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孙的生意

  老孙的生意

  老孙年过半百,靠在街上蹬三轮车卖花维持生计。 这天早上,老孙刚来到团结广场摆摊,就有好多人围过来买花。这让老孙很是高兴,可他没想到,买主虽多,但个个都是砍价高手。更让老孙感到意外的是,他们还能准确说出他每种花的进价。老孙一看这阵势,别说利润太低,照这样卖下去还得亏钱,自然是不能继续卖了。老孙忙收好摊,骑着车冲出人群,想换个地方做生意。 可让老孙没料到的是,无论他到哪儿去,总有人过来围着他拼命砍价,哪怕买一根富贵竹,都要为一毛钱说上半个小时。这不是故意捣乱吗? 第二天,老孙依然来到了团结广场。不一会儿,与昨天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不过,老孙今天改变战术了,任你砍价,我就是不动摇,也不挪地方,反正去哪儿都能见着鬼。 这时,一个人在老孙的车旁吆喝起来了:"大叔啊,你昨天早晨卖给人家的价钱那么低,而且卖了那么多,可见是大有赚头的。现在我们喊的价格,不过就低个一块两块,你都舍不得,我看你是太黑心了。"其他顾客一听这话,都摇摇头走开了。老孙气得直哆嗦,索性收了摊,打算回家。 老孙身心疲惫地骑着车回到家门口,隔壁的小楚刚好经过,打起了招呼:"呦,孙大爷,收摊了。"他见车上剩下几根富贵竹,就拿起来问,"您这个怎么卖?" 老孙说:"四块一根!"小楚顿时一脸的不屑:"大爷,您想钱想疯了吧?蒙人都蒙到邻居头上了。我告诉您,昨天有人从您手里买的价格是两块八,今天有人买的价格是两块九,您还蒙我!"老孙一听,心头一惊:小楚说得没错,可问题是他怎么知道的? 小楚见老孙满脸吃惊的表情,笑笑说:"没想到吧?您现在可是网络名人,别人去您那儿买什么东西,最低能砍到什么价位,网上直播呢。"说着,他将手中的富贵竹往车上一丢,转身就走。 老孙愣了一下:"什么网?"小楚头也不回地说:"本地论坛!" 老孙不懂网络,只好把这事和外孙女说了说,外孙女带着他到网吧上网,找到了本地论坛。一个网友在上面发了个帖子,里面提到了一个流动卖花的老头,是黑心商贩。发帖人悬赏一千块钱,看看谁能从他手上以最低价买到花。帖子里还列出了老头的相貌特征、常去的几个销售地点以及各类花卉的进价。老孙一看,帖子里说的老头不就是自己吗?下面跟帖的人一大串,还有不少人列出自己购买时的情况以及出价,看得老孙直打哆嗦,看来,这生意是没法做下去了。 第二天,老孙来到花卉市场,去跟给他供货的老板舒大娘结账。舒大娘向他推荐了几个新品种,老孙听了只是叹气:"谢谢您,我恐怕是不需要了!" 舒大娘见他面露难色,忙关心地问:"是不是资金方面的事儿?咱按老规矩办,先付一半,要不这次干脆等你卖完了,再和我结账!" 老孙苦笑道:"这生意我是没法做了。您去网上看看本地论坛就知道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哪路神仙……"说罢,他就离开了。 老孙在家窝了几天,越想越糟心。这天,他正准备出去透透气,听见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瞧,竟是花卉市场的舒大娘。舒大娘微笑着说:"老孙啊,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找你帮忙来了!"舒大娘告诉老孙,她进的那批新品种花卉,现在没人要,怕是要赔本。她想让老孙帮着卖,能卖多少卖多少,全部按照进价打九折算,且卖完后再结账。 老孙听了,摇头叹道:"你这生意是给我让了不少,可我现在没法上街卖东西了。上次跟你说的本地论坛,你没看?" 舒大娘摇摇头说:"那玩意儿我不懂。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明天你去拿货,就上街卖一天,看看情况,就当帮我的忙!"老孙见舒大娘如此诚心,只得应承下来。 第二天,老孙提了货来到团结广场。这时围上来几个人,老孙已是草木皆兵,总觉得这几个人面熟,他心里打定主意,只要他们压价,他立刻就说不卖了。 可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有两个人拿起花看了看,价格都不问,就掏出五十块钱递过来。老孙愣在那儿没接,那人像是自言自语:"嗯,不够?"于是又掏出一张五十块。老孙忙搖头说:"够够够,没那么多。你买东西咋不问个价啊?"那人接过老孙找的钱,笑了笑,也不回答,就走了。紧接着,来光顾的客人络绎不绝,且没有一个砍价的主儿,老孙总想伸手掐大腿,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半天工夫,花就全卖完了,老孙乐得直奔花卉市场,打算再提点货。来到舒大娘店门外,他刚要进屋,就听见舒大娘的声音:"都是你这个臭丫头惹的事,居然还在网上悬赏,折腾得孙大爷生意都没得做。" 一个年轻姑娘的声音回道:"我好几次看见他从仓库里拿货的时候,趁你不注意,多顺一根富贵竹,或是多拿一扎花,我就想了这个办法,教训一下这个贪心的老头。"老孙从门缝望去,这年轻姑娘正是舒大娘的女儿。 舒大娘没好气地说:"老孙家不容易,他女儿女婿出车祸去世了,他一个人做点小生意把外孙女养大,供孩子上学。前阵子生意不好,又赶上开学,人家手头紧,多拿点货可以理解。再说了,他每次结账都把多拿的货款补上,这你看见了吗?" 舒大娘女儿笑着拉住母亲胳膊说:"哎呀妈,你都说过好几遍了,我知道错了,这不已经发了新帖子,说了他家的情况,号召大家一起献爱心吗?" 老孙越听心里越不是滋味,他那点丑事人家全看在眼里了,可舒大娘还在孩子面前帮他说话。想到这里,他惭愧地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