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清白

  还我清白

  有个小伙叫刘大宝,过几天就要办喜事了。这天傍晚,他正在新房里忙活,听到街上呜呜的警笛响。这是来抓哪个的?刘大宝最好看热闹,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计,兴冲冲地往外跑。

  一出门,却见一辆警车嘎吱一声,不偏不歪正好停在了自家门口。车门一开,从车上跳下两个威武的警察,直奔他过来了。大宝有些着慌,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两只手就被人家逮住了,接着手腕上一凉,大宝定睛一看,我的天,手铐!他当即懵了,一迭声地问:这……干什么、干什么?

  警察说:你是不是刘大宝?

  刘大宝脸色煞白,点头跟鸡啄米一样。警察说:你跟一个案子有关,跟我们走一趟吧。说着,就往警车那儿推他。

  大宝死活不肯上车,嘴里大叫大嚷:冤枉!你们搞错了,一定搞错了,我没犯法呀。

  警察见状,严厉地说:冤不冤枉去了就搞清楚了。你要是再不配合,我们就要采取强制措施了!大宝平时一贯挺畏惧警察的,一听要对他采取措施,马上就闭了嘴,心里自我安慰说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去了派出所终归会弄清楚的,就不再挣扎,老老实实地上了警车。车门关上的一刹那,他听见看热闹的街坊邻居们在议论:真没想到,大宝平常蛮老实的,竟也犯了事?唉,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什么案子?是不是最近传得挺凶的那起强奸杀人案?啧、啧,这孩子,还有几天就结婚了,咋就等不及了呢!

  到了派出所,警察们把大宝带到一间小屋,开始审问。果然跟前几天的那起强奸杀人案有关。大宝心中有数了,他没做过,自然坚决不承认。这时候,天也晚了,警察们一商量,决定等明天找来目击证人辨认一下;临走,还苦口婆心地劝他:今晚上你好好想想,坦白从宽,告诉你,我们可是有目击证人的。

  当天晚上,刘大宝蜷缩在墙角,一夜未曾合眼,好不容易熬到了天明。上班后,一个警察把他带到一间屋子,让他面朝墙壁上的大镜子站好。大宝平常爱看警匪片,猜想这面镜子大概就是透视镜,自己看不到外面,外面却能看到自己。他估计现在外面那目击证人正在辨认自己,便竭力摆出一副坦然的样子,怕对方看不真切,还使劲把脸凑到镜面上。结果旁边的警察警告说:往后站,脸都挤扁了!

  果然是误会,很快,就进来一个警察,给大宝打开了手铐,满脸歉意地说:不好意思,那人认错人了,没你的事儿,你可以走了。

  闻听此言,大宝浑身一松,不由热泪盈眶,连声说:谢谢!谢谢!虽说是受了点委屈,他还是由衷感谢人民警察这么快就弄清楚了事实,还了自己清白。往回走的路上,他的心情不错,嘴里哼开了流行小曲:谁使用双节棍,哼嘿哈嘿……拐过街角,几个正在街上唠嗑的闲人见到他,眼珠子瞪圆了,表情都有些吃惊,其中一个招呼道:大宝,放出来了?

  大宝说:他们抓错人了。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说。大家一听,原来是这样呀,就说:他们可是冤枉你了,这些警察可真不像话。对了大宝,他们向你道歉了没有?大宝说:人家跟我说不好意思了,算是道歉了吧。再说他们又不是故意的,用不着道歉。对方就说:那你快回家看看吧,你家现在只怕乱得开了锅了。

  大宝吃了一惊,拔腿就往家里跑。果然,他未等进家,就听见娘的哭声,呜呜的,还有爹的骂声,嗷嗷的。他赶紧一步跨进门,叫道:爹,娘。这一声真管用,哭声和骂声立即止了,娘抹了把眼泪,欢喜得声音都哆嗦了:儿啊,你回来了?爹刚才还在转着圈儿骂他忤逆、畜生,现在也过来把儿子左看右看,眉毛胡子直抖:没事了?

  大宝轻松地说:没事,虚惊一场,他们搞错了。

  爹和娘如释重负。娘便说:看这事弄得,你快到喜梅家,跟他们说说,别退婚了。喜梅是大宝的未婚妻,大宝闻听吃了一惊:她家要退婚?原来,消息传得真是快,大宝昨天刚出事,今天早上,喜梅娘马上就打发人把彩礼退回来了。

  大宝不敢耽搁,骑上自行车心急火燎地往喜梅家奔。到了后,那村的人也有认识他的,冲他指指点点。大宝顾不得理会,直奔喜梅家。喜梅的爹娘看见他,四只眼瞪成了铃铛,惊道:这么快就把你放出来了?

  大宝说:警察抓错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