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谜(一)现代故事13

  死亡之谜(一)

  1

  五分钟之前,石洪林接到群众报警,说是他家邻居家好像出事了,石洪林市新华路派出所的片警,接到辖区群众的电话,他马上赶到出事地点,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出事了,他的速度仍是闪电似的。

  举报人是个微胖的中年人,他向石洪林解释说:

  "我是这个饭店的老板,和这个药店是邻居,刚才我头疼,想买点药,怎么敲里面就是不开门,我一想不对啊,一个小时前,我还见这家的女主人小雪送丈夫出门上班呢,没见小雪上那去阿,我担心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石洪林是今年从警校毕业的,新官上任三把火,可半年来,他遇到的都是鸡皮蒜毛的小事,三把火眼瞧着就要熄灭了。

  "能有什么事呢?"石洪林心里想着,想到头几天有两口子因芝麻大点的小事,打得狗血喷头不禁问:

  "平时他俩口子的关系怎么样?"

  "关系挺好的。"石洪林有些泄气的嘟囔道:

  "有什么事出去了吧,又不能把人家的店门砸开,万一人家买什么东西出去了,我们破门而入丢了东西算谁的?"

  "警官你听我说。"那个人见石洪林要走,急忙申辩道:

  "小雪是个爱财的人,从来不在营业时间出去买东西,这些年没见她这个时间出去过,还有她从来没送丈夫上过班,今天我见她瞧丈夫走了老远才回屋,我总觉有什么事发生。"

  "感觉往往是错的。"说完,石洪林又想走。那个中年人急忙拉住石洪林的衣服,说:

  "我刚才隐隐约约见她家的床上躺着个人,那个床在暗处,我看不清楚,不信你再看看。"

  石洪林扒着门玻璃向里张望,果然见到在屏风后有张床,床上隐约像躺着个人,被那个人的神情感染了,石洪林的神经也一下绷紧了。

  "怎么能进去呢?"石洪林急忙问。

  "小雪的妈妈就住在不远的地方,她或许有钥匙,我去找她。"中年人说完拔腿就跑了。

  2

  石洪林在药店门前踱着步子,做着种种猜测:床上躺得是不是个人,如果是人的话,为什么敲这么响的房门里面一点反应也没有,是不是还有什么想不到的意外情况呢,那个中年男人和这家是什么关系。正在他百思不得其解之际,那个中年男人领着个肥胖的老妇人来了,也许是走得急,那个老妇人大口喘着,见一个警官站在门外,她的额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开门的手也在不停的抖动,石洪林看了看那个中年男人,似乎在责怪他故意把事情弄复杂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老妇人终于把门打开了,并且第一个冲了进去,石洪林和那个中年男人紧随着跟了进去。

  3

  商店货架上的药品摆放整齐,柜台上的玻璃砖也是新擦的,就连地面也是一尘不染,闪着亮光。

  石洪林的目光还没从琳琅满目的药品上收回来,就听里屋传来老妇人急切的呼叫声:

  "小雪,你醒醒,小雪,你醒醒,妈来看你了,你怎么了,小雪,你怎么了,你醒醒啊!"石洪林急忙奔向里屋,此时老妇人已经哭开了,边哭边叫。

  石洪林见床上的那个女人没反应,忙走上前,这是个很胖的中年妇女,身上的衣裤都是新的,石洪林感觉不对劲,下意识地用手试了试女人的鼻息,发现这个女人连鼻息也没有了,他立刻感到事情的严重,忙上用手机和单位取得了联系,又拨打了120,然后束手无策的看着那个老妇人嚎啕大哭。

  4

  呼啸而来的救护车停在店外,从里面跳下三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医生检查后,摇了摇头,对石洪林说:"人已经死了,没救了。"这时局里派出的刑警小李和小王已经到了,对现场进行了拍照。几个人商量后决定还是先把尸体运到医院的太平间。那个老妇人也哭昏过去了,被一起抬上救护车,这时屋里又恢复了平静。

  石洪林这才想起那个报警的中年男人,他觉得有必要对他进行讯问,于是让小王和小李继续勘查现场,自己则来到相邻的小饭店。

  还没到吃饭的时间,饭店里冷冷清清,那个中年男人见石洪林推门进来,很诧异,马上平静下来。

  石洪林:"如果你有时间,我俩可以谈谈。"

  中年男人:"关于小雪死的事。"

  石洪林:"当然是,你好像是明知故问。"这回中年男人没吱声,他身边的媳妇用恶狠狠的不怀好意的眼光瞧着他,他看了媳妇一眼,脸上露出极不自然的表情。

  石洪林:"能具体说说你为什么怀疑小雪家出事了。"中年男人点了一支烟,沉思了一会,这时他的表情坦然多了。

  中年男人:"五天前的晚上,小雪到我家来说,还没吃饭呢,要了四个菜,一瓶饮料,当时我很诧异,因为小雪对钱看得很重,从来不乱花一分钱,我们住邻居五年了,她还是头一回来我的店里吃饭,又是她自己来的,我好好瞧了瞧她,没发现什么异常。有几回,小雪的丈夫向我抱怨说:媳妇管得紧,给的零花钱太少,有时弄得他在朋友面前很没面子,但他也没办法,他不敢惹媳妇,我问他为什么,他始终没说。小雪独自吃着菜,吃几口,就放下筷子瞧着窗外,若有所思,很伤感又很忧郁,我当时就想,家里存着那么多钱,有什么不开心的阿,如果我有他那么多钱,首先周游世界,把世界看个遍。忙了一会,当我再次观察她时,见她的眼角有泪花,她是流着泪走的。"他说完,长长舒了一口气,象完成了一项使命。

  奇怪的事还在后头。石洪林拨打小雪丈夫的手机,始终说不在服务区,明明看见他去上班了,这会儿能在哪呢。

  5

  小雪的丈夫叫姜海军,姜海军成了头号的嫌疑人,必须马上找到他,我和两名刑警马不停蹄的赶到荆海军的单位,移动公司,公司经理告诉我们姜海军出差了,手机没信号大概他正在路上,我们又向经理了解姜海军的为人,经理把姜海军夸了一通,完全是个模范丈夫的形象。排除了我们对他的其他方面的怀疑。

  从公司出来,我们一时陷入了迷茫。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死亡的,到底是他杀还是自杀呢。如果是他杀,一点伤痕也没有,如果是自杀,又是什么原因让一个人那么轻率的结束自己的生命呢,有句话叫好死不如赖活着,阴间和阳间是两个不同的世界。面对死亡是要拿出勇气的。

  这时两个刑警决定对现场重新进行勘查,看有没有什么没被发现的疑点。

  6

  "找到了。"小李高兴得喊道,几个人的目光同时投向他,只见他的手里拿这个空药瓶,是在一个抽屉里找到的。

  "我家出了什么事?"一个男人一头撞了进来。

  进来的人四十来岁,长得很白净,文文静静的,一看就知是个有修养的人,石洪林马上猜到他就是这家的男主人姜海军。小王马上迎了过去。

  "你早上上班时,你夫人和你说过什么吗?"

  "没有啊。"

  "他给过你什么东西吗?"

  "给了,给了我一个信封,让我中午再打开,到单位有个急事需要我去处理,就没看。"

  "现在能拿出来看看吗?"姜海军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了出来。

  石洪林凑上前去,和姜海军一起看了起来。

  亲爱的老公

  当你看到这张纸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癌症已逼得我无路可逃,我不想再忍受病痛的折磨,我先走了,在那边等你。

  十年前,我放弃了治疗的最佳时机,但我不后悔,我不想让我们辛辛苦苦挣的钱被我无情的花掉,现在癌症已扩散了,治也治不好的,白花钱,最后人财两空,所以我思量再三,还是放弃治疗,人有多大的寿命是天注定的,是无法改变的,我唯一遗憾的是没做够你的妻子,让我下辈子还做你的妻子。

  我花四百元钱做了妆老衣服,剩下的财产都归儿子,这是我唯一的请求。

  来生再聚

  纸上有明显的泪痕。

  "你的妻子在医院。"我小声地说。

  姜海军发疯似的向门外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