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异的杀人案件现代故事13

  怪异的杀人案件

  1.奇怪网站

  其实,杀一个人,不是那么容易的。

  周诚看着屏幕,然后敲打键盘回复道:这个世界上应该消失的人,自然有法律给他们评判。

  但是,总是有那么一些人,极大地伤害了你,却没有触犯人类的公共利益,你却希望他们消失掉。

  你是杀手吗?你这样杀一个人收费多少?周诚问对方。

  对方回复道:要看事情的难度了,有些人比较有难度,需要上百万,有些只需要几万。

  哦?周诚无聊地看看咖啡店对面坐着的那个女孩,她看起来大概二十多岁,披着长发,五官平淡,没有化妆。

  如果我要杀掉对面那个我根本不认识的女孩,你们也能办到?周诚问。

  确认一遍,您说的是您斜对面,那个穿着白色上衣、米色裙子,面前摆放着一台三星笔记本电脑的女孩吗?她的资料我们还要进一步确认。

  周诚惊出了一身冷汗,差点儿从座位上跳起来,他忍不住左看右看,想看看到底是谁在监视他。他又看着笔记本上的摄像头:莫非聊天的时候,对方黑进了他的电脑?

  周诚立刻关上了电脑,匆匆付钱离开了咖啡厅。

  他本来以为这是网络上一个诈骗团伙,又怀疑是一个非法的杀手组织的联系方式,结果和这个人聊了半天,感觉自己被绕进去了。

  他匆忙回到了警局,找到了网络犯罪科的同事小宋,把自己的电脑扔给他,让他看看有没有被黑,然后查一查那家网店的地址来源。

  小宋不明白身为刑警的周诚怎么会去管网络犯罪的事情,忍不住问:现在手上有大案子?

  什么大案子?周诚翻了个白眼,我碰巧在网上遇上的,我怀疑有人在网上卖凶杀人,你帮我查查这个人是杀手还是骗子。

  哦。小宋开始飞快地敲打键盘,诚哥,你电脑好像被黑了,但是这个病毒哎,真有意思。

  那个店家还在吗?周诚问他。

  已经不在线了,而且他们的服务器在国外,你在哪儿找到的网站?

  周诚挠挠头:算了,可能就是个黑客骗人钱的。

  万物生?小宋看着那家店的店名若有所思,谁知那家网站上所有的联系方式和文字都在他眼皮子底下,自动清除了。

  有点厉害啊!小宋说。

  也许是个骗子。周诚说,帮我把电脑彻底格式化了。

  遵命!小宋说。

  2.快递尸体

  还是同样的六月天,天气炎热,云层很低,好像随时会下雨。

  周诚来到那所大厦,走进电梯就闻到一股恶臭味,虽然从警多年,但他还是皱起了眉头。

  尸体都腐烂了,难怪会那么臭。法医说,初步判断,死亡时间应该超过两个星期了,天气炎热,尸体腐烂速度比平时要快。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诚瞪着那具面容已看不清楚的腐烂女尸,女尸被放置在一个木箱子里,端正地放在楼梯间。

  听说是一个快递的箱子,已经查过快递公司了,快递员说当时就觉得箱子很沉,打电话又没人接,他就放在了门口。邻居见箱子很久没人取,就移到了楼梯间。后来他有事出差,就把这事忘了。手下的人告诉周诚。

  先确定死者身份,再联系死者家属,老天周诚忍住恶臭道,真是怪异的杀人事。

  这件快递的签收者叫范瑜馨,独自住在这间公寓里,是一名人偶设计师。物业公司的监控显示,她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出现在大楼里了。

  能从快递公司查到发件人是谁吗?周诚问助手小张。

  小张说:发件人据说就是范瑜馨本人,是她在相邻的蓉城发的单子,要寄到本市自己的住址上。我叫快递公司的人问了当时蓉城收件的快递员,快递员看了范瑜馨的相片,说的确就是这个女人叫他发的件,但是提前付了钱,说第二天不在让他自己过来拿。

  第二天快递员去提货的时候,就发现钉好的箱子了。他说范瑜馨平时在蓉城和一家工厂有合作,经常是在这边做好了模具,再发到工厂那边去批量地生产。

  平时她就有叫他们快递发货的习惯,只是这次的箱子过大过重,但是凭借着对她的信任,快递员也懒得开箱查看,便按她的地址发了货。这边的快递员打电话发现没人接,就放在了她家门口,估计是那边的快递员说她当天就会赶回家吧。

  小张说完后,周诚皱眉道:先想办法联系到那个范瑜馨,那么死者的情况也许就能知道了。

  范瑜馨是单身女人,我打电话去她公司问了,公司说她来自北方的一个小县城,我们打算进一步和她家里人联系。小张说。

  她没回公司吗?

  因为这种人偶设计师是比较独立的工作,她平时也就是偶尔回公司打个卡。公司的人说她平时也没什么朋友,每次都是送了样品过来就匆匆离开了。她的个性多少有点孤僻吧。

  周诚看现场处理得差不多了,和物业公司的人做了笔录,尸体也抬回去做进一步解剖。他在那个运送尸体的箱子一角发现了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商标——用美术字体烙下的三个小字:万物生。

  他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样的字体,却—下子想不起来了。他回到家里洗了个澡,仰面躺在床上回想今天的案子,觉得诡异离奇。

  范瑜馨自己送了装有尸体的快递回自己家?然后她本人又失踪了一个多月,凶手会是她吗?不管怎么说,她和这个案子都有直接联系,他必须尽快找到范瑜馨的下落。

  第二天,周诚获得了搜查令,让物业打开了范瑜馨的家,直接进了她家里搜查。他们从范瑜馨的家里找到了她的照片,从照片来看,范瑜馨长得非常普通。

  她的衣柜里都是极其普通的款式,但当周诚看到其中一套白色的上衣和米色的长裙时,不禁心中一动,他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

  诚哥,小张气喘吁吁地走过来,我得到了两个消息,一个是范瑜馨公司的,一个是法医那边的,你要先听哪一个?

  周诚想了想,说:法医那边有什么消息?

  确定死者就是范瑜馨本人。小张说。

  周诚大吃一惊,接着问:那另一个消息呢?

  另一个消息更让人迷惑了,公司那边说范瑜馨上个星期还回过一次公司,昨天还和老板通过电话呢。小张说。

  这下,周诚彻底惊呆了!

  3.多方调查

  范瑜馨刘一鸣轻轻敲打着桌面,她是我们公司人偶设计部的唯一成员,从设计到制作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包办了,我们公司只是接受她的成品,然后帮她和全国各地的卖家沟通。她好像不太喜欢和人交流。

  范瑜馨所在的公司是一家大型工艺品公司,刘一鸣是公司董事长。他告诉周诚:不管你信不信,她昨天真的和我通过电话,说她这次设计的样品会通过快递的方式给我送过来,确定了订货方,就可以大批量生产了。

  你确定给你打电话的那个人是范瑜馨吗?周诚怀疑地说。

  前几次电话都是这个电话打过来的呀,刘一鸣打开了电邮,给他看发过来的设计图片,你看,邮箱也是这个邮箱。

  您方便把她的电话给我们一下吗?周诚问他。

  可以。刘一鸣非常爽快地给了电话号码。这时候刘一鸣的手机响了,他接起电话温和地问候了对方几句,然后挂了电话,冲周诚笑笑:我儿子,今年大学毕业了,住在蓉城。前几天来这里说来看他的网恋女朋友,我听着不靠谱,还和他吵了一架。

  网恋?

  是呀,打游戏认识的,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怎么想的,打个游戏就能动起恋爱结婚的念头,真叫人匪夷所思。刘一鸣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说,对了,我记得范瑜馨好像有个好朋友,叫郭思婕的,就是她介绍范瑜馨来我们公司的,她以前在我们公司销售部做,后来辞职了,我把她的电话给你。

  真谢谢了。周诚打了一下范瑜馨的电话,那边显示无人接听。他稍稍错愕了_—下:范瑜馨已经死了差不多两个星期了,如果这个是她的手机,为什么还是无人接听,而不是直接提示手机关机?

  他把这件事情反映到了警局,并叫小宋去查查这个手机号码的主人到底是谁。

  范瑜馨的朋友郭思婕目前在一家商场销售部工作,接到周诚的电话之后,她感到非常震惊:天哪,半年前她和我说过她有男朋友了,和我联系就少了很多,上个月还说男朋友这个月会来看她,怎么就发生这种事情了呢? 周诚约了郭思婕见面,她去停尸间看了范瑜馨已经腐烂的遗体之后,出来好一会儿都缓不过劲来。她走到草坪外点了支烟,才开始说话: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你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周诚问。

  我想想应该是一个月前,我和她去吃了一次火锅。她说她谈了个网上的男朋友,要来看她,是打游戏的时候认识的。我劝她网恋不靠谱,她却不听,为这我俩还吵—卜架,结果就不欢而散了她掐灭了手中的烟。

  这个电话号码是不是范瑜馨的?周诚将号码递给她。

  哦,这个号码我没见过,莫非是她别的号码?郭思婕拿出自己的手机找出范瑜馨的手机号,这样—对比完全就不一样,打电话过去也是提示手机关机。

  周诚心中满是疑云,想起郭思婕提到范瑜馨的男朋友要来见她的事情,便问:你有没有她那个男朋友的联系方式?

  没有,不过我知道她玩的什么游戏,也有她账号,你可以去游戏里问问。郭思婕拿出纸笔给他写下了账号和密码,并且补充说,我倒是见过她那个男友的照片,很年轻,看起来像个富二代,但没准也是个骗子,就在蓉城。范瑜馨的qq和账号我也可以提供给你。

  回到警局,周诚把游戏账号和qq账号都给了小宋,让他赶紧查,他则又去了一趟尸体解剖室。

  法医见到他后,神情非常复杂:我发现尸体在放入快递箱子之前,似乎有被冰冻的痕迹。箱子里有大量水渍,而且尸体有积水,这表示范瑜馨的死亡时间也许不止两周。在她联系快递公司的时候,说不定就已经被害了。

  你是说联系快递公司的人不是她本人?

  也许是凶手用她的电话模拟她的声音打的,她在蓉城也是一个人独居吗?法医问周诚。

  周诚想起他们提到过的那个男朋友:也未必,不过据她朋友说,她和她蓉城的男友是网恋,好像一个月前还没正式见面呢。

  那么可以确定的是一个月前,范瑜馨还没有死,也许见了她男友之后就死了?法医说,她那个神秘的男友莫非有嫌疑?

  这个要等小宋查出来了。

  喂,我问出来了,小宋打电话过来叫周诚过去一趟,我在游戏里找到了她那个男友,而且她的联系方式里也有他,对方说他叫刘源,是蓉城一个富二代。他爸爸在这边有公司,不过他听说了范瑜馨死亡的事情表示非常震惊,说他们明明一周之前还在一起过,他专门来这边找了他女朋友。

  什么?周诚惊讶不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赶紧问他的手机号码!我要亲自和他谈

  4.代替工作

  这时候,周诚的电话响了,他看见来电提醒,感觉自己寒毛都竖起来:来电显示就是之前刘一鸣给的那个范瑜馨的电话!他定了定神,接通了电话:喂,你好?

  你好,你打电话找我什么事?对面是一个淡漠的女声。您是? 我是范瑜馨,对方回答说,您需要看样品吗?

  周诚吓得不轻,尸检结果是不会撒谎的,死者就是范瑜馨,那这个范瑜馨又是谁?

  能否和我见一面?周诚重新捡起了电话问。

  对面的女人很冷淡:我们只接受网上订货和交流,你有什么需要可以和公司谈,那边市场部的人会反馈给我的。

  周诚不想惊动对方,急忙说:我想为我女朋友定制一个和她长得一样的人偶,等下我给你电话,然后告诉你具体要求好吗?

  对面的女声迟疑了一下,说:好的,你也可以发到我邮箱来,我把邮箱发到你手机上。

  周诚飞快联系了同事,让他们监控这个手机号码的基站位置,然后他再次拨通了那个女人的电话。他故意与对方聊了些细节,为同事定位争取时间。很快,同事便定位到对方就在本市。接着,警方迅速将那个女人找到,并带了回来。

  审讯中,那女人_开始坚持说自己就是范瑜馨,但是听说范瑜馨已经死了的时候,她这才坦白说自己叫蒋佩佩,是一位自学成才的手工艺者。

  她通过网络和范瑜馨认识后,早已厌烦了大批量的市场需求的范瑜馨选择了和她合作。有时,她可以顶着范瑜馨的名号去参与设计,并且会得到一部分设计费的分成,范瑜馨没有亏待过她。

  你见过范瑜馨吗?周诚问。蒋佩佩点头:我是一年前认识她的,后来就见过一两次。我们多数是在网上交流。后来她说我可以直接和她公司的老总联系,反正对方也分不出我们,我可以直接接一些简单的活儿。等过了今年,我可以独立设计之后,她就向他们老总推荐我。

  当你发现可以完全取代她工作的时候,你就代替了她,杀了她?周诚冷冷地说。

  不不不!蒋佩佩惊慌地摆手道,我没有杀她!这段时间我没有离开过蓉城,我是和家里人住在一起的,白天我还去快餐店打工呢,很多人都可以作证的!

  是不是你代替了她去和她男朋友约会?周诚继续问。

  蒋佩佩一愣,手摆得更快了:我完全不知道她有男朋友的事情啊!她从来不和我提她私生活的,我连她住在哪里都不知道!

  留下蒋佩佩的电话,周诚暂时放她回去了。

  诚哥,你信她说的话吗?小张问周诚。

  周诚想了想,说:有了能代替范瑜馨的机会,她难免会动心,但是因为这个杀人,我总觉得动机不足这时,小宋从办公室里出来说:范瑜馨的男友叫刘杰,他说他马上就开车从蓉城赶过来。

  三个小时后,刘杰赶到了,他一来,就着急地问他的女友心心到底在哪里。后来周诚才知道心心是范瑜馨在游戏里的网名。

  去了停尸间之后,刘杰差点儿晕过去,他无法直视这具腐烂的女尸是他女友,怆然道:体形很相似,你们确定是她吗?

  dna都比对过了。周诚问,你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

  刘杰掏出手机给周诚看他和范瑜馨的合影:我和心心一个星期前还见过面,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对于彼此都很满意。

  周诚颇为惊讶,他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刘杰亲热地搂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对着镜头笑。那女孩子的相貌和范瑜馨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你确定这是范瑜馨?周诚问。

  范瑜馨?不对啊,心心原名叫做叶小媛,她她真名叫做范瑜馨吗?刘杰疑惑地看着他。

  周诚疑惑地问:你女友不是叫范瑜馨吗?

  我和她认识一年了,我也是上个月打算在现实里发展了,才问她名字的,她说她叫叶小媛。他拿出了手机,找出了女友的电话,我说为什么这两天她都不给我电话,原来是出了意外说着他又伤心地哭了起来。

  可是你女友不是死了超过两周了吗?周诚刚想这么问,那个号码突然亮起来,对方居然给刘杰打电话了。刘杰一呆,急忙接通了电话:亲爱的你没事吧!

  对面的女孩也特别着急:亲爱的!我手机这几天被偷了,身份证也被偷了,刚刚补办的卡!

  周诚正色说:对不起我可能要见你女朋友一次。

  5.代替恋人

  叶小嫒很潮,烫着卷发,穿着泡泡袖上衣和短裙,非常可爱。她靠在刘杰旁边,两个人刚刚抱头痛哭了一场,都是被对方吓的。

  周诚拿着小宋调出来的聊天记录给叶小媛看。

  令人吃惊的是,刘杰说,这些聊天记录是两个月之前的,都是他和心心的聊天记录没错,但是叶小媛表示这个根本不是她说的话,那个心心不是她。

  她翻出了自己的游戏聊天记录和qq聊天记录,她玩的的确是同一个游戏,呢称也叫心心,而且也是遇见了一个和刘杰一样id的人物,那个人在网上和刘杰说的话一样,但是诡异的是,她和刘杰根本就不在一个服务区!

  知道了这一点,两个人不禁面面相觑:他们—直以为约好了见面,没想到他们根本就不是网上之前聊天的那个人!

  但是周诚发现了端倪,那个拿刘杰身份的人和叶小媛聊天的话题内容,基本上都和刘杰与范瑜馨聊天的内容非常接近,而且好像是刻意的引导,到了后期四个人聊天内容都基本同步了。

  之后,范瑜馨说工作忙删了游戏,刘杰也跟着她删了,那个人‘也说删游戏,叶小媛也跟着他删了。

  但是网上的交往并未停止,范瑜馨有一天突然让刘杰加叶小媛的qq,说自己换了一个qq,那个人也同时对叶小媛说自己要换个号来加她。

  之前心心的qq都没有照片的,可能对于网上交往她戒心还是很重,换了叶小媛的qq后,我看见了她空间的照片和日记,就觉得她对我敞开心扉了,于是动了在现实里发展下去的念头。刘杰说。

  啊,你的想法和我一样,所以答应了和你见面。叶小媛说。

  也就是说你们的网恋对象最开始都不是对方?周诚问。

  现在看来好像是有人故意误解了我们,不过真正见面之后,我们确定对对方的感觉是真的。刘杰握住了叶小媛的手。

  周诚惊讶不已,为什么有人要这么做?不对这不是普通的制造误解,这是那个人’刻意找人代替掉范瑜馨的位置,她渐渐在被别人无声无息地代替掉,然后在社会上被抹杀!

  她现在死去,几乎对身边的人没有造成一点点震动,工作自然有人代替,恋爱也被人顶替了!凶手夺去的不光是她的性命,还有她整个人生!

  周诚突然想起了什么,问刘杰:你说你父亲是在这个城市开公司的。

  对啊,他开的是一家设计公司,他叫刘一鸣。刘杰回答说。

  6.惊人真相

  到底是谁杀了范瑜馨?周诚无法理清思绪:蒋佩佩、刘一鸣、刘杰、郭思婕,她身边的每个人似乎都有嫌疑,但是每个人都有不在场证明,且动机不足

  周诚觉得一切都是一个巨大的圈套:也许从蒋佩佩认识范瑜馨开始就是一个圈套的开始,不然一个梦寐以求成为设计师的女孩怎么会刚好认识一个厌恶人际交往的设计师呢?

  叶小媛怎么会那么巧就开始玩这个游戏,起名也叫心心呢?范瑜馨怎么会在这种事事都被人取代的情况下被杀了呢?

  这个杀手太凶残,杀得太干净了周诚的沉思被自己笔记本的一封邮件提醒打断,邮件的名字让他寒毛立刻竖立起来:万物生。

  他打开了邮件,内容如下:亲,一年前你指定我们杀掉的女孩如今已经完成了。她无论是个体生命还是社会存在,都被我们成功抹杀干净,不知道你对这次隐形谋杀是否满意,满意后请和我们联系付款事宜,我们接受多种方式的付款哦。

  周诚心中一沉,他这才想起来,这个万物生就是一年前被他当作骗子的那个网上卖家,而范瑜馨

  他总算知道为什么对她衣柜里的那套衣服有点印象,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穿过的衣服。

  她就是去年他在咖啡厅随手一指的那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