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余的东西

  多余的东西

  我叫景柯,是一个孤儿。像往常一样,我在黄昏时分来到镇上唯一一家客栈——"龙门客栈"的门口,这时店小二会把多余的饭菜用一个缺边瓷碗装好放在门边等我来取,这是我唯一的食物来源。就这样,我就在等待和吃饭之中长大,从未思考过为何而活。毫无征兆的,一个人闯进我平淡的生活。他一袭白衣,腰间系一支白色长箫,斜挎一柄通体白色的长剑,除此之外,再无任务多余的装饰,甚至连表情都没有,一声白衣甚是诡异。当我正享受客栈的剩饭剩菜时,他忽然叫住我,有些嘶哑地说:"小子,随我浪迹天涯如何?"我寻思了一会儿,反正无家可归,索性跟他走了,说不定可以吃饱饭了。至此,我跟着他四处周游,遍访名山,他将一身武艺传于我,我因之成为一名剑客,他也成为我师傅。但奇怪的是,他不让我使用剑,只允许我用树枝代替,有他保护我足矣。其实我的名字是自己取的,而师父却说他忘却了自己的名字,也让我忘却。但这点我很执着,非得有个名字。而师父却出奇地默许了,虽然他从未喊过我"景柯"。师父常说:"真正的剑客只需一把称手的兵器足矣。"我就会纳闷地问道:"那您干吗老带着一支箫?"师父答:"剑客应新体合一,手中有剑,心中也有剑。箫便是我心中的剑。"我似懂非懂,又问道:"那我呢?您不是说剑客就应孜然一身,无牵无挂吗?"师父闻言,第一次展开笑容说:"以后你自然会懂。"很不幸,师父说的"以后"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来到。那夜和我的心一样,荡漾不平。师傅带着去拜访了当今第一剑客——罗惊云。他们一见面,只一个眼神便拔剑决斗,心有灵犀地抛弃世俗礼节。罗惊云独步天下的"惊云剑法"绚烂无比,一招一式皆有"惊云揽月"之威,声势浩大,宛如剑中王者。而师父只有"刺,挑,劈,砍"四招,无声地挥舞着那柄黑夜中泛着白光的长剑,杀气弥漫在紧张的空气中,竟也丝毫不落下风。一轮残月下,两人你来我往,一招接着一招,转瞬之间已交手上百回合。而罗惊云此时已无力使出"惊云剑法",竟也使出如同师父的四剑招。最后,两人使出最后一击,将剑直直地刺进对方的胸膛,罗惊云的血猛地喷涌而出,染红了洁白的明月,而师父却滴血未留。他凝望着这猩红的月亮,鲜艳美丽,忽的,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招手示意我过去。此时师父气息微弱,已是油灯枯竭时,他缓声道:"景柯,你像极了当初的我,带着你,我才能提醒自己并不是多余的存在。"说着,师父将手中的白色长剑递给我,说:"它叫‘舍’,跟随我多年,现在你是他的新主人。记住,只有舍弃一切才能达到剑道极致,但是剑道极致并不是……"还未说完,竟一时没了气,这最后一句遗言也没有说完。此时我没有留下一点眼泪,因为多年前就已丢弃。没有任何情感波动,我解下了师父腰间的箫,斜挎着"舍",在猩红月光的照耀下头也不回的走了。之后,我达到了"舍弃一切"的境界,成为了万人莫敌人的"剑圣".但代价是我忘记了一切,除了两个字——"景柯".我始终疑惑为何脑中除了剑便是这两个字。此时我在世间已无敌手,茫然失措地漫游着,而不知为何,我竟走到一个名叫"龙门客栈"的地方,一股莫名的亲切感涌上心头。这时,一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一边走,一边低头啃着略带灰尘的馒头。一个不留神竟撞到了我,手中的美味因而跌地。他眼睛一瞪,怒目而视。似乎又发现了我那柄长剑,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惧,慌乱地捡起馒头后撒腿就跑。我干净的白衣被碰出一点黑迹,宛如黑暗的夜空忽然闪出一颗碎星,明光微弱却足以照亮世界。霎时间,万千思绪涌上心头。往日的画面飞速闪过脑海,我终于找回丢失的一切,掉下了十几年第一滴热泪,也明白了师父所说的剑道极致。我快步跟上那个小孩,正欲开口,却发现因太久没有说话,着声音竟如此嘶哑如此陌生。"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我无名无姓,是个孤儿。求大侠别杀我啊!"他有些惶恐地盯着我的剑。我忙把剑取下,他吓得跳开,却也不敢逃跑。我看着这把伴我多年的"舍",一时感慨万千。这把剑让我丢失了许多东西,但这把剑最终也祝我领悟剑道的极致,一时之间,它竟显得有些多余了。"小子,以后你就叫景柯了,这把剑送你,随我浪迹天涯可好?"我将剑递给了他,询问道。小孩踌躇了一下,又看了看手中已被啃掉大半的脏馒头,不知是心动还是害怕,颤巍巍地接过宝剑,费力地将它抱在胸前,虽有些发抖,眼里却有一丝精光。"走吧,景柯,我们去探求剑道的极致!""去哪探求啊?""尽在美丽的世界。"这世界万物,并没有一样是多余的。因为这本身就是多余的质疑。师父,我悟到了!

  版权声明:1、我爱故事网(5aigushi.com)已经获得原作者授权刊登,其他媒体及报刊未经许可禁止转载。2、以上稿件来自作者:罗淞涛投稿,通过E-MAIL投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