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上桌

  请你上桌

  这天,老何的儿子大明第一次领女朋友上门,老何天不亮就起床去了趟早市,买回一大筐菜。 说起来老何也怪不容易的,老婆走得早,这些年他既当爹又当妈,其中的酸甜苦辣自不必说,现在儿子谈上对象了,他自然很高兴。 十点多钟,大明和女朋友小丽手拉手进了家门。老何一看小丽人长得漂亮,心里直偷着乐。让他更可心的是小丽特别懂事,看他一个人在厨房忙活,就主动挽袖子帮他择起菜来。 老何不愧是大厨出身,烹煮煎炒,忙而不乱,时间不长一大桌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便端了上来。然后,他招呼大明和小丽入座。 "哇,好香啊!叔,你真棒。"小丽由衷赞道,大明趁机殷勤地夹起一块排骨塞进她的嘴里。 老何憨厚地笑笑:"只要喜欢吃,以后叔天天做给你俩吃。"说着,转身进了厨房。 小丽嘴里含糊不清地喊道:"叔,别忙了,一块吃吧。" "你们吃,我刚才边做边尝,肚子现在还装不下,等消消食再吃。" 就这样,每次都是老何张罗,小丽吃了几次饭,就有些过意不去了,正巧这月多发了些奖金,朋友怂恿她请客,她就打算连老何也一起请去。 老何一听,头摇得拨浪鼓似的,立马拒绝道:"孩子,你有这片孝心,叔就很高兴了。叔当年就是大厨,什么菜没吃过。再说都是些年轻人,叔就不掺和了。" 小丽撒娇道:"叔,这家饭店有特色的野味,保证你没吃过。当然吃饭是其一,咱主要享受一回被别人伺候的感觉。" 老何拗不过,只好答应了。 大明开车载着小丽和老何去了那家饭店,小丽的朋友早就等着了。进了包间,服务员拿着菜单让点菜。小丽接过菜单往老何面前一放,说:"叔,你点。" 老何却把菜单轻轻推到小丽面前,笑着说:"厨师不点厨师做的菜,还是你们年轻人点吧。" 老何话毕,小丽的朋友便抢过菜单毫不客气地点起来,足足有十来个,老何听得直皱眉头。 工夫不大,服务员就把菜端上了桌。小丽拿起筷子,夹了块最大的肉先放到老何面前的碟子里,说:"叔,使劲吃呀,不够咱再点。" "够了够了,你们也吃。"老何嘴里应着,手里拿筷子的动作却不很麻利,而且吃得也很矜持,好像在努力克制着什么,半天没把碟子里的东西吃完。 其间,小丽和一个女性朋友去了趟卫生间。朋友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说:"小丽,你男友他爸为啥不喜欢吃肉,是不是有肝炎呀?" 小丽恼怒道:"胡说啥,你才有肝炎呢,请你吃饭,还这样埋汰人。" 朋友一本正经地分析道:"你看呀,你给他夹的肉他吃完了吗?刚刚你见他主动往盘里夹过菜吗?是不是顾忌啥呢?" 小丽嘴上狡辩着,心里却犯起嘀咕:还真是这样,去他家里吃过多次饭,从未见他上过桌,每次都有借口错开一起吃饭的时间。最重要的是,他才五十出头,正是当大厨的黄金年龄,为啥就辞职不干了?是不是得了肝炎,让饭店给辞了? 小丽越想越担心,就喊着大明去医院做肝功能检查,骗大明说先熟悉一下婚检的套路,乐得大明一蹦三丈高。检查结果显示正常,让她稍宽了心。但重点怀疑对象还未排除,这又让她惴惴不安。她不好直接对老何说,就让大明动员他去体检,说人上年纪了,各项功能都在减退,疾病自动会找上门来,一定要防患于未然。谁知老何大大咧咧地说不花那冤枉钱,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弄得小丽哭笑不得。 按说大明父子对她好得没话说,可这病毕竟传染人呐,天长日久难免有大意的时候,大人还好防范,万一将来有了孩子呢? 几天里,小丽一直纠结这件事。大明再喊她去家里吃饭,她总找理由推脱。 再说老何见小丽上门的次数少了,每次即使来了也不留下吃饭,隐约感觉出了问题,就问大明,大明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老何把整个事情从头到尾想了一遍,忽然就明白了。 这天,老何做了一桌子好菜,特意让大明再把小丽请到家,说有话要对他们说。 小丽犹犹豫豫地来了,脸上带着几分尴尬。老何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热情地招呼她坐到桌前。然后,起身从卧室里拿出一摞化验单放到她面前,平静地说:"孩子,我知道你有顾虑。放心,叔没有得过肝炎。这是我做厨师前的化验单,星级饭店对厨师的健康状况要求很高,每年都组织体检。另外还有一张是我前天刚去做的化验,一切正常。你大可以吃我做的饭菜,也可以放心地与大明处对象。" 小丽的脸瞬间红了,结结巴巴地解释说:"叔,最近,我、我确实很忙。" 老何对小丽摆摆手,说:"不怪你怀疑叔,为什么我不愿与你们在一起吃饭,其实……"小丽一心想解开这个疑团,不由自主地支起耳朵。"是因为叔的吃相太难看,一吃饭嘴角腮帮常沾饭渣米粒,而自己却不知,我怕给大明丢脸,所以只要大明的朋友来家吃饭我从不上桌,也从不参加宴请。" 老何的眼神忧伤而痛苦,仿佛在回忆一件极不愿触及的往事:"我以前也算注意形象,因为在星级饭店做厨师要求是很严的,但大明妈妈去世时,大明还小,我需要挤时间去照顾他。" 小丽忍不住插话道:"这与吃相差有什么联系吗?" 老何苦涩一笑,说:"饭店是管吃的,为省家里那一顿,每次我都在饭店吃,回家再给大明做一个人的。大明刚上初中那年,一次因工作忙,吃完工作餐就晚了点,等去学校接大明,却不见了人影。那阵子,县城里正传言来了一批贩买人体器官的犯罪分子,目标专门是未成年人。我疯了似的打电话问老师问同学,骑摩托车到处找,都没找到。" "后来呢?他去哪了呢?"小丽幽怨地瞪了眼大明,继续问。 大明笑嘻嘻地说:"等不着老爸来接,我就自己走回家了,因为没有钥匙,就一直坐在小区门口的石阶上等他。" 老何眼圈有些发红:"那时手机还很少,不像现在一打电话就知道在哪,但我做梦也没想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能走那么远的路回家。打那后,我每次吃饭都狼吞虎咽,变成了神经性强迫症,再也慢不下来了。后来,经理看到我在后厨吃饭的样子,说影响星级饭店的形象,就让我提前退休了,而这一切包括大明在内我谁也没告诉。" "爸!"这时,泪流满面的小丽主动把老何扶到主位上,恭恭敬敬地说道,"以后这个位子就是你的专座,我还要经常带你出去吃饭,并把你的故事讲给他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