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牛仔到护士现代故事7

  从牛仔到护士

  现在,对许多男人来说,饭后洗碗、劈柴可能是很平常的工作,但对我而言却很陌生,我宁愿一辈子在外面漂泊,在石油钻井队工作,或者放牛,像一个西部牛仔一样。我喜欢跟强有力的机器和强壮的牲畜一起工作。没有什么能使我想在一所美丽的、安全的房子里工作。直到德伯拉出现之后,情况才改变了。

  现在,我经常提醒自己,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扣好衬衫纽扣,决定做一个负责任的家庭男人,那些豪放的、冒险的生活再也不能过了。当我进厨房的时候,德伯拉在笑。我把手放在她的肚子上,一个美丽的妻子,一个即将出生的小孩。

  实际上,我放弃在石油钻井队工作也是因为德伯拉,那个工作让我们几个星期不能见面。离开钻井队之后,我在德伯拉父亲的建筑队工作。

  有一天,我的岳父安排我用斜切锯来切割做橱柜的石板,做了几十分钟后,我分了神,突然感到一阵剧痛,一看,两根手指血肉模糊,只剩下一点皮连接在手上。我对自己说,不要慌,你见过比这更严重的情况,坚强起来。钻井队的工作经历使我能够从容地应对紧急情况。我脱下衬衫把手包好,我的岳父当即开车送我去医院。

  我被送进病房后,一名穿绿大褂的男子走进来。我向他问好说:嗨,医生。他指了指自己胸前的那块写有大写RN的牌,说:我不是医生,我是护士。我感到很奇怪,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男护士。他说:来,让我看看那只受伤的手。

  那只手看起来很恶心,但那男子并不在意。他看了一下,对我说:没事。医生会帮你把手指接好,上好夹板,过一段时间就会复原。我想,这个人一定懂得很多才行,每个病人情况都不相同,他都要对病人们有所帮助。相比起来,把一群牛聚拢起来就容易得多了。

  走廊的那头传来一阵纷乱的声音,然后有人喊:约翰,我们这里需要你。

  男护士约翰看了我一眼,说:等一下我们就为你做手术。别担心,你的手会完好如初。说完,他到另一个病房去了。

  那天,医生帮我把手指接了起来,很快,我就可以做事故以前能做的一切事情了。但我仍然不能忘记那天,不是不能忘记受伤的情景,而是不能忘记那位男护士是不是我受伤的手要引领我去发现什么新的事情?

  我想当护士。一天晚饭后,我跟德伯拉说。她惊讶得差点把嘴里的饭喷出来。我解释说自己虽然怀念冒险的感觉,但也想当一个家庭好男人。怎样才能两者兼得呢?我觉得当护士最合适了。

  当护士动手能力要强,我的生活经历使我在这方面不比别人逊色。经过申请,我成了护理学校的一名学生。当我们的女儿蹒跚学步的时候,我从护理学校毕业了。后来,德伯拉也成了一名护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