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战争”结束

  让“战争”结束

  上午,邮局里办事的人很多。小张在柜台里面忙得不可开交。 就在大家排队等候的时候,一个大块头左右开弓,拨开众人,挤到柜台前,"啪"的一声甩下一张百元大钞,嚷道:"买个信封。" 小张抬起头看了大块头一眼,说:"一毛钱,请支付零钱。"大块头扯着嗓子说:"难道一百元就不是钱,就不能买信封?" 嘿,这个大块头,难道还嫌这里不够忙,赶着这会来添乱。有拿一百元钱买一个信封的吗?大家都觉得这个大块头有些过分了。 已经忙了一天的小张,强压着心中的火,继续一丝不苟地给另一个客人办理汇款手续。大块头等得不耐烦了,大声催道:"我很忙,快点给我拿信封。" 小张抬头望着大块头,一字一顿地说:"大家都忙,请你稍等。" 大块头一拳头砸在柜台上,提高嗓门对小张吼道:"我买信封。你耳朵是不是有问题?" 这下,小张停下手中的活,冷笑着递给大块头一个信封,然后打开抽屉,把大块头那一百元钱放进去,又拿出一扎一毛的钞票,从中抽出一张,把其余的扔给了大块头:"请点好,这是九百九十九张毛票,共计九十九元零九毛,您点清楚。" 大家忍不住想笑,小张这招够绝的。 果然,大块头被噎得好半天没能憋出一句话,他翻着白眼愣了一会儿,把那扎毛票给扔了回去:"我不要零钱,给我换成整的。"小张冷冷地说:"刚才你问我:‘一百元钱难道不是钱?现在我想请问你,这零钱就不是钱?再说我这里除了一百元的票子和一毛的零钞,没有九十元的整钱,今天业务多,都找完了。"说完,"哗"地一声拉开抽屉,随手扒拉了一下里面的钞票,让大块头看。 大块头感觉受了愚弄,就咬着牙,攥着拳头,一字一句地问:"你究竟换不换?"小张头也不抬地说:"没钱我上哪儿给你换?" 大块头的脸已经成了猪肝色,他挽起了袖子,手臂上的青筋露了出来。眼看一场"战争"就要爆发了。 就在这时,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从里面的办公室走了出来,问:"请等一等,这是怎么回事?" 待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姑娘对大块头说:"先生,对不起,我们现在确实没有合适的钱找给您,不过这样吧……"只见她拿过那一扎毛票扔进抽屉,又拿出一百元钱递给大块头,说:"信封你拿走,下次来你再给这一毛钱好了。" 周围人一听,都松了一口气,"啧啧"称赞姑娘处理得好。谁知小张却冷笑着对姑娘说:"要是一百个人都这么做,你全部都免费啊?那我们不成了慈善机构了?" 大块头一听更不服气了,又把那张百元钞票扔回柜台上,说:"笑话,难道我连一个信封也买不起?这一百元钱你们还得拿去,另外给我找回九十九元九毛钱,但我不要那扎毛票。不管你们想什么办法,反正我要整的。哼!" 眼看就要熄灭的火焰马上又燃了起来,大家的目光"刷"地一下又聚集到姑娘身上。 姑娘皱着眉头想了片刻,突然对大块头微笑着说:"先生,我手机没电了,能不能借你手机让我发个信息?一个信息刚好一毛钱,我替你买个信封。这样我们就两不相欠了。"大块头想了想,点头答应了,但看着不服气的小张,他又补充了一句:"要发你就发两个,不然我就不借给你。我不能让人说我连一毛钱都舍不得。" "行!"姑娘接过手机编好了一个短信息。大家都好奇地看着她,想看她把短信息发给谁,只见她滴滴嗒嗒拨了一串号码。不一会儿,只听小张的手机"嘀嘀嘀"地响了,他打开手机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冲动是魔鬼。"小张的脸"刷"地一下红到了耳根。 大家虽然不知道短信的内容,但也猜到了一半。大块头催道:"说好发两个信息,你还要发一个。" 姑娘翻了翻手机,又拨了一个号码,然后把手机还给了大块头。 大块头刚接过手机,手机就响了,他打开一看,原来是姑娘借他的手机给他本人发了个信息,内容跟小张的一样。大块头的脸也红了,霸道的神态一扫而光,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就像做错了事的孩子,抓起信封一溜烟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