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狠女上司

  最狠女上司

  一杯咖啡

  严格说来,曾小山的职场生涯是从大三开始的。

  更严格地说,是在大二结束后的那个暑假,曾小山到一家网络公司做兼职。他遇到了一个美艳女上司,却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女上司有个很洋气的名字:雪莉。为人洋派,每天上班喝咖啡。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速溶咖啡,是要现磨的。为此,她特意买了个咖啡机。但现磨咖啡毕竟需要时间,于是,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产生了:先到公司者先磨好咖啡,再做其他事。曾小山刚上班,为了表现,他主动承揽了给雪莉磨咖啡的任务。

  但第五天,曾小山起晚了。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他摸清楚公司考勤制度后,发现公司考勤是弹性的,迟到在半小时之内,每月不超过五次,不计入考勤系统。也就是说,公司是给了员工五次迟到机会的。这样的机会别人都在用,曾小山不用岂不是傻透了?

  再说,现在年轻人,哪个不是玩电脑玩手机到凌晨?这天,曾小山一觉睡到了八点,然后骑辆破自行车,在堵车的城市街道上行云流水地蹿到公司,居然比开车上班的同事还快。到公司时,离上班时间还有五分钟,竟然没迟到。

   哈,又保住一次晚起的机会。曾小山很是得意,这时,他看见了同在一所大楼里兼职工作的朋友陈镇平。

  陈镇平拎着手里的袋子,说:喏,豆浆油条,到公司后再吃,等于是节省出吃早点的时间,还等于是吃早点的时候公司也给咱发了工资。

  这理论,让曾小山叹服。两人一起上楼时,陈镇平忽然激动起来:小山,前面那个美女,就是你那美艳上司吧?

  曾小山一瞅,还真是。雪莉一身职业装,拎着一个小包,限量版LV。

  陈镇平揣度道:你看她走路匆匆的样子,估计也是起晚了。你说,她那三万多的包包里装的是什么呢?估计是洪兴楼的小笼包……

  曾小山忍不住说:人家是小资,哪儿会像咱这种糙人啃油条喝豆浆,人家是喝咖啡的……

  咖啡?曾小山脑袋里忽然闪了一下:坏了,雪莉的现磨咖啡!

  不过,他马上释然了。这件事他不做,自会有别人做,总会有人早到的嘛。

  但是他错了,没人做。

  因为曾小山的到来,大家习惯了有人主动为雪莉服务。早上根本没人注意到咖啡机里没有热腾腾的咖啡,这个咖啡机除了雪莉,没人敢喝里面的东西。

  所以,曾小山还没开电脑,就被雪莉叫到办公室了。曾小山一眼就看见雪莉办公桌上那个精致的咖啡杯,只是咖啡杯里空空如也。

  雪莉看着曾小山说,你今天来得晚,昨天就应该说一声,你不愿意帮忙泡咖啡,可以交给别人做。

  曾小山不知说什么好,雪莉摆摆手说:没事了,你出去吧。

  曾小山坐在电脑前,心里有些惴惴不安。

  刚才发生的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何况他在公司里只是兼职两个月,又没有野心要在此谋什么前程,根本犯不着像宫中小太监伺候老佛爷那样伺候雪莉——虽然,朋友陈镇平很羡慕他为雪莉煮咖啡,像雪莉这样的美女,瞧一眼都是幸福,更别提为她做事了。

  一个疏忽

  曾小山没有了烹煮咖啡的额外差事,心情却不佳,做事就有些疏忽。

  今天上午,雪莉给他布置了一个工作,要在网站上放一组策划活动。该活动需要跟多个客户沟通确认,得到他们点头后才能将这组活动发布出来。但小山漏掉了一个客户,忘记跟对方确认,就将事关对方公司的活动放到了网上。结果,客户一个电话打到副总那里,冲副总吼了一通。他是公司的重要客户,副总哪里得罪得起,于是保证马上改正,挂了电话后,他马上找来雪莉,也冲她吼了一通,让她立刻通知曾小山走人。

  副总吼人时又没关门,大家听了,都默默地看曾小山一眼,然后低头工作。

  曾小山面红耳赤,临到失去时才觉得珍惜,现在这工作,如果他失去了,只有去大街上干投递传单这类活儿了,虽然也能赚钱,但毕竟辛苦,而且毫无技术含量。不像现在,工作环境优裕,还能积累工作经验。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学到了一条职场经验:职场上,千万不能怠慢上司,尤其是漂亮女上司。这类女人心高气傲,溜须拍马奉承的人多了,偶尔出现一个怠慢的,她就受不了,找机会报复。

  虽然确实是自己的疏忽,导致客户震怒,但是曾小山心里却还是把过错推给了雪莉。他十指如飞,将因忘记煮咖啡而被上司报复的事情发到微博上。

  不论国企私企,对这类事情都是极度敏感的,在雪莉还未回办公室的几分钟内,曾小山的微博就被转发了六七十次,要知道公司总共不到两百人,看来暗地里嫉妒雪莉的人不少。

  如果雪莉出来宣布曾小山走人,那雪莉因为一杯咖啡而欺负一个兼职大学生的事情便是坐实了。

  曾小山有些赌气有些快意地想,即便我走了,也要让人知道你这个蛇蝎美女的心胸之狭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