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船的秘密

  沉船的秘密

  德拉的父亲是个探险家,大半生都在外漂泊。二十年前的一天,德拉的母亲收到他从遥远的地方拍来的一份电报:"我成功了,我即将归来与你们团聚!"可是从此以后,父亲就音信杳无,几年后,德拉的母亲也忧郁而死。临死前她留下遗嘱,要德拉无论如何都要找到父亲,如果他已死,就把他的遗骨带回来同她葬在一起,给这个漂泊的灵魂一个归宿。 此后,年幼的德拉由父亲的朋友莫尔抚养长大。多年来,德拉和养父一直在寻找父亲的下落。最近,他们终于了解到父亲在驾船回家的路上遇上了风暴,并且大致确定了沉船的海域位置。 这天,德拉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了托马斯的办公室。托马斯是个英俊的小伙子,他开着一家潜水打捞公司。"您好,漂亮的小姐,有什么事我可以效劳的吗?"托马斯热情地问。德拉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托马斯先生,我是慕名而来的,我听说你有两项绝技,一是能迅速地确定沉船的位置,二是能用独特的方法将沉船打捞出水而不损坏里面的物品,我想请求您的帮助。"说着,德拉饱含深情地向托马斯诉说了父亲的事。托马斯对德拉表示同情,并答应全力帮助她。但德拉却面有难色,她红着脸说:"托马斯先生,我知道打捞是要付费的,可是我和我的养父都不是有钱人……"托马斯爽朗地笑了:"德拉小姐,看来你还不了解我。我有一项很特别的规定,如果我的客户付不起打捞费用,那么我只需要在捞起的物品中挑选一件纪念品就够了!所以你不必为费用担心!" 说干就干,打捞工作很快就开始了。德拉和莫尔都到托马斯的打捞船上帮忙,这样一来可以亲自见证整个打捞过程,二来也可以省去给托马斯雇佣助手的钱,节省费用。 托马斯果然身手不凡,他很快就确定了沉船的具体位置。在通过潜水对沉船进行仔细观察后,他告诉德拉:"船的状况还不错,虽然有些小小的破损,但我有把握把它整个儿打捞出水。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开始干吧!" "等一下,"德拉突然激动地说,"托马斯先生,我有个小小的请求。我想和你一起潜下水去,看看那船……"看着德拉眼里闪烁的泪花,托马斯明白了。他点了点头:"好吧,我答应你。不过在水下是有危险的。为了安全起见,你必须听我的。" 德拉在托马斯和莫尔的帮助下穿上了潜水服,背起了氧气瓶,跟随着托马斯潜入了深海。 绚丽的海底世界在德拉的眼前展开,但她无心欣赏这一切。在托马斯的带领下,她很快就发现了那艘沉船,船不大,状态看起来还不错,只有一小部分被沙砾埋住了。一想到父亲可能就在船里的某个角落,德拉的心就禁不住颤抖起来。 德拉游近沉船,忘情地抚摸着船头锈蚀的大铁锚。就在这时,她发现幽蓝的海水中有一片巨大的阴影在迅速向沉船接近!她还没回过神来,就被托马斯拽着,快速游进了沉船的船舱! 那阴影竟然是条巨大的鲨鱼!它一击不中,绕着沉船兜起了圈子,不时气恼地用鼻子拱着沉船的舱壁,看着舱外鲨鱼那白森森的牙齿,德拉吓得大气也不敢出。托马斯看出了她的恐惧,做了个"别怕"的手势,又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鲨鱼终于怏怏地离去了。德拉胆战心惊,也无心再看沉船的情况,和托马斯一起浮出了水面,回到了打捞船上。托马斯脱下潜水服后,嗅了嗅衣服上海水的味道,狐疑地说:"有股血腥味儿,一定是这味儿引来了鲨鱼。"他望了望空旷的海面,沉吟了半晌说道:"这血腥味儿从哪来的呢?看来是附近有刚死的动物。" 休息了一下午后,第二天打捞活动正式开始了。托马斯说出了他的打捞方案:在沉船的两舷各系上几个气囊,然后通过管道从打捞船上往气囊里灌压缩空气。这样,在气囊的浮力作用下,沉船就会慢慢上浮,当然,重要的是要保持船的平衡,以免在上浮的过程中翻转。 莫尔说出了自己的疑惑:"船沉在海底这么久了,船身上一定有不少破损的地方,即使浮起来,还会不断的进水。很难保证它在水面能支撑多久。""这个问题很容易解决,"托马斯神秘地一笑,拿出了一包密封着的灰色东西,"这是我的专利发明,我给它取名叫‘神泥’,这东西像胶泥一样软,但它遇水后很快就会变得坚硬无比,并且密封性很好。所以只要把它抹在船的破损处,船在短时间内是不会漏水的。那样,当船浮出水面后,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取走上面的东西了。" 德拉由衷地向托马斯伸出了大拇指,托马斯回以会心的一笑。不知为什么,德拉竟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发烧。 打捞工作进行得很顺利。第二天正午,船在气囊的浮力作用下冲出了水面,身上滚落了成吨的海水。看见这艘曾载着父亲驰骋于大洋的帆船又重新出现在阳光下,德拉眼里涌出了激动的泪水。她急切地想登上船看个究竟。但托马斯却阻止了她。他说:"出于对自己顾客的安全考虑,我要先检查一下,在确认没有危险后,你们才能上去。" 托马斯登上沉船仔细察看了一番,然后才打手势让德拉和莫尔登船。 德拉上了船,怀着复杂的心情仔细打量起这艘船来。由于水流的作用,船上能冲走的东西都冲走了,几个舱室也是空荡荡的。但托马斯把德拉引到了最靠里的舱壁前。他敲了敲舱壁,里面发出了空洞的回声。托马斯说:"这里还有一个隐秘的舱室,舱板是用钢板和橡木做成的,密封性很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父亲一定就在这里面!"说完,他弄开了舱室的门,一股霉味扑面而来,由于密封得很好,舱内竟然是干燥的! 德拉惊叫了一声——在这个狭小的船舱里,靠舱壁倚着一具干尸!除此之外,舱里空无一物! 莫尔仔细地察看了干尸,"没错,这就是德拉的父亲,我的老朋友……"他喃喃地说着,又仔细地将舱室看了一遍,"可是除了尸体,他竟然什么也没有留下——"莫尔停了停,突然说:"德拉,你看看你父亲的手,他的手是半握着的,他死时手里应该握着什么东西,可是现在却不见了!" 德拉早已泪眼蒙,靠在托马斯身上哭泣,听了莫尔的话,她抬头一看,果真,父亲半握着的手掌里空空如也!莫尔的眼睛又在舱壁上的一处地方停住了,那儿赫然印着一个湿漉漉的掌印,显然是刚印上去的! 莫尔狐疑地盯着托马斯说:"这个手印是你的吧?在我们进来之前,你已经先进来过了!"托马斯点了点头,说:"是的,我先进来过了,为了保证顾客的安全,我必须先察看船上的每一处地方。但我发誓,我没有动过舱里的东西。"莫尔冷冷地说:"可是德拉父亲手里的东西呢?难道它长了翅膀飞走了?还是蒸发掉了?"托马斯还想为自己辩解:"也许他手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手握成这样,只不过是一种偶然……"德拉打断了两个男人的争执:"好了,你们不要再争了。我只想找回父亲的遗体,至于他留下了什么东西,并不那么重要!" 三个人把德拉父亲的遗体装进一个事先备好的木匣,小心翼翼地搬回了打捞船,托马斯开枪击破了气囊,那艘船随即再次沉入了海底。 回到莫尔的家后,德拉擦干眼泪,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好菜,而莫尔则拿出了一瓶好酒,倒了满满一杯,他把酒递给德拉:"德拉,你应该敬他一杯。"德拉捧着酒杯,含情脉脉地看着托马斯:"托马斯先生,我不会喝酒,所以不能陪你喝,但我希望你能喝下这杯酒……"盛情难却,托马斯接过酒杯,头一仰,把酒一饮而尽。 德拉又倒了一杯酒,准备敬莫尔一杯,但她突然看见托马斯脸上出现了一种奇怪的表情,接着慢慢地滑下椅子,软倒在地。 "托马斯,你怎么了?"德拉惊恐地问。"放心,他只是晕过去了。因为我在酒里放了一点点迷幻药。"莫尔冷笑着说。德拉不解地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莫尔几乎是咆哮起来:"这个卑鄙的家伙偷走了你父亲留下的宝物,你还蒙在鼓里呢!你父亲一辈子都在寻找一颗叫‘恒星’的宝石,这宝石价值连城!你父亲最后一封电报说他‘成功’了,证明他一定已经找到了这东西!可是我们进舱的时候,他手里的东西却不翼而飞。舱室在出海前都是密封的,唯一有机会偷走宝石的人就是托马斯!" 德拉摇头表示不信:"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我相信托马斯不会那样做,他不是那样的人。"莫尔苦笑着摇摇头:"热恋中的女人真是**!这样吧,不信你就搜搜他,我一直盯着他,相信他还没有机会把宝石藏起来。" 德拉半信半疑地搜了托马斯的身。很快,她就从托马斯的内衣口袋里找到了一个颜色陈旧的小盒子。打开一看,不由地脸色惨白,盒子里竟真是一枚闪闪发光的宝石! "给我看看",莫尔急切地说,德拉把宝石递给他,自己从宝石盒子底部抽出一张字条,轻轻地读了起来。字条显然是父亲在最后关头写下的:"亲爱的妻子和我的宝贝女儿,船遇上了风暴。我躲进了密室。我可能永远也见不到你们了。这颗‘恒星’宝石,是我倾尽一辈子的力气找到的,留给你们,希望它能给你们带来快乐……" 德拉轻轻地抽泣起来,父亲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挂念着她们母女俩! 莫尔用手指捅了捅德拉:"德拉,你应该把托马斯干掉。要不然,这个卑鄙的家伙还会想办法抢走你的宝石的!"德拉尖叫起来:"不!咱们原谅他吧!"突然,德拉被莫尔凶狠的一掌打倒在地。莫尔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支手枪,他狞笑着说:"鲨鱼没有咬死你们,你已经算命大了。我本来是想让你干掉他,我再干掉你,既然你不肯,那我就只好亲自动手宰了你们了。德拉,你以为我养你这么多年干什么?还不是等着哪一天能得到‘恒星’宝石,今天这个机会终于来了。这颗宝石,我早已和毒品大王库克谈好了价钱,500万美金啊!" 德拉惊恐地看着莫尔,无法相信自己一向信赖的养父竟这样阴险。莫尔狞笑着举起了手枪,就在这一瞬间,地上的托马斯突然一跃而起,一脚踢飞了莫尔的手枪,两人随即扭打在一起。 德拉迟疑了一下,拾起了地上的手枪。瞄准了两人,"不准动,要不我开枪了!"两人停止了打斗,神情紧张地盯着德拉。莫尔一边往窗旁挪动,一边强笑着说:"亲爱的德拉,我的乖女儿,你是我养大的,你是不会向我开枪的,对吗?"托马斯着急地叫道:"德拉,你不应该放走他,他刚才还想杀掉我们呢!"这时莫尔已经挪到了窗边,德拉的手颤抖着,却没有扣动扳机,莫尔突然翻出窗外,一瘸一拐地逃走了。 托马斯焦急地喊道:"德拉,你让我去追赶他吧,他带走了你父亲留给你的宝石!"但德拉却把枪口对准了托马斯:"你为什么要偷走宝石?你知道吗,在我的心里,宝石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可你却让我伤透了心!" 托马斯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德拉,你在我心里一样重要,你知道吗?我偷走宝石,完全是为了保护你。还记得我们差点被鲨鱼吃掉吗?其实我一闻海水的味道就知道,那种血腥味根本不是动物的血液,而是一种人工合成的鲨鱼诱饵!当时海面上没有别的船只,能向海里撒鲨鱼诱饵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莫尔!他想杀死我们,独吞沉船上的某种东西。于是,我发现宝石后,把它藏了起来,以免给你带来杀身之祸!至于那杯酒,我看见了莫尔的小动作,我在仰头的一刹那就把它倒在了脑后,我很小的时候就会这种游戏了,很少有人能看得出来。德拉,如果你相信我,就请放下枪!" 德拉握枪的手在颤抖,终于,她的手一松,手枪"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三天后,德拉安葬了父亲,她和托马斯在父母墓前献上了鲜花。 返回的路上,托马斯买了一份报纸,报纸上一则消息吸引了他和德拉的注意。消息大意是:警方发现了一个叫莫尔的人的尸体,据可靠消息,莫尔是因为向大毒枭库克推销假"恒星"宝石,事情败露而招致了"惩罚"…… "那颗宝石是假的?"德拉惊呼了一声。"现在看来是这样的,"托马斯答道,"没想到你父亲倾注一生精力,找到的还是一枚假宝石。""其实父亲并不知道,对我和母亲来说,最重要的是他,而不是什么宝石,"德拉说,她盯着托马斯说道:"托马斯,在这次打捞中,你什么纪念品也没有得到,你会后悔吗?"托马斯微笑着把她揽入怀中:"亲爱的,我才不会后悔呢!因为你就是最好的纪念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