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三传奇

  风三传奇

  一、序96年的时候,涌宝还没有撤乡并镇。最繁华的街道也不过百米。能见个小小的乡长也就算是面圣了。我的家在涌宝乡木瓜河村,那个时候农村还不兴时外出打工,读书被认为是没有前途的,孩子们打小就跟着父母学干活儿,听话的娃儿们跟着插秧种地,调皮的娃儿们打鸟窜山。没有什么经济产物,这里的地似乎只适合种萝卜,家家户户都种萝卜,漫山都是萝卜地。这里似乎天生就是一块净土,没有污染没有纷争,没有所谓的勾心斗角,生活虽然很苦,但是人们都活得朴实、轻松,自给自足。村里有一所小学,学生从来没有超过15个,校长、副校长、班主任……集多个职务于一身、有且仅有的一个老师还是个代课老师。这所小学只教到两年级,每两年招生一次,要继续读书就得到离家很远的光辉小学。然而选择继续读书的人并不能称之"很多",所以我们那里很多人都是二年级文凭。庆幸的是我的家人一直坚持着让我读书。第一次见疯三,是96年冬天,那时候我还没有读书,跟着父亲到街上卖萝卜,菜市场被卖萝卜的占了半壁江山,冬天早上,生意并不是太好,身边卖菜的都是邻居,百无聊赖,彼此寒暄着。突然听到有人喊了一声"乡长来了".只见人们都飞快的收好自己的菜摊,一言不发。心里顿时对这位乡长肃然起敬,真是个好乡长啊,大家都这么尊重他。街头上走过来一个疯子,冬天的早上他只穿了一条短裤,一双拖鞋,手里拿着一瓶脏得已经看不清是什么牌子的酒,每走过一个菜摊,他都会"点评一番",这个萝卜,不行不行,你拔早了三个时辰,恩,不行不行。容我为你算上一算。我竟看的走神了,父亲一声"张飞,快回来"才让我惊醒,然而躲避已来不及了。疯子指着我的眉心,又摇了摇头"你是当年的张飞,咦?不像不像,哈哈,哈哈"等众人回过神来,疯子已经走远,只有"哈哈"声还清晰可辨。菜市场又恢复了之前的喧闹。然而我并没有看到乡长。我问父亲,乡长怎么还没来啊。父亲指着疯子的背影说:"诺,不就是他吗。"看我不解,父亲接着说:"他呀,看到别人,想骂就骂,别人的东西,他想拿就拿,不是乡长是什么。"这是我第一次见疯三。二、外面的世界97年,我7岁,父亲把我送到小学校。说实话,这之前,我一直认为涌宝乡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地方。在书上,我学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的博大远不仅仅只是目光所及。什么时候开始,对外面的世界有了向往,我记不起了。也许就是这一点点向往,或者说是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一点点光,让我一直对学习有着很大的热情。99年3月,我到离家更远的光辉小学读书,住在学校里,父母每星期带去油盐柴米,吃的我们一堆孩子自己煮。那时候伯父在村公所,我读书的小学跟村公所比邻而居,离乡上1公里远,伯父吃住都在村公所里面,吃的也是他自己做的,我经常跑去他那里混吃混住,放学后他喜欢带我到乡上逛逛,因为他的朋友们大都在乡上。有一年的夏天,伯父带着我在街头吃东西,他和他两个朋友喝着酒。很远的就听见人群里乱哄哄的,不时听到男的说"哇!不错不错。"也会听到女的说"啊!死疯子"疯三光着身子,头发蓬松,手里还捏着三年前那瓶脏得看不清牌子的酒,他径直走到我跟前,对我说:"张翼德,来来来,陪哥哥喝一杯,当年你寥寥几人当阳挡曹军,哥哥敬你是条汉子,来来来。"伯父拍了拍疯三的肩膀:"喝不够就过来接着喝。"疯三似乎很害怕我伯父,接过伯父手里的酒,边喝边对伯父竖大拇指"好酒,好酒,酒是好酒,人是好人",伯父的朋友指着疯三胯下,说:"疯子,不错不错,手榴弹真大",疯三笑嘻嘻:"大哥呀,我这个虽然大,可是还没有玩过小姑娘哩".疯三喝完酒,挠了挠头,并没有说谢谢,转身对着墙开始尿尿,店主人拿着棍子追打,疯三边跑边笑。远处传来疯三渐渐远去的声音"今朝有酒今朝醉,管我是君还是臣。"伯父的朋友们哈哈大笑:"疯子。"伯父摇摇头:"哎!疯子"这是我第二次见疯三。三、疯三正传传这种体,我其实并没有严肃的研究过。所谓正传,是仿鲁迅先生《阿Q正传》之正传二字,难免会贻笑大方。那么,闲话少叙,言归正传:02年3月,涌宝撤乡建镇,03年我在镇上读初中,这时候经常看到疯三,鉴于之前两次对他印象很深,所以勾起了我对他的好奇心。我不断地打听疯三的事情。还原大概如下。疯三,云县涌宝乡瓦窑村人氏,大概姓施,准确姓名已无从考证,年龄也无从得知,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他的性别是男的。疯三并非从小就疯,小时候人很乖,学习也很好,似乎是一直读到高中学习都很好。最后不知道被谁下药,虽然捡回来一条命,却从此浑浑噩噩,疯疯癫癫。也许对于这样的不幸,我们只能指责害了疯三的人,却无法做得更多了。伯父和疯三,却有一点共通的地方,那就是爱酒。伯父常说,友情就像是酒,越久越醇。所以伯父爱酒,他的朋友多不胜数,他家里很少冷清。伯父家里有很多泡酒,他们朋友们总是到他家来喝酒聊天,每次他们都会夸赞伯父酒量好,夸伯父酒好,每次伯父和他朋友们都会喝醉,每次这些朋友们走了之后伯母都要打扫到很晚。其实疯三也有不疯的时候,伯父说,疯三不疯的时候就去帮海枫百货搬东西,赚了钱就买酒喝,喝完酒继续发疯。就这样不断地循环往复。伯父也每天和朋友们喝酒。四、归去疯三死了。06年,疯三死了,没有什么预兆,但也没出乎任何人意料。似乎没有什么人关心,或许、也许这已经根本不重要了。伯父和他们友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喝酒,偶尔听他们谈起疯三,好像是死于饮酒过量,据说死的时候身体已经发泡了。然而这并不会让这些朋友们伤心,对于他们来说,仅此少了一个笑话,仅此而已。他的朋友说:"来来来,喝喝喝,管他干什么,喝酒才是最重要的。"伯父看着离去醉醺醺的朋友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哎!疯子。"08年,伯父因病去世,跟酒有关,跟朋友无关。偶尔听他的朋友们谈起他,早已没有生前那种尊重。伯父的家里,伯父的朋友们,再也没有来过。五、来兮乔二,后疯三时代涌宝崛起最快的疯子,短短一年时间已经与疯三齐名,合称"乔峰".也许多年以后,他将是涌宝镇新的传奇是的,疯三死了,可是还有乔二,还有更多的疯子。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每天被各种各样的压力压得喘不过起来,不管有多苦多累,还要对别人嘻嘻哈哈,装模作样,这些人,又何尝不是疯三乔二,他们离疯只有一步之遥,仅仅一步之遥而已。然而这样的人还少吗?我喝了一口酒,看着窗外形形色色的人,只能叹一口气:"哎!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