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亡博客作证-你就是伤害我姐姐的人现代故事11

  悼亡博客作证:你就是伤害我姐姐的人

   大三女生自行服用流产药,造成大出血死亡。可在父母眼里,他们的乖女儿并没谈恋爱,那她何以怀孕?又缘何自行堕胎?

   神秘博客悼亡姐,聪明弟弟揭面纱

   2009年11月25日下午5时,长沙某大学计算机系20岁的大一新生林浩在学院附近的网吧上网,突然看见一个网名为向左向右的人开的博,博上有他姐姐林欣洁的照片,照片下方是向左向右写的悼亡博客。姐姐去世已经一年了,是谁还特意为她写博客悼亡呢?

   博主在博客里没有透露真实姓名,但从博文中看出,他和姐姐的关系曾经很亲密。姐姐的死会不会和他有关?姐姐的死他是否知情?林浩把博客反反复复看了许多遍。博文中写道:小洁,你走后的每一天,我都在经受着良知的拷问和灵魂的煎熬。向左向右?左右为难就是我的人生。跟你比起来,我现在的生活并不会更好过。你的离去,如同鞭子重重地抽打着我的心;你离去时绝望的呼号,更是在无数个失眠的夜里回响在我耳畔……

   昨天,老婆要我去看中医,说她一个朋友的失眠就是在那治好的。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病是心病,是任何一个医生都无法医治的。

   我希望能为你做点什么,好让自己的心好受一点,可是,我能为你做什么呢?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将我鲜血淋漓的内心解剖,任你一千次的鄙视,一万次的鞭笞。我有罪!我罪该万死罪有应得罪不可赦!小洁,求你安息吧!

   博客里大段大段的文字证明了林浩的猜测,博主肯定与姐姐有着非同寻常的亲密关系,可是为什么在姐姐遭遇危险的最后关头,打电话向他求救,他竟然拒不施救!这些情节都在他的博客里得到了佐证:接到你的电话后,我不能去救你。虽然人躺在床上,但我的心却比针扎更难受。她说,如果我今晚敢走出这个门,就永远不要再回来。小洁,原谅我!原谅我的胆小懦弱吧,我想你一定会再给你的好朋友打电话的,可是谁知你竟这么傻,打完电话后就去了天国。我不能原谅我自己,所以我只有在网上写下这些为你祈祷。

   凭直觉,林浩想到了他。这个人就是姐姐的导师江哲。

   糊涂女生

   与导师的秘密恋情

   真情真如林浩想的那样吗?

   2006年7月,林欣洁考上了长沙市一所重点大学。为了不给家里增加负担,她勤工俭学。

   2008年春节回家,林浩听姐姐说她准备边完成学业边考研,并多次向家人提到她的导师江哲,称他不仅学识渊博,而且对她很好。看到女儿这么幸运,林浩父母也很高兴,特地准备了一大包土特产,嘱咐林欣洁上学时带给江老师。林欣洁开心地应下了。

   谁知就在2009年1月12日这一天,林浩的父母竟然接到了女儿林欣洁死亡的噩耗!

   原来为了学习方便,林欣洁于2008年年初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单间。2009年1月12日一早,林欣洁所租住的小区要检查煤气,房东敲门不应后,用备用钥匙打开了林欣洁的房门。进屋后,房东吓了一大跳,她赫然发现林欣洁躺在床上,双眼紧闭,床上地下有大摊血迹。大惊失色的房东当即拨打了120救助电话。10分钟后,医护人员赶到,他们发现林欣洁早已死亡。经医生鉴定,死亡原因竟为自行服用流产药导致大出血。

   女儿从未恋爱,也从没听说过她在大学里有男友,她怎么会怀孕呢?又为何自行堕胎?觉得事有蹊跷的林父向当地警方报了案。警方介入调查后,据林欣洁的同学和老师反映,她平时除了上课和做家教外,几乎就是呆在出租屋里复习功课,很少见她与外人有过交往,也没见她与谁谈恋爱。警方调阅了林欣洁的手机记录,发现她打出的最后一个电话是给导师江哲的,拨出时间为1月12日12:06分,这个时间与她的死亡时间最为接近。

   从江哲的口中,警方得知了他们当时的谈话内容:林欣洁打来电话称她有点不舒服,江哲问要不要紧?需不需要上医院?林欣洁称不用了,要是有事她会再打过来。随后电话便挂断了,当晚林欣洁没再打来,江哲便认为她没事,所以也没有打过去。

   可是现在,林浩从江哲的博客中很明显地看到,他给警方的供词在撒谎!他当时接到的那个电话明明是姐姐的求救电话,他却向警方轻描淡写为姐姐仅仅是身体不舒服!林浩决定将一切弄个水落石出,为姐姐讨还公道。

   他通过朋友帮忙,查出博主的IP地址所在地为姐姐大学所属的片区。虽然只是一个大致范围,但这更坚定了林浩的判断。

   根据博文的内容,林浩判断向左向右一定是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希望晒晒灵魂里的这些阴暗角落,以获得心灵的解脱。于是他伪装成一个普通网友,在向左向右的博文后留言,有时一个字也不说,只有一个同情的表情,有时只有短短几个字:如果说出来会舒服些,那就说吧!向左向右似乎是受到了某种鼓励。一来二去,林浩与向左向右在博客里交流着,俨然一对朋友。

   林浩看时机成熟,就加了向左向右的QQ私聊。慢慢的,套出了向左向右的职业,根据这个信息,林浩肯定向左向右就是江哲无疑!

   一切大功告成后,林浩陪同父母一起咨询了律师。律师称博客内容与其它证据一起可以组成证据链,以此起诉对方不作为的故意杀人罪。得到律师的回复后,林浩一家人心里有了底。他们开始着手搜集相关证据。虽然事隔一年,但父母将林欣洁的东西都保存完好。重要的证据之一林欣洁的手机也完好无损。

   警方经过调查,证实了博主向左向右的身份的确就是林欣洁的导师江哲。但经过询问,江哲依然否认自己对林欣洁见死不救。他辩称自己博客中所写绝望的呼号并不是指林欣洁绝望地向他求救,而只是其将内心的负疚放大后的一种夸张的修辞手法,并不代表事实本身。在林欣洁与他是何种关系的解释上,江哲承认自己与林欣洁的确有一段秘密恋情,但就林欣洁是否怀孕一事,他称自己毫不知情。

   2010年3月11日,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江哲和妻子孙娟均出席了庭审。法庭上,面对原告代理律师的发问,江哲自信满满地给予了回答。但当律师问道林欣洁死亡当晚,在接到林欣洁的求助电话后,江哲夫妻二人是否发生了争吵,江哲和孙娟的回答出现了分岐,孙娟称没有,而江哲称有。江哲的回答无异于主动承认了当晚接到林欣洁的电话的确为求救电话。

   庭审结束后,法庭采信了大部分博客内容作为证据,当庭宣判江哲对林欣洁的死负有次要责任,他见死不救,不作为的行为是导致林欣洁死亡的直接原因。因此判定他不作为故意杀人罪罪名成立。

   判决结果下来,江哲一身轻松地说道:这样也好,负罪的灵魂可以自由了,以前的日子简直苦不堪言哪……

   悼亡博客成铁证

   冷漠导师终低头

   那时,他作为林欣洁的导师,知道林欣洁家里家境不好,每餐只吃最便宜的饭菜,可是成绩却非常的优秀,同样出身于贫寒农家的他非常同情林欣洁,常让她去自己家吃饭。

   江哲的妻子孙娟是银行的副行长,工作非常忙,无以为报的林欣洁知道孙娟工作忙,无暇顾及家务,便主动每天去帮忙做做家务。看到家里被林欣洁收拾得干干净净,孙娟也非常喜欢她。

   2008年6月的一天,林欣洁在江哲的办公室里用他的电脑准备论文,江哲站在她身后指导的时候,无意中从她连衣裙的领口处窥见了一个少女日渐成熟的秘密。那一刻,他只觉得浑身燥热,林欣洁也发现了他的异常,随后害羞地低下了头。林欣洁的娇羞更加鼓舞了江哲涌动的激情,他禁不住一把抱住了她……事后,江哲非常内疚,可林欣洁却安慰着说:江老师,我也喜欢你!这句话让江哲愧疚的心慢慢恢复了平静。

   从那以后,江哲对林欣洁更是格外关照,但是他在人前总是小心翼翼的。每次与林欣洁约会,他都会约在离学校很远的地方。

   2008年9月8日早上,孙娟对江哲说她要出趟短差。孙娟走后江哲给林欣洁打电话,约着在自己家见面,可没想他们刚搂在一起,就被因身体不舒服而提前回家的孙娟碰上了。孙娟打开房门,看见江哲和林欣洁表情都极不自然,林欣洁裙子里的内衣也移位了。孙娟愣了一下,怒问他们在干什么。江哲解释说:我回家拿东西,在家门口遇到林欣洁……她进屋就晕倒了,我在照顾她……林欣洁也附和江哲的说辞。

   三个月后的一天,林欣洁突然惊慌地找到江哲说,她怀孕了。江哲当即要求林欣洁将孩子打掉,可是林欣洁说她害怕,江哲说他找时间带她去做手术。可一个月过去了,江哲仍然没有抽出时间,因为自从上次孙娟有所察觉后,一直将他看得很严。也许是意识到了江哲的不方便,林欣洁便决定自行堕胎。

   2009年1月12日,江哲收到林欣洁发来的短信:我自己处理吧。江哲不便回复,随即删除了短信。

   当日深夜,已经睡下的江哲又接到了林欣洁打来的电话,她的声音非常虚弱,也有些惊慌,她称流了很多血,江哲起床到另一个房间接听电话,他让欣洁赶紧打车上医院。这时候,听到动静的孙娟也跟了过来,看到江哲穿衣打算出门,余怒未消的孙娟当即发了狠话:你今天要是出了这个门,就永远别回来!江哲一时怔住了,只好又和衣躺到床上。

   江哲在床上如睡针毡,却也无计可施。

   第二天得知林欣洁去世的消息,江哲也很震惊。孙娟意识到因为自己的阻拦,导致林欣洁失去了生命,她的内心也愧疚不已。但事已至此,他俩只得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保全名誉和家庭,一致否认林欣洁在危急之时向江哲求救。

   林欣洁的家人在翻看了她的手机后,发现收件箱里,几乎都是江哲的短信,遗憾的是,内容都是同样的心情等含糊语句。当宋丽夫妇前来向江哲讨要说法时,江哲竟表现得比他们更沉痛和伤心:失去这么优秀的学生,我比你们更难过。

   虽然逃过法律的制裁,但难逃良心谴责的江哲寄希望于网络,希望能找到一个情感的宣泄口,于是写悼亡博客忏悔自己的过错,他万万没想到事隔一年之久,他的博客竟被林欣洁的弟弟林浩无意中看到,成为起诉他的重要证词之一!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悼亡博客作证:你就是伤害我姐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