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P故事:半夜鸡叫

  阿P故事:半夜鸡叫

  有 缘

  阿P最近交了个女朋友,叫小兰。

  这小兰性子好,长得又漂亮,阿P怎么瞧怎么好。这天,阿P问小兰有什么爱好,小兰说:我只有一个爱好:爱吃鸡!阿P一听给乐坏了,哈哈笑着说:我家其他的好东西没有,就一样,鸡多!一大群绿色环保草鸡!小兰一听也高兴了,笑呵呵地说:那太好了。看来我们真有缘啊!阿P连忙说:那是,那是。我们家的鸡一直为你养着哩。

  原来,阿P家住在一个废弃的工厂大院里,那院子在县城边缘,工厂搬迁后就无人理会,现在只剩阿P他们一户人家。院子里长满了野草,虫子很多,阿P爹妈退休后就开始在院子里养鸡,他们挑的是农村正宗土鸡,从不喂饲料,只让它们吃青草和虫子,这群鸡一直保持在三十只上下,是一群没有污染的绿色草鸡。

  阿P带着小兰回了家,阿P爹妈自然高兴,连忙杀鸡招待。小兰第一次吃这种鸡,一吃之下,大叫好吃。隔了没几天,小兰就对阿P说:喂,好几天没去你家了,怪想的,你啥时再带我去啊?阿P一听,马上眉开眼笑地说:好,好,我们明天就去。

  这以后,阿P便三天两头带小兰到家里来,每次阿P爹都杀鸡招待,小兰兴冲冲地来,哼着小曲走,她和阿P的关系一路高歌猛进。可是,才两个来月,阿P家就只剩下三只公鸡和六只母鸡,阿P爹有点舍不得了。

  这天,小兰又跟着阿P到家里吃鸡,吃着吃着,小兰觉得不对劲了,走的时候她数了数院子里的鸡,对阿P说:上次我来你们家是九只鸡,怎么这次我吃了一只,还是九只啊?说完就噘着个小嘴气嘟嘟地走了。

  阿P一问爹,才知这回没杀自家的草鸡,而是到菜场买了只鸡,阿P正要埋怨爹,没想到他爹却气冲冲地说:我们家的鸡长得再快,也没她吃得快。剩下这几只正在下蛋哩,我要把这些鸡蛋攒起来,明年开春再孵小鸡,现在没鸡给她吃!

  第二天,阿P就把爹的话告诉了小兰。小兰一听,等到明年小鸡长大了再吃,实在太久了,她脑子一转,说:你爹净说瞎话,不是还有三只公鸡么?公鸡又不能下蛋。他不想给我吃,我还不想吃哩,以后你离我远点儿。阿P一听脸都急红了,连忙说:我让我爹杀鸡给你吃,还不成吗?

  阿P回家给爹这么一说,立即招来爹一顿臭骂:你小子真是鬼迷心窍,没公鸡,母鸡下的蛋能孵出小鸡来?她这么爱吃鸡,莫不是狐狸精变的?现在只想着吃鸡,以后只怕会吃人。我看你还是趁早离她远点。

  难 受

  爹的话让阿P急得双脚跳,要是等到明年孵出的小鸡长大了再请小兰来吃,这人见人爱的小兰早就飞走了。他堆着一脸的笑又去见了几次小兰,小兰却只白着眼睛给了他一句话:你爹连鸡都舍不得给我吃,这样的关系实在没前途。把阿P给急的,他一咬牙,说:明天你来我家,准有鸡给你吃!

  晚上十一点钟刚过,阿P家的鸡忽然喔喔喔地叫了起来。这一叫可了不得,把阿P爹吓了个半死。为什么?当地民间有个说法,如果谁家的鸡晚上十二点以前叫唤,必须杀掉这只乱叫的鸡,否则近期必遭火灾。这叫杀鸡还神。阿P他爹有点迷信,一大早就把那只公鸡给杀了。阿P一见爹在杀鸡,别提多高兴了,忙说:爸,你想通了?太好了。我这就让小兰来家吃鸡。

  快开饭的工夫小兰果然来了,看到了饭桌上的鸡,满意地点了点头,冲着阿P微微一笑。阿P心花怒放,像个服务生一样不停地用筷子把鸡肉撕下来,夹到小兰的碗里。阿P爹在一旁看得直瞪眼,在心里直骂儿子长得一点也不像自己。

  不想才过了半个来月,阿P家的鸡又在晚上十点多叫了,这下阿P爹更慌了,第二天一早,又杀了一只公鸡。阿P见了,赶紧给小兰打电话,大声嚷着叫她来吃鸡。

  这样一来,阿P家只剩一只公鸡了,阿P低声下气地对小兰说,鸡也需要革命火种,是不是等到明年再吃?他跟爹妈商量好了,明年扩大养鸡规模,将鸡的数量扩大到一百只,足够小兰吃的。小兰朝阿P瞪瞪眼,说:小鸡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孵?到乡下买不是一样吗?阿P一听,茅塞顿开,连称英明。

  这天晚上十点钟刚过,阿P家的鸡又叫了。阿P爹叹着气说:今年实在太倒霉了,自从阿P认识了那个爱吃鸡的狐狸精,我们家就不停地来灾星啊!阿P娘一听,忙说:老头子,明天你不用杀鸡了。我今天从街坊打听到一个新法子,把淘米水往鸡笼上浇,一样能灭灾星。阿P爹一听高兴了,连忙从床上爬起来,从厨房端出放着准备浇花的一大盆淘米水,走到院子里,二话没说就对着鸡笼浇下去,一直浇得鸡再也不叫才罢休。

  开 心

  这时,阿P正在房间打电话,他听到鸡突然不叫了,连忙跑了出来,看到他爹正拎着水盆走进来,大叫一声不好,冲到院子里,打开鸡笼,从里面拿出一个被水淋得湿湿的纸盒子,拿进屋子打开一看,里面的一部手机已经被淋得透湿。阿P按了一连串键盘,怎么按都没反应,他朝爹一摊手,哭丧着脸说:爹啊,这可是两千多块钱的手机啊,让你一盆水给浇坏了!阿P爹没弄明白,问:没事你把手机放鸡笼里干什么?难道这手机也能孵出手机来?阿P说:还不是为了让你杀鸡嘛!

  原来,阿P见爹不肯再给小兰杀鸡,就把自己的手机铃声调成了公鸡报晓,用纸盒子装好放在鸡笼里,到了半夜,就用座机给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电话一通,手机就像鸡一样地叫了起来。阿P知道他爹迷信,鸡在半夜一叫,准会杀鸡。他可不知道还有用淘米水灭火这么一说!

  阿P爹听完,又是着急又觉着好笑,骂道:你这小子真没出息,为了个女孩子竟然学起周扒皮半夜鸡叫骗你爹。得,你明天再叫小兰来吧,我给她杀鸡。

  阿P一听,想:手机虽然坏了,可小兰能来,划算呀。他咧开嘴,乐呵呵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