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十三楼现代故事13

  消失的十三楼

  一

  史东生是平生第一次来到n市,他是来考察市场的。秘书提前就在n市最大的酒店天舒阁订了房间,史东生办好入住手续,一阵腹疼难忍,他必须先去一趟洗手间。

  男洗手间满员,腹疼一阵紧似一阵,史东生等不下去了,终于在一个角落找到了职工专用卫生间。

  史东生心情舒畅地走出门,就有些傻眼,他迷路了。看着纵横交错的走廊,史东生硬着头皮硬闯起来。眼前出现的是一扇写着安全门字样的铝合金门,门打开着,露出后面的电梯间。

  史东生顾不了许多,快步走了进去,他刚想按下楼层号,就见一个红衣女子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两人四目相对,就都呆住了。

  你是东生?红衣女子惊呼道,史东生也愣住了,眼前正是他的初恋情人珊珊,他们在大学时代热恋了四年,毕业时却因为生计各奔东西,渐行渐远渐无书,音讯皆无也有十年了,想不到今天在这里遇见。

  你这是要去13楼?珊珊狐疑地问道。

  不,我住在23楼。史东生举起手中的房间号牌,随手就要按下23楼的按扭。

  别按!珊珊冲上来拨开史东生的手,用力把他推向电梯外,你不能从这里上楼,这是职工专用电梯,出了这个门向左就能回到大堂,快走吧!

  史东生被珊珊弄得莫明其妙,你这是怎么了?我不能和你一起上楼?

  珊珊已经在关电梯的门了,见史东生还要上前,急忙说道:你回房间,我会去找你的。

  史东生还想说什么,电梯已经关上了,他无奈地看着指示灯一路向上,停在13楼的位置,再也没有动。

  史东生怅然若失地走进23楼的客房,十年的时间并未冲淡他对珊珊的爱。一直到晚上十点多,她都没有露面。

  史东生拿起外套走出门,珊珊不来找他,他就去13楼找珊珊。

  史东生进了电梯,却惊奇地发现,操作盘上根本没有13楼的字样,他凑上去细看,12楼的按扭上面就是14楼,确实没有13楼。

  正好一个服务生走过来,史东生一把拉住他,请问怎么没有13楼的按钮?

  服务生怔了一下,天舒阁本来就没有13楼。

  怎么会没有?史东生吃了一惊。

  我们老总迷信,说13楼不吉利,所以建楼的时候就没留下这层楼号。服务生说完急匆匆地走了,扔下呆若木鸡的史东生。

  二

  史东生觉得又好笑又迷惑,他是亲眼见到珊珊上的13楼,难道是见了鬼了。

  史东生一气之下拨通了老同学的电话,今天无论如何要联系到珊珊。老同学已经睡下了,被吵起来有些不耐烦,等到听说他是要找珊珊的联系方式时,不由得一惊,气急败坏地说,你大半夜的撞鬼了,找个死人干什么?

  原来珊珊早不在了,当时她想出国,没想到被蛇头骗了,收了钱却只能带她们偷渡,半路遇到海难,全船人都死了,是史东生的前妻要求他的同学在他的面前保密的。

  可是今天我明明见到她,她上了13楼,她还跟我说话史东生语无伦次地说着,后背却越来越凉,难道他真的见到了鬼,一个已经死了七八年的人,去了并不存在的13楼。

  进入房间,史东生就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他刚要去开台灯,就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手腕。

  史东生抑制住冲到嘴边的惊呼,细看灯影中的人,珊珊惨白着一张脸,走了出来。

  快离开这里吧,不要找我,也不要找13楼了。珊珊哀求着,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

  你到底是人是鬼?史东生反手拉住珊珊,想把她拉到怀里。

  珊珊拼命地挣脱出去,呜咽着说:听我一次,快走吧。说完就转身向外跑去,史东生想追过去,却觉得腿上没有力气,头昏沉沉的,慢慢倒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史东生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和衣躺在床上,房间里充满了酒味,头还很沉,胃是宿醉后的疼痛。他仔细回想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不能确定珊珊是否真的来过,还是他喝醉酒后的幻觉。

  史东生来到天舒阁对面的酒吧,他找了一个临窗的角落坐下来,从这里可以看到这座高层建筑的全貌。

  天舒阁一共68层,天舒集团的老总很迷信,想讨68这个吉利。想到此他的心念一动,如果这座楼没有13楼,那天舒大厦应该是67层才对。

  史东生干脆数起楼层来,没想到这楼还真不好数,下面的几层被高大的广告牌和霓虹灯遮在后面,他只好推算一下,第一遍数下来,正好是68层。史东生怕自己数错了,又找了几个参照物,没想到怎么数都是68层,这就是说,天舒阁是有13楼的,那么13楼在哪里?

  三

  史东生很快想出一个好办法。他快步回到天舒阁,来到前台又订了两个房间,要求一间在12楼,一间在14楼。拿到房间钥匙后,他先来到12楼的房间,把随身带来的白纸摊开,在上面写上两个红色的大字"12",然后用双面胶贴到窗子上。同样,在14楼的窗子上也贴出了带红色14的白纸。

  回到茶室,史东生迫不及待地拿出望远镜,12找到,他提高一些角度,开始寻找14,一层楼找下来,竟然没有。

  史东生又提高一层来寻找,14找到了,就是说13楼是存在的,那一排深不可测的窗口后面,就是传说中不存在的13楼。

  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微笑着坐在史东生的身边,向他点头道:年轻人,你是发现天舒阁的13楼了吧?

  史东生惊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不仅知道天舒阁有13楼,这个13楼还是我给藏起来的。我姓夏,你叫我老夏吧。老夏说着掏出一个榆木烟斗,点燃吸了起来。

  史东生的好奇心已经极度膨胀,他迫切地想知道关于13楼的一切。

  原来天舒阁在装修到13楼时发生了一起恶性事故,几个工人不幸遇难。安排完他们的善后,施工还是不能顺利进行,不停地出现意外,天舒集团的老总张闲文这才找到在当地看风水很有名气的老夏,老夏来看了一次,就交代一句话,除非把13楼永远封存,不然天舒阁永无宁日。就这样,13楼在天舒阁消失了。

  你是说13楼根本没有人?史东生半信半疑地问。

  13楼除了鬼,没有人。老夏肯定地说。

  谁知你说的真假啊,这样吧,你说出来我是来干吗的,我就信你。史东生讪笑道。

  你是来找人的,可惜人鬼殊途了,劝你一句,早退身早安身,不然你死无葬身之地。老夏阴沉沉地说道。史东生打了一个寒战,老夏在桌上重重地磕了两下烟斗,起身就走了。

  四

  回到天舒阁,史东生没有去电梯间,而是找到了安全梯,当他气喘吁吁地爬到13楼时,一堵墙立在那里,把13楼封在后面,这倒是应了老夏的说法。可是从那天的情形看,应该还有一部电梯通向13楼。史东生回到大堂,一边回忆当天的情形,一边找那扇安全门。

  东拐西拐,他总算看到了职工专用卫生间,又转了有十几分钟,铝合金安全门终于出现了,只是被一个电子锁紧紧锁住。史东生正在研究怎么把门打开,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他见旁边的房间门虚掩着,急忙闪身躲进去。来人是个服务生,推着一辆餐车,上面装着许多日用品。

  史东生探出头,看着服务生在锁上输入一串密码,门打开了,里面的电梯洞开着,他把餐车径直推了进去。史东生把密码记在心里,等了片刻估计服务生已经上楼了,这才走过去如法炮制,门打开了。

  史东生上了电梯,操作盘上13楼赫然在目。他抬手刚想按13楼,转念一想又按下了13,他是好奇从这个电梯出去和别处有什么不同。可是电梯好像没接到指令,纹丝不动,他又按下14,电梯依然不动。史东生索性乱按一气,电梯就像定住了一般,稳稳地停在一楼。

  史东生屏气凝神用力按下13,指示灯亮起来,电梯缓缓向楼上升去。

  13楼到了,迎面是一扇紧闭的大门,史东生刚走到门前,门就徐徐打开,里面还是一扇门,一连过了九道门,他终于站在了13楼的走廊。

  13楼和楼下的布局相似,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是紧闭的房门,甚至连走廊的灯都是一样的,可是不知为什么灯光暗了很多,还隐隐约约有些奇怪的声音,说不出的诡异。

  请吧。老夏不知何时出现在走廊里。他停在第一个房间门前,在门上有节奏地敲了两下,门打开了,身着晚礼服的服务生躬身请他们进去。

  又打开一道门,原来是一间酒吧。灯光昏暗,几个衣着随意的男人或坐或卧在喝酒,几个衣着暴露的女子陪在身边。史东生跟着他一间间走下去,健身房、桑拿浴室、美容院、餐厅、卧室史东生越看越糊涂,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13楼的设施和别处没有什么分别,为什么要藏起来?

  老夏笑了笑:设施是没什么区别,不同的是入住的客人,这些客人都是见不得光的。见史东生满脸的疑惑,老夏又解释道:有些人因为一些事需要躲几年风头,或是被仇家追杀,就要找地方躲避一段时间甚至是后半生,这些人只要出得起钱,我们就提供服务,在最不安全的地方给他们开一间最安全的避难所。

  老夏一边叹气一边摇头:可惜年轻人不知轻重,我本来是想为闲文兄留下一条血脉,可你就是不肯离开,现在我也救不了你了。

  原来你还记得老朋友,那你为什么还杀了他?史东生冷冷一笑。史东生正是天舒阁老总张闲文的私生子,从他出生一直没见过亲生父亲,可是一年前张闲文突然偷着找到他们母子,说要补偿这些年的亏欠,带他们去国外。可是一个月后突然传来他的死讯,当时警方的报告里是心脏病突发死亡。

  史东生总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对,所以偷偷潜到n市想调查父亲的死因,想不到揭开了天舒阁13楼的秘密。

  这么多年我们合作得很好,可是张闲文突然提出要收手,想把13楼给封上,那不是封了我的财路?你这样不识相,也只好随他去了。说完老夏一挥手,保安没有抓史东生,却死死把他扣在地上。

  这时门被撞开了,天舒阁下警笛声大作,老夏面似死灰。天舒阁因为涉嫌非法生意,资产被全部罚没,史东生并没有成为天舒阁的老板,不过他找回了珊珊,这应该是最大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