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死亡

  逃离死亡

  黄泉路上无老少,年轻的孙力新不幸患上了癌症。手术后,医生说他至少还能活三年,如果恢复得好,再多活几年也是有可能的。但有一个前提,他必须定期到医院来复查和化疗,按时吃药。

  孙力新明白医生是在安慰他,他绝活不过两年,他的身体,他自己知道。眼看自己就快要离开人世,孙力新尚有许多心愿还未了结,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也再没有实现的可能。

  现在,孙力新只剩下最后一个愿望。他想在临终前,找一个美丽的姑娘陪他去全国各地游山玩水,黄山、长城、秦始皇陵,都是他梦寐以求想去的地方。

  可是,谁愿意陪他这个将死之人东奔西跑呢?大家工作、学习都很忙,都有自己的事情,谁也抽不开身。

  孙力新也明白这个道理,但他如果能出一大笔钱,肯定会有人舍得时间和精力陪他去的。可是,他没有钱。于是,孙力新编造了一个谎言,说他以前有一个伯父在台湾,临终前给他留下了一笔遗产。力新假装保密,没有说明遗产的具体数额。但如果有哪位姑娘愿意陪他出去玩一年,那这笔遗产将全部归她所有。

  谎言只能欺骗身边的人,陌生的人根本就不会相信一个快要死的人。消息传出后,有许多年轻的女孩儿来和孙力新见面,有的是因为好奇,有的是因为好玩,但没有一个女孩儿,真的想花一年时间,陪他去周游全国的。

  就在孙力新快要绝望的时候,有一位年轻美丽的姑娘来到了他的面前,问道:你真的有钱吗?如果我答应你的要求,你会把钱给我吗?孙力新欣喜若狂,这个女孩儿正是他的老同学欧阳芮竹,他已经喜欢她很多年了,但因为得了癌症,他一直没有说出口。力新心里清楚,他早已没有爱与不爱的权利了,谁跟他都不会有将来。

  孙力新说他真的有钱,大概有两百万左右,如果芮竹愿意陪她到全国各地去游玩,那这两百万元人民币将全部归她所有。芮竹非常高兴,为了让父母放心,她将力新带回了家。芮竹高兴地对父母说,一年后,力新就会给她两百万元。芮竹的母亲事先已经知道了力新的情况,没有提出太多质疑,总算让他蒙混过关。

  一周之后,整理好行装的力新和芮竹踏上了旅程。在火车站,力新回望家乡,悲观地说:这是一次死亡之旅,我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来!芮竹调皮地说:大哥,请你以后不要再说这些伤心的话了,好吗?只要是人,都会死的。你现在不是还活得很好吗?我们现在开始出发吧,让我陪你一起逃离死亡。

  逃离死亡?力新不解地问。

  是啊!如果我们不离开这里,你将永远也无法忘记死亡,所以,让我带你一起逃离死亡的阴影吧!毕竟,你现在还好好的活着!芮竹的一番话令力新茅塞顿开,整个人顿时如释重负。

  之后的几个月里,他们马不停蹄地游览了祖国的许多名胜古迹,名山大川。在芮竹的悉心照料下,力新逐渐实现了他的愿望,他看到了兵马俑,登上了长城,目睹了黄山云海……

  力新很感激芮竹,如果没有她,他不可能玩得这么开心,更不可能暂时逃离死亡。可一想到那个谎言,力新的心就隐隐作痛,谎言总有一天会被揭穿,他不敢想象芮竹得知被骗后的神情,更不敢想象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们虽然是在旅游,但为了节省住宾馆的费用,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行进中的火车上度过的。每当芮竹太累的时候,都会依偎在力新宽阔的肩膀上小睡一会儿,力新则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搅了她的好梦。力新看着芮竹那美丽的长发,雪白的肌肤,心中总会有一种莫名的悲伤,他多想对芮竹说声我爱你。可是,他不能这样做,他是一个快要死的人。

  时间在车轮上飞逝,半年之后,力新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他虽然每天按时吃药,但因为旅游没有及时到医院复查,做化疗,癌细胞正在他体内快速扩散。再加上旅途劳顿,力新终于病倒了,芮竹将他送进了附近的医院,每天24小时照顾他。

  力新躺在病床上,苦笑着说:本来是请你陪我来旅游的,没想到现在却成了护工,真是委屈你了!芮竹笑着说:没关系的,我现在还是你的员工,还等你支付我那两百万元薪水呢!力新一听她提到钱,就再不说话了,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力新开始后悔当初冒失的举动,说出了这一生再也难以弥补的谎言。

  力新的病情急剧恶化,医生对芮竹说,他恐怕活不了多久了,必须赶紧转院,回到他们的家乡去,以便安排后事。

  芮竹强忍住眼泪,没有告诉力新,怕他会经受不住打击。转院的前一天晚上,力新觉得自己不行了,将芮竹叫到身边,决定向她道歉,并告诉她那个谎言。可芮竹却仿佛知道他要说些什么,摇了摇头,不让他再说下去。

  力新沉默了,芮竹说:你放心吧,我不会怪你的!力新心中一颤,悲伤地问: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在说谎?芮竹点了点头,力新说:那你回家怎么解释?

  芮竹忍不住哭了,说:我不用解释,他们也不会责怪我的,只会骂你是个骗子!力新听后,放心了,深深地叹了口气,说:我是该骂!只是委屈你了,浪费了半年时间,什么也没有得到。

  芮竹突然停止住了哭泣,直愣愣地看着力新说:我想得到的你能给我吗?你能对我说声‘我爱你’吗?

  力新孱弱的心脏突然嘭彭直跳,他惊讶地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芮竹说,她其实早就爱上了他,但那时力新已经被诊断出患上癌症,父母坚决反对她和力新来往,她也只好将这份感情深深埋藏在心里。后来,幸好有力新的那个谎言,让她有借口说服父母,陪力新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程。

  力新感动得哭了,过了好久,才终于鼓起勇气,对芮竹说出了我爱你三个字。芮竹依偎在力新瘦弱的怀中,羞涩地问:这是你第一次对女孩子说这三个字吗?力新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说:不是。之前,在火车上,当你靠在我肩上睡着的时候,我已经在心里对你说了无数次我爱你!芮竹紧紧地抱住了力新,幸福极了,就好象是一对美丽的鸳鸯。

  夜深了,力新的身体渐渐凉了,他终于逃离了死亡的恐怖,带着一份美好的爱情离开了。芮竹还在力新的怀里甜甜地睡着,丝毫也没有察觉他的离去。两个人的灵魂早已经融合到了一起,任何力量也无法将他们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