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飞蛋打局长梦

  鸡飞蛋打局长梦

  范通做梦都想当局长。当了局长有酒喝,有小妞陪,还有人给送票子,吃不愁,喝不愁,玩不愁,多好的事啊!正想着,这等美事就朝范通招手了。

  一个多月前,范通所在的水务局主管工程设计的副局长不幸在工作现场遇难了,为了不影响工作,组织上决定给水务局配备一名副局长,但考虑到其专业性,组织上同时要求,这副局长人选由水务局在科级干部中推荐,年龄在35岁以下,按这个条件,范通和大李、王海顺利入选。可让范通揪心的是这俩人都是研究生学历,也就是眼下常说的高智商,而且他们的职务还比范通牛,大李是局办公室主任,王海是局人事科科长,可怜范通只是个享受正科级待遇的劳动服务公司副经理。更要命的是,在推荐排名上,范通是老末,后面还有个括弧(备用人选),我的妈呀,范通心里犯嘀咕,看来这局长梦有点悬。

  你可别小看了从科级到副局级这半步台阶,有很多人一辈子都爬不上去,终身遗憾。虽然范通的硬件赶不上大李和王海,软件长相也处于劣势,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只要有1%的希望就要付出100%的努力。在结果没出来之前,谁也不敢打包票,谁也不敢松懈,你说是这个理吧。这天早上9点,也就是推荐名单报上去的第六天,组织上来人到局里考察。在局长办公室,除了组织部的领导和水务局正副局长外,还有被推荐者本人。最先叫进去的是大李,可谈话刚开始不到五分钟,外面就传来一个女人的吵闹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最后还把正在谈话的局长办公室的门给推开了。大李从里面连忙跑出来,责问那女人:吵什么吵?啊?!你找谁?

  谁知大李的话音刚落,那年轻女人一把揪住大李的头发,大声地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玩完了老娘就不要我了,还装着不认识,老娘今天跟你拼了!那女人边哭边在大李的脸上乱抓。范通一瞧这阵势,差点拍起了手:二奶,准是二奶。

  局长赶紧叫人:快将那女人拉出去!旁边的两个同事迅速把那女人拉了出去,老实说,反正范通没动弹。

  你说,关键时刻,二奶现身,这对大李可不是个好征兆,范通乐开了怀。可表面上还不能显露出来,于是范通假惺惺地问大李:谈话结束了,没事吧?大李垂头丧气摇了摇头,看来大李是没戏了。

  紧接着,范通的另一个激烈竞争对手王海被叫进了局长办公室。范通心里紧张开了,王海现在可是范通局长梦成为现实的最大绊脚石!此刻,范通从心里祈求上苍保佑,再来个二奶什么的,给王海以致命打击,否则自己的局长梦凶多吉少……

  这意想不到的事又发生了,王海刚进去也就是十来分钟,刚才的那一幕又发生了,又一个妖里妖气的女人冲进了局长办公室,和刚才的情节一模一样,也是把王海抓了个满脸是血,并口口声声地骂:我是王海的‘二奶’,都怀了几个月了,他却撂下我不管了!真是天赐良机!

  整个上午,局里吵吵闹闹的,大家都说:这两人胆子太大了,还没当上局长就包起了‘二奶’,真要是叫这号人当上领导,上级真是瞎眼了。

  此话范通爱听,当然也是大伙的实话。在大家的期盼声中,范通进了局长办公室,可那一幕在范通的身上再没有出现,当然也不会出现,因为范通没有二奶,心里坦荡得很。

  太棒了!范通昂首挺胸地走出了局长办公室,看来如不发生意外,这局长人选非范通莫属。果然不出所料,大李和王海落选了,范通被任命为副局长。

  晚上,大家嚷着让范通请客。路上,同事对范通说:咳,您知道不?听说这两人确实没包二奶,那是他们俩相互攻击,给对方找的,本想破坏对方的名声,可却想到一块了。嘿,活该,做人啊!就得像您,光明磊落,一到关键时刻,马上引人注目了。

  范通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你别说,范通发觉当了局长就是好,首先是工资待遇上去了,一个月多拿好几百元。其次是工资基本不动;应酬多了,今天去开会,明天去下乡,尽管像赶庙会一样有点累,但好处大大的,除了酒肉穿肠之外,还有外快、土特产之类的。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地位提高了,范通以前在那个破公司当副经理(还是个正科级),不仅外单位人看不起,在本局也是低人三分。老婆在家数落范通:哪天能扶正?可自从当上这副局长后,里里外外的人都喊范局长,点头哈腰,连副字都取消了,好爽。

  这天,局里召开全体干部大会,除宣布局领导分工外,还有年终总结的事,会议结束前,一把手局长说话了:我最后希望同志们精诚团结,不要相互拆别人的台,要注意生活作风问题,你看上次大李和王海闹得多不好,在局内外影响恶劣……局长还没有说完,大李嚷嚷开了:局长,我真没有包二奶,我哪有那胆啊,打死我也不敢,一定是王海栽赃的,找了个女人充当我二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