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案现代故事13

  无头案

  无头碎尸

  1933年春节已过,安徽蒙城县依然天寒地冬,丝毫不见春的气息。

  这一日清晨,雾气浓重,家住东门内的杨俊岑之妻早早起床,挑起水桶,到附近的石井去打水。她来到石井边,只见井边的石板路上有滴滴血迹。这大清早的,谁伤了手脚了?她这么想着就往井里下桶提水,却不料提上来的水不仅变了色,而且还有一股很重的血腥味。杨妻觉得不对劲,就探头往井里看了看。这一看,使她吓得差点昏晕过去。原来,井里有一条人的大腿漂浮在水面上。她大声呼喊起来。喊声惊动了四邻,人们围在井边议论纷纷。就在这时,有人在东门墙外的荒僻处也发现了无头碎尸。

  有人被碎尸了!一时间,这骇人听闻的消息传遍了整个蒙城县,大人小孩都有一种恐怖感。

  县保安大队的大队长陆笏堂接到报案,立即带人赶赴现场。不一会儿,井里的碎尸被打捞了上来。陆笏堂将东门墙外的碎尸与井里的碎尸拼在一起,发现除了死者人头,周身已经齐全。这是一具男尸,大概在三十岁左右。为了找到死者人头,他派出一个中队的人马,深入城内城外明察暗访,进行地毯式查找,结果,大半天下来,一无所获。陆笏堂暗暗思忡这残忍的凶手到底将被害者的人头藏哪儿了?

  就在这时,有人来报,说在东门里青龙巷的石板路上,一路是血迹,一直通到杨俊岑家的后门口。陆笏堂接报后大喜,迅速带上几个保安队员直奔杨家后门,一路上果然血迹斑斑。来到杨家,正要敲门,陆笏堂发现门框上有半个明显的血手印。至此,他已确信凶手就是杨俊岑。

  再说,杨妻早晨被惊吓后一直心神未定,听到敲门声,以为是杨俊岑回来了,连忙把门打开,却见眼前竟是一队全副武装的保安队员,顿时惊慌失措。

  给我仔细搜查!陆笏堂一声令下,保安队员翻箱倒柜,一阵搜索,没有发现杨俊岑。

  你们这是干什么?杨妻颤抖着问。

  陆笏堂看一眼面前的女人,想起早晨那一幕,问道:你是杨俊岑的什么人?

  我是他屋里的。

  陆笏堂觉得她极有可能参与了杀人,因为早晨首先发现井里碎尸的就是她,就像是自编自导的一场戏。他虎着脸问道:杨俊岑到哪儿去了?

  他在菜市场卖猪肉。杨妻回答时头也不敢抬起。

  陆笏堂当即命令几个手下速往菜市场去捉拿杨俊岑,然后转向杨妻:你伙同杨俊岑一起杀人碎尸,这场戏现在该收场了。说完,命令手下将她带走。

  杨妻连声喊冤,陆笏堂毫不理会。等他们把杨妻押到保安大队,那边杨俊岑也已经抓获归案。即刻,两人先后被拉上受讯室,当场开审。

  屈打乱招

  先审的是杨俊岑的妻子。陆笏堂认为女人好审,只要哄、骗、吓、逼用上,保管招供。可是没想到杨妻除了喊冤,还是喊冤。陆笏堂大声问道:你从实招来,昨晚上你和你丈夫究竟干了什么?

  杨妻连喊冤枉后说,昨晚上她在家里带着孩子,哪儿也没有去。她丈夫到青留街的李根源家帮助杀猪,到天快亮时拎了一只血淋淋的猪心回家,随后没待片刻,就带上家什照平时那样去了菜市场。

  陆笏堂一听,觉得杨俊岑完全有作案时间,还有那个李根源可能就是同谋。他问明李根源住处后,当即就派人去李家抓人。又将杨俊岑带了上来。

  这杨俊岑五短身材,大手大脚,看上去一脸憨厚。他从小土生土长,十六岁起跟着父亲杀猪卖肉。双亲死后,他就继承父业,直至今日。

  审讯一开始,杨俊岑拒不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据他说,他在李家帮助杀猪后,李煮了点猪什,两人就喝上了酒,所以搞成了通宵。说那只猪心是李根源送他的,他推辞不了才拎回了家。陆笏堂自然不信,问他门框上的血手印又是怎么回事,他回答:可能是回家时,拿猪心的手碰到了门框。但急于破案的陆笏堂决不相信,令左右动用严刑。杨俊岑先还喊冤叫屈,但在重刑之下,不多一会儿就招架不住了。待一阵昏死后醒来,他便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并碎尸抛尸。

  杨俊岑一会儿说是看上了他的钱,一会儿又说是和他有仇。陆笏堂很不耐烦,问他将被害者人头抛在哪里了?杨俊岑一会儿说在城西小桥边,一会儿说在城东河临街,最后又干脆连声喊冤起来。陆笏堂恼羞成怒,便叫人架起杨俊岑去找人头。

  陆笏堂原本想速战速决,尽快结案,没想到一天劳累下来,杨俊岑虽在认罪的供词上安了手印,但被害者人头还是个谜,案子自然无法了结。他一时有些束手无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