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量十年的绑架案现代故事13_1

  较量十年的绑架案

  富豪林斌刚出生的儿子被绑架了,歹徒在第一天打电话勒索赎金之后,便再也没了消息,莫非孩子已经遭遇不测?

  绑架

  丁零零手机清脆的铃声响起,刑警队的队长孙同如中了箭的兔子般跃了起来。

  自从一个星期前,本市富豪林斌刚出生的儿子在医院里被人冒充医生抱走后,刑警队的同事们已经整整七天没睡过一个好觉了。

  在这一个星期中,警方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追查歹徒的身份,却是一无所获,医院里的监控虽然拍到了歹徒的身影,可这歹徒不但全身被白大褂遮住,脸上更蒙着一个大口罩,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

  至此,这起大案完全陷入了僵局。

  奇怪的是,足足一个星期过去了,歹徒除了第一天打电话给林斌要求一百万元赎金之后,便再也没打电话跟林斌联系。要知道,刚出生的新生儿极难照料,大伙儿很难想像,歹徒会一把屎一把尿地照料刚出生的小孩儿。所以最坏的可能是,新生儿体弱,已经遭遇了不测,所以歹徒无意再跟林斌联络,若真是如此的话,这件绑架案很可能会变成一桩悬案。

  这时,连接着林斌手机的监听器里传出了一个阴沉的声音:林先生,给了你一个星期的时间,总该把现金准备好了吧?

  林斌急忙道:准备好了,我的儿子

  但那阴沉的声音根本不给他插话的机会,自顾自说了下去:现金要旧钞,不连号,具体交钱地点明日再通知!记住,提好钱,做好准备,不许报警!否则

  随着这歹徒的冷笑声,电话里传来一阵婴儿的大哭声。

  林斌心痛地大声叫着:不要虐待孩子!我给钱就是!

  但他没有等到歹徒的回答,电话挂断了。

  一旁的孙同暗暗捏了一下拳头,明日交赎金时,便是这歹徒的末日了!

  赎金

  晚7点前,将一百万元现金放到城外公爵山庄后面的第三个垃圾桶里,7点后,如果没看见钱,将不再与你联系!

  听到这段话时,孙同忍不住骂了一句粗话,接到电话已是晚上6点半了,公爵山庄离城里颇远,就算争分夺秒,赶到公爵山庄也要半个小时。也就是说,歹徒根本没给警方准备的机会,尤其可恶的是,通往公爵山庄的盘山路只有一条,警方跟着孙同一起开车上山,肯定会让歹徒有所察觉,到时很可能会发生变故。

  该死!孙同大声下令,小刘,小吴,用最快的速度从公爵山后山转上去,路虽差了些,可比盘山路近了不少,早一分钟做好布置便多一分逮住犯罪分子的机会,明白了没有!

  时间紧迫,一旁心急如焚的林斌也拿起手提包往车里奔去,半个小时正好赶到公爵山庄,若出现路阻等意外情况,那可真是欲哭无泪了。

  二十分钟后,一路驾车风驰电掣的林斌总算看到了城郊公爵山的盘山路,若无意外的话,五分钟后便可赶到歹徒指定的交钱地点了。

  神经紧绷的林斌刚松了一口气,却听到手机铃声又催命般地响了起来。

  林斌心觉不妙,果然,按下通话键,那阴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林先生,你现在该到公爵山的盘山路口了吧,不要停,向右转弯,交易地点改变,你一路开车到公爵山对面万松岭山顶,我会给你下一步指示!

  果然没这么简单,现在的人警匪片看多了,哪会这么轻易将真正的交易地点暴露出来!尽管林斌早有准备,也忍不住大骂了一声。

  警方为了不暴露目标,肯定全在公爵山后山往上赶,这边一个电话让自己往右拐,警方飙车技术再好,也根本没有可能赶上来。后面虽有孙同和其他几名警察吊着,可在大部分警力被甩的情况下,林斌根本不指望孙同他们几个能抓住歹徒。

  想到这里,林斌反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只要儿子能平安回来,其实他根本不在乎这一百万。若不是怕歹徒拿了钱却不放人,林斌根本不会选择报警,从这几个回合较量中,林斌发现这歹徒奸诈异常,仅从这歹徒绑架后足足沉默了一个星期,让受害方等得几乎疯狂得不计后果才联系的方式便可看出,这次交易肯定还有后着,警方人赃俱获的可能性很小。

  林斌猛一咬牙,方向盘一转,加速往万松岭的山顶猛飙了上去。性能极好的奥迪车一路加速,以几乎比后面警方车子快一倍的速度来到了万松岭的山顶。

  晚上的万松岭顶上黑漆漆一片,冷风呼啸。林斌提钱下车,却根本看不到一个人影。

  林斌四处张望,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林先生,到万松岭山顶了吧?看到万松岭石碑后面的悬崖了吗?你将装钱的提包从石碑后面丢下去便行了!

  林斌这才明白,这次看似在山上交易,但歹徒却根本是躲在悬崖下的山谷里,哪怕警方做好再周密的布置,也绝无可能将警力浪费在万松岭山脚的这条小山谷里。

  林先生!拖住他!我们马上往山谷里赶!耳机里传来了孙同气急败坏的声音,显然他也根本没料到歹徒居然会在万松岭悬崖下的山谷里等待百万现金从天而降。

  但林斌犹豫了一下,还是咬着牙将手中提着的现金往悬崖下丢,山风呼啸,装满现金的手提包很快消失在了悬崖下的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