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凶现代故事13

  元凶

  第一章、退火炉

  夏子峰来到这个工厂车间的第一天,就听说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不要在晚上靠近那个退火炉。

  他们说那里在二十年前曾经死过一个人,所以不祥。

  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个世界上面是没有鬼的。夏子峰笑着说道。

  他是一名名牌大学生,却选择在工厂从低做起,确实让人觉得奇怪。而且,出意外不小心被砸死也是很正常的啊。

  一个看起来有点资历的工人皱了皱眉头,说道:不是被砸死的,是···被烧死的!

  夏子峰感到好奇,这里虽然是炼钢厂,虽然有很多高温的机器,但是怎么说也不至于在退火炉那里被烧死啊。

  他是···被人在退火炉里面发现的!当时尸体都已经被烧焦了!那个工人至今还心有余悸的说道。

  夏子峰的眉间一跳,仿佛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但随即他又笑笑:不会是他大意,晚上在退火炉被人打开的时候,跑到里面睡觉了吧。之后别人没有看到,就把退火炉给关上了,然后···

  这仿佛是唯一可以解释清楚那件事情的理由了。

  那老工人苦笑了一下:或许是吧。不过我们工厂不大,所以有时候晚上只有一两个人留在车间里面,发生这种事情,也是会有的。只能怪他运气不好吧。

  那···之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那老工人神色忽而慌张了:据说···晚上有人看见一个全身烧焦的人出现在这里!

  真的吗?

  这···老工人的神色更加的紧张了: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而已。不过宁可信其有吧。

  也就是说,这里闹鬼!

  不过夏子峰仍旧不在意,只是看着那老工人的脸色,觉得他似乎有点小题大做了。又觉得他似乎还隐瞒了一部分的真相。

  夜晚了,整个车间就只有夏子峰一个人。他看着那退火炉被拉出来的部分冷笑一声,即使人真的躺在上面又怎么可能不被人看到呢?

  他拿出了一本日记,那本日本发黄,像是几十年前的产物。那日记他看了十几年,那是他生父留给他的遗物!

  他的父亲,就是二十年前死在退火炉的那个人!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无法接受自己的父亲是死于意外的。他怀疑有人谋杀了他的父亲!

  所以他一直仔细的看着那本日记,希望可以从里面找出蛛丝马迹。而现在,他更是直接的来到了这家工厂,希望可以从这里打听到一些关于自己父亲的事情。

  比如——谁是凶手!

  他始终认为凶手就是这个工厂里面的人,也就是说,是他父亲的同事!为此,他才选择从底层做起!

  第二章、流传

  第二天,他故意找到一些别的工友,像是一个好奇的孩子似得问道:对了,听说那个退火炉那里死过人?

  他发现这个工厂几乎每个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包括那些新来的员工。他们点头说:恩,是听老一辈的人说的。

  于是夏子峰又特地找了一些资历久,年纪大的老员工来打听当年的事情。有的员工提起当年还泪流满面。

  他们说当年死的那个人是他们工厂公认的好人,为人乐于助人也很正直,可没有想到···

  而他们还说了一件更加诡异的事情——当天晚上就只有夏子峰的父亲一个人当班,也就是说整个车间,就只有他一个人!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是谁把他送入退火炉里面的呢?很显然,这一定是有人蓄意谋杀!

  那···会不会是谋杀啊?夏子峰像是试探的问道,他故意窥视着所有人的表情,意图从里面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应该不会吧。他又没有得罪人。一位老员工说道。

  夏子峰想了想,又问道:据说那里闹鬼?有人见过他满身烧焦的出来?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也只是听别人说的。那几个老员工面面相觑。

  夏子峰在心中怀疑,散布那谣言的人,就是杀死自己父亲的人!他不禁越发的好奇了:那请问最开始到底是谁说的?

  这个···也许时间实在太久,又也许谣言深入人心,所以他们几个老员工也已然记不得,最开始是谁先说的了。

  不过夏子峰没有放弃,他继续小心翼翼的打探着消息。他想即便凶手已经离开了这里,即便已经过了二十年,但是只有自己努力,仍旧可以查到关于凶手的一切。

  而之后,因为表现好,他被提拔成了厂长的助理——说是一个工厂,其实这个工厂也就三十几个人,并不多。

  厂长也是刚刚胜任的,据说他是因为在这里干的时间最久才当了厂长的。夏子峰不禁想到,或许他会知道些什么。

  葛厂——厂长姓葛,所以夏子峰称呼他为葛厂。据说我们这个厂是属于某个大集团的?

  是啊。哎···你一说啊,我就觉得悲凉。其实当初老板是有意扩充的,只是因为出了那件事情···

  夏子峰知道他说的是哪件事情,于是他故意接着问道:那当年的员工都留在这里么?

  恩。也许是因为这件事情太诡异了,所以他们去别的地方,别人都不要。现在,只有那些找不到工作的,才会来我们这里。

  夏子峰转而又问:那···是谁第一个说看到鬼的?

  葛厂皱了皱眉头,想了很久才说道:我记得好像是老徐!

  老徐,正是当时带自己进厂的那个,但是当时却只是说要自己小心,并矢口否认自己见鬼的事情,并且还说自己并不清楚,也只是听人说的。这是怎么回事?

  第三章、烧纸钱

  这天夜里,留在这里值班的只有一个人——老徐。然而他却不知道,夏子峰此刻正躲在暗处窥探着他。

  他发现老徐像是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拿了一包的东西。而他似乎还拿着一个盆子。

  借着昏黄的灯光,夏子峰发现,老徐似乎是拿了一堆的纸钱。他跪在退火炉旁边,哆嗦着点燃了纸钱,还一边磕头一边说着什么。

  夏子峰想靠近一点,却无意踢中了某个东西。

  是谁?老徐发现了异样,对着空气大喊。夏子峰立马逃窜,像是一阵风似得消失了。

  回到自己的家中,他左思右想左思右想,就是想不明白。老徐真的是凶手吗?还是说老徐只是知道些什么?

  如果说他真的有那么大的胆子,敢那么残忍的杀人,那他还会怕吗?但是如果他不是凶手的话,他又为何要散布那样的流言,并且不承认呢?

  夏子峰决定去找老徐。

  第二天上班,夏子峰发现嘈杂的人群。他们围绕着那个退火炉——二十年前要了夏子峰父亲性命的退火炉。

  那些人神色慌张,包括厂长也在。而仔细观察,还有两个穿着警服的男人。很显然,是警察。

  怎么了?夏子峰虽然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但还是多此一举的问了一句。

  死人了!厂长的脸色从绿色变成白色的说道:老徐死了!

  怎么回事!夏子峰惊诧的说道。

  其中一名警察一边翻着文件一边说道:死在退火炉里面,哎···都被烧焦了。

  老徐死在了退火炉里面,尸体已经被烧焦了,看不出本来的面目,唯一可以判断的,就是他手上的手表——那是他戴了十几年的。

  葛厂等人脸上的表情愈发难看了,这样说来,不是和二十年前一样吗?难道···是诅咒吗?

  夏子峰看着众人的表情,企图找到一丝丝的蛛丝马迹。然而他发现似乎每个人的表情都很正常。

  人毕竟是在工厂死的,工厂也决定赔偿一笔安家费。

  老徐是没有什么亲人的了,只有一个弟弟。他弟弟面无表情的前来领取安装费。见到他,葛厂不禁寒暄几句:小徐,你最近怎么样了?

  还那样吧。

  没找工作吗?

  小徐苦笑了一下:听说我是这里出来的,都不要我啊。哎···二十年前···那件事情···算了,我也不想说了。

  二十年前!又是二十年前!难道这个人也和二十年前有关系吗?

  当他走后,夏子峰向葛厂问道:那人也是我们的员工吗?

  对啊。葛厂一边整理文件一边说道:对了,我上次忘了,其实我们工厂有一个人辞职了,就是小徐。

  葛厂说,是因为二十年前那件诡异的事情,所以他才辞职的。

  看来,这个人也许是知道点什么。

  难道他是···凶手!

  第四章、真相

  夏子峰最近一直在注意着那个叫做小徐的人的动静,他发现他似乎每日每夜就待在自己的家中,只是偶尔会出来一趟,就算是出来,也只是买点东西。

  而他每次,似乎都显得小心翼翼,仿佛是在害怕什么一样。到最后夏子峰实在是忍不住了,于是乎便在他住的地方租了一间房子。

  房子的隔音效果并不好,夏子峰决定用最原始的方法——制造一个传声筒,贴合在他家的墙壁去偷听。

  然而无论他怎么偷听,这个小徐都未曾说出过一点消息。夏子峰甚至想是不是自己多心了呢?

  但是转而一想,老徐为什么要去烧纸钱?他明显不是凶手。而且他只有一个弟弟,如果是烧纸钱很有可能是代替自己弟弟去烧的。

  之后夏子峰想了一个办法——他穿着自己父亲的旧衣服,有意识无意识的出现在小徐的面前。

  他穿上自己父亲的衣服的时候,还真的有几分像自己的父亲。

  夏子峰发现,小徐每次在远处看到自己都显得很恐慌,好像看到了鬼一样。难道凶手真的是他?

  之后他一直都跟着小徐,他无意发现小徐去了寺庙。一进去就是一个多小时,而出来的时候,胸口好像挂着一个平安符。

  而且手中还拿着什么东西。

  看来心理战术果然成功了,夏子峰知道,天天看到一个这样的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肯定会受不了的。

  一个晚上,天上没有一颗星星,夏子峰正在家中睡觉,却无意感觉到有什么动静。是小徐,他出门了。

  夏子峰小心翼翼的跟着他,只见他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点燃了打火机,似乎在烧着什么。一边烧嘴里还一边念叨着:去死,你再来我还要你死!

  他果然就是凶手!

  夏子峰无论如何也按捺不住了,他立刻冲到了小徐的面前,说道:果然是你,你真的是凶手!

  小徐被他怔住了,半响才开口:原来是你,我早就应该知道是你了,你和那个死东西长得那么像!

  果然,夏子峰的父亲真的是小徐杀的!

  当年小徐偷偷变卖工厂的东西,被夏子峰的父亲发现了。他是个正直的人,不愿意同流合污,并且表示要把一切张扬出去。

  这样小徐不止是身败名裂,而且还要坐牢。

  他想了很久,决定干掉夏子峰的父亲!

  他在夏子峰父亲值班的时候偷偷来到了车间,最后一次要挟他,希望他不要把自己的秘密说出去,但是夏子峰的父亲不听,逐而发生了争吵。

  小徐一怒之下掐死了他!见自己杀人了,为了销毁线索,他趁没人,便把夏子峰的父亲推入了退火炉里面!

  那是他第一次杀人,因为恐惧,他每日心神不安,故而只能辞职在家。而这件事情,他最终因为压力太高,而选择了告诉自己的哥哥。

  之后老徐就在车间散布那个谣言,说是闹鬼。他希望借这个谣言可以吓退那些好事的人,不让他们查探下去。

  而他们没有想到,夏子峰竟然会来查探当年的事情。而他们更不会想到,其实杀死老徐的,就是夏子峰!

  他那天特意找了老徐,他不断的追问,可是老徐就是不说。他满脸的慌张告诉了夏子峰,一定有秘密。

  夏子峰一怒之下把老徐抓去毒打一顿,他还是不说,他便活生生的把他推进了退火炉,把他烧死了!

  你杀了我父亲,而你哥哥做了你的帮凶,你们都该死!夏子峰恨恨的说道。

  此时小徐也站了起来,他一脸的愤怒:你也该死,你害死了我哥哥!

  而就在此时,一群警察冲了出来,为首的那个看着他们说道:你们两个杀人凶手,还不伏诛?

  其实那些警察不是吃干饭的,他们也怀疑老徐是死于谋杀。根据调查,他发现夏子峰嫌疑最大。

  他总是在打听二十年前的事情,而老徐就是死于二十年前的手法的。所以警察怀疑可能和夏子峰有关系,故而在暗中监视他。

  果然,他真的是凶手。而他们又无意的破获了二十年前的命案。

  这并不是巧合,只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