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偷奇遇记

  醉偷奇遇记

  张天才这天运气不错,他很快在屋里发现了两台笔记本电脑,橱柜里还有首饰什么的,不一会儿,他就把带来装东西的口袋塞得满满的。正准备要撤退,突然,张天才被客厅橱柜上摆着的一件东西吸引住了!这是一瓶高档茅台酒,张天才虽然从没喝过,但他认识,他看到别人喝过,而且还知道这种酒在市场上卖得很贵。他平时最大的嗜好就是喝酒,今天见了这难得的好酒,他哪能放得下来?张天才一伸手,把茅台酒从橱柜上拿下来,捧在手里把玩,馋得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心里直叫"此行不虚".不过兴奋之余,张天才立刻意识到,带来装东西的包已经塞满了,茅台酒塞不进去,包里已经塞进去的东西又实在舍不得再拿出来。怎么办?不知不觉间,张天才已经把酒瓶盖给拧开了。哇,真香!他忍不住举起酒瓶,仰起脖子就朝嘴里灌了一口……嘿,一口下去,浑身舒坦,于是眯着眼品味一番,接着又往嘴里倒了第二口。没想这第二口下去,张天才的头就微微有点晕,不过好酒就是好酒,晕也晕得舒服!既然不能把整瓶酒带走,就让我的肚子带走几两吧!张天才实在受不了美酒的诱惑,接连又喝了好几口;然后,又觉得脑袋还不太晕,还可以再喝一点,于是就又喝了几口。一晃,已经喝了半瓶啦,张天才心里合计:自己喝完酒,可以到外面喊辆出租车,打的花不了多少钱,而一瓶茅台酒要好几千块钱呢,喝了酒就算在出租车上睡着,也无妨啊……这么一想,张天才便看了看手中的酒瓶,发现一瓶酒已经被喝得只剩下小半瓶了。反正也不差这一点,爽快点,喝光拉倒。就这样,他终于喝光了整整一瓶茅台酒!因为喝得急,酒劲儿很快上来了,张天才开始觉得睁不开眼了,走了几步,迷迷糊糊地竟然来到了卧室,一看,有张床,他心想:太晕了,稍微歇两分钟再走吧。于是一个大八叉,他就倒在了床上。可这一倒下,张天才就再也做不了自己的主啦,竟呼呼大睡起来。睡梦中,他觉得越来越热,就迷迷糊糊地扒掉身上的T恤,朝旁边一扔,光着膀子继续睡。再说这家的男主人叫沈单,女主人叫张娟。沈单经营一家公司,很忙,一大早就出去了;张娟是个全职太太,快中午时她打电话给沈单,问他中午回家吃饭不,沈单说不回去了,有个外地朋友来,中午要和朋友一起吃。张娟听丈夫说不回来吃饭,就出门逛街去了。她不知道,沈单其实没有什么朋友要来,是故意这么说的。原来,沈单一直在怀疑张娟会不会有外遇。沈单今年四十岁,比张娟大了十几岁,张娟虽说是农村来的,可长得非常漂亮,沈单平时生性多疑,他想现在坏男人多,张娟这么漂亮。又这么单纯,很容易受骗,于是就处处留心张娟的一举一动。有时,沈单自己也觉得活得很累,却又克制不了不去猜疑。到了中午,沈单回家了。长期以来,沈单已经养成了习惯,经常会突然回家,以此来测试张娟有没有外遇,而且每次回家,他总会先悄悄观察一下家里,担心会不会真的看到什么"状况".这次也一样,沈单进门后,轻手轻脚地把公文包往客厅桌上一放,就开始扫视屋里的情况。突然,他听到卧室里传出一阵男人的打呼声,心里"咯噔"一下,立刻皱紧了眉头,朝卧室走去。卧室的门虚掩着,沈单推开一条缝,朝里一看,脑子"嗡"的一声响——床上赫然躺着一个光了上身的男人,正鼾声如雷睡得香呢!啊,自己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沈单顿时握紧了拳头,眼睛里冒出了泪水。他心里在喊:"张娟呀张娟,我平时对你多好啊,你要什么就给什么,可你居然还是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了!"沈单真想冲过去,把这个跟自己老婆同床共枕的男人揪起来,可又觉得心灰意冷:就算自己今天把他赶跑了,难保明天他们俩偷偷相会……唉,说来说去,张娟还是嫌弃自己老了呀!沈单看看床上这男人,年纪和张娟相仿,一身精壮的肌肉,想必站起来是条堂堂的汉子啊!他心里突然涌上一种莫名其妙的自卑来,叹息一声,扭头就跑了出去。跑到外面,沈单找了个没人的地方,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号啕大哭起来。再说张娟,在外面逛了会儿街,买了点菜,就回家了。开门后,她一眼看到沈单的公文包放在桌上,知道沈单回来了,就叫起来:"沈单,沈单!"可是喊了几声,却没人答应。张娟听到卧室里有声音,走过去一看,只见床上躺着个陌生男人,正打着呼噜睡大觉,身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酒味。张娟心想:这人八成是沈单说的那个外地朋友吧,看样子是和沈单一起喝酒喝高了,被沈单接到家里来了。张娟见这位朋友睡得正香,额头上直冒汗,就赶紧把卧室的空调打开,给他关上房门,然后到客厅给沈单打电话。可沈单的电话只有铃响,没人接听,而且一会儿就挂断了。张娟哪里知道,此时沈单正哭得像个孩子似的,沈单一看到手机显示是张娟来电,总觉得不知道她又要编什么谎话来骗他,于是就伤心地把电话挂断了。没打通沈单的电话,张娟觉得自己和一个陌生男人呆在家里不合适,就想去买些水果,等沈单回来了,一起招待朋友。而沈单呢,这时他思想斗争正激烈着呢:张娟既然有外遇了,那么要跟她离婚吗?不行,自己太爱她了;那要跟她摊牌吗?万一撕破脸后,张娟提出离婚,要跟那个男人走,那怎么办……沈单想得头都大了,想着想着,忍不住又朝家里走去。踏进家门,沈单看到张娟先前买回来的菜,知道张娟回来了。他心想:好哇,既然这样,三个人就坐下来好好谈谈吧!沈单不知道张娟又出去了,此刻并不在家,他一看本来虚掩的卧室房门现在紧紧关上了,心又揪了起来。他把耳朵贴在门上,可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于是就拿出钥匙,轻轻地开了进去。还好,沈单并没有看到最惨不忍睹的一幕,那个男人还在睡大觉,只是空调不知何时打开了,卧室里很凉爽。沈单心里不由又是一阵酸楚:看来这空调一定是张娟帮男人开的,张娟对她情人可真贴心呀!沈单气呼呼地瞪着这个男人,心里胡思乱想着。而张天才这一觉真是好睡,睡得舒服啊!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他才慢悠悠地睁开眼睛。突然,他看到一个怒目圆睁的中年男人,正紧握双拳瞪着自己,仿佛要一口把自己吃了似的。张天才心里一惊,脑子顿时清醒过来:哎哟,不好,自己被人家当场抓住啦!张天才吓得"噌"的一下从床上跳起来,沈单看他醒了,两只眼睛瞪得更圆。张天才是个惯偷,平时曾经无数次地揣摩过如何应对被对方逮住的局面,他设计的方案是:如果对方是个软蛋,就威胁、吓唬对方;如果对方是个硬汉,自己也不能硬拼,毕竟偷东西只坐几年牢,弄出人命来事情可就闹大了。张天才见沈单紧咬牙关,一副怒目而视的样子,看得出对方是个血性爷们,人家硬,自己只好软啦。这么想着,张天才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嘴里不住地求道:"大哥饶命,求大哥放我一码!放我一码!"沈单恶狠狠地说:"放你一码?这种事情换作是你,你会就这么算了吗?""大哥,我知道错啦!"张天才见沈单没有马上报警,也没有喊人,觉得有希望通融,眼睛一挤,就挤出几滴泪来,哭着说,"大哥,是我有眼无珠,冒犯到您头上了!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以后?你还想有以后?"沈单恼羞成怒地说,"你老实讲,这个……这个事情有多长时间了?"张天才说:"大哥,我……我这是第一次……""胡说!"沈单更气恼了,"刚好被我抓住,就是第一次?鬼才信你的话!""大哥,您也不能全怪我啊!"张天才察言观色,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我是实在没办法,我家里有负担啊!我有一位多病的老母亲需要照料,我又失业了,我实在是经济困难,才……才干出这种事来的。"沈单一听,不明白了:这事和经济困难有什么关系?突然,沈单恍然大悟:原来这个男人和张娟好只是为了钱!他是个从张娟手里骗钱的小白脸。想到此,沈单心里反而一阵欣喜:如果这男人只是为了钱,那事情就好办了。沈单想了想,义正词严地对张天才说:"原来你是为了钱啊?你为了钱,居然就欺负到我头上来了?哼,你也太可恶了!"张天才忙说:"大哥,下不为例,以后我再缺钱,就是缺死,也不敢冒犯您了!"瞧着张天才这副熊样,沈单来回在房间里踱步,在心里闪过无数个念头之后,他对张天才说:"这样吧,你说,你想要多少钱,我给你。条件是,以后你永远不要再来见张娟,否则我就杀了你!"张天才一听愣住了,不知道沈单嘴巴里说的这个"张娟"是怎么回事,不过他已经听出来了,对方有放过自己的意思,于是就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不停地点头:"大哥,您说怎样就怎样,我全听您的。""哼,你这个没种的家伙!"沈单厌恶地看着张天才,从身上摸出一沓钱,朝他头上一甩,"这是一万块,拿着,赶紧滚你的吧!记好了,钱我已经给你了,你以后永远不要再打什么歪主意了!"张天才简直傻了,心想:放我走已经够可以了,还要送我钱干吗?是给我当回家的盘缠吗?他看着地上的钱,又瞟一眼沈单,觉得对方不像是在开玩笑。管他呢,有钱不拿是傻瓜!张天才伸手从地上捡起钱,赶紧一路小跑出了卧室,穿过客厅。可谁想就在要跑出门的时候,张天才却撞在一个人的身上,手里的钱撒了一地。谁?原来张娟这时回家来了,一进门,正好和张天才撞在了一起。张娟认出张天才就是刚才在自家卧室里睡觉的那位,忙弯下腰去帮他捡钱,嘴里还说:"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是我不小心撞了你……"张天才脑瓜多灵呀,一看这个陌生女人没有放声尖叫,还帮自己捡钱,知道对方认错人了,忙挤着笑脸说:"怪我怪我,是我走得太急……"说着,便也抓紧时机蹲下身去捡身边的钱。沈单此时还在卧室里发愣呢,忽然听到客厅里有说话声,就走了出来,见张娟正和这个男人头对头地蹲在一起,他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响,咬着牙吐了两个字:"张娟……"张娟不知道自己丈夫和这个男人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事,她抬头冲丈夫笑笑,然后就站起身来,把捡的钱统统塞进男人手里。张天才这时候也已经把他脚边散落的钱捡完了,所以站起身来,拔脚就走,临走时还不忘对张娟和沈单挥挥手,说了声:"拜拜——"沈单气得直喘粗气,眼睁睁地看着张天才兔子似的溜了。他正要朝张娟发话,没想就在这时,张娟竟朝那男人喊出一句让他精神彻底崩溃的话来:"拜拜!有空常来我家玩呀!"一个小偷,在别人家里喝了一瓶好酒,美美地睡了一觉,醒来后还被送上一万块钱走人,临走前女主人还一脸灿烂地说上句"有空常来我家玩呀",这样的奇遇只怕世上绝无仅有!而这个小偷之所以有如此好运,只因碰上了一个可怜可悲又可笑的"多疑病"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