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鞘的利剑

  出鞘的利剑

  一、祸不单行鲁秀花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刚刚升入初三,家中便横遭祸端:父亲身患绝症,为治病,弄得家徒四壁,债台高筑。她不得不退学回了家。然而祸不单行,就在鲁秀花退学不久,这个花季少女便遭遇了一场灭顶之灾!那天鲁秀花手拿镊子,去玉米地里捉虫子。两个恶少悄悄地向她逼来,一个是村支书吴成龙的儿子吴金栋,一个是村主任李万福的儿子李金锁。二人家中都开着工厂,要钱有钱,要势有势。他们刚刚看完黄色光碟出来,碟中那不堪入目的画面,刺激得二人如两条发情的公狗。恰巧看到了玉米地里的鲁秀花,很快二人就将她锁定为发泄的目标。二人来到玉米地里,吴金栋首先淫笑着搭讪道:"哟,花花,捉虫子呐?我们帮你捉吧!"说着,色眯眯的一双贼眼直往她胸前盯。鲁秀花平时就厌恶他们,尽量躲着,此时见二人神色不对,顿感不妙,说声:"你们要干什么?"便想走开。二人伸手拦住了她,吴金栋说:"哎,别走嘛!我俩刚学了一套男女功夫,嘿嘿,想和你玩玩儿……"鲁秀花羞得满脸通红,怒声骂道:"放屁!要玩儿回家找你娘去!"一边骂着,一边想抽身快些走开。已被**烧红了眼的两个恶徒岂容她走脱,迅速扑上去,李金锁一把抓下头上的帽子,塞进了鲁秀花的嘴里,顺势将她按倒在地;吴金栋扒下她的裙子,撕烂她的内裤,恶狼一样扑了上去……鲁秀花拼死挣扎,然而怎经得住两个恶徒的蛮力?一个摁脑袋,一个掐脖子,可怜的她就像落入虎口的羔羊,渐渐被掐昏了过去,失去了反抗能力。两个恶徒尽情地轮番在她身上发泄着**……天渐渐黑了下来,两个恶徒发泄够了,临走,似乎还不尽兴,又顺手从地上抠了块土坷垃,残忍地塞入鲁秀花的下身……母亲许凤英打猪草回家路过玉米地,想和女儿一块走,连叫几声都没有回应,就钻进了玉米地里。眼前的一幕把她惊呆了!只见女儿浑身是土,赤裸着下身,气息奄奄地躺在地上。啊!不好,出事了!许凤英的脑袋顿时"嗡"地炸了!她惊叫着奔过去,一把抱起女儿,连声叫着:"花花,花花,你这是怎么了?"渐渐地,鲁秀花在母亲的怀里苏醒了过来。一见母亲,鲁秀花泪飞眼底,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哀叫:"娘——我的娘啊!"接着便在母亲怀抱里失声痛哭起来……闻知女儿遭此摧残,许凤英的肺都气炸了!她扶起女儿,一边怒骂着,一边急忙拿过女儿带来的那瓶饮用水为女儿冲洗下身,然后给女儿穿裤子。女儿的内裤已被撕烂,上面粘满了污物,令人作呕,她无奈只好给女儿穿上裙子,跌跌撞撞地往家走。她要去告这两个**,让他们千刀万剐!二、二大爷讨说法母女二人回到家后,回想遭辱的经过,不由得抱头痛哭。哭声引来了隔壁的二大爷鲁松岗。鲁松岗与鲁秀花的爸爸鲁松林是堂兄弟,平时对鲁秀花家多有关照。他不知弟妹这边发生了什么事,便赶了过来。鲁松岗今年五十多岁,瘦小枯干,为人奸诈,好喝好赌。一年前死了老伴儿,与儿子过活,儿子名叫鲁志强,正上高中。鲁松岗闻听两个恶徒如此作践侄女,顿时怒火万丈,骂声:"奶奶的,我找他们算账去!"说着,抄了把菜刀便去了村支书吴成龙家,赶巧村主任李万福也在这里喝酒。鲁松岗气不打一处来,抡起菜刀,"咔"的一声剁在了桌子上。突如其来的一刀,吓得二人一时傻在了那里。鲁松岗喝道:"你们儿子干的好事!我要送他们进监狱!"村支书吴成龙马上反应过来,连忙说道:"哎,鲁二哥,出了啥事儿?有话好好说,你这是干什么?""干什么,问问你们的宝贝儿子去!"鲁松岗的鼻子都气歪了。见鲁松岗气成这个样子,村主任李万福也顿感不妙,因为他知道自己儿子的德行。他连忙接着说:"来来来,先喝杯酒,有话慢慢说……"鲁松岗气哼哼地向二人诉说了两个恶少如何轮奸侄女鲁秀花,并残忍地塞土坷垃的经过……二人将信将疑,吴成龙把儿子叫了过来,问他可有此事?吴金栋支支吾吾,说他和李金锁只不过和鲁秀花玩了玩。两位村官互相望了望,他们什么都明白了,儿子闯下大祸了!吴成龙当了多年干部,懂点法律常识,他知道,儿子犯下的是一桩重罪。一是鲁秀花是未成年人,二是轮奸,且手段特别残忍。要想让儿子免受牢狱之灾,就得破费些了。他首先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说鲁秀花毕竟是个姑娘,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这种事还是不闹起来为好,她以后毕竟还要在鲁家庄生活,毕竟还要找婆家嫁人。鲁秀花的父亲为治病,曾欠下他们两家各2万元,这2万元他们都不要了,每家再各拿1万元作为补偿。前提是不许报案,权当没发生这回事。还有,鲁松岗从中给予调解斡旋,每家各拿1万元作为劳务费。方案提出,村主任李万福立即表示赞同,已经坐下喝了半瓶酒的鲁松岗脸已涨红起来,闻听这个解决方案,想想也有道理,特别是自己不费吹灰之力,一下子就可得2万元的"劳务费",他的心不由得动了起来,于是自作主张地答应下来。鲁松岗回到鲁秀花家,母女二人还在哭泣。许凤英原本身体就不好,自从丈夫去世后,她的身体更糟了。如今女儿遭此大祸,她一下子便垮了,她原本想去派出所报案的,可两条腿软得如一滩泥,一步也走不动,只好在家中等待二大爷的消息。一进门,鲁松岗便说:"弟妹,你们别哭了,我已给侄女出了气!那两个**让我狠狠地揍了一顿,他们的爹娘说了,这件事让小花受辱了,他们两家非常过意不去,愿意赔偿你们。当初为给松林治病欠他们两家的4万块都不要了,另外又补给你们1万块。呶,钱我拿来了。算上欠的,再加上给的,5万块钱不少了,我看这事就算了吧,啊?人家当着支书村主任,咱毕竟还要在村上过,小花以后还要嫁人,这种事越闹越寒碜,你怎么做人?小花怎么做人?咱鲁家怎么做人?"鲁秀花受此伤害后,一直就在哭。许凤英闻听此言,擦了把泪,"霍"地一下子站起来说:"她二大爷,话不能这么说!他们祸害了咱闺女,赔偿是应该的!我不能就这么便宜了那两个**,我要让他们进监狱!"鲁松岗叹了口气说:"我何尝不想送那两个**进监狱呢!弟妹呀,你想想,就是把那两个**送进了监狱又能怎样?打在脸上的巴掌还能揭下来?人家当着干部,有权有钱,上头又有人,派出所所长是他们的干兄弟,能不能抓他们还很难说呢!现在有理的官司打不赢的例子还少吗?"许凤英没有再说话,二大爷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她的心里乱极了,一时六神无主,不由得抱起丈夫的遗像哭了起来。鲁松岗不失时机地说:"弟妹呀,这事就这么着了吧,自古吃亏是福,胳膊拗不过大腿,谁叫咱没钱没权又没人呢!"许凤英哭得更伤心了,左思又想好半天,终于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就这么着,鲁松岗两边动动嘴皮,便"压"下了一桩大案,一下子净赚了3万块钱。三、突起波澜鲁松岗"力挽狂澜"后,当即便把这一"喜讯"告诉了支书和村主任,两个村官喜不自禁。然而,好景不长,第二天就不知是谁将此事举报到派出所,派出所的警车开进了鲁家庄,将两个恶少抓走了,并拿走了粘有二人罪证的花裙子。突然之变,一下子击碎了支书吴成龙和村主任李万福的美梦,二人赶紧取出两万块钱,去找派出所所长邓常青活动。对于这笔钱,邓常青自然要推辞一番,但最终还是收下了。他给二人出了个主意:要想撤销此案,必须让当事人出具一个材料,否认曾被人轮奸过,这样他便有活动的空间了。吴成龙李万福得到这个招儿后,立即回到村里,找到鲁松岗商议此事。鲁松岗自然不愿到手的3万块钱泡了汤,愿一马当先打这个前锋。鲁松岗来到许凤英家,一见面就大声地吼道:"弟妹呀,你咋这么言而无信呢?我好心好意替侄女着想,替你们这个家着想,你咋这么狠打我的嘴巴子呢?这下好了,人被抓走了,你得到了什么好处?往后的日子你想过没有?你还想不想再在鲁家庄呆了?"女儿遭此摧残,精神上受到很大刺激,开始只是哭泣,后来便两眼发直,痴呆呆地不说话了。许凤英担心女儿出事,一夜未曾合眼。恶徒的暴行不仅摧残了女儿的身心,也摧残了她这个母亲的身心!她那原本病恹恹的身子更加虚弱了,脸色蜡黄,头发蓬乱,没有一点力气。面对鲁松岗的逼问,许凤英道:"她二大爷,话不能这么说,谁叫那两个**那样缺德糟踏秀花呢!你看看咱秀花给作践成什么样子了!夜里我就后悔了,我恨不得吃他们的肉,扒他们的皮!案子既然发了,就让那两个**遭报应吧!"说着,又哭了起来。鲁松岗如一只发怒的豹子,在屋中不停地转着,气哼哼地说道:"事虽这么说,可人家毕竟是赔了钱的!人也得讲良心啊!当初松林住院开刀,急需4万块钱,你求到人家门上,人家二话没说,就给你凑够了钱。如今人家这些钱全不要了,又多赔了你1万块钱,你还要咋样?我看你还是写个材料,就说没发生这事,这样对咱小花、对人家支书村长都有好处!"许凤英摇了摇头,擦了把泪,坚定地说道:"秀花算是让那两个**毁了!她二大爷,这个材料我不能写。""你!"鲁松岗气急败坏,一跺脚道,"你实在是不识好歹!你这样做,不光毁了小花,你这个家算是彻底毁了!人家支书村主任是吃素的?"说完,气哼哼地走了。鲁松岗走后,许凤英料定支书村主任决不会善罢甘休。她横下一条心,既然事情已经闹开了,大不了一个死,她也豁出去了。她强打精神走进厨房,从昨晚到现在,她们还粒米未进,她要给秀花做点吃的。刚要点火,只见支书和村主任两口子急匆匆闯了进来。许凤英的心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儿上,"突突突"狂跳不停。他们的到来,必将有一场恶斗,他们平时在村里称王称霸,岂肯善罢甘休!一进门,令许凤英万万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们并没有大吵大闹,恶语相加,而是叫声"凤英",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平生从未经历过有人给自己下跪的许凤英,面对支书村主任夫妇给自己下跪的场面,反倒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不停地说着:"你、你们这是干什么,这是干什么……"刚才支书村主任得到鲁松岗的报告后,感到非常生气。李万福主张跟许凤英来硬的,一个老娘们儿,量她能呲出多高的尿水!吴成龙不同意,现在毕竟是自己求着人家,那样反倒会把事情闹坏,于己不利,这才决定以软克硬。不知何时,鲁松岗走了进来,大声呵斥许凤英道:"你呀,还不快把他们扶起来!他们的孩子犯了错,大人可没有对不住咱家的地方!"显然他指借钱那件事。许凤英痴痴地望着他们,没有挪动地方。支书吴成龙首先说了话:"大妹子,今天我们是替两个**向你们赔罪来了,你不开恩,我们就跪死在你面前……"此情此景,许凤英更觉六神无主了,不由得想到了自己上门央求人家的往事。在强大的人情面子和善良本性的驱使下,她再也无法坚持下去了,说声:"你们起来吧……"便踉踉跄跄地向屋中走去。四人尾随进了屋。只见鲁秀花披头散发,正呆呆地望着窗户发愣。她的泪水已经流干,神经已经麻木,外界的一切好像对她都不存在。吴成龙叹了口气,对许凤英说:"大妹子,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还是不希望把事情闹大,秀花今后毕竟还要嫁人。我们只想请你写个材料,就说没这回事儿,先把这件事儿掩了过去。老天爷在上,往后我们绝对不会亏待你们孤儿寡母的!我们两家决定,每家再赔偿你们1万块钱……"鲁松岗生怕支书给他说露了馅儿,赶紧接了话茬说:"弟妹呀,话说到这个分儿上了,钱也不少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咱就答应了吧?写个材料,把这个屎尿盆子扔出去,往后也好做人嘛……"威逼利诱之下,许凤英尽管打心底不愿意,可她无法抗拒强大的心理重压,迟疑了好半晌,不得不违心地点了点头。很快,两个恶徒被释放了。四、再起波澜几天之后,不知是谁又将此事举报到了县公安局。县局接到举报后,非常重视,立即展开调查。至此,一桩由受害人自愿"撤诉"的恶性轮奸少女案,重又被抖了出来。恶徒吴金栋、李金锁被依法逮捕。经过突审,二人如实交代了整个犯罪事实。县公安局抓走了两个恶少后,支书村主任两家顿时炸了锅。他们在痛恨那个多管闲事的举报人的同时,把满腔的仇恨都归咎到许凤英身上。因为公安局来调查时,她如实哭诉了事件的整个过程,她是"罪魁祸首"!他们气势汹汹地闯入许凤英家,大骂她不识好歹,逼她立即归还所欠4万块借款和4万块赔偿金。至此,鲁松岗私自昧下1万块钱的事暴露了出来。鲁松岗恼羞成怒,也跟着对许凤英发起了恶毒的攻击。一个原本就患病在身的弱女子,如何受得了这么严重的内忧外患?重压之下,她病倒了。另一个受害人鲁秀花,由开始的痴呆发展到精神不正常,疯疯癫癫到处乱跑。见此,吴成龙、李万福喜在心上。二人密谋了一个更为恶毒的诡计,他们要整死许凤英!只要她死了,鲁秀花又这样疯疯癫癫的,这桩案子没了原告,往后的事就好办了。于是他们变本加厉地轮番折磨滋扰许凤英,上门逼债,索要那些"赔偿金";两个老娘们儿更是污言秽语,说是鲁秀花故意勾引她们的儿子,是为了赖掉欠她们的4万块钱……一天两天……许凤英再也挺不住了。临死之前,她把两年前嫁往东北的大女儿鲁秀玲叫了回来。鲁秀玲闻知母亲和妹妹遭此大劫,放下家中的事情,急急赶回了鲁家庄。母亲脸色苍白,眼神黯淡,头发如同一蓬蒿草,此时见女儿来了,眼里现出了欣喜之情。她紧紧地拉住女儿的手,断断续续地说道:"秀玲啊,娘不行了,娘是多么舍不得你们啊!这个仇,一定要报,**妹就托付给你了……"说完,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鲁秀玲草草安葬了母亲后,便去了县里催问妹妹的案子。县公安局告诉她,此案已进入了司法程序,检察院已经提起公诉,法院不久就要判决了。鲁秀玲家中有孩子,又办着养殖场,不能在村上久等,于是便带上妹妹回了东北。一桩令人发指的轮奸案,由于受害人一死一疯,没有了原告,这给吴成龙李万福提供了极大的活动空间,他们欣喜不已,决定再次施展钱权的魔力,摆平这个案子。五、无罪释放吴成龙、李万福每家拿出了10万块钱,开始了上下打点活动,他们要把这个案子翻过来!首先,他们利用权势,炮制了一份"请愿书",让每个村民都摁上了手印,说什么吴金栋、李金锁是村上有志青年,开办工厂为国家纳税,为村民谋福利,还是入党积极分子。鲁秀花患有精神疾病,她的母亲许凤英是有名的泼妇,为给丈夫治病,欠下吴金栋、李金锁每人两万块钱,许凤英不思偿还,为了抵赖债务,竟然血口喷人,精心炮制了所谓的"轮奸案",恳请法院还吴金栋、李金锁一个清白……对于这份颠倒黑白的"请愿书",村民是有意见的,觉得吴李两家实在是欺人太甚!然而,他们都是小老百姓,不少人又都在人家的工厂里打工,自然不敢得罪这两位土皇上。再说许凤英一家人死的死,走的走,谁还愿为一个虚无的"公道"付出代价?所以当二位村官找上门来时,他们碍于情面,不得不违心地摁下了手印。二人拿到这份"请愿书"后,便利用各种关系,开始县里市里找有关领导,大造舆论,为儿子"申冤".他们又金钱开路,活动有关部门,为儿子通风报信,订立攻守同盟,这番活动果然见效,法院直拖了五六个月才开庭审理此案。庭审中,被告人吴金栋、李金锁当庭翻了供,言说当初他们招供的事实是"屈打成招".案发那天,他们一个在厂里,一个去县里发货,根本不在案发现场,再则,鲁秀花是个精神病患者,她所供诉的"强奸"一事根本不能采信。两家聘请的辩护律师向法院出示了几个"证人"的证言。其中最为关键的"证人"便是鲁松岗。吴成龙、李万福向鲁松岗承诺,只要他肯为他们的儿子当证人,给他的那3万块钱就不要了。为了保住这到手的3万块钱,鲁松岗丧尽天良,甘愿当起了案件的"证人".他证明:那天侄女鲁秀花在玉米地里捉虫子,作为伯父,他在给鲁秀花母女帮工,一直就与鲁秀花在一起。遭遇"轮奸"一事,完全是无中生有,是其母许凤英为了抵赖所欠两家的债务……接下来,吴成龙、李万福花钱雇请的"证人"也一一出庭作证。如今,一切人证物证都证明被告人吴金栋、李金锁不具备作案的时间,鲁秀花又是个精神病患者,精神病人的话是不能被法庭采信的。根据以上相关证据证言,法院当即做出了如下判决: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吴金栋、李金锁所犯轮奸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撤销有罪指控,宣布无罪。二人被打开手铐,当庭予以释放。吴成龙、李万福喜得泪水直流,当即给家里打了电话,租了出租车,一路燃放鞭炮,浩浩荡荡向鲁家庄开去……六、利剑出鞘这天,县检察院接到了一封群众来信,揭发鲁松岗等人的证人证言全是假的,同时又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当初派出所来抓吴金栋、李金锁时,许凤英曾给了他们粘有二贼罪证的花裙子,花裙子上的污物就是最有力的证据!检察院控申科科长迟大力原本就对这个案子心存疑虑,接到这个线索后,他顿时振奋起来,同时他又陷入了沉思之中。公安局报批的材料中,并没有提及这一重要证据。是他们忽略了,还是另有隐情?如今受害人一个疯了一个死了,身为检察官,更应对受害人负责,对法律负责。他决定从调查这件花裙子入手,从这里打开缺口。于是他与另一位检察官赶去了派出所。所长邓常青一口否认有什么花裙子,至于举报信所言也不能信以为真。如今当事人一个死了,一个疯了,举报人又在暗处,如何查得清?迟大力又分别找了鲁松岗和另几个所谓的"证人"进行核实,几个人都是信誓旦旦,言之凿凿,所讲的与法庭上提供的"证言"一模一样。迟大力又陷入了迷茫之中。难道鲁秀花母女真的报了假案?真的冤枉了吴金栋、李金锁?办案是不能感情用事的,他尽管对本案疑虑重重,但眼下还没有一个最具有说服力的证据来证明二人有罪。他一时感到无可奈何。案子又被拖了下来。村里那些一直对此案心存不甘的人,见此都不由得泄了气。吴李两家更是成竹在胸,觉得此案已是板上钉钉,再也不会有什么反复了。正在此案陷入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时候,这天,检察院来了一位学生模样的小伙子,此人十六七岁的样子,瘦高细挑,由于激动,满脸涨得通红。这个学生不是别人,他就是鲁松岗的儿子、正上高中二年级的鲁志强!鲁志强是到检察院来举报的。他终于忍无可忍,不得不从幕后走到了前台。前面几次举报也都是他所为,今天他要来说明事实真相,为受害者申冤!他带来了一件最具有说服力的证据。迟大力科长见举报人终于从幕后走到了前台,非常高兴和振奋。他给鲁志强倒了一杯水,让他不要激动,有话慢慢说。原来,鲁志强与鲁秀花从小一起长大,二人虽不是亲兄妹,却胜似亲兄妹。由于家庭原因,鲁秀花退了学,可她的求知欲望非常强烈,闲暇时仍是书本不离手,梦想着自学将来考大学,鲁志强便成了她最好的老师。他觉得秀花妹妹有志气,从心里愿意帮助她。那天晚上,鲁秀花遭强暴回家,母女大哭,他和父亲一起去了婶婶家。闻听哭诉,他的肺都要气炸了,真恨不得将这两个**碎尸万段!他是个有心人,闻知鲁秀花被撕烂的内裤还扔在玉米地里,当晚便将那件罪证捡了回来,装进一个塑料袋里,悄悄地藏了起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又愤怒又无奈。他固执地认为,吴金栋、李金锁两个恶徒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惩!然而事情的发展,却是那样的令人不可思议!于是他便在暗里向上级部门举报。可是,令他想不到的是,父亲贪婪钱财,为虎作伥,吴李两家利用手中的钱、权,竟然这么轻易地将案子翻了过来。天理何在?正义何在?他想到了惨死的婶婶许凤英,想到了被辱致疯的妹妹鲁秀花,胸中怒火万丈,常常是彻夜难眠。特别是当他看到吴李两家燃放鞭炮相庆贺时,他的肺都要气炸了!真恨不得立即挺身而出,拿出这个证据,让他们一个个都受到法律的惩处!然而,此案毕竟牵扯到自己的父亲,一旦翻过来,父亲的结局可想而知。母亲去世,父子相依为命;面临着大义灭亲的艰难抉择,所以他又顾虑重重,犹犹豫豫。如今见自己举报的花裙子证据又被人否定了,他怒不可遏,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为了正义,为了良知,为了婶婶在天死不瞑目的冤魂,他终于挺身而出,将那天收藏的内裤拿了出来。迟大力望着鲁志强这件精心保存的铁证,听着他这番慷慨激昂的诉说,深深地为眼前这个青年学生的正义之举所感动。然而,他的挺身而出,将要让他付出相当代价的。想到这里,迟大力不得不说出了自己的担心。鲁志强显然已经想到了这个结果,他说道:"上学的目的是什么?考大学!考上大学的目的是什么?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为社会做贡献!我的这个举动,如果也算是对社会的一点点贡献的话,那我也就知足了。我已想好了,大不了出去打工就是了!如果一个人连起码的良知都没有,就是考上硕士、博士,也是一个对社会毫无价值的人!在邪恶与罪孽面前,如果我们都选择沉默、选择旁观,不与之作坚决的斗争,那将是我们整个社会的悲哀啊……"鲁志强的话铿锵有力,震撼人心。迟大力再一次握住鲁志强的手,暗下决心,一定要保护好这个富有正义感的青年。迟大力代表检察院再次提起公诉,吴金栋、李金锁在铁证面前,再也无法抵赖,被处以重刑;鲁松岗等人也因"伪证罪"被绳之以法;派出所所长邓常青涉嫌"贪赃枉法罪",被提起了公诉;吴成龙、李万福也因"包庇罪"、"贿赂罪"进了班房……至此,一场正义与邪恶的大较量,终于尘埃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