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真相现代故事13

  绝对真相

  1.杀机乍现

  保险柜的暗锁咔嗒一响,被打开了。

  陆倩雯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把门拉开。果然,在柜门上方,有一根细细的发丝。陆倩雯仔细记好发丝的摆放位置,然后收好,心中暗笑:吴世震,你算什么侦探作家,不过这些小把戏而已。

  陆倩雯这已经是第三次偷偷打开吴世震的保险柜了。她跟吴世震结婚两年多,可两人之间一直隔着一堵墙。吴世震固执地封闭着自己的内心世界,不肯向陆倩雯开放,甚至像防贼一样提防她,让她恨得牙根都疼。这保险柜当然更是禁区,每次打开,吴世震都背着她,遮遮掩掩的。陆倩雯被保险柜里的秘密折磨得坐卧不安,可她不动声色,只在暗中寻找机会。吴世震是小有名气的侦探小说作家,喜欢在他自己的小说里扮演洞若观火、料事如神的福尔摩斯。但在现实生活中,吴世震的手法太拙劣了,比如这保险柜的密码,居然就用他自己的生日,陆倩雯没费什么周折就猜到了。

  保险柜里比上次又空旷了许多,像吴世震已经枯竭的灵感。里面没有现金,也没有钻戒、项链之类值钱的玩意儿,只有几张余额不多的存折,透着寒酸。最扎眼的,还是那本厚厚的相册。那是吴世震跟他的前妻齐晓宣五年婚姻生活的全部见证。见到它,陆倩雯的心里又一次泛出了强烈的酸味。

  齐晓宣跟陆倩雯本来是最要好的闺中密友,她们亲密无间,形影不离,无话不谈。不过,这都是表象,骨子里,陆倩雯一直把齐晓宣看作敌手。她承认自己暗中嫉妒齐晓宣。齐晓宣的个头凭什么要比自己高那么一点点,腰身苗条一点点,学习成绩优异一点点,长得漂亮一点点,气质也要高雅一点点?

  她们跟吴世震都是大学里的同班同学。吴世震是班上少数几个农村生之一,兴许是小时候忍饥挨饿的缘故,他枯瘦如柴,身高不足一米七,典型的表情是苦大仇深愁眉不展,看着就让人不舒服。陆倩雯想不通追逐者如云的齐晓宣怎么会看上吴世震,跟他拍拖。她几乎是带着幸灾乐祸的心理帮助他们促成了这段姻缘,直到他们结婚时陆倩雯去做伴娘,心里还在窃笑不止。

  那以后,陆倩雯心里舒服了好久。她可不像齐晓宣那么傻,不想那么匆匆随随便便地把自己嫁出去,她还要好好享受青春呢。她周旋在形形色色的男人之间,尽情地享受他们的殷勤,陶醉其中乐此不疲,唯一的目标就是找一个以绝对优势压倒吴世震的郎君,一劳永逸地把齐晓宣比下去。不想后来事情突然起了变化,使她的目标几乎不可能了:吴世震一夜之间成了风靡文坛的侦探小说作家,名利双收!

  陆倩雯险些背过气去。这无疑说明:齐晓宣更具慧眼,又胜了她决定性的一筹!她清楚地记得,在齐晓宣之前,吴世震先给她写过情书,表达过爱慕。著名侦探作家夫人的光环本应在她头上闪光,滚滚而来的畅销书版税她也拱手让给了别人。

  陆倩雯于心不甘,决心不惜代价,夺回本应属于她的一切。以自己的万种风情,去征服一个已婚五年,正值审美疲劳期的男人并不是没可能,何况他还一度中意过自己呢!结果,因为齐晓宣毫不设防,陆倩雯的偷袭轻而易举地大获全胜,她很快便把吴世震拖上了床。不久以后,陆倩雯拿着孕检诊断书,找上门去向齐晓宣摊牌,齐晓宣只是无限怨恨地盯了她和吴世震一眼,就甩手摔门而去,再也没有回来,把吴世震和家里的一切都留给了陆倩雯。很久以后吴世震才知道,陆倩雯的孕检诊断书根本就是伪造的,但为时已晚,追悔莫及了。

  然而,陆倩雯并没有得意多久。陆倩雯第一次偷偷打开保险柜,就发现了吴世震的秘密:他在最隐蔽的地方珍藏着这本相册,意味着他的心从来也没有属于过她。从那一刻起,陆倩雯就放弃了做贤妻良母的努力。这个两人之家陷入了旷日持久的冷战,再也听不见欢声笑语了。更糟糕的是,吴世震的创作跌入低谷,一蹶不振,常常连续一个月写不出一个字来,这个以稿费为支柱的家也很快困窘起来。

  好在陆倩雯还有几个不错的朋友肯为她花钱,她可以照旧出入歌厅迪吧寻欢作乐,暂时忘掉家里的烦恼。她为了报复的快意,一口气给吴世震戴了好几顶绿帽子。吴世震终日呆坐在电脑前冥思苦想,居然毫无察觉。

  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陆倩雯决心结束这段有名无实、又无利可图的婚姻——大华液化气公司老总徐志富已经为她买好了藏娇的金屋。她这次打开保险柜,就是想看看吴世震到底还有多少家底,有没有可以利用的口实。

  忽然,陆倩雯发现相册里夹了一封信,竟是他在与自己结婚后不久写给前妻齐晓宣的,信中说他是受了骗与陆倩雯结婚,对不起晓宣。他还准备与陆倩雯离婚,之后与齐晓宣复婚。天哪!与自己离婚,这无所谓,可决不能让这家产再回到齐晓宣手中。这封手写的信没有寄出,不知什么原因,但正好让自己彻底知道了吴世震的心思。

  一股杀机,从陆倩雯的心底升腾而起,不可遏制。

  她把那根发丝原样放回,小心翼翼地锁好了保险柜。

  2.自杀密谋

  吴世震接到自称徐志富的电话时,非常意外。吴世震对徐志富毫无印象,所以不假思索地回绝了会面的邀请。可徐志富很会看人下菜,他接着说出的理由让吴世震没法不动心:我遇到一桩棘手的案子,不想惊动警方,只好请你这位大名鼎鼎的‘福尔摩斯’出山。

  会面地点选在一家高档酒店。

  吴世震如约赶到包间时,徐志富已经笑容可掬地等候多时了,餐桌上摆满了山珍海味。吴世震好奇地询问徐志富的案子,徐志富仿佛没听见,顾左右而言他,一边劝酒劝菜,一边倾诉起赚钱的辛劳。这座不大的城市里,经营液化气的公司竟有十来家之多,竞争的激烈可想而知。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大华和另一家公司。这两大公司实力不相上下,为争夺客户怪招迭出,你死我活,结果谁都无法挤垮对方,又不甘心退出,在一时间形成了僵持局面。

  吴世震对这些庸俗的商业竞争丝毫不感兴趣,一再催问那件棘手的案子。徐志富不慌不忙,笑嘻嘻地说:我刚才说的,就是案子。我拜读过你的大作,敬佩你的奇思妙想。你的才能仅仅用在写作上,实在是浪费。如果你肯出山,一定能帮我想出一招制敌的妙计来。

  原来是这样!吴世震哑然失笑:真难为徐老板,怎么会想到这一点。你太抬举我了。老话说‘百无一用是书生’。生活跟写书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我恐怕无能无力,帮不上你。

  徐志富并不气馁:那是你放不下大作家的架子,不屑于这些俗务罢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白受累,给你的报酬绝对不下于出本书。说着,他拿出一扎钞票推到吴世震面前,这一万算是见面礼,请笑纳。

  徐老板出手大方,让吴世震有些心动。也难怪,他已经很久没什么进项了,特别是妻子陆倩雯的不满已经溢于言表。他犹犹豫豫地把钱收起来,试探道:徐老板既然这么想,想必已有初步方案了吧?

  徐志富回答说:想法倒是很多,可都不成熟。我想到你,是因为你是研究犯罪的专家。液化气这东西,可以做饭炒菜,也可以用来杀人。如果有桩命案跟我们的品牌联系起来,媒体肯定会大肆炒作,为我们免费做广告。

  吴世震笑着摇摇头:不行不行,你的想法比小说还荒诞。你的品牌知名度是高了,但出的却是恶名、臭名啊,那不是自绝生路吗?徐老板两手一拍,接着挑出大拇指道:对啊,侦探作家果然名不虚传,出手就是高啊!这一招是不能用在自己的身上,得让对方臭名远扬才行!吴世震懵懵懂懂地问:我是这么说的吗?徐老板说:是你一语惊醒梦中人啊!吴世震连连摆手:人命关天,使不得,使不得啊!

  徐老板也泄了气:是啊,命案可不是好玩的。想了想,他又眉飞色舞起来,吴先生,要是一桩假案呢?

  吴世震不明白:什么假案?徐老板高深莫测地说:比如一场自杀未遂事件吴世震击掌赞叹:妙啊,那就没有任何后果!不妨这样,让某人使用对方品牌的液化气自杀,因为液化气质量不过关而未遂,一定会吸引公众眼球!

  徐老板高兴地跳起来:佩服,大作家就是出手不凡!就让他用残液吧,因钢瓶中残液过量自杀未遂,一下子就把对方搞臭了,哈哈!说着,他兴奋地又抓出一扎钞票,这一万是你的报酬,谢谢你的妙招!两人共同举杯,一饮而尽。

  徐老板一边让菜一边继续谋划说:自杀的最好是一位歌星影星什么的,社会名流,才有轰动效应。吴先生为我推荐一位吧,我出两万元请他。

  吴世震摇摇头:我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跟演艺界没有任何联系。徐老板突然停住了筷子,目不转睛地盯住吴世震:真是太糊涂了,我怎么舍近求远?吴世震吓了一跳:你不会是想让我自杀吧?徐老板说:就是你啊,吴先生,你才是最合适的人选!著名侦探作家自杀未遂,这本身就有戏剧性,一定会让媒体兴奋得发狂!

  吴世震还要推辞,被徐老板拦住了:这样,一事不烦二主,我再给吴先生加两万,你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怎么样?

  尽管吴世震已经喝得头昏脑涨,可这笔简单的账他还算得清:他只需要伪装一下自杀,就能轻而易举地挣到六万!想起空空如也的保险柜,想起陆倩雯那张不阴不阳的脸,他猛地举起酒杯,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成交!

  3.弄假成真

  吴世震的自杀计划紧锣密鼓地进行着。他打开电脑,用娴熟的文笔描述了他江郎才尽的绝望和捉襟见肘的窘迫,也谈到了对第二次婚姻的失望,生动细腻,催人泪下,任谁读了都会被感染,深深地同情和理解他的自杀动机。

  写完了打印出来,仔细看看没什么修改的了,吴世震非常满意。想了想,他又用手抄写了一份,最后郑重地签上自己的名字。他的文笔语气可以模仿,笔迹却很难伪造。他小说里的侦探,就是凭这些细枝末节拨云见日、发现真相的,他当然也不会忽视。他不能出任何纰漏,得对得起徐老板的六万块钱。

  自杀地点当然是选在厨房兼餐厅才合理。徐志富早已给他准备好了另一家公司的备用钢瓶。徐志富在那只钢瓶里做了手脚,只灌了少半瓶特意收集的液化气残液,虽然气味浓烈,却根本不起火苗,当然也死不了人。他们需要的正是这种效果。

  自杀时间选在晚上。陆倩雯每天晚上到外面鬼混,总要下半夜才回来,他可以从从容容地完成任务。待她回到家里,看到自杀现场,尖叫着喊醒四邻,或者打110报警,他就大功告成了。然后他将被送往医院抢救,医生将发现他不过是有点儿醉酒,再加上过量的安眠药,昏睡不醒而已。他会很快在病床上苏醒过来,对蜂拥而至的媒体采访三缄其口,做出一脸万念俱灰的绝望。媒体连篇累牍的炒作报道会将公众的胃口吊得高高的,大家会急不可耐地想知道作家为什么要自杀,自杀为什么未遂。待警方宣布调查结果,说作家侥幸逃生完全是因为某公司液化气残液过量,这种品牌当然会在顷刻之间深入人心!然后被无情地赶出市场。

  投入区区六万元就把竞争对手置于死地,徐老板实在是一本万利。与此同时,已经开始被读者淡忘的吴世震,名字会再度响亮起来,他的旧作也会被争相翻印畅销。对于一个走进死胡同的作家来说,这是多么美妙诱人的前景啊。

  吴世震一边陶醉地憧憬着,一边把安眠药片碾碎,撒进酒瓶里拌匀。他关好门窗,然后不慌不忙地打开液化气灶的开关,一股刺鼻的异味很快就弥漫开来。他把那份绝命书放到显眼的位置,把冰箱里能找到的食物全摆上餐桌,然后舒舒服服地坐在椅子上,自斟自饮起来。不一会儿,他就醉眼迷离了。他支撑着抓起酒瓶为自己斟酒,一阵铺天盖地的眩晕陡地袭来,他往前一扑,就伏在餐桌上沉沉睡去。手里的酒瓶滚落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

  然而,计划还是发生了点儿变化。不知过了多久,厨房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女人蹑手蹑脚地钻进来。见里面的情形跟她的预想一模一样,得意地狞笑起来。吴世震鼾声大作,半边脸贴在餐桌上,五官都被挤压得挪了位变了形,丑陋不堪。女人满怀报复的快感,最后一次看了一眼那张惨不忍睹的脸,快步走向液化气灶,换上另一个钢瓶,然后打开。液化气呼呼地响着,喷涌而出。女人环顾四周,再次露出狰狞的笑容,用手掩住口鼻退出门外,再小心地关严房门,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