴朱京生的宴,没准朱京生良心发现,想还钱呢,她们这么一说,刘大明还真的去见朱京生了!

  一帮子人到了俞红家,姐妹几个互相搭手忙了起来,很快就弄了一桌丰盛的晚宴,正准备开吃,俞红的电话响了,听了一阵,她大声说:饭都没吃就喊打牌?要打牌我这已经够一桌了,不来了,你自己找人吧。 俞红挂了电话后,对三个姐妹说:吃完饭,咱们也玩玩牌。大家马上响应,于是,四人饭后开始了围城大战,姐妹们难得牌场相聚,兴致很高,挑灯夜战,一直到天亮才收兵,也就在这时,俞红突然嘀咕了起来:这个大明怎么一夜没回来?她马上打刘大明的手机,关机了,再打朱京生的电话,朱京生告诉她:两人喝完酒,一块到江边散了一会步,后来刘大明就自己离开了。

  俞红睡了一觉起来,都快黄昏了,仍没有刘大明的音讯,这天是星期天,到了星期一,俞红打电话到刘大明的单位,仍然没有音信,她急了,干脆去了派出所。

  警察一听,这才过了两天呢,不能认定就失踪了,没有立案。俞红又打电话找姐妹诉苦,姐妹提醒说:不会是朱京生想赖账,把大明害了吧?俞红哇地就哭了,赶紧又去派出所报案。警察听她这么一说,重视了起来,马上找来了俞红的那三个姐妹,证实了刘大明和朱京生的确有这么一层恩怨,而且那晚刘大明确实是被朱京生叫去喝酒的,刘大明也的确一夜未归。这一下问题严重了,案情迅速上报,公安局刑警队即刻传唤了朱京生……

  扑朔迷离的案情

  朱京生听警察一说,吓坏了,欠债的事也不敢再隐瞒,赶紧把事情的经过全说了,他说,他请刘大明喝酒没别的目的,就怕把刘大明逼急了,想借此缓和一下关系。酒桌上,刘大明提过钱的事,朱京生还是装聋作哑、老调重弹,刘大明一气之下,喝了不少酒。

  之后,朱京生就陪着刘大明到江边散步醒酒,在草地上坐了一会,刘大明忍不住吐了,就到江边去漱口,朱京生当时没跟过去,过了一会,就没见刘大明的人影了,朱京生以为他恼着自己,不想多搭理,先独自回家了呢。

  这当然是朱京生的一面之词,只能听听而已,警察赶到现场,果然发现呕吐物的残迹,证实了朱京生的部分供词。警察问:刘大明是不是失足坠江了?

  朱京生答道:没听到声音。

  你当时怎么没跟他到江边去?

  哪敢呀,那就是他掉借条的地方,我怕他触景生情,一怒之下把我给杀了,再抛到江里去。

  警察瞪了朱京生一眼,半真半假地说:也许是你趁他漱口,把他杀了,再沉尸江中。

  朱京生委屈极了:我干吗要杀他呀?六万块钱又不是还不起呀!

  尽管朱京生态度老实,但有杀人动机,有作案嫌疑,最后警察还是把他拘留了。随后,警方开始调查、取证,并部署力量,在近岸打捞,在下游寻找浮尸。

  不久,拘留的期限到了,警方的调查没有进展,虽然朱京生有重大嫌疑,但整个过程太明显了,不像预谋,也可能是在江边起了争执,临时动杀机,但毕竟只是推断,没有任何证据,所以,给朱京生办了个取保候审。至于刘大明,也可能是酒醉迷失方向,稀里糊涂往前走,失足掉到江里去了。案子没有定论,警方仍在侦查,但俞红急了:肯定是让姓朱的给害了,就算真的失足掉到江里,也是因为他,我要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