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痛的男孩

  不怕痛的男孩

  在辽宁省的朝阳市有一个奇怪的男孩。他从小对疼痛就没有任何感觉,扎针、摔跤从来不哭也不怕。不同寻常的特质带给了他和父母无尽的痛苦,甚至在他两岁时,就有大夫给他判了死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个奇怪孩子的未来又会怎么样呢?

  面对伤痕累累的孩子,他应该先看病,还是先报警呢?

  如果有人问,小的时候你最怕的事是什么啊?我想会有很多人说,打针、摔跤,或者是男孩子淘气,闯祸以后挨父母打。也是,小孩哪有不怕疼的?但这个故事中的主人公,却对所有这些小孩子想到都怕得不得了的事,一点儿不打憷,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疼是咋回事。这听着是挺奇怪的,真有这样的小孩吗?别说你们,就是医学专家也觉得奇怪!没有了疼痛,他的童年会不会很快乐呢?故事还得从不久前说起。

  一天中午,一对父子走进了辽宁省人民医院神经外二科的主任办公室,和那个被男人牵着来的孩子一照面,主任马逸立刻有了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马逸,辽宁省人民医院神经外二科主任。医学博士,从事临床医学二十多年,光治好的病人就有4000多例,在该领域算得上是名副其实的专家,什么样的病人没见过啊?可马主任竟用震撼这个词来形容自己看到的这个孩子的第一感觉!那这个小孩儿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来看病的父子,父亲叫杜德田,来自辽宁省朝阳县的龙王庙村,男孩叫小伟,2009年8岁。不看不知道,一看真是能把人吓出一身冷汗。小男孩儿的十个手指头都有不同程度的溃烂和缺损,手指肿得像气球,参差不齐,其中有好几个指尖竟然已经没有了!

  看着这样一双触目惊心的小手,马主任是一阵揪心加一脸狐疑啊!都说十指连心,孩子怎么能忍受得了?可出乎意料的是,男孩儿表现得很坚强,对此好像若无其事。他就不疼吗?马主任隐约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紧接着,一个更大的惊讶出现了。马主任发现孩子的舌头好像也有问题。男孩的舌头竟然也缺了很长一截。很明显,从外部特征来看,孩子舌头的缺损和手指一样并不是先天形成的,那又会是怎么形成的呢?难不成是后天谁给弄掉的?不仅仅是手和舌头,孩子双脚也都肿得老高,身上的外伤到处都是。这可不是开玩笑啊!陪同来的男子立即引起了马主任的注意。

  会不会是家庭暴力,父亲虐待孩子呢?要不孩子怎么会伤得这么离奇呢?一时间,各种不好的情况浮现在了马主任的脑海里。这让他越想越担心,面对伤痕累累的孩子,他是应该先看病。还是先报警呢?

  是啊,孩子身上奇怪的伤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形成的,外人看了都受不了,那当父母的怎么能让孩子伤成这样呢?面对医生的质疑,孩子的父亲说出了这样一件让人怎么也想不到,或者说,不敢想的事。

  都是孩子自己咬的!

  自己咬的?不听还可以,听了让人更糊涂了!以前只是在电影电视剧里看到过有人咬舌自尽的,现实生活中还没听说谁没事咬掉自己舌头的!难道,小伟的精神出了问题?但看这孩子,白净的小脸,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虽然顽皮点,但在这个年龄也正常啊!那男子说的是真的吗?

  这孩子从小就不怕疼,咬烂了也不喊!

  真有小孩不知道疼会到这种地步吗?看着男子焦虑的神情,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呢?将信将疑的马主任会同了几位神经科的大夫马上给这个特殊的小患者做了一次全面的检查。

  您别说通过医生的初步检查,男孩还真是不知道疼,但他的触觉、听觉等感觉都很正常。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呢?正在医生为小伟的症状挠头的时候,杜德田却说没有痛感还不要紧,小伟还有一个更诡异,也让父母更为担心、棘手的毛病。

  小伟的父亲说。现在小伟天天经常莫名地高烧,吃药打点滴都没有作用,一烧起来就只能往凉快点的地上一躺,什么也干不了。那小伟第一次发烧是什么时候,在怎样的一种情况下呢?发烧又会不会和小伟没有痛感有关系呢?

  小伟高烧不退的病让他在学校成了怪物

  小伟2001年出生,杜家人高兴得不得了。可是,谁也没想到一场噩梦也随之开始。在小伟满月前,一家人并没有发现他和别的孩子有什么不同,一切变化就发生在杜家夫妇给他打完预防针后。

  小伟的母亲韩桂茹回忆,在小伟出生38天后打疫苗,打完后就一直哭,足足有两三个小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再后来就是高烧,到医院医生一量,体温计都烧到头了。

  体温计烧到头,得42度多!那还了得?经过抢救,小伟的命终于保住了,但小伟体温却始终降不到正常温度,医生试过的各种退烧药对小伟都没有什么作用。面对小伟这种奇怪的发烧,没有人能说出小伟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奈之下,杜德田只能把孩子接回家。面对发烧难退的小伟,杜德田夫妇不知道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

  回家之后,杜家发现只要能及时给小伟退烧,孩子其他的发育并没有出现异常。用药退烧不好使,杜家人就不停地给小伟用各种物理降温,一刻也不敢离孩子半步,生怕哪股火把小伟烧坏了。就这样,小伟在父母的照顾中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刻。然而,杜家的噩梦远不止这些。在小伟刚两岁的时候,意外又发生了。

  一天吃饭时,杜德田突然发现小伟嘴边满是鲜血,这让人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赶来的乡村医生发现小伟的舌头已经被咬掉一半了,从溃烂的程度判断,咬烂的时间应该很长了。更令人惊讶的是,对此,小伟自己却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这时的家人隐约感到小伟可能对疼痛感觉迟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