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爪下的人质

  狼爪下的人质

  1、少妇丢独苗哭声惊山村大凹村是一个群山环绕而又偏僻的小山村,虽然不富裕,但青山绿水的美丽环境,让山民们一直生活得十分安逸。可这几年,大凹村也慢慢热闹起来了,城里人好像都在灯红酒绿的水泥森林里呆烦了,蜜蜂一样朝乡下飞,看见一朵野花、一只蝴蝶也激动得大呼小叫的,吸一口山风,也说"哇噻好甜哦".大凹村的平静生活被搅乱了,可山民们却发现,各家各户的手头慢慢活络起来,因为在他们看来司空见惯的花花草草、藤藤蔓蔓也被城里人当成宝贝一样,掏出大把花花的大票子买了回去。一向安贫乐道的山民接过这些硬刮刮的票子时,心里惴惴不安,嘀咕道,这日子咋忽然闹腾成这样了?然而,直到一个女人凄厉的哭叫声突然回荡在山村上空,才真正把大凹村的安宁给彻底断送了!突然哭喊的这个女人叫蔡莲花,住在村西。傍晚时分,蔡莲花在屋里做晚饭,两岁不到的儿子金豆在外面院子的草席上玩耍。开始,蔡莲花还听见儿子咿咿呀呀的声音,她转身去后面的柴房取柴禾,可就在她弯腰抱起一捆柴草,忽然就传来儿子的惊哭声。蔡莲花立即扔下手中的柴禾,几乎在第一时间奔出屋子,可院子里已经没有了儿子!蔡莲花一声凄厉嚎叫之后,人就瘫在了地上。大凹村就那么几十户人家,蔡莲花的哭喊声,瞬间就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人们立即放下手中的饭碗或活计,迅速朝蔡莲花家赶来。当大伙知道情况后,直埋怨她,说:"赶紧四处寻找啊!光哭有啥用?!"蔡莲花嘶喊着:"金豆找不到,我也不活了!"天色已晚,山里黑得更早,人们只好回家取出手电,或点上火把,分头寻找。一个还不会走路的孩子,显然不会自己走失,那么只能是被人抱走。这些年,村子里来的人很杂,当然,大多是来玩的城里人,可谁敢保证这些城里人中没有歪心眼的呢?他们爱这里的花花草草,说不定也爱上了这里的娃娃,何况蔡莲花的儿子又是那么虎头虎脑的招人爱。年纪大一点的老人,似乎很有经验,立即派了几名青壮年火速赶往村口唯一的出路把守着,同时让有电驴子的小伙子沿路追赶……可折腾到月上东山头,毫无结果。大伙全都纳闷不已,因为他们知道,这山里,根本没有多余的路可走,别说是一个外人,就是土生土长的本村人,在这夜晚要想进入山间,稍不留神也会迷路的。奇怪的是,孩子几乎是在已眨眼的工夫就不见了,难道是上天入地了?就在大伙束手无策之际,一旁埋头吸烟的老村长忽然嘀咕道:"会不会被狼叼走了?"可他话没有得到大家的响应。大凹村四周群山环绕,过去不仅有狼,比狼更凶的野物也是司空见惯,许多山民一直都是靠打猎过活。可这些年,随着外人的不断涌入,加之环境的变化,不仅很多年看不见狼,连打只野兔、野鸡也不容易了。听老村长说儿子有可能被狼叼走,已经快要崩溃的蔡莲花,一声怪叫,晕倒在地……蔡莲花的丈夫叫金二柱,在大凹村,金家一直香火不旺,到金二柱这里,就成了独苗一根。按照金二柱父母临死前的说法,就是如果金二柱屁股后头没有"接班"的,那么,他们金家在这山里就彻底断了香脉。山里人注重这个,金二柱从小耳濡目染的,脑子里也种下了要为他们金家延续后代的神圣使命。和蔡莲花成亲后,说句不中听的话,金二柱的一门心思都是放在和蔡莲花"造人"这件事情上。于是,当同村其他年轻人相继飞往外面的世界,可金二柱却是一直安安分分地在山里刨食,连外出打工的念头也不曾动过。可自打蔡莲花怀上孩子后,金二柱好像猛然来了精神,削尖了脑袋挣钱,人家问他怎么突然"财迷"了?他说,我马上就有儿子了,不挣钱怎么行?念书、上大学、盖房、找媳妇、结婚,哪样不要一捆一捆的票子?前几年,金二柱一次去县城,发现在他们山里不值一文的所谓山珍,在城里却金疙瘩一样值钱。金二柱是村里唯一上过初中的人,有点文化,脑子到底活泛些,于是,他便悄悄往山外倒腾山货。几趟下来,尝到甜头,干得更欢了;特别是儿子落地后,他更是忙活得屁股翻花,劲头十足。因为经常在外面跑,十天半月也难得回来一次,因此,金二柱每次出门都要格外叮嘱蔡莲花说:"莲花你听着,在家啥事也别干,给我把金豆带好就行,想要啥,你尽管说!"金二柱说到做到,这不,蔡莲花是村子里第一个脖子上戴金项链的小媳妇,家里的彩电也是全村最大的。蔡莲花平日除了带孩子,就是看电视,要不就是抱着白白胖胖的儿子在村子里转悠,让同村那些外地嫁过来的小媳妇们,是既羡慕又嫉妒,恨不得都嫁给金二柱,给他生一窝儿子……而就在昨天,金二柱出门时还一再对蔡莲花说:"把我的宝贝儿子带好了,这趟从城里回来,我给你买大哥大,就是手机,我要每天和我的儿子说话……"大伙想想,现在蔡莲花把儿子弄丢了,她怎么向金二柱交代?她没有理由不晕倒,她没有理由不急得发疯啊!人们七手八脚,又按人中又喂糖水的,终于把蔡莲花弄醒过来,大伙说:"赶紧给二柱打电话,叫他回来想办法……"蔡莲花喃喃道:"我不想活了……我对不起二柱……我不想活了……"2、无辜母狼无奈绑架孩子人们紧张忙碌了一夜。开始是寻找小金豆,后来因为无从寻找,就改为轮流守护蔡莲花了,因为大伙真的担心她会做自杀。天蒙蒙亮时,疲惫的人们刚要合上眼,突然从村后的山崖上传来令人心里直打寒颤的嚎叫声,山民们仔细一听,是狼的叫声。那叫声响彻云霄,回荡在凌晨的山峦间,叫声凄惨狂躁。老村长立即起身说:"这狼叫的很鬼怪,会不会跟小金豆有瓜葛?走!看看去!"大伙拿枪带棒的,呼啦啦跟着老村长朝后山崖奔去。寻着声音,来到山崖下,这时,天光已经大亮,人们仰着脖子朝上面一看,全都吓呆了:只见高高的山崖上,一只毛色灰褐的老狼扬着脖子,两只前爪下按着身穿红衣的小金豆!小家伙嗓子已经哭哑了,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见此情景,蔡莲花像疯了一样朝山崖上冲去,老村长一把抓住她,吼道:"干啥子?还要不要孩子了?!"扭头对其他人说,"逮住莲花!大伙谁也不要轻举妄动!你们看清楚没有?这是只刚生了狼崽子的母狼,这个时候的母狼一旦发怒,比老虎都凶残,千万别蛮干!"人们仔细一看,果然见那老狼腹部下的奶子又长又大,红红的奶头像山里红一样耀眼。大伙明白,狼的身后就是百丈深渊,稍不留神或者狼一发怒,叼起孩子往下面一丢,孩子就会摔成烂柿子……可让大伙更为惊讶的是,这狼叼走孩子一夜,却没有吃了孩子,而且远远的看上去,孩子似乎也没有受伤,只是嗓子哭哑了,那八成是吓的。这时,人们将目光一齐投向老村长,等着他拿主意。老村长从小就在山涧里摸爬滚打,经历过三灾八难,经验老到不说,甚至传说他还懂鸟语兽言。可面对眼前的情景,老村长的两道花白的眉毛也拧成了疙瘩,他这辈子也没有遇见这种情形。为防意外,他先是让大伙往山下退一退,然后一人悄悄往崖头摸去。他折了树枝,遮挡着慢慢靠近。这时,太阳已经从东方升起,绚丽的朝霞射到狼的身上,老村长忽然发现,这只看上去有好多岁的母狼其实并不很老,它的两只眼睛里流淌着泪水,那眼睛下面的两大块毛发已经被泪水浸透。老村长心里一颤,心说这母狼一定遇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可它这样做,是要干啥子呢?于是,倍感蹊跷的老村长又冒险向上摸去。近了,他揉眼再一看,那母狼爪子下的孩子,一点也没有受到伤害,更让他惊愕的是,那母狼一边朝山下嚎叫,一边低头用长长的舌头去舔孩子的脸蛋,而那孩子好像也没有那么害怕了,一边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一边竟用一只小手揪住了母狼的一只奶子!天啦,假如这狼要伤害孩子,十个孩子也没有了!猛然,老村长似乎明白了,他迅速往山下退去。而此时,下面的山民已经商量着,要让村里经常打猎,并且枪法很准的黄三水摸上去,然后一枪崩了母狼。见村长回来了,大伙说出了想法,可还没说完,村长就连连摆手,说:"屁话!一枪打不死咋办?就算一枪打死了狼,孩子受惊,一骨碌滚下山崖咋办?"这时,蔡莲花又挣扎哭喊起来:"你们救救我儿子!你们放开我!你们为什么见死不救啊!"老村长忽然一声怒喝:"住口!"蔡莲花被吓住了,呆呆地看着老村长,大伙也愣怔着,不解地注视着一向和蔼可亲的村长。老村长指着蔡莲花问:"你们俩口子……你和金二柱这些日子,做没做啥弯弯事?"蔡莲花摇头嗫嚅道:"没有啊!我每天就是照顾金豆,啥事也不做啊!""金二柱呢?"村长问,"联系上了吗?"这时有人说,昨晚就打通了金二柱的手机,但没敢说孩子丢了,只说蔡莲花病了,金二柱夜里已经包了车子往回赶……估摸应该到家了。正说着,山下传来金二柱的叫喊声:"金豆,我的儿子啊!"原来,他在村口就从山民嘴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此时,他疯了一般边喊边爬了上来。一见丈夫,蔡莲花扑通就跪下了,哀嚎着:"二柱,你杀了我吧!我对不起你们金家……"金二柱已经顾不得蔡莲花了,喃喃着:"我的儿子……我的儿子……"老村长上前一把揪住他衣领,说:"你儿子还没事,我问你,你这趟回来都干了啥?"金二柱一时直翻白眼,不明白老村长的意思。老村长接着说:"你一定惹过这只母狼,否则,它怎么会叼走你的儿子?哪有狼不吃孩子的?!这里肯定有原因,快想想,你到底干了啥子?否则没法救你的儿子!"金二柱愣怔片刻,忽然耷拉下脑袋,嗫嚅道:"我……前天……在山里掏了一窝小狼崽子……"老村长和大伙闻听立即恍然大悟,连忙问金二柱:"狼崽子呢?"金二柱说:"卖给城里人了……"3、拿狼崽送人情自食其果金二柱这几年往山外跑买卖,不仅赚了些钱,开了眼界,也结识了一些城里人。按他的说法,就是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跑买卖,有时难免遇到一些债务啊价格啊什么的纠纷,还有城管工商啥的,都要打点。城里有熟人帮衬,会方便许多。有一个经常混迹各大市场的人叫赵辉,在金二柱看来,这人简直神通广大。他没有正经工作,可成天吃香喝辣的,有金二柱熟悉的同行遇到麻烦,这个赵辉一转身就给摆平了。为了巴结赵辉,金二柱经常给他送山里的特产。赵辉也真够朋友,一次,金二柱的货被工商查扣,赵辉一袋烟的时间就给弄回来了。金二柱当然是对赵辉心存感激。那天,金二柱问他需要什么山珍野味,赵辉对金二柱说,他有个朋友喜欢养猫啊狗的,问金二柱山里有没有很特别的狗。金二柱说,山里都是普通的草狗,没啥特别的。赵辉突然问:"山里能不能弄到狼崽子?那可比城里人养的什么狼狗酷多了啊!"金二柱说:"早几年进山还能看到狼跑,现在别说是看见狼了,连狼的叫声都很难听到了。不过,下回进山找找看……"这事说过之后,就一直搁在金二柱的心里,他也专门进山寻找过,可连泡狼屎也没找到。渐渐的这事也忘了。可那天进山收购药材,在去一个小村的山路上,金二柱走累了,坐在树阴下正休息哩,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一只狼叼着一只鲜血淋漓的兔子,匆匆朝山凹里跑去。金二柱一喜,因为他知道,叼着食物的狼,要么是给伙伴,要么是喂狼幼崽。顺着那滴下的血迹,一路寻找,终于发现了隐藏在岩石后面的狼窝,更让他兴奋的是,狼窝里竟然有三只刚出生不久的狼崽子!金二柱潜伏在草丛中,等那母狼再次出去觅食后,金二柱摸进狼窝,将三只毛茸茸的小狼崽子装进盛药材的口袋里,哼着小调,扬长而去……听完金二柱的唠叨,老村长骂道:"你从小在山里长大,难道不知道咱山里人的规矩?吃草还留条根哩!你怎么能打那些刚眨眼的小狼崽的主意?真是搂钱搂昏了头!"金二柱苦着脸乞求说:"我该怎么办啊?""你赶紧把那三只小狼崽弄回来啊!"老村长吼起来,"你没看见那母狼正等着你拿它的孩子换你的孩子?!"一看实在没有其它办法,金二柱只好一边电话联系城里人赵辉,一边骑了摩托车火速进城。找到赵辉,赵辉却一摊双手,说:"你怎么这样?今后还要不要在城里混?狼崽我都送给朋友了,怎么好往回要?!"金二柱几乎是哭着说:"我不是反悔,我是要用狼崽子救我儿子啊!"接着,金二柱心急火燎地把山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给了赵辉。赵辉闻听,沉吟了片刻,然后转身打了个电话,许久,赵辉才回头对金二柱一声叹息说:"真是倒霉啊!我朋友说,那些狼崽被有关部门发现并没收了,说狼现在也是保护动物,捕杀犯法……我朋友还被罚了款,说是还要追查狼崽的来路……"金二柱闻听就瘫软在了地上,嚎啕大哭起来。赵辉上前拍拍金二柱的肩膀,说:"看在朋友和你救儿心切的份上,我可以找找路子,把那几只狼崽子弄出来,至少也要先把它们赎出来,拿去挽救你的儿子……不过,你知道,现在找人办事,空口说白话就不好使……"金二柱扑通就给赵辉跪下了,说:"只要能救出我的儿子,我就是倾家荡产也不在乎!"说着,从怀里掏出银行卡,"要多少钱?你说,我马上取!"赵辉沉吟道:"这事实在是太紧急了,要搁平时,我也不用让你破费,这样吧,你先取三万吧,多退少补,我尽力疏通……"金二柱哪敢怠慢,立马和赵辉去银行取钱。赵辉拿了钱说:"你别着急,等我消息!"要说赵辉还真是了不得,一顿饭的时间,就拎了只小铁笼子出现在金二柱面前,金二柱一看,里面正是那三只狼崽子,激动得热泪盈眶,差点又给赵辉下跪。赵辉说:"别这样了,朋友嘛!谁不需要别人帮忙?你赶紧回去,救儿子要紧!"金二柱又是一番千恩万谢,然后骑上摩托,火速赶往山里……4、山崖上人兽诚信大比拼大凹村全体山民的心都被小金豆的命运揪住了,山民们淳朴善良,不管是过去嫉妒蔡莲花的小媳妇,还是和金二柱闹过别扭的汉子,此时大伙聚集在一起,为营救小金豆出谋划策,有的人家竟然因此忘了生火做饭。当听到摩托车的声音从村口传来,人们踮着脚,大叫道:"来了来了!"车到山脚,金二柱因为连续颠簸和没有吃东西,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了。有山民接过他手中的笼子,飞快地朝山上跑去。老村长见狼崽找回,没有急着行事,而是冷静地安排怎样营救小金豆,因为面对绑架者不是人,而是一只狼。老村长决定由他自己提着笼子,接近母狼后,吸引它离开孩子,然后由另一个身手灵活的青年,从旁边迅速攀上山崖,抱回孩子。为防万一,再由一名枪法准的人,做好开枪救人的准备,但老村长一再叮嘱:不到最后关头,绝不允许开枪杀狼!将心比心,这狼也是个正做月子的母亲,再说,不是它先惹了我们,而是我们先惹了它……几个人听了吩咐,领了任务,便分头进入各自的位置。为了让母狼看得清送回的小狼崽,老村长没有用那铁笼子,而是打开笼子,将三只狼崽捧在怀里。这些狼崽可能是一路颠簸折腾,好像都很温驯,没有了通常那些狼崽的野性和凶气。为了吸引母狼的目光,老村长一边向山崖攀爬,一边举着手中的狼崽,冲上面示意。同时,他也观察周围的环境,尽量把母狼引向山的西面,好让东面的人上去救小孩。老村长毕竟是在山里摸爬了以辈子,对各种动物的习性非常熟悉。他举着狼崽,并学着狼的叫声,慢慢接近山崖。果然,那母狼似乎听见了,脑袋急速地扭动着,寻找着声音的方向。这时,老村长直起腰,从岩石后面闪出来,双手高举狼崽。当他发现那母狼的目光一下子射向这边,老村长立即将三只狼崽放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然后迅速朝安全的地方撤去,同时,从腰间取下柴刀,以防不测。没撤多远,老村长藏到一棵松树后面,手搭凉棚往上面一看,果然见那母狼冲下了山崖,箭一样射向它的儿女。老村长心里一喜,长舒一口气,只见那年轻后生已经迅速爬上了山崖,已经抱起了小金豆,那孩子可能是见到了人,一下子哭叫起来。可就在这时,让老村长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那母狼跃上岩石,在三只小狼崽的身上嗅了嗅,忽然咆哮一声,咬着一只只小狼崽死命地朝岩石上摔去,那三只小狼崽只凄厉地尖叫一声,便没了气息,鲜血一下子溅红了洁白的岩石。老村长惊呆了,这母狼怎么了?而此时,更大的危险又回到山崖上的孩子和那年轻人身上,只见那母狼先是寻找老村长的方位,接着扭头朝山崖一看,两只眼睛已经火一样血红,似乎喷射着愤怒的烈焰。老村长一看情形不妙,也顾不得危险了,朝山崖上的年轻后生大叫道:"王猫头,快跑!"可那叫王猫头的后生哪里快得了啊!一是下山本来就不像上山那样容易;二是怀里还抱着个孩子,脚下荆棘丛生,怪石嶙峋,每迈一步都十分吃力。这时,那母狼再次一声长啸,冲向山崖,冲向王猫头和孩子!老村长心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他分明意识到,这只母狼已经疯狂到了极点了,就算前面是一只老虎,它也会冲过去拼死一搏。"砰!"枪响了,可并没有打中。那母狼没有退缩,反而像一颗出堂的炮弹一样,直射向王猫头,王猫头一下子就被扑倒,骨碌碌滚向山脚,幸亏被树挡住。可那母狼没有罢休,再次扑了过去!就在母狼凌空跃起之际,"砰!"枪声再起,母狼在空中一个踉跄,接着划了一道弧线,飘向山沟。这时,早已心急如焚的金二柱俩口子和山民一起冲了上来,在乱石丛中找到了王猫头和小金豆。小金豆因为被王猫头搂在怀里,基本没有受伤,而王猫头却被摔得鲜血淋漓。老村长招呼人们赶紧将王猫头抬下山治伤,他自己却没有下山,先是下到山沟,寻找被击中的母狼。可奇怪的是,只找到一小滩血迹和一撮狼毛。老村长越想越觉得刚刚发生的一切很是蹊跷,也有些紧张起来,那母狼没死,一定是受伤逃走了,而且一定会重新报复的。老村长赶紧爬上山沟,让他不解的是,那母狼怎么突然杀害自己的儿女呢?忽然想起那岩石上的三只小狼崽,老村长回到岩石边,拿起惨死的狼崽一看,惊得不由张口结舌:原来这根本就不是狼崽,狼的嘴和尾巴比较特殊,而这三只所谓的狼崽,其实就是三只普通的狗崽,不仅个头大小悬殊,身上的毛色也是染成灰褐色的。老村长终于明白了!他忽然觉得异常气愤,拎着三只死狗崽,一阵风似的卷下山去……当老村长将三只死狗崽扔到金二柱面前时,金二柱也蒙了。老村长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金二柱,我知道你现在做生意跑买卖,人是变得越来越精明了,你有能耐去唬弄那些城里人,你怎么能唬弄那只可怜的母狼?!你连狼都不如!你的宝贝儿子被你唬弄回来了,高兴了是不是?可你高兴得太早了,我告诉你,那只狼根本没有死,它逃了,你也知道,它一定会回来的,你等着吧!"说完朝地上啐了一口,扭头而去。看着老村长离去的气得浑身发抖的背影,面对满屋子乡亲们疑惑的目光,金二柱猛地从儿子获救的喜悦中醒来,心一下子沉到了脚后跟,他喃喃道:"**的赵辉,你耍了我不要紧,你耍了一只狼,你还耍了大凹村的老老少少……你会遭报应的……"5、你骗我我骗你人心险恶城里人赵辉其实就是个混混,而且还是个小混混,城里那些靠混吃饭的人,根本瞧不起他,因为他专门使奸耍滑欺负厚道的乡下人。但这小子啥活不干,成天吃香喝辣的,并且一帆风顺,你还不得不佩服他的精明。他在城管、工商等街头管理部门结识一些酒肉朋友,让他们故意刁难那些进城做买卖而又胆小怕事的乡下人,然后由他出面充当丈义之人,专门给乡下人打抱不平。许多乡下人或外地人为了买卖,当然愿意结交他。他的精明之处在于从不张口向当事人要钱要物,而是花言巧语唬弄得你自己主动向他进贡。你要是办个证照啥的,不熟悉路子,他热情地帮你张罗,感动得有些人想不巴结他都难……金二柱就是这样成了他的一个主要"朋友".那三只小狼崽一到手,他知道这玩意稀罕,以每只5000块转手卖给了"奇犬俱乐部"的人。当金二柱急火攻心地赶来,说要讨回狼崽,去救他的宝贝儿子时,这小子眼睛骨碌一转,计上心头,觉得大捞一笔的机会来了。他先以狼崽被政府没收,还要追查来源的幌子吓唬金二柱,然后又以为朋友两肋插刀的"热情"诓去金二柱三万块钱。这小子转身去郊区的菜狗饲养场花100元买了三只普通狗崽,又去宠物美容店给小狗染了和狼崽一样的灰褐色毛发。他知道,此时的金二柱已经火烧眉毛,哪里顾得上仔细看是不是原来的狼崽?再说,真的被看出来了,他就一口咬定金二柱送给他的就是这几只小崽子,有谁证明不是?在赵辉看来,打发金二柱这样一个山里土老鳖,那还不是裤裆里掏麻雀——十拿九稳!连智商的十分之一都没有派上,真是太有成就感了!掏了人家的腰包,人家还感谢你,这才是二十一世纪的人才!这不,金二柱几天后果然打来电话,说他儿子顺利得救,那只狼已经被打死,为了庆祝儿子金豆大难不死,也为了感谢赵辉的大力帮助,决定在家里摆狼肉席宴请赵辉,并且还要儿子金豆认他赵辉为干爹,因为他的小命是赵辉给的。更让赵辉兴奋的是,金二柱说他在山里又发现了一窝狼崽,这回是一窝五只!平生还没有吃过狼肉哩,又有五只狼崽等着,哈哈,赵辉没有不去的理由。金二柱骑着摩托接到镇子上的汽车站,赵辉一下车就嚷嚷道:"小狼崽在哪儿?快领我去!"金二柱心里那个气啊!真想一口活吞了这个**,因为这几天晚上,他们一家简直是生活在地狱一样……正如老村长所料,小金豆获救的第二天夜里,整个大凹村便笼罩在恐怖之中,人们从睡梦中被那只母狼的悲嚎声惊醒。那叫声听起来是那么凄惨,就像一个失去骨肉亲人的妇人在哭诉,呼天抢地,声嘶力竭。寂静的夜晚,那声音像刀子一样切割着每一个山民的心。小孩们吓得藏进被窝,大人们不住嘀咕着:"可怜啊……造孽啊……"然而,最受煎熬的还是金二柱一家。当那嚎叫声突然响起时,金二柱和蔡莲花几乎同时从床上蹦起。小金豆闻听狼叫,也是惊恐异常,不仅大哭不止,浑身也蜷缩着,时而颤抖,时而痉挛。到第三天夜里,恐怖就完全笼罩着金二柱一家了,因为那母狼的嚎叫声已经由山顶移到了他们家的房前屋后。小金豆现在虽然不哭,可浑身发烧,而且不断出现惊厥症状。一家人吓得连白天也是门窗紧闭,不敢迈出门槛半步。更叫他们感到可怕的是,乡亲们再也不像先前那样热情相助了,而且开始将怒火发泄到他们家。有人白天冲他们家扔石头,骂金二柱****,连**也不如,骂他贪婪,害得全村不得安宁,要他们一家滚蛋,滚出大凹村,滚到城里去……蔡莲花首先支撑不住了,精神几乎崩溃,她揪着金二柱哭叫道:"你要不把那些狼崽弄回来,我们迟早会死的,求求你,看在可怜的孩子的份上,救救我们母子吧!"金二柱作为一家之主,作为事情的惹祸之人,他当然要想办法拯救这个家庭,同时也要拯救自己在乡亲们心目中的形象。他想进城赵赵辉算帐,可他一是不放心家里的老婆孩子;二是觉得自己进城肯定斗不过赵辉。再说,赵辉不认帐怎么办?那小子神通广大,弄不好,他金二柱会吃大亏。问题是,就算把赵辉杀了,还是解决不了问题啊!没有那些小狼崽,他们家乃至大凹村,还是不得安宁啊!因此,金二柱只能将赵辉诓进山来,到这里,就由不得他了,到时候逼他交出那些狼崽,这样也好给乡亲们一个交代。赵辉一进金二柱的家门,就发觉上当了。屋里几名粗壮的山民正虎视眈眈地瞪着他,家里根本没有摆宴席的迹象,更没有闻到想象中的狼肉的香气。赵辉刚要转身退出,那几个壮汉呼啦扑上来,不由分说便将他绑了个结结实实。这几个壮汉是蔡莲花从娘家搬来的救兵,他们将赵辉提留到院子里,再用浸了水的藤条拴他在树杆上。那藤条浸水后,越挣扎越收缩,一会儿就让赵辉直翻白眼了。金二柱将那几只死狗崽用绳子串了,挂在赵辉的脖子上:"姓赵的,你看看这是什么?你明白我请你来的意思吧?"赵辉毕竟是个城里混混,他嘴上当然不肯认输,说:"金二柱,你这样是绑架你知道不?绑架是要坐大牢的你知道不知道?"金二柱说:"我不知道,我是山民,大老粗,我不懂法,这里山高帝远,也没有城管、工商、巡警、110啥的,我只知道要回我的东西,三万块钱和那三只小狼崽!"赵辉骂道:"你个土老鳖!你还做买卖哩,哪有送人东西往回要的?再说,那些狼崽被政府没收了,我不举报你,是看在朋友的情面上,哼!你儿子不是获救了吗?你怎么恩将仇报?!"金二柱将手机塞给赵辉,说:"少废话,叫你的朋友把狼崽送过来,叫你的家人把三万块钱送过来!"赵辉说:"不可能!你这个野蛮的土鳖!"金二柱说:"好,你嘴硬是吧,到了夜晚你就硬不起来了!"6、枪声中狼家庭终获团圆绑在树上的赵辉哪里知道,随着夜色的降临,整个小山村一下子笼罩在恐怖之中,先是四周那黑黝黝的群山,鬼魅一样压过来;接着是风吹松树、竹林发出的奇特的响声,像是有无数妖怪在狂欢。当那只母狼再次突然悲嚎,赵辉已经吓得尿了一裤子,他大叫着救命,可金二柱却和几名亲戚在屋里喝酒猜拳,门窗紧闭,根本不予理会。金二柱说:"让这**的也尝尝一夜的煎熬,到明天会乖乖听话的……"到了后半夜,几个壮汉迷迷糊糊的忽然发觉外面没有了动静,而且那咆哮了几个晚上的狼叫声,也不知何时消失了,山村安静得像一汪深潭。蔡莲花用脚踹金二柱,因为这些日子太累了,金二柱竟没醒。蔡莲花掀开窗帘往院子里一看,只见外面月光似水,亮如白昼,再一看当间那棵桂花树,不禁大叫起来:"人哪去了?"这一叫,金二柱和堂屋里的几名壮汉也立马清醒过来,开门一看,赵辉果然不见了!几个人攥着棍棒,围着桂花树直转悠,又仔细寻找了角角落落,可没有赵辉的影子。有人嘀咕道:"会不会被那只狼给吃了?"金二柱一下子紧张起来,要是闹出人命来,那可就鸡飞蛋打了。他给自己壮胆说:"不会,这地下没有一滴血啊……这家伙肯定是跑了……快,追!他不熟悉路,肯定没走远……"几个人迅速朝村口飞奔,还没到村口,金二柱就隐隐听见远处有汽车的行使声。奇怪,这时候怎么会有车子?转过山口,就见前面的盘山路上,有灯光在或上或下的扫射着,那是因为山路颠簸的原因。金二柱马上想到赵辉,难道有人把这小子接走了?金二柱转身回去取摩托车,他要追上那部车子。临出门,他又从床下取出已经很久没有使用的猎枪,并叮嘱蔡莲花关好门窗,看好孩子。金二柱轻车熟路,很快就追上了在山间小道上歪歪扭扭行使的小面包车。见有人拦截,小面包停下后,推拉门呼啦打开,从里面钻出一个人,哈哈大笑道:"小子,土老鳖!这么客气,还送到山路上!哈哈……"此人正是赵辉!虽然看不清脸,但声音没错。这时又从车里下来几个人,想必是来接他的所谓朋友。金二柱说:"把骗我的钱和那三只狼崽还我,然后走你们的路!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虽然隐约见金二柱身上背着枪,但赵辉因为人多势众,根本不在乎,破口大骂:"老子这一夜差点没被你折腾死,你还敢耍横?当心我们把你扔山涧里喂野猪!"金二柱闻听立即从背后取枪指着赵辉道:"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看看我手里的家伙,这是霰弹钢珠猎枪,我一抠扳机,能把你们和这车子打成马蜂窝!"面对粗黑的枪口,赵辉果然哑了。这时一个高高的人走前一步,哈哈笑道:"金老板听说也是跑买卖混码头的人,而且很豪爽,果然不假!大家都是朋友嘛,何必这样?"金二柱吼道:"我没有你们这样的朋友,你们不配!"高个子说:"金老板这样说就不仗义了。我们知道你是因为那几只狼崽和那只母狼才受了许多惊吓,我们来就是给你解除后顾之忧的,你看看车里是什么?"说着摁亮手电,朝车内照着,"你的冤家被我们拿下了!"金二柱猫腰一看,不由惊呆了:车里一个铁笼子里,那只母狼正和那三只狼崽偎依在一起,三只小家伙叼着乳头,十分的安详。那母狼的一只前腿耷拉着,上面凝结着紫黑的血疥,此时,它正用舌头舔拭着,那血红的眼睛里依然残留着悲切的泪痕……面对此情景,金二柱忽然心里一酸,有一种要哭的感觉,因为他立即就想到了自己的妻儿。"怎么样?"赵辉见金二柱神情转变,得意地说,"你要的不就是它吗?我的朋友深夜帮你们摆平了这事,你该怎么谢我们?"金二柱喃喃道:"没错,我要的就是它们……你们怎么抓到它的?"赵辉哈哈一笑:"城里人到底比你们精明哦……"原来,赵辉天黑后听到那可怕的狼叫声,就再也扛不住了,他打电话给买下狼崽的"奇犬俱乐部"的人,把这里的情况和自己的处境哭诉完,求他们带上狼崽来搭救。这几个奇犬爱好者正为这些日子没法喂养那狼崽而苦恼哩,听赵辉这么一说,觉得这只母狼太特别了,要是把它弄到手,继续喂养这几只狼崽,甚至经过驯养,今后还可以和其它种犬交配出奇异后代,那可太有意思了,也是发财的门路啊!于是,几个人决定诱捕母狼,方法很简单,和捕老鼠一个样,他们经常诱捕野狗,经验丰富。他们将小狼崽用锁链固定在铁笼里,等母狼钻进去,一切就搞定了。一进村,听到那母狼的叫声,三只狼崽立即躁动起来,耸起了耳朵,也发出尖锐的叫声。他们知道狼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味,顺风一里开外也能被嗅出。几个人先用衣服蒙住铁笼子,等悄悄来到金二柱家的晒场上,突然揭去衣服,那狼崽的叫声和气味立即吸引了母狼。月光下,只见那瘸着腿的母狼从小树林里窜出,嘴里发出呱呱的吧唧声,迅速走近铁笼,可能是思念儿女心切吧,它没有顾及危险,一头钻了进去,"啪"一声,门关上了……金二柱咬牙切齿道:"你们又用卑鄙的方法欺骗了它们!放了它们!"高个子说:"不错,这狼崽是你先抓到的,你要多少钱?开个价……"金二柱厉声道:"我一分钱不要,连那被骗的三万块也不要,我只要这几只狼!"双方一时僵持对峙着,眼看天已大亮,鸡叫声从村子里此起彼落地传来,对方显然是失去耐心,一个家伙突然说:"小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有枪,老子也有枪,比你强百倍!"说着从车里抽出一支进口双管连发猎枪,瞄住金二柱大叫,"闪开!"与此同时,赵辉和其他人上来要强行搬开金二柱的摩托车,试图闯过去。金二柱一看情形,立即往后躲闪几步,然后瞄准车子的两只前轮,扣动了扳机。"轰"的一声,枪声回荡在山谷里。一阵黄烟散去,只见那面包车不仅前轮瘪了,整个车窗玻璃也晶莹地撒满了一地。几个家伙满脸灰土,吓呆了,他们只是想吓唬吓唬金二柱,可没料到不仅没被吓住,还真的开枪了,而且威力这么大。赵辉忽然咆哮起来:"打死这个土老鳖!"这时,村子里突然传来敲锣声,接着,村口黑压压涌出一群山民,他们举着猎枪棍棒直扑过来。赵辉和几个家伙傻眼了,吓得浑身发抖。赵辉立即露出小混混的可怜相,扑通给金二柱跪下了:"金大哥,看在这么多日子的交情上,救救我们吧!那些钱我一定如数归还!"金二柱说:"我们山里人爱狠分明,决不会伤害你们。但请你们打开笼子,放走那些狼!""好好好!"几个人连忙从车里抬出铁笼子,放到路边草丛旁。金二柱上前用枪管挑开插销,支起铁门。那母狼看了看四周,似乎明白了,它用嘴拱了拱它的儿女。三只小家伙小心翼翼走出笼子,母狼等它们出来了,才最后跨了出来。它瘸着腿,领着子女缓缓地走到树林边,却忽然停了下来,转身定定地看着身后越来越多的人群,最后轻轻地叫了一声,然后钻进密林……看着离去的这一"家"老小,许多人眼里噙满了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