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的珍珠

  诡异的珍珠

  陈经理去南方进货,花五万块买了一颗大如鸡卵、圆润光滑的珍珠。

  打道回府,瞅瞅老婆没在家,陈经理躲进书房,边赏玩珍珠边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宝贝儿,我回来了。你猜猜看,我给你买了啥稀罕礼物?

  正在这时,老婆进来了,一瞅到珍珠便惊讶得两眼放亮:老公,这是你给我买的吧?

  不得不承认,陈经理的心理素质的确够硬,在挂机的同时将珍珠递过去:拿去。不过咱先声明,假的,十块钱能买一筐。

  老婆一听,抬手就将珍珠扔出了窗户。陈经理一跳而起,扑向窗口──珍珠落地,一条金毛狗颠颠跑来,先探出爪子扒拉了两下,又伸出鼻子嗅了嗅,满狗眼都是好奇,张开狗嘴,把珍珠一口吞了下去!

  陈经理找了个借口下了楼。看到狗主人,本想上前套话,问问这条馋嘴的狗卖不卖,可没走两步又改了主意。平白无故问这事,狗主人必然起疑。如果明说,人家指定不卖,没准儿还会把狗屁股堵上,让珍珠变成狗宝;如果不说,那只有一招:等。

  不远不近地跟着,陈经理的眼睛一刻都没离开过狗屁股。跟了好半天,金毛终于完成了神圣一屙。

  陈经理大喜追去,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狗拉便便的地方,正好是个下水道井盖。陈经理眼睁睁看着那坨玩意儿透过井盖的缝隙掉了下去!

  事到如今,除了撬开井篦子,别无他策。呆立半晌,陈经理强打精神去了附近的一家五金店,花八十块钱买了根撬棍。等到行人渐少,陈经理快步奔到下水道前,往手心里啐口唾沫,晃着膀子一跺脚,咔嚓一声,井盖开了缝。陈经理刚弯下腰,两个身强力壮的青年男子冷不丁从旁边冒了出来。

  请跟我们走一趟吧。青年男子亮出证件。

  糟糕,是警察!陈经理叫苦不迭。支支吾吾:警察同志,我,我——

  别狡辩了。像你这种偷井盖的缺德家伙,我们见得多了。警察取出了手铐。陈经理彻底慌了神,索性实话实说:警察同志,我不是贼,我的珍珠掉下面了。

  你能不能编个新鲜点的理由?前天抓住的那个,说掉下去的是手表;昨天逮住的那两位,说掉下去的是金牙。这是下水道,不是聚宝盆。

  警察再没听陈经理废话,麻利地铐住了他的手腕。

  抓进派出所,陈经理唾沫横飞指天发誓,总算洗清了偷井盖的嫌疑。他风风火火跑回原地,却发现几个工人不仅重新焊上了井篦子,还对井下污物进行了清理。

  裤裆里长痦子,我的点算是背到家了!得知污物已被送往郊外的垃圾填埋场,陈经理撒丫子便跑。一路狂奔,二十多分钟后,陈经理一头扎进垃圾山,气喘吁吁爬上那堆新卸的污泥杂物,也顾不得恶臭扑鼻,伸手开扒。好在功夫不负苦心人,将整车垃圾扒拉了底朝天,陈经理终于摸到了一块又硬又圆的物件,他忙不迭地在衣服上一通擦拭。

  珍珠,是珍珠!陈经理兴奋得像范进中举,不停地手舞足蹈。可就在这时,腰眼处忽地一凉:不准回头。要命还是要珍珠,二选一!

  是——是劫匪!

  劫匪出的这道选择题太过简单,只要脑子没进水都不会选错,陈经理也不例外。劫匪一把抢过珍珠,紧接着挥起刀背砸向陈经理的后脑:哥们儿 ,多谢了。我正犯愁没钱给女朋友买礼物呢,你倒给送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