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的奇遇

  老三的奇遇

  厂里发生粉尘爆炸,炸飞了老三的饭碗,炸翻了好多兄弟。老三连着二十多天为弟兄们奔火化场、奔医院,头发胡须老长,两眼布满血丝。安定之后,他这才想起:厂子完蛋了,银子花完了,得赶紧挣钱了。

  老三流浪街头,准备喝一碗豆腐脑再找饭辙。邻座一个美女见老三胡子拉碴、邋里邋遢,就皱起了眉头。

  就在老三伸手接豆腐脑的一刹那,美女突然花容失色,惊叫一声,迅速钻进小车逃走了。原来是老三在伸手接碗时,露出了胳膊肘上狰狞的伤疤,这是那次粉尘爆炸留下的纪念品,就是这玩意儿吓跑了娇贵的美女!

  老三正在不好意思,突然发现美女坐过的位置上,放着一只玫瑰金苹果机。价值几千元的手机呀,值多少碗豆腐脑啊!老三下意识地把手机揣进口袋,急忙得财下街,上路寻找饭辙。

  老三走着走着,突然扇了自己一嘴巴:老三哪老三,你算个球!接着他打开美女的手机,拨打呼叫美女的老公。

  一辆保时捷呼——地驶过,溅了老三一身泥水。老三正要骂娘,保时捷吱——地一声停了下来,一颗光溜溜的脑袋从车窗探出来,对老三吼道:找死啊,想碰瓷啊?老三一愣,原来自己只顾摆弄手机,偏离了人行道。光脑袋还在不依不饶:见鬼,这年头连猴子都在玩高端手机!就这德性,简直影响市容市貌!

  老三气的浑身发抖,苹果机里传来甜美柔和的女声,好像在抚慰老三: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唉,要是人世间说话都像移动小姐那样温柔,该多好啊!

  老三根据街头招工广告提供的地址,跑了好几家厂子都没有戏。在一家工厂门口,一个保安对老三吼道:喂,老、老……老头儿,捡、捡……捡垃圾到别处去中不中?起、起……开!,老三一听这结巴舌哥们操着河南口音,急忙上前攀老乡,并说明来意。那保安一听到乡音,热情地指点老三找人力资源部的裴部长。

  一见到裴部长,老三大吃一惊:原来裴部长正是早上丢手机的美女!美女的柳叶眉挑了几挑:你找谁?想干嘛?老三连忙掏出苹果手机晃晃:这是不是您落下的?

  美女接过手机一看,没错!这才想起手机落下了。她还以为老三是专程寻找失主的,不住地夸老大爷拾金不昧!老三连忙声明自己才44岁,是来找裴部长应聘的。美女的柳叶眉笑弯了,她爽快地答应一定聘用老三,接着就带老三去见公司的高总。

  在走廊里,老三告诉美女,给她老公联系,可不知为啥就是不接。裴部长一听就发飙:好啊,翻天啦!连我的手机都敢不接!切,看我不活剥了他!

  裴部长嗵地一声踢开一扇门,高声嚷嚷:大总经理,我聘用了一名新员工,请您批准!

  老三又吃了一惊:日怪了,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那高总不是别人,正是开保时捷的光脑袋!光脑袋刚刚还在骂老三影响市容市貌,这事儿还能不黄么?果然,高总乜斜了一眼老三,对裴部长说:我的姑奶奶,你咋会领来个老大爷?要办敬老院?

  裴部长两眼眯着天花板反问高总:行啊,长本事了你,连我的手机都敢不接?

  高总急忙翻看来电显示:哎呀,八点四十五!冤枉啊老婆!当时我正与这位老大爷在路边黏糊着呐!老三又一愣:原来这俩宝贝儿竟是两口子!

  什么老大爷?他才44岁,你顶塌天该叫他叔叔!老婆向老公介绍了自己手机失而复得的经过,说老三是费了多少周折才找到她的,并强调公司就需要这样诚实、本分的好人。

  高总勉强点头答应聘任老三,女人接过老三的身份证递给男人。看到身份证上的名字,夫妇俩都像发现大熊猫一样惊呼道:啊,你就是——邹、令、冬!

  高总紧紧握住老三的手:哎呀,原来您就是全国闻名的‘板车哥’邹令冬!用板车冒死救出二十多人的英雄啊!老婆,快快给邹大哥倒水!

  老三觉得有点晕,又感到辈分有点乱!他淡淡地说:高总,俺是农民,庄稼人有句老话:‘谁木有趟过些麦茬儿?谁木有捡过些麦个儿?’救人的事,无论谁撞见,都会上前的,——咱碰巧撞上‘麦个儿’了,咱算是哪门子的英雄?

  高总拍着胸脯表示决不能让英雄流血再流泪!要任命老三为保卫科长。可是,当高总一见到老三胳膊上的疤痕时,脸色刷——地变了!他吞吞吐吐地说:邹大哥,对不起!我又想了,咱是小厂子,您是大英雄,让您守大门,恐怕全国人民都不答应!请原谅,咱后会有期吧!。

  老三无奈,提上破包走出门,他望着胳膊上的疤痕抱怨:伙计呀,你这家伙找了我多少麻烦哪?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伤疤的来历——

  震惊全国的粉尘爆炸那天,老三与工友们马不不停地用板车向外运送伤员,都被烟熏火燎得像非洲黑人。突然通地一声巨响,二楼一个大火球向人群砸过来!这时,一个长着酒糟鼻子的长发青年正好路过,这小子好像吓傻了,呆立着不动。老三象一个足球健将那样,先一脚踹翻了酒糟鼻子,然后借着反冲力一跃而起,伸臂挡住了飞来的火球。人们全都安然无恙,老三的手臂却被烧得冒烟流油。想到这里,老三突然打个机灵,——没错,那酒糟鼻子就是高总!长发虽然被刮掉了,但是酒糟鼻子是刮不掉的!

  老三肚子饿得咕咕叫,往破包里摸索剩馒头,想不到竟摸出了一沓钞票,正好一千元,一定是高总夫妇偷偷放进去的。老三又拐了回来:既然你高总怕我认出你,我何必再去沾连你!在办公室门口,他听见裴部长正在嗔骂老公:

  我咋说火灾后你小子刮了个葫芦瓢,你小子算成精了,简直就是人精!

  老三走进办公室,把一千元钱郑重地放在高总的办公桌上:谢谢高总,虽然你认出我了,但你把我看扁了?我呀,早悟出一个理儿:甭指望捡到一个‘麦个儿’,就能当一辈子的饭辙儿!

  老三不管高总夫妇的千般解释,转身出门,啃着剩馒头,重新踏上了艰难的求职路……

  就在老三准备返回河南老家的前夕,市总工会找到了老三——板车哥邹令冬,介绍他进了一家大企业,月薪是五千元。

  老三做梦也不知道,是高总悄悄找到市总工会,让工会出面安排了老三,而高总正是这家合资公司的大股东!高总先前剃着光头,确实是怕老三认出自己,怕这个受伤的民工讹上自己。在接触老三以后,他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触动,也使他进一步了解了老三的品格脾性。如果让老三知道高总对他施恩报恩,打死他也不会干!所以高总表面拒绝招聘老三,实际上是要瞒着他,为他安排一个更好的工作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