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谋杀案现代故事13

  地铁谋杀案

  1

  我叫曾禾。是地铁公司运安处一名主任科员。现在想来,这事发生在今年酷暑之夏。那天傍晚,我奉王处长之命,作为机关人员早晚高峰时段,必须有一个月时间下地铁站台维持秩序。那天是我第一次上岗。按照王处长指令,我去了地铁18号线中心站淮海路车站。那里是地铁5条线路交汇处。

  傍晚5点45分,我进入淮海路地铁车站入口处,有那么一会儿,望着密密麻麻川流不息的人流,我惊恐万状。看着从地底下源源不断地渗出来的五股人流,再看着五股人流源源不断地从地面向下注入,我感到那不是人流,而是洪水。进出的各自五股人流不停地互相对撞,就像湍急的河流激起的浪花,或者说是漩涡。虽说我在地铁公司上班,但我在机关,像这种洪水一样涌来涌去的人流,我还真没见过。可见王处长说得对,机关科室人员应该下基层看看,不要老是坐在办公室。

  6点整,我穿上崭新制服,带好对讲机,手拿电喇叭,从车站休息室里走了出来。刚来到灯火通明的地铁大厅维持秩序时,我就看到汹涌的人流中,有个年轻女人睁着一双大眼死死盯着我。女人在人潮中,就像一个绝望的溺水者,而我在她眼里像一块漂浮的大木头,她在人潮里拼命挣扎,想死命抓住我这块木头。我一看急了,莫非这个女人生病了。我马上操起电喇叭大声叫道,请乘客们不要推挤,注意安全。但是我的大声叫喊,又怎能抵得上嘈杂声呢。那个女人在拥挤的站厅里,被人流挤得东倒西歪。就在我束手无策时,又一股人流涌了过来,女人被裹挟到我跟前。我一把抓住女人的手,低头一看,我被她的美貌吸引。明亮亮的眼睛,小巧而又丰满的身子裹着一身名牌衣裙,尤其是她的肌肤,那种白皙,细腻,让我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世上怎么会有那么绝色的女人呢?不过这个念头刚刚一闪,我就见女人睁着大眼,惊恐失色一字一句地对我说:先,生,我,需,要,你,的,帮,助。这话让我倒抽一口冷气。我下意识地回答,你说什么?女人见我反问,不由微微仰头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我。就在我与她眼睛对视时,女人大大的眼睛里掉下了大颗大颗晶莹的泪珠,在嘈杂声中,我听到了她的呜咽声,先生,求你了,求你了。看着年轻貌美的女人可怜楚楚的样子,我动了恻隐之心。但我的职业告诉我,一个漂亮且比我小多了的年轻女人,在这种乱哄哄的场合下,要我帮什么忙呢?再说,这样出挑的女人,她应该去开宝马、奔驰,再不济也得开个QQ吧,怎么可能在下班高峰时段来挤地铁呢。虽然有太多疑问,但我还是点了点头,问,小姐,你需要我帮什么忙?话音刚落,发现她回了下头,惊恐万状说,先生,有人要杀我。我吓了一大跳,整个身子僵硬,成了根木棍。我说,你说什么?她说,先生救救我,有人要杀我。说完,泪水再次喷了出来。

  我的耳麦就在嘴边,我只要按开关,张嘴,我们地铁公安30秒内就会冲到跟前,但我没按开关,我马上想到,这个女人是否是个精神病患者。但我立即否定了。她的眼睛告诉我,她根本不像精神病患者。我想了想说,你说慢点,谁要杀你。她顿了顿说:我也不知道,感觉到有人要杀我。听她这么说,我突然想笑。光天化日,人头攒动,想杀人也不那么简单,说杀就杀的。我说,小姐你别急,这样多的人流确实让人精神紧张,不过,杀手是不会在这样的时间与地点杀你的,杀了,我看他往哪儿跑?我对自己的回答很满意。但这回答并没让女人满意,她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洁白的额头上沁出点点晶莹的汗珠,她战战兢兢低声说,如果现在有人在你背后捅上一刀,你会知道杀手是谁吗?我一听,头皮发麻。你不能说女人说的没有道理。其实我倒不是怕有人在我背后捅上一刀,我怕女人突然倒在我的怀里,而她后背深深插进一柄没顶的刀子,鲜血就像眼前的人流,汩汩而流,而凶手很有可能消失在人流之中。我紧张了。我说,那你别坐地铁了,我护送你出去。我想,只要把她送出车站,她就没理由再说PLEASE了。不料女人泪水没了,反而坚决摇头说,我就要赶这班地铁,我有急事。这下我没底了。我想了想说,好吧。我环顾四周,抽出电警棍,像一只大鹰张开翅膀,把小鸟一样的女人儿紧紧护在我的翅膀下,随着人流一步步走下台阶。我发现下台阶时,女人的身体始终在颤栗。这种颤栗弄得我神经大为紧张,自己也跟着颤栗起来,就好像一把闪着寒光的无形刀子在我四周萦绕。

  慢慢地随着人流挤到了站台前,很快列车拉着刺耳的高音喇叭,黑压压的像一座小山似地朝站台压来。眼前一黑,同时感觉到身后有股汹涌的暗流撞向腰部。亏得年轻,双腿有力,还能顶得住,否则被人推下站台,滚入铁轨,这就惨啦。也就是几秒钟,黑山压顶似的列车裹着一阵劲风擦着脸面呼啸而过,车厢里的日光灯一闪一闪地由快至慢,一片一片从眼前掠过,随后稳稳地停住了。当地铁列车的电动门自动打开的刹那间,我把女人细腰一托,女人轻轻松松地进入了车厢。

  我还没松上一口气,却见女人一把死死抓住我的手,急促地说,先生,你一定要和我一起乘车,送我出站为止。我愣了愣。但我身不由己。我背后潮水般的人流,逼得我进了车厢。如果说刚才我是自愿在帮助女人的话,现在是女人把我拉进车厢,我就气急败坏,我说,我在上班,不能离开岗位。女人一听深深垂下了头,轻声地说,对不起,我害怕。我大声说:你怕什么?你以为我是你保镖啊。我脱口而出说的话,看来伤害了女人。她说,真的对不起你了,要不你就陪我乘一站好吗?我坚决摇头,毫不犹豫奋力挤下车厢,当列车车门关上的一刹那,我回头看到女人那张绝望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