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个体育老师

  好你个体育老师

  柯猛是省体育学院的硕士研究生,今年毕业,刚满24岁。这天,他正在乡下老家的茶园里,哼着山歌修剪茶枝,接了一通电话后,顿时像被霜打的茄子一样,嘴巴半张着,愣是发不出一点声音。 "猛子,咋了,彩票中奖了?"老爹发现柯猛的异常,连忙走过来逗宝贝儿子,好让他不管遇上啥事,先轻松下来再说。柯猛垂头丧气地嘀咕着:"是‘中奖’了,还是个‘大奖’,不过不是彩票,是人生……" 原来,因为柯猛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读书时就兼任了母校的编外教练。这不,毕业了,母校向柯猛伸出橄榄枝,让他正式留下来工作,可柯猛放心不下呆在老家不肯出来的老爹,以孝为重的他,婉言谢绝了母校的好意,执意回到家乡,想到市体校谋个体育教练的职位。 一个月前,柯猛参加了全市教育系统的统一招聘考试。他信心十足,天天在家等着好消息,结果就在刚才,电话那边教育局职员告诉他:明天早上八点到局里人事科拿调令,然后去锦程中学体育组报到。堂堂体育学院高材生,却被派去普通高中当体育老师,这不是人生中的"大奖",又是什么? 柯猛愁容满面地告别老爹,往市里赶,一路上觉得自己那个憋屈啊,就像真丝用在粗布上,怎么想怎么觉得这个教育局局长在睁眼办瞎事。 第二天早上八点,柯猛到人事科打了个照面,就气呼呼地进了局长办公室。局长一下子就认出了在招聘考试中十分突出的柯猛,说:"小伙子,你来拿调令?"柯猛说:"局长,对于分配,我有些疑问。" "但说无妨。"局长起身,亲自为柯猛倒茶。柯猛接过茶杯,问局长:"请问我在笔试、面试中表现如何?"局长说:"项项都是难得的高分,不可多得的人才。"柯猛继续问:"那为何不让我去市体校,却把我派去锦程中学?"局长抿了一口茶,说:"小伙子,锦程中学可是市重点,别人想进还进不去呢。" 柯猛打算继续争下去,不巧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局长一看来电显示,马上示意柯猛不要吱声。原来,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锦程中学校长蒋一搏。 电话声音很大,柯猛听得一清二楚。任凭局长反复解释这是局里精心挑选的人才、响当当的体育高材生,蒋校长就是一口咬定学校现在不需要体育老师,请局里重新分配一个文化课老师。局长拿这头犟牛没辙了,只得先将电话挂了。 柯猛尴尬透了,只好埋头摆弄手里的茶杯,局长有些不忍,便说:"刚才的电话你都听到了,虽然最初的决定是我做的,但事已至此,稍作调整也不是不可能,是进是退,完全尊重你的意见。" 柯猛抬起头来,把手里的茶杯放在一边,说:"事已至此,那么我也改变心意了,这个体育老师,我当定了!局长,请您回复蒋校长,体育也是一门重要课程,请他务必正视。"此刻,柯猛心中的火焰已经被蒋校长的话点燃了,他要让那所谓的重点中学校长蒋某人知道,搞体育的并不平庸无用。 局长微微点了点头,说:"好的,小伙子,你是茶农的后代,希望你像这杯中泡开的茶叶,从干干瘦瘦不起眼的小不点,一点一点地展开,让别人闻见你的芬芳。" 2.疯狂的学校 局里一耽搁,柯猛赶到学校时,已经是上午十点了,本以为会因为延误了报到时间而遭遇冷眼,却没想到体育组四个老师只是懒懒散散地和他打了声招呼。 前三天,学校没有给柯猛安排课,但他纳闷地发现,体育组的其他老师似乎也很清闲,一天到晚,不是忙着聊天、上网,就是看小说,完全没有体育老师的样子,倒也难怪校长会说不需要体育老师。柯猛心想,自己一定要拿出体育老师的精气神,在校内刮上一阵龙卷风。 好在机会马上就来了。这天上午有柯猛的第一堂课,对象是高二(一)班。可当身着运动服的柯猛站在田径场上练习了五分钟自我介绍后,仍没一个学生前来报到。柯猛觉得事态不对,便跑去教学楼,扒着高二(一)班的窗户往里偷偷一看,好家伙,学生们居然全在埋头写字。 柯猛整理了一下衣服,走了进去,正准备自我介绍,"站住,你是哪个班的学生?"一个年轻的女老师从教室后面踱过来,难怪刚才柯猛没看到。女老师盯着柯猛,说:"不穿校服,没戴校牌,你叫什么名字?" 柯猛一见这架势,便知道自己的课一定是被这女老师霸占了,柯猛心想,既然你欺负我,那我也不能示弱,便指着脑袋,说:"老师,我还烫发了呢!" 学生们开始窃窃私语,女老师恼羞成怒,指着黑板,说:"不管你是哪个班的学生,今天,我就要治治你,站门口去,把这篇课文背下来才准回家。" 柯猛抬头一看,黑板正中写着《蜀道难》,便背手昂头道:"噫吁!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柯猛在教室里摇头晃脑,竟把这《蜀道难》背得一字不差,最后一字背完,班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女老师站在讲台边,一言不发,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这时廊道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体育组男老师的脸出现在门口,张望着,女老师一看便对他说:"周老师,不好意思啊,最近赶进度,这节课我要给学生上新课。"男老师摸了摸头,指着柯猛说:"柳老师,不是我,他才是这节课的体育老师,是新来的。" 柯猛见状,绅士地向柳老师行了一个礼,说:"我叫柯猛,一场玩笑,请多多见谅。"说罢,又转向全班学生行了个礼,说:"同学们好!正式介绍一下,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体育老师。"柯猛发现不介绍自己倒还好,一介绍,方才靠那篇《蜀道难》获得的崇拜,此时在学生眼里渐渐变成了冷漠。柳老师更是拉下了脸,那表情明显就是在赶柯猛走。 周老师立马对柳老师点头哈腰,把柯猛拉出了教室,边走边小声对柯猛说:"别瞎闹了,这所学校只抓文化课,尤其是这柳晓柔老师,别看她年轻,可是学校抓成绩一等一的好手。对于这类老师,咱体育老师要老实守好本分,该让就让,该给就给,别自取其辱。"柯猛一听顿时怒火上冒,甩开周老师的手,就往回冲,杵在教室门口,一副安然自得的样子。 柳晓柔见柯猛又杀了回来,横眉冷对:"柯猛老师,你难道不知道吗?因为你的玩笑,我的学生已经浪费了半节课的时间。" "柳晓柔老师,你要弄清楚,这都是因为你在没经过我允许的前提下占了我的课造成的,这件事情又该如何解决?"柯猛不卑不亢。 柳晓柔轻轻一笑,说:"那好啊,这样吧,明天上午我的语文课,就让给你。"柯猛得意地挺了挺胸,柳晓柔继续说:"不过嘛,别急,这得要经过同学们的允许,不反对吧?"柯猛一听,这还不是赢定了,哪有学生不愿意上体育课的,于是得意地抖了抖眉毛,说:"当然。"柳晓柔说:"好,那么愿意上体育课的同学请举手。"柯猛笑嘻嘻地看着课堂,五六十双眼睛眨巴眨巴,一百多只手摆在桌上,却没有一只手为他举起来,为体育课举起来。柯猛脸上的笑渐渐挂不住了,那一刻,他的心真叫一个凉啊! 这一日,阳光大好,柯猛坐在台阶上晒太阳,手里握着装满开水的塑料水壶在胸口上滚,想要暖暖凉兮兮的心,体育组周老师正巧走过,见状,颇为不解。 原来,柯猛来学校上了一个星期高二年级的课,一个年级六个班,十二节体育课,其中八节课无故被占,三节课只来了一半掖着课本的学生,到下课集合时只剩几个人了,还有一节课,学生居然集体罢课。柯猛就不明白了,天底下怎么竟有这样疯狂的学校只抓成绩?竟有这样疯狂的老师霸占副课?竟有这样疯狂的学生只知道往死里读书? 周老师说:"习惯就好,校长的教学方针,咱管不了。"柯猛似乎得到了启发,说:"看来这都是因为有一个疯狂的校长。他校长怎么了,校长就能剥夺孩子们锻炼的自由?校长就能剥夺体育老师的权利?我得去找校长评评理。"说完便把水壶往周老师的怀里一送,大步向校长办公室跑去。 3.难缠的对手 果然是冤家路窄,校长办公室里,柳晓柔和一个女学生正在同校长说话,柯猛礼貌地站在一边,等待柳晓柔谈完。 柳晓柔介绍的那个女孩叫郑洁,成绩年级第一,数学奥赛拿一等奖,英语竞赛拿一等奖,是一个很优秀的学生,下个月的全市优秀中学生大比拼,建议校方推荐她。柳晓柔神采奕奕,蒋校长听了柳晓柔的仔细描述,也是喜上眉梢。 柯猛忍不住插嘴,说:"这位学生脸色暗黄,精神欠佳,一定是长期抑郁所致,想必她身体不是很好。"柳晓柔说:"这才是我们郑洁的可贵之处,身体柔弱却坚持学习,从不言弃。"柯猛冷笑,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何况是在发育期的孩子,我敢断言,她一个星期内必生一场病。" 柳晓柔握住郑洁的手,说:"身强体壮的柯猛老师,请记住你是一名人民教师,不要在这里装什么江湖郎中。"柯猛也不示弱,说:"精明能干的柳晓柔老师,你握着郑洁的那只手,没有觉得她的手指冰凉么?" 柳晓柔一怔,自己还真没发现,正要还嘴,蒋校长发话了,先让郑洁回教室,又对二人说:"在学生面前争吵,还像什么样子,老师就应该教书育人,教给学生先进的知识,向高等院校输送优秀的人才。柳晓柔老师,你是班主任,全面辅导郑洁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一定要让她拿第一,为校争光。柯猛老师,你这个时候来,所为何事?" 柯猛已经听出校长话里偏袒柳晓柔的意思,想到一个主意,说:"蒋校长,今天我来本想向你讨教何为教育,但我想你的思想我已经在这位柳晓柔老师身上体会到了。为了不虚此行,我想与你打个赌。"校长问:"什么赌?"柯猛顿了顿,说:"就赌郑洁绝对会在优秀中学生大比拼中败下阵来。" 蒋校长断定柯猛这个体育老师只会用肢体来思考,锦程中学本就是市重点,论综合实力,其他学校根本不是对手,加上郑洁那么优秀,取胜一定是毫无悬念,便乐哈哈地回答:"没问题,你拿什么来赌?" 柯猛指着身边的柳晓柔,说:"她。如果我赢了,柳老师就要服从我的一切安排;如果我输了,我就要服从柳老师的一切安排。"蒋校长望望柳晓柔,征求她的意见,柳晓柔微微一笑,说:"柯猛老师,你输定了。" 柯猛回到体育组办公室,体育组四位老师都围着柯猛询问结果,柯猛告知全部经过后,几个老师纷纷泄了气,说柯猛自讨苦吃。柯猛笑着说:"相信我,我一定会赢的,不过咱们还得利用这一个月的时间做些有意思的事。" 第二天一大早,体育组四位老师在柯猛的带领下,分别穿着蓝、黄、黑、绿、红色的衣服,围着校园晨跑,一边跑一边喊着号子:"清晨跑一跑,清醒了头脑,每天跑一跑,身体自变好。"吸引了好些正走在上学路上的学生。 下了第二节课,柯猛带领四位体育老师在操场上做起了学校早已废止的广播体操。扩音喇叭把声音传遍了校园,吸引了好些学生趴在廊道边观看,因为五种颜色,他们被学生们戏称为"五环人". 柳晓柔不傻,自然强烈感受到了柯猛的"挑衅",她当机立断,利用午休时间写了一份气壮山河的倡议书,大致内容为"为提高教学质量,禁止在校园内发出超过七十分贝的声音,与文化课相关的内容除外。"这倡议在当天下午取得所有文化课老师的签名后,直送校长办公室,放学前以官方公告的形式在布告栏贴了出来。 这下子,全校上下都知道,一场体育老师柯猛与语文老师柳晓柔的战斗正在火热进行中。 公告贴出的第二天,五环人再次出现时,晨跑号子换成了朝代歌,课间操音乐换成了音频版唐诗宋词,中午放学的时间段,五环人又开始拍起篮球来,拍一个球说一个化学元素…… 直到得知学生新背会的诗歌,是五环人做广播体操时放过的,柳晓柔才不得不承认自己这第一回合失败了。为了挽回面子,也是为了打击报复柯猛,柳晓柔所教的班,体育课一律改成语文课,就用来背诗歌。 柯猛相信柳晓柔得意的日子不会再长了,也就放宽了心,就像看着一条被抓上岸的鱼,在地板上不停地翻腾。 4.意外的结果 一个午后,柯猛在校园里闲晃,总觉得有人紧跟在身后,他猛地转身,把后面那人吓了一跳,一看,竟是郑洁。"柯老师,我来是想请你帮帮我。"郑洁的气色很差,阳光下,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珠。 原来,就在校长办公室谈话后的第三天,郑洁发烧了,身体状况一直不好。再有两周半就要比赛了,她很害怕在比赛时发挥不好,让柳老师失望,心想柯猛既然可以看出她生病的征兆,也一定有办法帮助她调理,就鼓足勇气找柯猛帮忙。 柯猛心疼地看着眼前弱不禁风的郑洁,校长办公室打赌的情形浮现在眼前,自己当初断定郑洁输,就是因为他已经看出郑洁的身体绝对会在比赛前垮掉。为了逞一时之快,自己竟然拿学生的身体健康作赌注,真是罪孽深重。堂堂一个体育人,决不能为了自己赢,而让孩子输掉健康;堂堂一个体育人,又何惧一场失败呢?看着眼前这个愿意相信自己的学生,柯猛说:"郑洁,老师一定竭尽所能帮助你。" 柯猛为郑洁制定了科学的康复训练计划。在休息时间,校园里经常能见到郑洁与柯猛的身影,清晨绕着操场慢跑,在树木密集的地方深呼吸,做一些简单的动作拉伸肢体、活络经脉,并针对一些穴位设计按摩动作。柯猛告诉郑洁,这样做主要是通过一系列运动活血、养气,主动调理她羸弱的身体,让身体从僵硬冰冷的状态渐渐恢复到柔软温和。 没过多久,郑洁就感到自己长期透支发麻的脑袋慢慢变得正常,心里也不那么焦躁烦闷了。 很快就到了比赛的日子。优秀中学生大比拼有三关,分别是脑筋动一动、巧手试一试、才艺拼一拼。第一关是考课本知识,郑洁在密密麻麻的题目里发挥得游刃有余,分数一马当先;第二关是考创新思维,郑洁面对组装物品的题目,根本无从下手,评委给了个最低分,分数一下子就变成了中游;第三关是考才艺,相比其他选手的歌舞书画,郑洁准备的竟然是背圆周率,足足背了五分钟,直到评委喊停,一个评委给高分,说是记忆力惊人,另一个评委打了低分,说这根本就不是才艺,但去掉一个最高分和一个最低分,郑洁的分数还算是中上等。这样三关下来,郑洁刚好排到第三名,巧的是奖励名额也只取到第三。 看着领奖台上的郑洁,柳晓柔在台下开心得蹦起来,正沾沾自喜呢,回过头发现,郑洁一个趔趄晕倒在地,场上一片惊呼。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黑影冲上了舞台,从地上抱起郑洁就往台下跑,柳晓柔一看,竟然是柯猛。 三个人打的去了市医院,医生给郑洁开了葡萄糖点滴,并叮嘱让孩子多休息。柳晓柔和柯猛守在郑洁的病房外,柯猛说:"郑洁获奖了,你赢了。"柳晓柔说:"若不是你存心捣乱,白白占用了她那么多时间,郑洁说不定会拿第一呢。"柯猛笑了笑,也没有说话。柳晓柔又说:"但是刚才要是没有你在,及时把郑洁送来医院,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个,谢谢你啊!"柯猛意外地看着柳晓柔,这句谢谢简直就是天外来物啊,说:"你的谢谢我收下,我输了也会兑现我的承诺,我会服从柳老师的一切安排。" 这时,郑洁高举着手里的点滴,推开虚掩的门,说:"柳老师,如果不是柯老师,我一定早就病倒住进医院了,多亏了柯老师教我的锻炼方法,让我恢复了身体的元气,才可以好好撑过这场激烈的比赛,而且也只是因为低血糖晕倒。你们打的赌,我早在校长办公室门外偷听到了,于是想了这个办法,让柯老师帮助我拿奖,这样,你们就没法分出输赢。因为,你们都是好老师。" 柳晓柔扶着郑洁躺上了病床,当着郑洁的面对柯猛说:"好吧,对手,这一次咱们打了个平手。"柯猛笑了,说:"柳老师,原来你一直把我当对手呐?可惜我从来没把你当作对手,我的对手是这个学校不科学的管理制度,做了那么多努力,依然不能打败它,还真是块硬骨头呢。" 5.致命的一击 转眼,一年过去了,柳晓柔、柯猛带教的这批学生不知不觉抵达了战斗的最前线—高三。 九月一号,刚一开学,蒋校长就召集高三年级主课老师开了一个会,会后,柳晓柔绕了一圈,特意来到体育组办公室,趾高气扬地把会议精神转告给柯猛。柯猛正为这稀客恭敬地倒着茶叶,滑入耳朵的会议精神却让他的手禁不住一抖,倒下了半罐茶叶,那精神便是——高三年级所有班级的体育课都只在课程表上虚排,全部平均分配给各文化课老师,集中一切力量冲刺高考。 柯猛那叫一个气啊,捏着一杯茶叶放在柳晓柔面前,逼问校长此时身在何地。柳晓柔盯着那杯茶叶,说:"正在高三年级那层楼巡视。"柯猛说:"柳老师,这茶叶好,你慢慢享用。"说罢便怒不可遏地跑到高三所在的七楼。 见蒋校长背着手踱来踱去,柯猛迎了上去,气喘吁吁地堵在他身前,怪模怪样地向他问好。蒋校长心里直发毛,问:"柯老师,你有何事?"柯猛大大地吁了一口气,说:"校长大人,为什么要废除高三年级的体育课?" 蒋校长看了看教室里埋头苦干的学生,示意柯猛小声一些,并说:"柯老师,这是学校全体班子成员和高三年级所有文化课老师集体商议的结果,同时也是我校历来的传统。作为高三年级的副课老师,你必须顾全大局,好好配合主课老师。" 此时,柳老师脸颊红彤彤地出现在楼道间,手里还紧握着那只茶杯,显然是情急之下忘了放回去,只是茶叶已经跑没了一半。 柯猛压低声音说:"不,正是因为到了高三,学习压力大,学生才需要体育课调剂,你们所谓的传统、所谓的大局太不科学、太不人道!" 这时,下课铃响了,不少学生拥了出来,纷纷向蒋校长、柯猛和柳晓柔问好,蒋校长说:"我们去办公室细谈。"柯猛偏偏不答应,抓起胸口的哨子狠吹了一下,立刻吸引了不少学生的目光,柯猛提高音量说:"就在这里说,学生们就算没有上体育课的权利,至少也要拥有知情权。" 蒋校长觉得当着老师和这么多学生的面,被一个体育老师质问,有失颜面,于是清了清嗓子说:"柯猛老师,你来得晚,不知道我们锦程中学的光荣历史,我们学校的高考成绩连续多年在市里遥遥领先,甚至有几年超过省城的重点中学。靠的是什么?就是我们每个老师,每个同学,为一个共同的目标,可以齐心协力。今年我们的目标毫无疑问是保持第一,所以就得像过去一样,一切都给高考让路!这就自然包括短期停上音体美这些不那么重要的副课。柳老师,你作为班主任老师,是不是也觉得我们应当对学生的升学负责,给学生一个不受任何干扰的学习环境呢?"蒋校长把话丢给了柳晓柔,却并不需要她回答,只是想让柯猛知难而退。 柯猛倒没觉得此时蒋校长把柳晓柔牵扯进来有多高明,他觉得,就算是搬出整个高三年级的班主任,搬出全校的班主任,蒋校长的认识还是错的。柯猛绝对相信自己,在如何对学生负责方面,看得比蒋校长全面得多,他接口道:"不重要的副课?你错了,可以让学生身体健康、缓解重压的体育课,恰恰是他们这段时间里最重要的课程。" 蒋校长仍旧一脸威严,说:"柯老师,你不要和我争论,我也不愿同你多争,锦程中学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这份传统和骄傲不能丢,它一定会继续照亮孩子们的前途。"说罢,蒋校长大步走开,见柯猛仍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口气生硬地说:"如果你觉得在我们锦程中学不能施展抱负,大可另谋高就。" 柯猛这下慌神了,本来想当着学生的面挑明,让校长下不来台,可反被校长逐下了台。他心中已经明白,自己果真是微不足道。上课铃声响了,学生们走进教室,热闹的走廊瞬间只剩下柯猛和柳晓柔,柯猛苦笑道:"柳老师,你追过来就是想看我被炒鱿鱼吗?" 柳晓柔虽然一直把柯猛视作对手,但面对与蒋校长激战惨败的他,还是心存一丝不忍,经柯猛一问,心不由得一慌,举起手中的茶杯,语无伦次地说:"不,不是,我、我只是想追过来问你这杯茶要怎么喝?" 柯猛若有所思,说:"柳老师,这个问题真有意思。茶叶就好比是紧张的学习,热开水就好比是用来调适的体育课,没有了热开水,这个茶要如何泡开呢?这个问题还是留给柳老师自己吧。"柯猛走了几步,突然回头说:"按照贵校的风格,兴许可以滴水不用嚼着吃。" 思考了一天,柯猛决定顺着校长的意思退出,对于这所不可理喻的学校,他实在是没有什么理由留下继续找罪受,于是开始收拾自己的办公桌。这时,郑洁出现在办公室门口,说:"柯老师,你别走……" 郑洁走了进来,说:"柯老师,别人不明白,我明白,你都是为了我们。你如果走了,不知道还有多少学生被压在这样的制度下,学校里有你,我们才能看见一丝活力,我拜托你为了我们这些学生留下来吧。" 郑洁一语惊醒梦中的柯猛,他摸了摸郑洁的头说:"老师是看见桌子太乱了,想要好好整理整理,你们都还没毕业,老师怎么可能放弃呢?" 柯猛就这样留了下来。每逢体育课,他跟往常一样走向操场,准时上下课。当然,这只是他一个人的体育课,所有的学生都被文化课老师关在了教室里冲刺高考。 日子过得很快,高三年级这批学生一溜烟就飞向了各个高校。新学期开始,轮到柳晓柔这一批老师带新来的高一学生。至于柯猛,因为郑洁他们已经考上大学走了,他也便没什么牵挂了。故乡给他的刺激太大了,他征求了老爹的支持,决意辞职,想多出去走走,去全国一些注重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学校,了解体育课开展的状况,再从中选择一个合适的落脚点。所以开学时,柯猛将辞呈摆在了校长的办公桌上。蒋校长倒是觉得麻烦终于走了,与柯猛握了握手,祝他事业顺利。不料,新生活正要展开之际,一记猛锤砸了下来。一则新闻轰动了全国上下,说是北方一所知名大学里,一名女学生在军训时因心绞痛倒地,送去医院救治无效,临终前,她还说这辈子最悔恨的事,就是在某某中学读书。新闻播出的时候,将学校的名字虚化了,但是网友们一人肉搜索,便把目标集中到了锦程中学。 一时间,媒体迅速爆出了"锦程中学剥夺学生锻炼权利"、"锦程中学为求升学率压迫学生学习"等新闻,也有不少从锦程中学毕业的学生出现在报纸、视频、微博上,他们亲口证明这些都是事实,并抱怨都是高强度的学习弄坏了自己的身体。 蒋校长在得知此事的第一时间,急得连忙召集全体教职员工开会商议对策,柳晓柔在会上掩面哭泣,因为死去的正是她的得意门生—郑洁。 6.惊人的真相 教师宿舍里,柯猛正忙着做最后的准备,十点钟他就要踏上去沿海特区的火车,他已经联系了那里的几所学校,此时万事俱备,只欠出行。 打开房门,柯猛手不自觉地松了,行李重重地掉在地上,因为他看见蒋校长、柳晓柔等老师齐刷刷地站在门口,挤满了整个楼道。 待柳晓柔告知郑洁的死讯,柯猛脸色骤变,哽咽着连问怎么回事。挤在房间里的十多位老师都躲开了他凶狠的目光,还是柳晓柔胆大,鼓足勇气告诉他事情的始末。柯猛双手不由得握成了拳头,可又不知道该砸向谁。他狠狠地责怪自己,最近忙于做出去考察的准备,没关注新闻,居然啥也不知道。 蒋校长第一次在柯猛面前低下了头,说:"因为这件事情,学校成为众矢之的,很多学生连同家长都在闹退学,我们也认识到了自己犯下的严重错误,可、可学校不能在我手中垮下去啊……" 柯猛沉默不语,柳晓柔接着说:"柯老师,我们从这次的事件中得到了教训,总算醒悟过来了,你还记得你给我倒的那杯干干的茶叶吗?我们想通了,这杯茶,还是需要你的热开水才可以喝。" 柯猛这时才想起对柳晓柔打的那个比方,摸了摸头,倒还不好意思起来。柳晓柔见柯猛有一丝犹豫,又从背包里掏出了郑洁的一本日记,说:"日记里,郑洁好多次都写到了你在优秀中学生大比拼时对她的帮助,并且反复说一定要帮助到柯猛老师,一定要让学校认同柯猛老师。" 柯猛震惊了,眼眶里噙满了泪水。 蒋校长说:"柯老师,我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可是已经晚了,已经晚了啊,柯老师,请你留下来,我愿意摘下这顶校长的帽子,请你为锦程中学开启新的篇章。"? 其实柯猛得知郑洁的死讯时,就已经决定要留下来,于是抹去眼泪,一脸郑重地说:"校长,我愿意帮助你,但前提是你一定得是校长。"接着,他掏出一罐茶叶,在每个杯子里倒一小撮,灌入了热开水,说:"浓茶就如猛药,伤身,我还是觉得淡一些要清香得多,就是不知道,各位喝不喝得惯我泡的茶。" 后来,由于锦程中学以各种方式向大众道歉,并作出彻底改变的承诺,群众的怒火稍稍得到一点平息,大家表示愿意给这所百年名校一个机会,对这所学校的转变拭目以待。 在柯猛的调度下,锦程中学的课表里出现了货真价实的体育课、音乐课和美术课,以及新开展的兴趣课程,包括太极、健美操、科技创造等,柯猛还编排了四套课间操,拉丁风格、武术风格、羽毛球风格和一套室内八段锦课间操…… 一个月过去了,一天早晨,一个男子偷偷来到锦程中学,在校门口的便利店买了包香烟,问店主学校有没有变化,店主说:"变化大,变化大,以前孩子们进出校门一个个都忧心忡忡,现在脸上都挂着笑了。" 男子谢过,走近学校传达室,见门卫正在做操,便问:"大叔,你在做啥?"门卫说:"学生学的这套健身操真是不错,我每天做一做,腰疼的毛病自己好了。" 而此时,柯猛正在悠闲地跑步,蒋校长在他身后,气喘吁吁地跟着,柯猛目视前方说:"校长,你公务忙,何必跟着我跑步呢?"蒋校长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写了一篇材料,头昏脑涨,跟着体育老师运动一下不行吗?不过我说,你跑得也太快了。"柯猛放慢了速度,回过头,说:"校长,你的头……你的假发是不是跑掉了?" 蒋校长抱着脑袋,"哎呀呀呀"焦急得不行,柯猛连忙往回跑,一个男子相向而来,走近蒋校长,手里拿着团黑糊糊的东西,说:"大叔,你找这个吧?"蒋校长惊慌失措地往头上一套,男子又问:"这学校的变化是不是很大啊?" 这时,蒋校长已经认出这个故意调侃他的人了,正要行礼问好,柯猛恰好跑回来了,说:"的确很大呢,局长大人,你这么早就到学校,不会是来暗访的吧!"柯猛说得没错,来人正是局长。局长一看,真是太巧了,笑道:"正要找你,直接走吧。" 柯猛被带到了局长办公室,局长重重地握了下柯猛的手,说:"我去学校找你,顺便暗中探访一下,没想到被你抓了个正着。"柯猛心想:有必要那么神神秘秘吗?便问局长,"今天你亲自找我来,有什么事?" 局长说:"这事就要从两年前说起了,两年前,我是故意把你安排到锦程中学的,一来希望借助你的力量,将锦程的管理方式改一改,二来因为你太优秀,我也是想磨一磨你的锐气。" 柯猛恍然大悟,但仍有不解,问:"你是堂堂一局之长,为何不亲自解决锦程的问题呢?"局长叹了口气说:"不瞒你说,我女儿也是锦程毕业的,高中时候压垮了身体,现在身体还是很不好。我若出面,学校很可能会碍于我的压力做些表面工作,根本动摇不了这种教育的根基啊,我需要一个比我年轻、能干、聪明的人替我做这件事。" 柯猛微微一笑,心中在想,好你个老狐狸,这招借刀杀人真是狠呐,苦了自己这把刀两年,现在夸几句就想翻过这一页,真是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啊!想归想,柯猛嘴上仍笑呵呵地应着:"哪里哪里,晚辈荣幸。" 局长说:"现在你可以去市体校了。"柯猛连忙回答:"不,我们搞体育的,到哪里都是块材料,都可以发挥作用,在金子堆里就能发光,在钢筋堆里就能刚强,我愿意留在锦程中学。" 局长不动声色地从桌上拿起一份文件递给柯猛,说:"就是我想让你去,锦程中学又怎么会放你呢,看看吧,你们校长力推你为副校长,局里批准了。体育老师当副校长,这在锦程中学可是件开天辟地的大事啊!" 柯猛看着局里的任命文件,脑袋闷闷的,这老狐狸,时时刻刻不忘试探。谁知这时,局长突然抬高声音说:"柯老师,你不愿离开锦程怕是另有原因吧,听说有位姓柳的老师……"说罢,笑意爬上了眼角。 看来什么都在局长的掌握之中,柯猛一怔,旋即一朵红云飞上了脸颊。局长微微一笑,抿了口茶,指着柯猛面前那杯热茶说:"小伙子,早知道你这个茶农的后代好这一口,我给你准备的可是上好的茉莉花。尝尝吧,茶香正芬芳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