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的尸体现代故事13

  逃跑的尸体

  深圳大皮包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刘兆强最近为了一大笔订单,常常废寝忘食。

   这天下午,他觉得头痛难忍,便决定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当刘兆强打开家门后,他忽然吓了一大跳,只见大厅正中央竟然出现了一大块医院太平间常见的白布,白布里似乎还包裹着一个人,白布上面布满了斑斑点点的血迹。刘兆强顿时抽了一口冷气,他小心翼翼地从门后拿出一根木棍,慢慢地把那块白布掀开来。当那块白布被掀开后,刘兆强顿时吓得大叫一声。但见一个约30岁的陌生男子正躺在那块白布上,他双目紧闭,头部的耳、鼻、口、眼各个部位都残存着鲜血。刘兆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他见那个男子浑身僵硬一动也不动,便壮了壮胆子,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慢慢地把食指伸到对方的鼻孔下,结果发现这陌生男子已经没有任何气息了。刘兆强这一惊非同小可,他马上想到了报警。但是他转而一想,觉得这样做非常不妥,因为他最近正处于谈判的关键时刻,如果谈判成功的话,他将会获得一笔非常丰厚的利润,眼看胜利在望了,他估计这件事八成是竞争对手栽赃陷害自己的,以便让他在最关键的时刻沦为犯罪嫌疑人,从而错过明天的重要谈判。

   刘兆强缓过神来之后,忙给妻子翠花打了个电话。翠花得知情况后,觉得回家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并且,如果有人到家里串门的话,尸体之事将会立刻暴露的。于是她急忙把刘兆强约到一间宾馆的包厢里商议对策。

   夫妻俩商量了很久,最后决定先到岳父家住一晚,其他事明天谈判结束后再说。

   第二天,刘兆强在谈判时击败了众多的竞争对手,一举夺下了那笔令业界无比艳羡的大订单。尚未来得及庆贺,刘兆强夫妇便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家里的那具尸体。他们商量了很久,仍然一筹莫展。岳父得知真相后,果断地说道:傻孩子,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你们既然没有杀人,也没有犯法,根本没有必要害怕。这样吧,我马上带你们去报案,免得夜长梦多。

   于是,刘兆强只好在岳父和妻子的陪伴下,走进了公安局的大门。公安局立刻派出了得力的干警及法医,直奔刘兆强的家。当刘兆强慢慢地打开家门,带领大家进入大厅时,他顿时目瞪口呆,只见大厅里的那具尸体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警察在屋里各个角落搜查了很久,却仍然没见到尸体,甚至连刘兆强所提到的死者的血迹也没有发现,最要命的是,屋里连个陌生人的脚印也没有。

   刘兆强被警察严重警告以后不可以报假案浪费警力,他心中纳闷不已,难道是自己眼花了,但昨天的场景是那么真实历历在目。一直闷闷不乐的他在一个好朋友的引荐下,到一位赫赫有名的古玩收藏家常鲁能家里做客散散心。走进一户古色古香的小区住宅后,刘兆强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常鲁能的左眼皮上面居然长着一颗红痣,并且脖子也挂着一块玉石,跟从他家里消失的那个死者一模一样!刘兆强不动声色地在常鲁能的收藏室里参观了一会儿,忽然发现一块端砚非常眼熟,忙三步并作两步地凑上前去,小心翼翼地把那块端砚拿起来,仔细端详了一番之后,刘兆强顿时涌起了一股恐怖的寒意:这块端砚居然跟自己祖传数十代的端砚一模一样!他试探着问道:这块端砚是从哪里来的呢?常鲁能随口应道:这是我前几天花了90万元从一位收藏家那里买来的。

   离开常鲁能那里后,刘兆强马上奔回自己的家,果然发现家里的那块祖传端砚已经不见了,此外,家里还丢了一些比较值钱的物品。刘兆强略作沉思之后,便拨通了翠花的电话,他焦急地把刚刚经历的离奇之事说了一遍,并决定立刻去公安局报案。翠花考虑了一会儿,有些犹豫地问道:我们手头的证据都丢失了,如何证明常鲁能的那块端砚就是我们的呢?刘氏夫妇俩商量了很久,最后决定聘请个私家侦探跟踪常鲁能,只要他一作案或违法,便立刻报警,当他被警察抓获后,就不信他不肯供出盗窃端砚的事实。

   但是令刘兆强感到意外的是,他派出去的侦探却始终没有反馈回自己想要的信息。

   这天,刘兆强开车路过一处闹市时,忽然眼前一亮,只见常鲁能正背着一个包,急匆匆地往一个小区走去。刘兆强觉得有些好奇,便悄悄地把车停下,尾随而去。只见常鲁能径直来到一幢居民住宅楼的下面,他左右观望了一番,或许是发现周围并无别人吧,便飞快地戴上手套,然后竟然沿着一条水管,如履平地般地爬进六楼的一套房子里,直看得刘兆强目瞪口呆。他见时机到了,毫不犹豫地拨通了报警电话。

   常鲁能被警察押了出来,令刘兆强感到意外的是,常鲁能对他却视若无睹,仿佛跟他素昧平生似的。这时,刘兆强忽然想起侦探居然没有出现在案发现场。于是,他便气愤地给侦探打了个电话,佯装询问他所处的位置。孰料,侦探却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告诉刘兆强:我正在全力跟踪目标对象。刘兆强登时气得血直往脑门上涌,他愤怒地质问道:你当真没有骗我吗?那个侦探明确地说道:你放心吧,如果骗了你的话,我们公司会马上奉还给你双倍委托金的。当刘兆强一路冷笑着赶到那个侦探的身边时,他居然惊讶地发现,常鲁能正在一个古玩店里搜寻东西。

   刘兆强觉得这件事情非常不可思议,他略作犹豫之后,匆匆赶去了公安局报案。在公安局里,那个偷东西的常鲁能正耷拉着脑袋,接受公安人员的审讯。公安人员得到刘兆强的失窃报案线索后,马上问道:胡二狗,你那天为什么在偷东西时,装作死人躺在人家的厅里呢?那个被称作胡二狗的长得像常鲁能的男子顿时浑身一震,他嗫嚅了很久,终于很不情愿地招供了出来。

   原来,胡二狗在偷东西时,由于担心被人抓住,每次盗窃之前,都会事先准备好各种脱身之计。那天,他在刘兆强家里偷完东西后,正准备沿着进屋的一条水管离去,却发现一个电工正在那里认真地检修水管,自己一露面的话,必定被抓个现行。当他正要在屋里寻找其他逃跑的办法时,却发现有人正在开门。于是,他只好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道具——两块白布条,把自己包扎了一番,装扮成尸体,以便达到吓跑主人的目的,然后再伺机逃跑,结果如愿以偿。之后,他便把那些盗窃的东西都随意卖掉了,那块端砚则以3000元卖给了一位食杂店的老板。刘兆强又把发现端砚之事跟警察汇报了一遍。

   过了一会,常鲁能被带到了公安局。面对公安人员的讯问,常鲁能却是一问三不知。迫不得已之际,公安人员只好让胡二狗跟常鲁能当面对质。当常鲁能见到胡二狗时,他仔细地端详了对方一会儿,并拿起挂在胡二狗脖子上的那块玉石仔细观察了良久,终于颤抖着声音问道:你是常鲁才吧?胡二狗也喃喃地问道:你就是常鲁能?弟弟!大哥!两个人顿时抱头痛哭起来。

   原来,常鲁能跟胡二狗是一对孪生兄弟。在兄弟俩五岁的时候,父母先后因病去世了,年迈体弱的爷爷一边照顾着他们,一边继续经营祖宗留下来的古玩店。有一天,弟弟常鲁才被一个以偷窃为生的胡姓老人拐走了,跟着他学会了偷偷摸摸的伎俩,由于胡姓老人盗窃的技术非常高超,并且悉数传授给了胡二狗,因此,胡二狗每次偷窃时,都是有惊无险地躲过了牢狱之灾。后来,两兄弟的爷爷也去世了,常鲁能便继承了常家的古玩店,并将其规模不断地扩大。这些年来,兄弟俩一直在到处寻找着对方,直到兄弟俩被刘兆强双双扯进公安局之后,才得以见面。在哥哥的感化下,常鲁才逐渐交待了以前犯的罪,并退回了全部的赃物,积极争取从宽发落。当晚,常鲁能主动请刘兆强吃饭,诚恳地把那块端砚还给刘兆强,感激地说道:要不是你,我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找回我的弟弟,谢谢你。

   刘兆强接过那块端砚,一时间百感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