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牛小儿

  两个牛小儿

  从前,北京有个后生叫牛小儿,南京有个后生也叫牛小儿,这两个牛小儿都没了父母,都独自一个人生活。北京牛小儿是个买卖人,这天想到南方贩点货,就带上银两去了南京;南京牛小儿却是个小混混,眼看着自己在家乡混不出名堂,就打算到北京去。于是,他们两个在途中一棵大槐树下碰面了。当时是八月天气,虽然已是后半晌,但还是很热,北京牛小儿坐在大槐树下乘凉,又拿出烤饼来吃,南京牛小儿走到这里,正饿得肚子咕咕叫,见北京牛小儿吃得津津有味,馋得哈喇子都流出来了。北京牛小儿一看南京牛小儿这副饿相,心想出门在外不容易,就请他一起坐下吃。两人边吃边聊,各自介绍自己家在何处、姓甚名谁。北京牛小儿见南京牛小儿名字跟自己一样,年龄又相仿,觉得很亲热,言谈间便向南京牛小儿打听南京的市场行情,说自己想去做趟买卖。南京牛小儿嘴上说着话,心里却打起算盘来,他见北京牛小儿人很老实,就想骗他身上的银子来花,于是便撒谎说自己父亲在北京经商,有好几年没回家了,这次自己就是奉老母之命去北京找父亲的,没料前天住店时被小偷偷走了银子,看来只好沿途乞讨去北京了。他一边说,一边还用手拼命揉眼睛,做出很难过的样子。北京牛小儿果真是个老实人,一听就信,赶紧打开包袱取出十两银子,送给南京牛小儿,还对他说:"四海之内皆兄弟,何况咱们还是同名同姓的一家子,这点银两你拿去吧,早点找到父亲,早点回南京团聚,免得你母亲在家久等。"南京牛小儿装出一副非常不好意思的样子,半推半就地接过银子。不过,他嘴上虽然千恩万谢,其实心里还不满足,见北京牛小儿包袱里的银子大约有七八十两,便想全部据为己有。他眉眼一转,看到旁边正好有个井台,就对北京牛小儿说:"你一定渴了吧?我过去看看,能不能弄点水喝。"他快步走到井台边,忽然回头高叫:"快!你快来看呀,这井里是啥东西?"北京牛小儿心眼实,真就跑过去探头看。这是一口深井,井下水面离井口有三四丈深,北京牛小儿嚷嚷说:"啥东西?我怎么没看见?"南京牛小儿这时候便抓住他后背猛一推:"你下去仔细看吧!"把他推入了井里。南京牛小儿估计北京牛小儿必死无疑,就赶紧跑到大槐树下去捡北京牛小儿的包袱,有了这一大笔银两,还去北京干什么?他于是掉头就回南京。再说北京牛小儿,因为井水深,被推入井里后倒是没有摔伤,他脚往井底一蹬,就浮到水面上来了。可问题是那井壁太光太滑,他根本无法往上爬,幸亏井壁上有一条石缝,于是他就拼死抠住这道缝,加上水的浮力,才没有再次沉入井底。起初,北京牛小儿心里还有些踏实,人泡在水里,对着井口大喊"救命",总会有人路过这里,听到喊声就能把自己拉上去。可喊了好长时间都无人应答,一直到天黑也不见有人来打水,他不由绝望了:看来自己要不明不白死在这口井里了。说起来,为什么半天没有人来井里打水、也没有人路过这里呢?这口井的东边倒是有个庄子,但这天偏偏是中秋,庄里人都在家团聚,过路客商也歇了脚,所以自然就路断人绝了。可怜北京牛小儿,帮了别人自己却反而中了奸计,被推到了鬼门关前,他泡在井里,饥寒交迫,真是苦不堪言。直到半夜,忽然刮起一阵大风,过后,北京牛小儿突然听到井上传来一阵说话声,他心里不由一阵欣喜,再细听,原来是八仙打这儿路过,正坐在大槐树下歇息。铁拐李说:"东边庄上的人到这儿来打井水要走不少路,也太难了。"韩湘子说:"这有什么难的,他们庄子东头的柿子树下就能打出一口好井,怎么就没人知道?"吕洞宾说:"嘿,他们庄里还有一样好东西呢,更没人知道了。"何仙姑问:"啥好东西?"吕洞宾说:"南京王爷的宝贝女儿小郡主得了怪病,王爷贴出榜文说,有妙手回春者可赏万两黄金,赐其三品高官,可是请遍天下名医也束手无策,知道有什么办法吗?"何仙姑挺好奇:"你说来听听。"吕洞宾说:"这庄上王员外家的桃园今年只结了一个桃,如果把这桃分三次喂给小郡主吃,她的病准好。"北京牛小儿听到这里觉得分外好奇,猛地,他想到自己还在井中,就想张嘴呼救,可忽然一阵风刮过,就什么声音也没有了。北京牛小儿知道这是八仙走了,只好继续在井下熬着,一直熬到天亮,庄上有人来打水,才把他拉上来。庄上人好心肠,把北京牛小儿扶到庄上,王员外亲自吩咐家人给他换上干净衣服,又好菜好饭相待。席间,王员外问起他怎么跌落井里的,北京牛小儿不愿提及南京牛小儿以怨报德的事,就说是自己路过时不小心掉落的。随后,北京牛小儿问王员外:"庄里明明能打井,你们为啥还要跑那么多路去那井里挑水呢?"王员外奇怪地看着北京牛小儿,说:"我请过好几次风水先生和打井匠,都没挖出水来,你怎么知道我们庄上能打井?"北京牛小儿不敢直说昨晚八仙路过的事,就说自己自小学过些看地的本事,刚才一路过来,看到这儿的地形才这么说的。王员外一听半信半疑,他随北京牛小儿来到庄东头的柿子树下,吩咐庄丁挖井,才挖下去三尺多深,就有泉水涌出,只两天的工夫,一口井便打成了,那井里的水清清的、甜甜的,庄里家家户户来挑水,一口气挑走了几百担,可井水一点不见少。王员外大喜过望,赶紧拿出一堆金银,要重谢北京牛小儿。北京牛小儿不肯收,可王员外执意要给,北京牛小儿转念一想:那收八十两吧,就算作是弥补被南京牛小儿拿走了的损失。可再一想:不行,十两是自己送给人家的,不能算在内,于是就又放回去了十两。随后,北京牛小儿对王员外说:"我还想向员外要一样东西。"王员外说:"先生请尽管直说。"北京牛小儿便道:"我想在你家桃园里摘个桃,可以吗?"王员外一听,苦笑道:"这哪有不行的,我巴不得多送你一些才好。可不瞒你说,今年奇怪得很,我这十亩桃园只结了一个桃,所以就只能送你一个桃了,真是不好意思啊!"就这样,北京牛小儿带着这个桃子告别了王员外,日夜兼程来到了南京王府。王爷听说眼前这个毛头小伙能治小郡主的病,怎么也不相信。可奇怪的是:小郡主吃下北京牛小儿切的第一片桃后,病势减了三分;第二天又吃了一片,病势减去了七分;到第三天,小郡主把剩余的那片挑吃下后,她已经能坐在窗前抚琴了。其实,小郡主的病是有来由的:小郡主从小生在深宅大院,整天郁郁寡欢,长大后,前来求亲的人很多,可没有一个能让她中意的,这才忧郁成疾。这次见了北京牛小儿,小郡主见他心地善良,容貌端庄,顿生爱慕之心。王爷知道小郡主的心思后十分恼火,无奈宝贝女儿以***,只好成全她的心愿。就这样,北京牛小儿在南京和小郡主成了亲,夫妻两人十分恩爱。这一天,北京牛小儿走在街上,看到一个要饭的很面熟,仔细一瞧,正是南京牛小儿,就吩咐侍从把他带到王府。起初,南京牛小儿以为自己冒犯了王爷什么,吓得直哆嗦,当认出眼前这位就是当初的北京牛小儿时,慌得一下就瘫倒在地上,一个劲儿地磕头求饶。北京牛小儿见南京牛小儿如此狼狈,十分奇怪:"当初你手头有了那么多银子,怎么还会落到今天这地步?"其实,南京牛小儿当初拿了北京牛小儿的银两后,根本没有好好去干正事儿,天天吃喝嫖赌,很快就把这些银子挥霍一空,过后只好又继续流落街头混饭吃。但是此刻,这家伙见北京牛小儿问话的口气里并没有责罚他的意思,甚至还带着几分同情,便又大着胆子撒起谎来:"我在北京找到父亲后,他不久就一病身亡,我便把他运回来安葬,这一路上银子就花光了。后来母亲又病倒在床,我只好要饭来养活她老人家。唉,怪只怪我以前一时糊涂,做了对不住你的事,请你念在我母亲无人供养的份上,饶我一命吧!"北京牛小儿一听又相信了,对南京牛小儿说:"想不到你还有这点孝心,罢了,我不跟你计较。说来我倒是还应该感谢你,要不然我也没有今天!"说着,他就把当初在井下受困时巧遇八仙的事说了,又让侍从取出一百两银子给南京牛小儿,一边送他出门,一边嘱咐说,"拿去做点生意,以后好好跟你娘过日子吧。"南京牛小儿回家后一直琢磨北京牛小儿巧遇八仙那档子事,他听人说,每年八月十五中秋,八仙都要来人间走走,不由心想:北京牛小儿那个傻小子都能偷听到神仙说话,我为什么不去碰碰运气?于是到了第二年中秋这天,南京牛小儿就自己跳进那口井里,像当初北京牛小儿那样抠着井壁上的石缝,一门心思等八仙路过。果然,被南京牛小儿这家伙等到了!那天晚上,八仙又来了,又在大槐树下歇息,南京牛小儿可兴奋啦,屏住呼吸听着。只听见吕洞宾笑着说:"去年从这儿路过,不知怎的泄露了天机,南京小郡主的病治好了,那庄里的井也打出来了。"铁拐李说:"打出来了?既然那庄里有了井,谁还跑远路到这儿来打水?这井也没用处了,我看还不如封了它,免得害人。"南京牛小儿听到这里,吓傻了,他想大喊"救命",可是还没喊出声来,井就被封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