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妇赖奸案现代故事13

  悍妇赖奸案

  河南登州府露照县,一个村子里住着一对黄氏,叫黄士良,娶一女子名李秀姐。这李秀姐是周围一带出了名的悍妇,不仅常对作河东狮吼,而且嫉妒成性,多疑成癖,人们都对她畏惧三分。黄士良的名黄士美,其妻张月英性情温和,,村子里的人有口皆碑。黄氏兄弟平时都住在一个院子里,由李秀姐和张月英轮流打扫院子。如果今天该李氏扫地,扫帚和簸箕就放在李氏房内,第二天再交给张氏。张氏扫完,第三天再交给李氏。天长日久,妯娌俩都养成了这个。

  一日,黄士美外出买苗,数日未归。到重阳日,李氏又去小姨家,只有黄士良和弟媳在家。这天恰好轮到张氏扫地,她把地扫完,心想干脆现在就把扫帚簸箕送过去,省得明天再临时交付,于是就将扫帚簸箕直接送到了大伯房内。这时士良也已外出,一点儿也不知道这事。

  天近夜晚,李氏喝罢酒归来,一进门就看见了扫帚簸箕,心里顿时就琢磨开了:今天该她扫地,扫帚簸箕应该在她房内,为何在我房内?莫非是我男人拉她来屋里成奸,她顺手将此带入,结果完事后又忘了带走?李氏想到这里,不禁妒火腾起,劈头便问黄士良道:你老实对我说,今天干什么好事来着!黄士良莫名其妙,说:我干什么来着,我什么也没干哪。李氏指着他的鼻尖,厉声喝道:今天你奸了弟媳,还想瞒我!黄士良平时对李氏唯唯喏喏,也是出了名的怕。但这时见李氏诬陷他奸弟媳,不免也急了,斥道:胡说八道!你今日喝醉了酒,别在这里耍酒疯了。李氏冷笑道:不是我耍酒疯,而是你风骚得可以。明日断送了你这条命,别来连累我!士良心想,我身正不怕影斜,没有的事还怕你乱说,就又骂道:你这泼皮贱妇,尽说些没影的事。你要是有证据也罢,如果凭空捏造,看我不活活打死你!李氏说:你自己干出无耻下流事,还想用打来吓唬我。好,我就给你个证据。今日弟媳扫地,扫帚簸箕应该在她房里,为何跑到我房里来了?难道不是你和她,顺手带进来的吗?士良一听,不禁又气又恼:当时我也在外面,她送簸箕来,我怎么会知道?这事能证明什么,你赶快给我住口,再不要说这些无耻话,让别人知道了。李氏见丈夫口气有些软,越发怀疑事情是真的,便放开嗓门大肆责骂。士良也终于忍无可忍,恼羞成怒,跳起来将李氏拉倒,一通乱打。李氏不是丈夫的对手,又迁怒于张氏,泼口大骂。

  这边张氏本已睡下,听大伯家吵闹不休,就起身想去劝劝。她开门走到大伯家门前,忽闻里边李氏正骂她,说她和大伯有奸,不禁如雷轰顶,周身发抖。她想进去辩解,又怕二人正暴怒不已,这时进去肯定会火上浇油,就又悄悄回到自己房中。可回房后她又自思:已听见我开门的声音,可我又没进到她屋去,这样她一定会怀疑我真的是有奸,所以才不敢分辩。现在我再去,像她这样多疑嫉妒的人,肯定会被她终身唾骂。

  唉,这事我也有错,谁让你把扫帚簸箕送到她房里去的呢?看来这污名是背定了,我只有一死,才能表明我的清白。随后即悬梁自缢,撒手人寰。

  第二天一早,李氏将早饭做好,还不见张氏起来,就推门来叫,却发现已吊死在梁上。士良见后吓得手足无措,李氏却还不依不饶地说:你说无奸,她又何必怕羞而死?

  士良此时已无心和她争辩,急忙派人将士美找回。士美赶来,见往日恩恩爱爱,贤淑无比的已冰凉,不禁痛哭失声。然后又问妻子因何而死。士良和李氏答,夜里也不知什么缘故,她就自缢而死。士美不信,当即赴县。

  陈知县于是传来士良夫妇,问张氏因何缢死。黄士良道:弟媳偶然染上了心痛病,苦痛难熬,因此自缢而死。士美不信,反驳道:小人妻子素无此病,即使有此病,怎么会不叫人医治,反而自寻短见呢?这完全不可信。李氏说:弟媳性子急,丈夫不在家;心痛又不肯叫人来医,因此轻生。士美道:小人妻子性情温和,一向怕羞,大嫂说的也不可信。

  陈知县见士良夫妇不说实话,便对手下喝道:大刑伺候!就对夫妇二人施夹指之刑,一时十指血肉模糊,痛楚难忍。但士良知道自己无罪,所以仍不认罪。李氏则受刑不过,于是说出实情道:我和弟媳每日轮流扫地,初九日该她扫,我在别人家喝酒。到晚上回来时,见扫帚簸箕放在我房内,我便怀疑男人和她有奸,因此和男人发生口角,厮打起来。可是夜里弟媳自缢而死,我真的不知是何缘故。士美闻后道:这话可信。不过还请明察是否真有奸情,这样小人妻子也好死个明白。陈知县见李氏说出实情,可黄士良仍不伏罪,大声喝道:如果没有奸情,张氏为何缢死?黄士良你丧尽天良,竟然欺奸弟媳,实属该死!当即令差役用大刑拷打,黄士良被逼无奈,只得屈打成招。

  五年后,河南新来了一位巡按大人,名姚尚贤。姚巡按为人清廉,执法公正,政绩颇佳。他上任后,马上开始清理重犯案件。待审到黄士良欺奸弟媳案时,黄士良上诉道:今年小人该从里出来了!世上,王侯将相之死固然可惜。但小人受恶名而死,死了也不心甘。姚巡按问:你这案子已经审了好几次了,今天还有什么?士良道:我可以挖出心来给大人看,我根本和弟媳无奸。今小人关押在此已有五年,不仅最后难免一死,而且还使我终身背负恶名,弟媳承受污节,兄弟疑兄疑妻之心不释,一案三冤,怎么能说无冤呢?说罢又连连磕头,恳请大人明查此案。

  姚巡按听罢,又将卷宗反复看过,便提审李氏道:你因为看到扫帚簸箕在房内,就证明你丈夫有奸。现在我问你,当天该张氏扫地,她是否把地都扫完了?李氏答:前后各处都扫完了。姚巡按又问:簸箕放在你房内,里面有粪草吗?李氏说已经倒,里面没有粪草。姚巡按当即断道:地已扫完,粪草已倒,这说明是张氏自己把扫帚簸箕送到大伯房内的,而不是士良拉她进屋欺奸。如果是士良拉她,当时地有可能还没扫完;如果是扫完以后拉她,簸箕里一定还有粪草;如果是倒完粪草后拉她,又没有必要带簸箕入房。以上足以证明,士良和张氏没有奸情。此后张氏自缢,想必是知道自己不该将簸箕送到大伯房内,致使李氏大生疑端。此妇人一定是怕事知耻之人,当辩不能明,污名难洗时,便以死明志,绝非因有奸而羞愧自缢。李氏为人之妻,却将自己的丈夫陷入不赦之罪,使弟媳蒙受难明之辱,小叔长年不解疑兄之怨,真是泼妇贱人,万死不赦。判李氏威逼人致死拟绞,黄士良无罪释放。

  黄士美当即叩头谢道:大人今日之断,一可解我心头之疑,二可雪我兄之冤,三可明亡妻之节,四可定妒妇之罪,真是明白如镜。李氏听自己被断为死罪,后悔莫及,慌忙求饶道:当时丈夫不像大人这般明辨,所以我才疑他有奸。如果早些辨明,我也不会和他争吵。大人既然已定我夫无罪,恳望也能赦我之罪。妇人愚鲁,以致胡乱猜疑,今后我一定悔过改正。士美也说:死者不能复生。我妻死得明白,我已心无遗憾,要她偿命又有什么用呢?姚巡按道:按照,她应当死,我又如何能使她活。仍对李氏拟绞,等候终审。