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中密谋

  雾中密谋

  顺着东山县城外的一条公路走下去,不消半个钟头就能见到一个叫王家宅的小村子。因为交通方便,王家宅的农民都搞点小生产。 这天早上,村东头的王老汉骑车进城去卖鸡,出了门碰上个大雾天,几步之外就看不清人影。王老汉骑了半里路,感到有些吃力,便从怀里掏出一支烟来。刚点着火,就听耳旁传来一阵急促的汽车喇叭声,他赶紧抬头,哎呀,不好了,一团黑乎乎的怪家伙正迎面扑来。说时迟,那时快,王老汉身子本能地朝右一歪,"扑通",人像只皮球,骨碌碌地滚下了路基。 这辆汽车是隔壁公社佳美服装厂的。车上的人见出了事,都慌作一团,赶紧跑下车来,七手八脚地把王老汉从水沟里扶上来。"大爷,没摔伤吧?""老大爷,没事吧?" 王老汉失魂落魄地看了看汽车,又活动活动身子,还好,人没摔伤,扶起自行车看看,也没坏。刚想出口长气,突然他像疯子似的跳了起来,一把揪住驾驶员,说:"好小子,你眼睛长到脊梁上去啦?你,你,嘿!我的鸡全完啦!" 大家这才注意到,那筐活蹦活跳的鸡已被压成了一堆肉酱。此刻,车上的那些人都大眼瞪小眼的,吓得谁也不敢吭声。为啥?开车的心虚呀。原来今天佳美服装厂的厂长有急事到市里去,偏巧驾驶员病了,他便让那位没有执照的实习生来开车,为了怕路上被交通警察抓住,今天特地起了个大早,谁知,躲过了交通民警,却又把人撞了。 厂长心想:无证开车,闹到交通队去是要受罚的。所以他赶紧过来打招呼:"老大爷,松手,松手,有话好说嘛,不就是一筐鸡嘛,我们赔给你就是了。" "赔鸡?这么简单?我心脏有毛病,刚才这一吓……" 厂长见老头耍起无赖来,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说:"别嚷了,给你两百元,不吃亏吧,不过这事你可不要再对外讲了。" 王老汉见了钱,这才没了声音。他心里高兴啊:一筐鸡不过弄个百把来块钱,还要贴半天人工,今天一跤摔得值得啊!于是,他答应了厂长的要求,收了钱,就回家了。 王老汉的老伴早亡,膝下无子,长年和侄子王金住在一起。侄子对他并不热情,平时是进门无话,出门不管,可是今天王老汉回家后,想不到碰上了雾后出太阳,傍晚王金破天荒地买了一瓶"七宝大曲",并把大伯请到上座。 酒过三巡,王金开口了:"大伯,看您神色,今天卖鸡一定很顺手吧?" 王老汉心里"咯噔"一下,立刻猜到侄子在打自己卖鸡钱的算盘,于是他的脸上立刻乌云密布,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唉,草绳拴豆腐——别提了,今天出门,被佳美服装厂的车撞啦。" 王金眼一亮,赶紧又给大伯斟上酒:"那好呀,您老可算是撞上财神爷了,这事您可得好好地敲他们一记竹杠。" "好什么呀,"王老汉把头摇得像拨浪鼓,"算我霉气,耳聋眼花的,自己糊里糊涂地朝车上撞,一筐鸡全成了肉酱。唉!只能打脱门牙朝肚里咽啊。" 一番话说得王金变了脸色,"啪"地扔下筷子。王老汉见这情景,忙说自己头疼,放下酒盅回隔壁房里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村西头的钱龙生来喊王老汉去领饲料,敲了半天门,未见里面有声响,便对着王金家喊:"王金,你大伯怎么啦?" 王金正在为昨晚的事气恼,听见钱龙生喊,便跑出来骂道:"死老头子,老酒吃饱了,到现在还挺尸呐,你用劲喊。" 钱龙生又喊了几声,仍无动静,王金也觉得奇怪,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掏出钥匙将门打开,进屋一看,他整个身子就僵住了。怎么回事?原来王老汉四脚朝天地躺在床上,早已死了多时了。王金刚才嘴里一个劲儿地咒大伯死,现在大伯真死了,他倒没了主意,急得在屋子里团团转。 这时,钱龙生围着死尸转了一圈,好像很有经验地判断:"唔,一定是心肌梗塞。" 王金皱皱眉头:"***的,装什么郎中,老头子心脏一直好好的。" 钱龙生搔搔头皮:"那,那就死得怪了,一定是被人害的,咱们快去公安局报案吧。" 王金一听,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一拍大腿:"对了,昨天老头子说,他被佳美服装厂的汽车撞过,会不会……" 钱龙生一听,连声附和道:"那就对了,一定是撞成内伤了,我听人说过,有人得了内伤,白天好好的,可是一睡下去,阎王爷就找他去了。" 王金听罢,哈哈大笑起来,掏出烟递给钱龙生一支,亲热地说:"龙生,你能说会道,怎么样,愿不愿意帮兄弟我一把啊?" 钱龙生看着王金那张得意忘形的脸,说:"你小子吃错药了,大伯死了,你乐啥呀?" 王金激动得眼睛都红了,他拍拍钱龙生的肩膀,说道:"现在你马上陪我到佳美服装厂去讨钱,就说他们的车把老头子撞死了。" 钱龙生这才明白过来,骂道:"你这小子,谁会相信你的鬼话?" 王金很有信心地说:"这事你放心,只要你愿意出力,事成之后,咱们三七开。" 钱龙生一听,拍拍胸脯说:"好,这盅酒咱们算是喝定了。" 两人商量好对策,一口气来到佳美服装厂。接待他们的正巧是那位厂长,一听说昨天撞的那个老头子死了,慌得忙带人赶到王家宅,见王老汉直挺挺地死在那里,知道闯下了大祸。他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像抬菩萨似的把王金他们请回厂里。 当下,厂长把厂里几个主要领导找来,又把事情的经过如实说了一遍,最后哭丧着脸说:"实习驾驶员无证开车,已经是理亏了,可是车子是我让他开的,现在又撞死了人,这官司我也跑不掉,我可是为大家才这么做的,你们可不能扔下我不管啊!" 几个农村干部你看我,我看你,面对这个棘手的事,一时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厂长见大家不响,就把自己的主意说了出来:"我看咱们能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给他们一些钱,求他们别说出去,这事眼下除了我们,就外面那两个人知道。这样大家都落个平安无事……"一席话说得有人点头,有人摇头。最后限于情面,终于一致决定:私了。 这下子王金和钱龙生真是叫花子捡了个金元宝,他们在厂里美美地饱餐一顿,拿了作为赔偿费的两千元回去了。回去后,王金他们称王老汉是心肌梗塞,马上就将死尸火化了。 过了两天,县公安局收到一封匿名信,对王老汉的死表示怀疑。 人命关天,县公安局与刑侦科的邢队长亲自带人来到王家宅,可惜晚了一步,王老汉的尸体已经火化。问到王金,他说大伯是因心肌梗塞而死,天热怕死尸腐烂才急急火化了。公安局对王老汉的住处进行搜查,但没有搜到任何有价值的物证,这案子成了一桩无头案。 邢队长是个干了三十年公安工作的老公安。他仔细地分析了王老汉生前的情况:王老汉自己做自己吃,手头并没有太多的积蓄,谋财害命不像;平时,王老汉虽爱贪点小便宜,但和三邻四舍并无大的矛盾,公报私仇也不像。要是说王老汉是心肌梗塞而死的,经过法院查询,王老汉的心脏一直较正常。现在最伤脑筋的是人已火化,身后又无任何证据,仅凭一封匿名信,又怎么能捕风捉影地乱怀疑人呢? 邢队长将档案小心地整理好,对助手们说:"这桩案子,我们要进行细致的调查工作,我想,王老汉如果是不正常死亡,那么罪犯一定会露出蛛丝马迹来的。" 再说佳美服装厂花钱买了个太平,只当这事就永远瞒过去了,谁想到没过几天,厂长竟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信上这样写着: 大雾天里,我亲眼见到你们的车撞死了王老汉。现在我手头正缺钱用,如果你们不想把这件事张扬出去的话,望能借个三五百的。后天清晨,放在城门外的垃圾箱内。要是不办,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厂长收到这封信,真是大吃一惊,事到如今,他头脑慢慢地清醒了。回过头来看看,真是后悔莫及。原指望花钱买个太平,可结果呢?糊里糊涂撞死了人,又糊里糊涂赔了钱,到头来还要被人逼着上贼船,再这样下去,还不知会闹出什么事来呢!厂领导们权衡再三,认为自己毕竟是社会主义企业,不能干那种偷偷摸摸的犯法事情,他们思想统一后,厂长便带着驾驶员到公安机关投案。 邢队长听罢厂长的自述,对王老汉的死因更加怀疑了。面对眼前这个糊涂厂长,免不了批评道:"你们的法制观念真是太薄弱了,死了人怎么能如此草率处理呢?" 厂长羞得满脸通红,讷讷地说:"唉!我们怕出事后,企业要扣奖金,自己要受牵连……" 邢队长神色严肃地说:"你们只想到奖金,万一王老汉的死有其他的原因,这给我们公安部门的侦破工作带来多大的困难!" 厂长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吓得声音发颤地问:"我,我这下该怎么办呢?" 邢队长起身给厂长倒了一杯水,劝他先冷静下来,这才缓缓地说道:"王老汉的死,眼下还不能主观下结论。但这封敲诈信,显然与王老汉的死有关,我看就这么办……" 俗话说:三朝雾露刮西风。这天清晨,冷冷清清的田野里慢慢走来一个捡破烂的,只见他戴着大口罩,一步三回头,两只藏在帽檐底下的眼睛不停地转动着。到了城门外的垃圾箱边上,他向四下望了望,见左右确实无人,这才用竹杆在里面翻了几下,猛地将一只纸包勾进自己的筐里。他刚想转身走,邢队长带着助手从桥底下冒了出来,"不许动!"邢队长一把拉下那人脸上的口罩,一看,竟是王老汉的侄子王金。 审讯室里,王金是竹筒倒豆子,痛痛快快地作了交代。原来,那个大雾天,王金也一早就进城去了,他走到半路,正巧听见王老汉和汽车上的人说着话,因为雾大,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只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讲"不要再朝外讲",所以那天晚上,他特地备了酒,想向老头讨几个钱用用。但是,王老汉避而不谈,第二天又莫名其妙地死了。王金轻易地捞到了两千元,他估计服装厂和王老汉之间一定有一笔不可告人的交易,所以又写了这封敲诈信,准备再捞一把。 邢队长听到这里,心中猛然一动,据佳美服装厂厂长说,他们曾经给过王老汉两百元钱,老汉放在一只黑皮夹里,但搜查时没见到那只皮夹。于是他问:"王金,你大伯的卖鸡钱和皮夹哪里去了?" 王金搔搔头,回答说:"这事我也奇怪,大伯一死,我就想到那只皮夹。可是满屋子都翻遍了,就是没有。" 邢队长心想:眼下王金的交代应该说是可以相信的。如果王老汉真是他害死的,那他就绝不可能再跳出来暴露一番。那么真正的杀人凶手是谁呢?那二百元的卖鸡钱和匿名信之间有什么联系……邢队长狠狠地吸了口烟,陷入了沉思之中。 忽然,邢队长心里亮堂了:对!一定还有人在大雾之中,看到了王老汉被车撞这一幕。 邢队长不动声色地问道:"王金,你进城那天,看见过你们村的人吗?" 王金低头想了想,说:"噢,我听说那天阿五进城卖过蟹,他就住在我家隔壁。" 王金说完,以为事情了结了,就过来对邢队长深深地鞠了一躬,说:"我做错了事,钱我都交出来了,让我回家吧。" 邢队长见他这副样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他严肃地说:"王金,你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我们要追究你的刑事责任。" "什么,我犯法了?"王金眼睛都瞪圆了,他"哇"地哭了起来,"我没偷没抢,犯什么法啊?放我回家吧……" 面对这个对法律一窍不通的人,邢队长知道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便让人先把他押下去了。 王金刚下去,钱龙生就来投案了。钱龙生自从帮王金办完这桩大事,按照双方事先约定好的"三七"开,他得了六百元,原以为这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他放心地到酒馆里吃了几顿,谁想到王金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把天衣无缝的一桩美事给搅了。钱龙生还有一点头脑,听说王金被公安局抓走后,便急急忙忙地凑足了六百元钱,来到公安局自首。 对于钱龙生的这一举动,邢队长并不觉得奇怪。在农村,这种替人跑腿、得人钱财的事很多,如今他能主动坦白,便教育了几句,也不追究责任了。临走时,邢队长看似随意地问了声:"钱龙生,那个大雾天的早晨你进城了没有?" 钱龙生挺干脆地说:"我进城去买饲料。" "一路上看到什么?" 钱龙生摇摇头:"雾太大了,我什么也没看见。" 邢队长送走钱龙生后,就把他交来的六百元钱送去作技术鉴定。随后邢队长又轻声和助手打了个招呼,开着摩托车直奔王家宅,直接敲开了阿五家的大门。 阿五见了公安人员,心里有些紧张,他没头没脑地说了句:"村里人都说王老汉是被汽车撞死的。" 邢队长笑笑,问:"你相信这种说法吗?" 阿五点头不好,摇头不是,只好尴尬地一个劲儿咳嗽。 阿五招呼大家坐下后,邢队长单刀直入地问:"阿五,听说那天早晨你也进城了?" 阿五吓得连连辩白:"我是好人,可别怀疑我呀,我什么都没看见,我,我……" 邢队长想不到阿五会吓成这样,他好言安慰道:"阿五,你放心吧,现在不是‘四人帮’时期了,我们绝不会乱怀疑人。" 阿五一个劲儿地揉着胸口,说:"死无对证,说错了不得了。" 邢队长见他话里有话,便趁热打铁道:"你那天进城时,真的什么也没看到?" 阿五紧张地朝外面望望,一个劲儿地摇头:"人命关天,万一说错了可要犯诬陷罪呀。" 邢队长有些心酸,他想:嗨,向公安机关提供线索和诬陷他人毕竟是两码事嘛,这也怪我们的宣传工作做得不够呀!在邢队长的耐心开导下,阿五终于说出了实情。 "邢队长,王老汉被车撞时,我确实没有看见,但那天我在进城路上,看见有个人影在大树下躲躲闪闪的,形迹十分可疑。因为雾大,我没看清那人的脸,但从抽烟的姿势来看,那人很像是钱龙生……快半夜时,我起床去给猪喂食,朦胧间看见一条黑影从王老汉家窜了出来,没等我看仔细,就不见了。那个人走路的背影也像钱龙生,所以,所以……" "噢,"邢队长明白了,"所以你给我们写了匿名信。嗨,你虽然胆小,但毕竟还是个有正义感的人啊!" 从阿五家出来后,邢队长马上请来了佳美服装厂的厂长,他证实就在这棵树五步远的地方,他们的汽车撞了王老汉,很可能钱龙生目睹了这一切。但他一口咬定什么也没见过啊。 这时,小田进来向邢队长报告说:"经技术鉴定,钱龙生交来的六百元钱里,有几张上有佳美服装厂厂长的指纹。" 邢队长听后心想:钱龙生交来的钱里有厂长的指纹,这件事唯一的解释,就是厂长给王老汉的两百元钱中的一部分最终又落到了钱龙生手里,钱龙生有重大的杀人嫌疑。可是,这个狡猾的狐狸,抢在公安人员之前,将一切杀人的罪证都消除了,这一手真够阴险的。怎么才能找出足以证明钱龙生杀人的证据呢?邢队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第二天清晨,邢队长带着助手,直接来到钱龙生家。 这些天,钱龙生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他开了门,一看是邢队长来了,心里十分紧张,但脸上却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当邢队长单刀直入地向他指出,有人看到他那天在王老汉被车撞时的现场,钱龙生心里发虚了,他眼看瞒不过去,就连声说道:"我该死,我该死,我说了谎话。因为我借了王老汉的两百元钱,我想赖账。" 事情急转直下,钱龙生想:借钱赖账,顶多是个批评教育的问题,况且王老汉已死,这真叫死无对证了。邢队长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地问道:"那么你为什么把王老汉的皮夹也借来了呢?" 钱龙生吃了一惊:"什么皮夹?我根本不知道。" 邢队长不露声色地点点头:"好,那我请你看一样东西。"说着,从皮包里拿出一个黑皮夹来。 钱龙生一看到皮夹,脸色蜡黄,汗流如注,就像坐在针尖上一般。这个皮夹他最熟悉不过了!几天前,钱龙生上县城去买饲料,半路上,他目睹了王老汉被撞的全部情景,自己这几天正好赌博输了钱,见王老汉意外地得到了两百元,他当下就动起了坏脑筋。晚上他摸入王老汉家,不料在翻寻皮夹时老人惊醒了,钱龙生狗急跳墙,掐死了王老汉。正当他惶惶不安时,佳美服装厂的事故,给了他消灭罪证的极好机会。死尸火化后,钱龙生便想到了王老汉那只黑皮夹,这也是他大意了,认为事情做得人不知鬼不觉的,就不会再有什么事了。哪知以后风声越来越紧,再想消灭罪证,已经没了这个胆量,一急之下,钱龙生就把那个黑皮夹放在自己父亲的骨灰盒里,想不到竟会给公安人员搜了去。 钱龙生一紧张,下意识地朝那个骨灰盒看看,突然间他的腰板又硬了起来,原来他发现骨灰盒并没有被人动过的痕迹。他狡猾地抵赖道:"邢队长,这皮夹我不认识。" 钱龙生的一举一动,怎能逃得过邢队长那双尖锐的眼睛!只见邢队长快步走过去,将那只骨灰盒摇了摇,掀开盖子一看,一只黑皮夹藏在里面。钱龙生顿时像被戳破的汽球,瘪掉了。 为了试探真伪,找出钱龙生杀人的证据,邢队长想出了一条妙计,他让人凭着王金记忆的样子,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黑皮夹,钱龙生果然分辨不出真假,而把那个真的黑皮夹暴露出来了。就这样,邢队长终于取得了钱龙生杀人的第一罪证。 杀人犯终于受到应有的制裁,那帮法盲们也按照错误的大小,受到不同程度的处分。此刻,邢队长准备立即给县委起草一份报告,建议在全县范围内大张旗鼓地开展法制教育,让所有的人都知法、懂法、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