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哑巴亏

  吃了哑巴亏

  做鬼也不放过你

  罗格致离婚后来到深圳,在这个大都市里,朋友很少,好朋友更少。赵拥军就是他为数不多的好朋友之一。赵拥军人品不错,可就是有个缺点,爱吹牛。举个例子吧,如果赵拥军参加了一个有部长作报告的会,散会后,赵拥军就会吹这样的牛:昨天,老根(部长全名叫刘老根)对我讲什么什么。好像部长是和他穿一条裤子的铁哥们。

  不少人对赵拥军的这个缺点颇有微词,可罗格致却理解好朋友:赵拥军吹牛归吹牛,可骗人的事从来不沾。他偶尔说说大话,那就是一种自我满足——现实社会里,赵拥军是个平凡的人,意淫一下,不伤天害理,不危及他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有一句网络流行语:人生像一只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悲剧)。某一天,赵拥军被一辆套牌车撞死了,套牌车跑了,赵拥军白死了。

  赵拥军刚结婚不久,妻子叫向雅丽,漂亮文静善良。赵拥军一直很爱老婆,曾不止一次当众吹牛,说一定要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让向雅丽成为阔太太。可怜的赵拥军,在被送进抢救室前,和哭成一团的向雅丽断断续续地说了几句临终遗言,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作为好朋友,罗格致义不容辞地协助赵拥军妻子办完了丧事。他万万没有想到,赵拥军做鬼了,却没有放过他。

  死无对证

  这天是个双休日,晌午时分,有几个男人来到罗格致的出租屋里,面色严峻,气势汹汹。

  罗格致赔着小心问来人有何贵干。其中一个人说:你就是罗格致?我们是赵拥军的同事。又指着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说,这是我们公司的工会胡主席,他有话问你。

  胡主席冷峻地看着罗格致,说:罗格致同志,我想问你,你有没有欠赵拥军的钱?

  罗格致一惊,认真地想了想,他没有找赵拥军借过钱,但又怕自己忘了,便没把话说死。他征询地望着胡主席说:胡主席,你能不能提示一下?

  胡主席冷笑一声:罗格致同志,如果你能赖活人的钱,那是你有本事。可如果你赖一个死人的钱,那就该遭天打雷劈了!

  罗格致慌了,连忙问道:胡主席,此话怎讲?请你把话讲明白!

  胡主席说:赵拥军出事前那天中午,我们在一起吃饭,他说他最近业余做生意发了点小财,赚了十万块钱,这钱都借给你了。赵拥军还说,他和你是铁哥们,十万块钱甩给你,眉头没皱一下,连个欠条也没要。你可别说你没借啊,当时吃饭的时候,这些兄弟们都在场,他们可以作人证的。

  罗格致暗叫一声坏了,作为赵拥军的好朋友,他知道,那是赵拥军又在吹牛。赵拥军最近是在业余时间倒腾点小生意,可不仅没赚钱,还赔了不少,哪来的钱借给别人啊!赵拥军刚进那家公司不久,大概他吹牛的毛病还没有被新同事发觉吧。

  见罗格致沉思着,胡主席说:罗格致同志,赵拥军生前多次说,你是他最好的朋友,说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他没有想到你会昧他的血汗钱吧。再有,你也知道赵拥军的家庭情况,他父亲早逝,母亲身体不好,老婆刚丢了工作,那钱是他们家的救命钱啊!

  罗格致本想实话实说,可转念一想,赵拥军那大话吹出去了,现在他人不在了,死无对证;如果自己否认借了钱,别人不仅不会相信,还会对他的人品产生怀疑。而向雅丽和赵拥军母亲痛不欲生的样子,又在他的脑海里浮现。

  想到这里,罗格致下定决心:认下这笔子虚乌有的账!反正,这钱也没有给旁人。最好的朋友去世了,这钱就算帮朋友家人一把了。

  于是,罗格致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哦,我想起来了,是有这档子事。胡主席,谢谢你们的提醒,这十万块钱,我马上就还给向雅丽和赵拥军的母亲。

  胡主席的脸色缓和了许多:罗格致同志,你人不错,够爷们!

  朋友之妻不可欺

  罗格致的手头上只有六万块钱,这是他所有的积蓄。当天晚上,罗格致赶到向雅丽的家里,把六万块钱交给她。向雅丽莫名其妙,罗格致苦笑着说:弟妹,拥军去世前瞒着你做了点生意,赚了十万块钱,正赶上我手头紧,他把钱借我了。因为是好朋友,我们也没弄个手续。这六万块钱你和伯母先拿着,剩下的四万,我每月还两千,争取两年内全部还清。

  向雅丽盯着罗格致说:格致,赵拥军交你这朋友没白交!

  赵拥军的妈妈陈阿姨也拉着罗格致的手直抹眼泪,罗格致的心豁然开朗起来:这苦果咽得值!

  从向雅丽家里回来,罗格致径直来到赵拥军的墓碑前,苦笑着说:赵拥军啊赵拥军,你这个死鬼,你的牛可把我吹惨了,现在你高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