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摩斯之银哨杀人现代故事13

  福尔摩斯之银哨杀人

  夜已经深了,警署内福尔摩斯抽着烟斗对华生说道:早点回去休息吧华生,祝你做个好梦。

  华生:我会的福尔摩斯先生,愿上帝与你同在。

  可是在这是寂静的夜空里突然划过一道急促而短暂的呼声,救命

  福尔摩斯与华生对视一眼,苦笑着急跑出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年轻的漂亮女子,福尔摩斯过去扶起她发现她有一头金色如海浪般的头发,长长的睫毛下,有一双未张开的不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银色边框的眼睛,苍白的脸上点点雀斑,同样不大的嘴里还在喃喃着,救救我,救救我,边上的华生赶忙上前来,一起搀扶着这位漂亮的女士回到警局。

  直到到第二天早晨女子才醒来,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小姐?福尔摩斯对着刚醒来的女子问道。

  女子:我这是在哪?

  福尔摩斯:你这是在警局,昨天你昏倒在我们的警局门口,是我和华生把你扶进来的。

  女子:谢谢你了,哦,我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露易丝。

  福尔摩斯:很荣幸知道你的名字,我是福尔摩斯,他是华生。说着对刚走进休息室的华生视意道:她的身体没什么事吧?

  华生:是的,只是因为精神上受到了过度的刺激才导致昏迷的,多休息一下就可以了。那么能告诉我们是什么导致你受到过度的刺激吗?还有为什么你昨天会在我们警署门口大叫救命。华生对露易丝说道

  露易丝:我觉得有人想要杀我。

  有人想杀你?福尔摩斯和华生一起惊讶的说道

  露易丝:是的,虽然我没有什么证据,但是我明显能感觉到。因为我姐姐死前发生的事又发生在了我身上。

  就在福尔摩斯想进一步问问题的时候,门口传来一阵阵呼喊声露易丝,露易丝

  随着呼声的接近,一个陌生的男子走进了房间,福尔摩斯发誓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强壮的人,他大概有2.3的身高,就像半垛城墙竖在那里,脸庞非常粗狂,在脸颊两边长满密集的棕红色的胡子,裸露的手臂上不仅也长着密集的手毛,更有一条条青筋如同小蛇般在手上蜿蜒,福尔摩斯相信手臂的主人绝对能坳弯一根钢筋。

  男子见到露易丝感觉很兴奋,高兴的道:原来你在这呀,露易丝,我都找了你一夜了。。

  福尔摩斯站起来道:先生,请问你是?

  男子:冒昧了,我是露易丝的父亲,我叫安德鲁,很冒昧打扰您了,我昨天找了露易丝一夜了,感谢上帝她没事。

  华生惊讶的道:你是他的父亲?

  安德鲁也许看出了华生的疑惑,说道:准确的说我是露易丝的养父。

  华生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毕竟谁也不相信这么粗狂的人能生出一个这么美丽的小姐。

  安德鲁:能告诉我我的女儿为什么会半夜跑出房门,然后出现在这里吗?安德鲁疑惑道。

  福尔摩斯:露易丝说又人想要杀她?

  安德鲁:什么?有人想要杀她,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是那个混蛋想要这样做。安德鲁气愤的站起来说。

  福尔摩斯:这个我们也不是很清楚,我们刚讲到一半的,还是叫露易丝告诉你吧。

  露易丝:这件事还得从我姐姐死的那天说起,露易丝露出回忆的神色说道,那天是我姐姐结婚的日子,可是就在那天早晨,姐姐的房间突然传来一身大叫,接着我就看到姐姐从房间里跑出来,接着就跌倒在我房间门口,对我说着:‘小心哨声,小心哨声。’事情过去这么多年本来我也有点忘了,可是就在我要结婚的这几天里,我每天晚上睡觉时都有听到一阵阵的哨声,刚开始我没注意,可是这几天晚上越来越频繁,我就想起了姐姐的话,昨天晚上我又听到了那个声音,我很害怕我就觉得有人想要杀我,你们一定要帮帮我,帮帮我。

  福尔摩斯抽着他的烟斗道:哦,是这样吗?那么请问你们现在方便吗?我想去你们的房子看看好吗?毕竟这种事情现场考察还是好一些的。

  安德鲁:非常荣幸,我现在就带你们去吧?

  华生:好的我去准备一下。把车给开来。

  谢谢你,华生。福尔摩斯说道。

  随着安德鲁的车子,福尔摩斯和华生来到了伦敦组有名的富豪专区。

  想不到您家这么富有呀,先生。华生诧异的对下车的安德鲁说道

  安德鲁:呵呵,过奖了先生,这是我前妻留下的财产,并不是我的,毕竟以我兽医的职业还是住不起这里的。安德鲁谦虚的说。

  华生:哦,您是兽医?

  安德鲁:是呀,我喜欢动物,曾经还到非洲过呢?

  福尔摩斯:好了,华生我们进去吧.

  接着一行人来的了房间里面,福尔摩斯对做下来的众人说道:请问您的房子里还有什么人嘛?我有一些问题想问他们。

  安德鲁:玛丽,玛丽,快过来下。

  随着安德鲁的高叫身中,跑来一个胖胖的女仆,个子不高,整个人显得很臃肿,褐色的头发上带着一顶白色的帽子,高高的额头,大大的眼睛下是有些坑坑哇哇的脸庞上泛着健康的红色,鼻子也很大,至少相对于脸上其他的器官而言大的有些夸张,微微翘起的嘴里同样答应道来了来了。

  安德鲁:把我的女婿们叫出来给福尔摩斯先生认识一下。

  好的。女仆玛丽爽快的答应道。

  不一会儿这件屋子里的人都到了,大女儿的丈夫叫克里斯托弗,留着一头颓废的长发,长脸旁还有两个尖长的耳朵,活脱一股驴相。而小女儿的准女婿叫乔舒亚,他的脑门、肩膀、胸脯、手掌,样样都显得特别舒服。初看上去,他似乎有点小白脸的嫌疑,但要是认真的注意他那双炯炯的摄人魂魄的眼睛,聪明的人一定看出这是个不同凡响的人物。

  福尔摩斯说:我想具体的知道爱丽丝(大女儿的名字)死的时候你们都在做什么,还有你们都有没有听到一些奇怪的哨声。

  安德鲁:上帝呀,讲起这件事我还是久久不能忘怀,爱丽丝死的前几天我一直在很兴奋的帮她筹备着她的婚礼,相信你能理解,一个父亲看到自己女儿走上婚礼的心情。安德鲁对福尔摩斯说道,我还记得那天早晨我一早就起来了,因为我要到教堂去打点一切,我是多麽想看到我的女儿戴上戒指的那一刻呀,我都准备好了她母亲遗产的一部分准备给这对新婚的夫妻了。说着安德鲁留下了眼泪。

  华生:您还是节哀一些吧!

  福尔摩斯疑惑道:遗产?

  安德鲁:是呀,他母亲的要求,当女儿嫁出去时就要将遗产分一部分给她们。

  福尔摩斯点头道: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